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不是杠精 > 第4章:这种事情也需要反驳的吗?
    魏鸣打鸡菜还是熟门熟路的,没用多长时间,他就装了满满的一大篮子,还找到了不少的草籽,开开心心地回家了。

    回到家中,他将鸡菜分成了两份,少的一份倒进了窖里,加了些豆渣,用来沤白虫,多的一份则切得碎碎的,混上草籽和野豌豆,以及之前沤出来的白虫,做成了古代版的鸡饲料。

    白虫其实就是蛆,听着恶心,但是鸡可不在乎。在饲料里没有粮食的情况下,就靠这东西提供能量了。

    老魏头似乎有特殊的配方,他窖里沤出来的白虫又大又肥,一斤菜能出半斤虫。这是他家能养鸡卖蛋,而别人家却不行的原因之一。

    那饲料一洒在鸡舍当中,那些鸡全都一窝蜂似的跑了出来,你争我夺地不停啄食。

    魏鸣趁此机会,就挨个窝地摸了一圈。

    运气不错,今天有八只母鸡产了蛋。

    他对着阳光照了照,将带种的三枚放了回去,让母鸡自行孵化。

    每一只新孵出来的小鸡,都可能成为他家生存的本钱。

    虽然养鸡技术大全上介绍了人工孵化的手艺,但是现在的魏鸣还不具备这样的条件。

    剩下的五枚无种蛋,他和之前储备的鸡蛋放在了一起。

    魏鸣数了数,只有四十九枚。

    记忆中,在金风庄大集上,鸡蛋能卖到两文钱一个,而老魏家吃白虫的鸡下出来的蛋,很受庄里人的欢迎,应该不愁卖。

    四十九个,便是九十八文。

    猪五花大约二十文一斤,白面七文钱一斤,盐二十文一罐,醋七文钱一壶,酱油六文钱一壶。

    按计划,买两斤猪肉,五斤白面,便是七十五文钱。

    再买上半罐盐,一壶醋,一壶酱油,刚好是九十八文钱,回来足够包一顿饺子的了。

    魏鸣只盼着明天母鸡们能给点力,多下几个蛋,那他就有余钱给老魏头打上一角他最爱的莫家小烧了。

    他们之前的日子都是这么过来的,平时卖鸡蛋的钱,都用来买杂粮了,只有过年和魏鸣生日的时候,才敢这么奢侈一回。

    就连老魏头自己的生日,他都不舍得吃肉,擀点面条,卧个鸡蛋,就算是难得的享受了。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魏鸣有了苞米面。

    这东西好不好吃另说,好歹也是个新鲜的物件,相信一定可以卖上个好价钱。

    如果可以,魏鸣想给老魏头买点羊肉补补身子。

    不过在吃到羊肉之前,魏鸣的午餐和早餐一样,还是只有一碗熬到黏稠的杂粮豆粥,配上一条自家腌的萝卜咸菜。

    早上吃的时候,魏鸣觉得清粥小菜非常的清爽,但是中午的时候,若还是吃这个,正在长身体的他,可就有些受不了了。

    他盯着窝里大大小小的土鸡直流口水,但是却不敢开口。

    记忆里,这些鸡就是他家的谋生工具,想吃鸡,非得挨老魏头一顿胖揍不可。

    嗯,吃鸡蛋也不行。

    因为明天就要出发了,那时候可没有塑料袋,所以魏鸣需要用干草编成小网兜将鸡蛋挨个包好,然后系成一串。

    这种手艺,上辈子的魏鸣是想都不敢想的,但是这辈子的魏鸣,每个月都得干几次,已经养成了肌肉记忆。

    用不了几分钟,他就能编出一个完美的干草网兜。

    做这些网兜,他用了将近三个小时,平均下来,做每个也就三分半多一点的时间。

    不过他等这活儿做完,他肚子里的豆粥早就消化没了。

    老魏头虽然舍不得让魏鸣吃鸡,倒是有一点好,除了必须干的活计,他并不干涉魏鸣的自由。

    魏鸣干完了活儿,便没事儿了,可以出去自由行动,只要晚上记得回来就行。

    当然,如果不想回来也没关系,只不过他晚上的那碗豆粥,老魏头就要替他享用了。

    “真是的……”肠胃空虚的魏鸣在街上闲逛,想看看有没有啥吃的。

    甜水井村总共就那么十几户人家,生活条件也都一般。老魏家顿顿都能吃上豆粥、咸菜,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

    “说好的武侠世界呢?都这么长时间了,也没看见一个大侠过来劫富济贫。”魏鸣抱怨道,随即又感叹了起来,“这个时候,若是能有个杠精过来跟我聊聊天该多好啊!”

    他现在抽奖上瘾,谁知道奖池里面有没有酱肘子?

    眼看要入秋了,村里的人这个时候基本都在自家的地里忙活,街上根本看不见人。

    魏鸣觉得无聊,便准备回家躺着去,起码躺着不容易饿。

    这时候他隐隐约约地就听到了一阵哭声。

    魏鸣望了望四周,发现自己又来到了王寡妇的家门口。

    王大户老来得子,就憨娃这么一个儿子。

    魏鸣脑中浮现了一个关于憨娃的记忆碎片。

    王大户家境殷实,总想让儿子出人头地,于是便从七侠镇上请了个先生回来教书。

    教书先生姓孔,据说是圣人后代,曾给前任知县当过师爷。

    不过他能耐再大,也教不明白憨娃。

    憨娃名副其实,脑子确实不怎么好,这都学了快两年了,三字经还背不下来。

    为这事儿,王寡妇没少打他。

    这个时候从院子里传来的哭声,除了王寡妇打儿子,没有别的可能。

    魏鸣苦笑一声便准备走了,他哪有闲心笑别人啊?

    憨娃再傻,也是地主家的傻儿子,顿顿都能吃上白面馒头,而自己却只有豆粥。

    他刚走没几步,就听见王寡妇家的院门开了。

    魏鸣便放缓了脚步。

    他不知道是不是王寡妇又出来“串门”了。如果是,说不定他们还可以再杠一下。

    但是这次出来的不是王寡妇,而是孔先生。

    孔先生背后打着包袱,手里拿着油纸伞,看样子像是要出远门的样子。

    魏鸣便回身跟他打了个招呼,道:“孔先生,出远门啊?”

    孔先生摇了摇头,道:“回七侠镇了,不回来了!”

    魏鸣愣了一下:整个村子,就这么一个文化人,还要走了?

    于是他便开口劝道:“这不年不节的,怎么走得这么匆忙啊?”

    “唉,我也舍不得走啊,”孔先生道,“实在是我才疏学浅,教不会憨娃,留下也只能误人子弟。再这么下去,我怕耽误了他的前程啊!”

    魏鸣本以为这只是孔先生的一句谦辞,因为全村的人都知道憨娃的脑子不聪明。

    但是系统突然提示他:“发现一个绿色杠精,是否进行反驳?”

    魏鸣:“!!!”

    怎么这种事情还需要反驳的吗?

    而且还是绿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