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不是杠精 > 第8章:黄鼠狼的复仇!
    一枚戒指已经够值钱的了。

    就这,魏鸣还不知道去哪“销赃”呢。

    金风庄这种农村大集,肯定是没人买戒指的。拿去给庄里的人,少不了被盘问一番。

    这若是个普通的坟包倒也罢了,老实地承认是刨地抓蚯蚓的时候不小心挖出来的。

    这种无主的荒坟,也谈不上刨坟掘墓。

    但是那具男尸可不是正常入殓的,很可能是被谋杀的。若是因此惹上一身的官司,可就不妙了。

    魏鸣觉得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戒指暂时就不要卖了,等以后去了七侠镇这种大地方,再找当铺碰碰运气。

    不过一想到那尸体的惨状,他就一身鸡皮疙瘩,生怕那戒指已经染了尸毒。他到井边打了一桶水,一通冲洗,又擦得干干净净的,这才放心。

    为此,他差点误了晚上家里的那碗豆粥。

    “你干嘛去了?”老魏头那边都已经美滋滋地把碗端起来了,看见魏鸣回来,顿时感到非常的沮丧。

    “孔先生不教书了,回七侠镇了,我去送送他。”魏鸣说道。

    “哦,那粥你还吃吗?”老魏头平时也没见魏鸣跟孔先生有多亲近,不过却也没问。

    他的眼里现在只有粥。

    “当然吃。”魏鸣早就饿坏了,从老魏头手里把粥抢了过来,大口地吞咽了起来。

    老魏头在旁边表示非常遗憾。

    过了一会儿,老魏头提鼻子闻了闻,又道:“哪来的臭味?”

    “有吗?”魏鸣生怕是自己身上沾染了尸臭,三口两口把豆粥全吞下肚去,然后站起身来,左右嗅了嗅。

    “哪有!”魏鸣笑道,“我咋没闻到?”

    “没有就算了,没事儿你就早点睡吧。”老魏头道,“明天还要早起赶路呢。”

    无论是蜡烛,还是油灯都是要花钱买的,老魏家可负担不起。

    所以天黑之后,最好的活动方式就是睡觉。

    虽然魏鸣是一个夜猫子,但是魏小鸡的身体已经调好了生物钟。

    他躺在床上,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他睡得正酣,就听见外面传来了一阵锅碗瓢盆落地的声音。

    他怕是家里进贼了,连忙翻身而起,抄起旁边生锈的柴刀,摸着黑出了门。

    还好,明天就是十五了,月亮正是圆的时候,外面的人影看得一清二楚。

    贼人若是趁这个时候来偷东西,简直就是缺心眼。

    但院里并没有什么贼人,而是老魏头拿着一根拐棍,正站在鸡舍里面破口大骂。

    他连忙过去询问发生了什么。

    “这倒霉催的!”老魏头气得胡子都在颤抖,“也不知道哪来的黄皮子,把咱们明天要卖的鸡蛋全都打碎了!我要是来得再晚点,连鸡都得被它叨了。”

    魏鸣:“……”

    都说黄鼠狼最邪性,果然没错,它这是来报仇来了!

    但是魏鸣也不能抱怨什么,确实是他先把人家黄鼠狼的家给刨了的。

    “行了,爹,您先回去休息吧,我在这儿看着就行。”魏鸣说道。

    “我不回去,你明天还得早起赶集去呢。”老魏头说道。

    系统这时候发出了提醒:“发现了一个白色杠精,是否进行反驳?”

    魏鸣这才发现,原来自己的老爹也有杠精的时候啊。

    不过和其他人不同,其他的杠精身体的外侧会有不同颜色的线条将身体的边框勾勒出来。但是老魏头的身边什么都没有。

    这说明他本身可能并不是一个杠精,实在是因为他珍惜的鸡蛋被黄鼠狼掏了,让他的情绪有些失控。

    所以对于这次的话题,魏鸣根本就不用细琢磨,就能进行作答。

    “爹,鸡蛋都碎了,明天还赶什么集了?”魏鸣说道。

    反驳成功!

    他觉得魏鸣说得对,一拍脑门道:“我都被气糊涂了!”于是就先回去休息了。

    魏鸣拿着柴刀,在鸡舍守了一炷香的时间,也不见黄鼠狼出现。

    闲着无聊,他就将老魏头贡献的这次抽奖机会用了。

    这一回,抽中的是“非凡物品”。

    于是他的手里多了一个一次性的塑料打火机。

    魏鸣都习惯了……

    果然,白色的奖池里,全都是一些生活常见的普通物品,没有什么太奇特的功效。

    但常见仅仅是对以前那个世界来说的,在现在这个世界里,这些东西已经能算是非常新奇了。

    无论是养鸡技术,还是一次性的打火机,对这个世界都有着时代的压制。

    在这个世界,镰刀火石都不是轻易能买到的东西,更不要说能随时点火的火折子了。

    这个塑料打火机的气很足,魏鸣一按就升起了一根食指长的火苗,这在漆黑的夜晚,已经不亚于一盏油灯了。

    有火就好办了,顺着火光,魏鸣巡视了一圈鸡舍,竟然在干草垛的角落里发现了那只黄鼠狼。

    它在那里盘着,通体枯黄,跟干草一模一样,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但是架不住魏鸣眼神好,还有打火机,一下子就发现了。

    “小样的,你还猫这儿了?想给我来个回马枪啊?”魏鸣笑道,然后一刀砍了过去。

    这个仇既然已经结下了,躲避就没有用处了。

    用老魏头的话说:“它毁掉的是鸡蛋吗?是命啊!”

    你敢要我的命,不如我先要了你的命!

    那黄鼠狼体格不大,也就小臂大小,不过尾巴倒是挺长。

    魏鸣一柴刀砍在了它的尾巴上,顿时砍掉了小半截。

    那黄鼠狼尖叫了一声,带着一溜血线就跑出了院去。

    那黄鼠狼跑得真快,魏鸣追了好几步也没追上。因为跑得太快,打火机还熄灭了。

    “你以后不要再来了!下次砍的可就是脑袋了!”魏鸣在后面用柴刀背拍篱笆墙,发出了“啪啪”的声音,直到那黄鼠狼逃得没影了才停下。

    魏鸣估摸着它起码今晚是不会回来了,就往干草垛上一靠,眯了过去。

    一直到天微微亮,家里的大公鸡开始打鸣了,那个黄鼠狼也没敢回来。

    到了白天,它就更不敢出现了。

    过了一会,老魏头也从里屋走了出来。

    损失了那么多的鸡蛋,他哪能睡得着啊?听见鸡叫,赶忙就披上衣服出来了。

    父子俩清点了一下鸡蛋,还行,没全碎。

    多亏了魏鸣系草绳的手艺好,那黄鼠狼的体格也小,还给他们留了十五个完整的。

    十五个,只能卖三十文钱。

    “爹,要不咱这次就别买肉了。”魏鸣说道,“我买点下水回来卤着吃也是一样的。”

    “不行!”老魏头却一口否决了,“我儿子十五岁的生日,哪能那么儿戏呢?哪怕少买点,咱爷们也必须得吃饺子!”

    “那好吧。”魏鸣只能答应,不过心里还是有点小感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