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不是杠精 > 第10章:白驼山庄?
    那五次的抽奖机会,魏鸣不打算把它们都用了。

    他要先探探苞米面的行情。如果卖得上价,他准备把这些白色的抽奖机会都兑换成苞米面卖钱。

    先解决温饱问题才是关键,他想吃肉!

    他这边鸡蛋卖的快,但是张铁柱那边的生意就不怎么样了。

    精制炭这种东西,普通人买不起,有几个大户过来问了下价格,就摇着头走了。

    一上午都快过去了,张铁柱的精制炭却一点都没卖出去。

    看来还得等着庄子里的人出来才行。

    “这个地方虽然人多,但是有钱人不多,你不如去金风庄门口等着。”魏鸣说道。

    “也行。”张铁柱也没有什么办法。

    他们两个收拾东西,便往金风庄门口方向挪动。

    但是摆摊的时候容易,现在集上的人多了,移动就没那么方便了。

    尤其是张铁柱的精制炭都是黑的,一走一过很容易蹭到别人。

    普通的老百姓,衣衫褴褛的倒也没关系,倒霉就倒霉在有一个人出来赶集,竟然穿了一身纯白的衣衫。

    “喂,你们干嘛呢?弄脏我了!”那个人开口骂道。

    “我,我没看见啊!”张铁柱走得已经很小心了,但还是连忙赔礼道歉道,“对,对不起。”

    魏鸣也跟着抬头看去,只见那个人长得英俊潇洒,气派不凡,一身白衣,仙气飘飘。

    重要的是,他的领子上,还有金线缝制的蛇形标志!

    魏鸣昨天下午,在野外挖地,挖到了一具尸体,穿的也是这样的衣服!

    “看什么看?”那人说话的气度倒是配不上他的容貌,“你知道我是谁吗?这么好的衣服,你们赔得起吗?”

    当然赔不起,不好的衣服我们也赔不起。

    魏鸣现在总共就两套衣服,赶上阴天晒不干,他都容易没衣服换。

    面对这种人,魏鸣跟他讲道理根本就没用。

    所以就连反杠精系统都没有任何的提示。

    但是对付这种人,魏鸣却有极好的办法。

    他“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悲惨得好像死了亲娘。

    他偷偷的拉了张铁柱一下,张铁柱反应过来,也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魏鸣也不完全就是装哭,他确实挺悲惨的。

    在家里好端端地躺着,怎么突然就穿越到这么一个穷乡僻壤了呢?

    吃饭没有肉,上厕所没有纸,晚上没有灯,手机都没有,更别说信号了!

    这是人过的日子吗?

    好不容易攒点鸡蛋,想包顿饺子吃,怎么就让黄鼠狼给祸害了呢?

    魏鸣哭得声泪俱下,周围的人自然都往这边瞅,不知道的还以为那白衣人杀了人。

    “脏小子,算你厉害!不用你赔了!”那白衣人招架不住了,“以后你见到我们白驼山庄的人,离的远一点!”

    随后他低下头,在人群中左闪右闪就消失不见了。

    魏鸣见他走远了,这才收住声音,抹了抹眼泪,对张铁柱道:“行了,他走了。”

    张铁柱见魏鸣的眼泪说收就收,佩服地道:“你可真行,演的真像!”

    “还不是为了你。”魏鸣一句带过,“咱们绕路走吧,别再蹭到了别人。不过我相信有这么一档子事儿,庄子里的人就快出来了。”

    张铁柱连连点头。

    不过魏鸣表面平静,心里却是波涛汹涌。

    白驼山庄?

    难道是欧阳锋的那个白驼山庄?

    魏鸣不敢肯定,毕竟他只知道这里是一个武侠世界,并没有人告诉他是金庸的武侠世界。

    在其他的小说里,也有白驼山庄的记载。

    而且那个白衣人并没有表现出自己武功的特点,白驼山庄的具体情况还得再做打听。

    但是小心无大错,不管在哪个小说里,白驼山庄都是以邪派武功著称的。

    魏鸣兜了个圈,把张铁柱送到了金风庄门口,让他把担子支好,他自己则去采买包饺子的原料。

    从金风庄这一侧一进集市,魏鸣就碰到了李二牛。

    此时他正在一个卖胭脂的摊位前跟人讨价还价呢。

    看见魏鸣过来,他也不讲价了,爽快地付了钱,快速把胭脂揣进了怀里。

    “哟,买啥呢?”魏鸣问道。

    “没啥,没啥……”李二牛明显不想让魏鸣知道,憨憨地笑道,“你鸡蛋卖得咋样了?”

    这一次,系统提示他:“发现了一个绿色杠精,是否进行反驳。”

    上一次魏鸣反驳李二牛的时候,他可还是一个白色杠精呢,这才一天的工夫,就进化成绿色杠精了?

    但是他身上的边框明显还是白色的。

    魏鸣进系统一看,才发现这次目标词条的重点并不在于他是否买了胭脂,而是他买胭脂要送给谁,以及为什么。

    平时也没看见李二牛跟谁家的姑娘走得近,他这是要送给谁呢?

    虽然魏鸣也有一个大体的猜测,但是浏览了一遍右侧的记忆碎片之后,他确定自己也只能是猜测,没有任何的证据。

    而李二牛因为这事儿,能由一个白色杠精,提出一个绿色杠精级别的话题,如果说的不对,或者没有实锤,李二牛可是会急眼的。

    李二牛这家伙脾气大,力气也大,恼羞成怒之下,绝不保证不会诉诸武力。

    魏鸣现在若是反驳,连三成把握都没有,于是果断地选择了放弃。

    所以在李二牛的眼里,魏鸣就是过来打了个招呼,好像根本没发现他买胭脂一样。

    李二牛正暗自窃喜,那卖胭脂的商家却以为来了新客人,开口对魏鸣推销道:“小哥,来试试我家的特制胭脂吧,桂花味的!那桂花都是我家自己种的,我保证整个平谷县,你也找不到第二家!刚才你朋友也买了一盒!”

    “谁买了!”李二牛怒瞪了那商家一眼。

    魏鸣现在就算是想装不知道也不行了。

    而且那商家还把一盒胭脂递了过来,让魏鸣闻了一下。

    魏鸣顿时感觉自己好像进入到了百货大楼的第一层,一股冲鼻子的味道就刺了进来。

    香不香另说,但味道实在是强烈了。

    即使旁边杀猪宰羊的腥臊味也完全掩盖不住它的味道。

    “闻不惯,闻不惯……”魏鸣赶忙把那盒胭脂推离了面前。

    “又不是给你用的。”那商家笑道,“回去送姑娘多上档次啊!哎哎,别走啊!不送姑娘,送老娘也算是尽尽孝道啊!”

    只可惜,魏小鸡并不认识什么姑娘,作为一个弃儿,他连老娘是谁都不知道。

    现在的魏鸣也是一样,家都回不去,上哪找亲人?

    他现在就一个亲人,老魏头。

    要不买回去送老魏头?

    神经病吧!

    别说送了,要是让他知道自己花了卖鸡蛋的钱买这种无用的东西,少不了又是一顿揍。

    就算真有闲钱,买扇排骨炖了,它不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