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不是杠精 > 第11章:油花案件?
    魏鸣和李二牛好像逃荒一样离开了那个胭脂摊位,奔着另一侧的卖肉的摊位走去。

    这时候,从那个方向也一前一后跑过来了两个人。

    在前面的高声大喊:“杀人了!抢劫了!救命啊!”

    后面的人则高声喊道:“抓住他!别让他跑了!他是个贼!”

    两个人奔跑的速度非常快,两旁的人纷纷闪避,但是这边魏鸣的脚步也很匆忙,一个躲闪不及,就跟前面那个人碰了个满怀。

    魏鸣一下子就被撞倒在了地上。

    但是那个人也被阻拦了一下,以至于被后面的人追上了。

    后面的人是个杀猪的屠夫,魏鸣看着面熟,但是并没有相关的记忆碎片。

    一年就光顾他家两回,还买不了多少,想熟悉也难啊!

    此时他满身的血污,手里拿着一把杀猪刀,架在了前面那人的脖子上,怒道:“小贼!把钱拿出来!”

    他恶形恶相,看起来非常吓人,周围的人看了,都非常的害怕,纷纷后撤,甚至还有女士尖叫了起来。

    “不得无礼!”从金风庄大门方向传来一声大喝,但是声音未至,人却已经先到了。

    那是一个中年胖子,穿着一身金色的短袄,头戴瓜皮帽,留着两撇八字胡,看起来像是个和气生财的土财主。

    但是他的行动却一点都不像是财主。

    他一纵身,好像飞一样地跃到了那屠夫的身边,一伸手就将那把杀猪刀夺了过来,掷于地下。

    然后另一只手提着那屠夫的后脖颈子,把他往后拽出了半米,随后向下用力,那屠夫立刻就跪了下去。

    那屠夫的身高怕是得有一米九开外,体重两百多斤,他若说自己名叫镇关西,魏鸣都信了。

    但是他这么强壮的一个人,在这财主的手上,却好像鸡崽子一样,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

    重要的是,那财主几乎是在一瞬间完整的这全套动作,等他将这一切都做完了,他的声音好像才刚从远处缓缓飘过来似的。

    “好功夫!”魏鸣心中一声惊呼,眼睛都亮了!

    这才是我说的武侠世界!

    我没白来!

    我是来学武功的,不是来《变形记》体验生活的!

    不过魏鸣的第一件事儿,还是要从地上先站起来。

    他看了看那个武功高强的财主,他脑海中浮起了一个记忆碎片。

    那人乃是金风庄主管衣食用度的二总管,金风庄采买什么东西都要过他的手,这金风庄的大集也是由他一手操办的,所以外面的人一般都称呼他为“二爷”。

    二总管平时平易近人,见谁都是笑呵呵的,真没想到,他竟还有这么一手好功夫。

    而更令人惊讶的是,他不但武功高,还是一个蓝色杠精!

    蓝色杠精已经非常稀有了,所以虽然他现在还没开口,贴心的系统就已经替魏鸣进行了标注,在魏鸣的视野里,二总管的身体边框已经被蓝色的线条重点标注了出来!

    魏鸣连忙竖起了耳朵,不想错过他说的任一句话,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和他杠上一番。

    制服了那个屠夫之后,二总管又恢复了往日的和蔼,对周围人拱了拱手,道:“各位,失礼了!”

    然后他转过头来,对那屠夫道:“你只是个杀猪屠狗之辈,有什么本事,竟敢在我金风庄的地盘上持刀行凶?”

    那个屠夫被二总管吓的够呛,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跪下了。

    他干脆顺势给二总管磕了个头,道:“二爷啊!您可得给小人做主啊!这个人他偷我的钱啊!”

    二总管一听,似乎倒是自己鲁莽了,他又转过头来,对另一个人说:“这么说来,就是你的不对了,咱们衙门口走一趟吧!”

    那个人却道:“二爷冤枉啊!小人在染坊工作,每天辛苦劳作才攒这么了一吊钱,那可是给我娘买药的救命钱啊!但是路过肉铺的时候,这卖肉的非说我偷了他的钱!我一个本本分分的老实人,哪会做那样的事情啊!”

    二总管见那染匠说得凄惨,心中同情,便想对那屠夫再施压,道:“大秤砣,连人家的救命钱你都敢抢,你还是人吗?”

    那屠夫用头撞地,额头都磕出血了,哀嚎道:“二爷您明鉴啊,我哪敢做那样的事情?那是我提前备好的,准备等大集结束之后收猪的钱!”

    二总管虽然武功很高,账目也算得明白,但是他毕竟不是衙门出身,似乎不太擅长刑狱判断。听两个人各执一词,他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魏鸣在旁边听着,心说:这不就是经典的“油花”案件吗?

    难道说这一回被自己碰见了?

    所谓的“油花”案件,就是指有卖肉的人钱被偷了,双方各执一词,相持不下。

    因为卖肉的手上沾油,所以只要把有争议的铜钱放进水盆当中,冒起了油花,就能判定这钱是卖肉人的。

    这案件虽然简单,但是狄仁杰、包拯、宋慈等一系列“名侦探”全都遇见过。

    而这一次,轮到魏鸣了。

    魏鸣施施然地站了出来,道:“不要急,我知道谁是那个贼!”

    二总管一听,高兴了,道:“你当时看见了?”

    “没有。”魏鸣自信满满地道。

    “那你在这凑什么热闹!”二总管生气了。

    系统提示:“你已经触发了蓝色杠精的任务,是否进行反驳?注意!反驳失败将会大幅度降低目标的好感度!”

    大幅降低好感度?

    他总不能当着大家的面,一掌打死我吧?

    顶多就是不买我的苞米面了到头。

    魏鸣心里知道案情的解法,所以并不太担心。

    赌了!

    于是他选择了进行反驳。

    因为这是蓝色杠精发布的任务,而不是反驳蓝色杠精的观点,所以这一次的画面有点不一样了。

    他要的达到的目标有三个:一,确定那串钱是谁的;二,找出犯人话中的漏洞;三,查出事情的真相。

    魏鸣轻笑了一声,暗道:“剧本我都写好了,还怕你这个?”

    于是他都没思考,直接对二总管道:“我需要一盆水。把那串钱放进去,真相自然就会浮出来!”

    “好!”二总管并没有反对,“给他打水来!”

    没过多时,就有人提了一桶水过来。

    染匠没办法,只能将那串钱从怀里掏了出来,放进了水中。

    魏鸣低头一看,当时就傻眼了。

    哎?卧槽,油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