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不是杠精 > 第13章:救人一命!
    “原来如此!”二总管点了点头,“那就真相大白了!”

    他恨铁不成钢地对屠夫道:“把钱收好吧!不过你这偷奸耍滑的毛病,是时候改一改了!”

    “是小人不对,是小人不对……”屠夫连声说道,“以后再也不会了!”

    如此一来,魏鸣找到了他们话中的漏洞,也知道了谁才是这串钱的主人,但是词条还有一个没有消失,也就是事情的真相还没有解开。

    魏鸣本以为屠夫迟迟不说那串钱少了十文的原因,就是事情的真相。

    这么看来,还另有隐情?

    不,不是他,他拿回了自己的钱,已经很开心了。

    染匠的手里确实是有一张当票的,他方才哭得情真意切,为母治病的事情,也不像是假的。

    如果他说的都是真的,那么他看病的那串钱呢?

    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隐情!

    眼看着几个金风庄的家丁过来要把那染匠扭送至官府,魏鸣突然叫道:“快拦住他!他要自尽!”

    二总管的武功非常高,哪能容忍有人在他面前自杀?

    经魏鸣提醒,他回头一看,果然,那染匠已经把舌头伸了出来,显然是想咬舌自尽。

    他一伸手就点住了那染匠的穴道,阻止了他的行动。

    “你想干什么?”二总管怒喝道。

    “呜呜呜,呃呃呃……”因为嘴巴的穴道被点住了,那染匠一时说不出话来。

    “我给你解开穴道,你万不可再自杀。”二总管又是一指点出。

    “你们把我送到官府,我生病的老母无人赡养,只能在家等死。”染匠被解开了穴道,顿时放声大哭,“我还是死了算了!”

    “别急,慢慢说。”魏鸣这是来到了他的身边,轻声安慰道,“你是大槐树村的人吧?”

    “你怎么知道?”染匠奇道。

    “从大槐树村到金风庄,必须要经过野猪林,现在这个季节,野猪林里正是泥泞的时候。”魏鸣一指那染匠的鞋子,“你这鞋上净是淤泥,不是大槐树村的,还能是哪的?”

    一听野猪林三个字,染匠哭得更凶了。

    “你带着钱来赶集,除了给老娘抓药,应该是还想买点好吃的孝敬老娘。”魏鸣说道,“可惜野猪林常有盗匪出没,你孤身一人行动,便被劫了。”

    “你怎么知道?”染匠更加惊奇了。

    “你行动虽然无碍,但是说话时偶有停顿,应该是肋骨受伤导致的呼吸不畅。”魏鸣道,“你能把我撞到在地,看来不像有隐疾的样子,所以只能是外伤导致。”

    染匠不说话了。

    “你虽然身上没有钱了,但还是来到了大集。那屠夫平素缺斤短两,不得人欢心,你便趁机偷了他的钱财,想要弥补自己的损失。”魏鸣道,“即使被人拆穿了,你也有当票作为证明。但是现在钱也没了,房子也当了,老娘也性命难保,你便不想活了。”

    染匠点了点头,泪水仍是不停。

    “二爷,”魏鸣转头看向二总管,“这件事儿的元凶还是野猪林里盗匪。这染匠不是惯犯,只是一时糊涂,还请念在他一片孝心的份上,原谅他这次吧。”

    “我有什么原不原谅的,这事儿还得看失主的意思嘛!”二爷哈哈一笑,抬眼看了看屠夫。

    “钱都已经回来了,我还有什么好追究的?”屠夫连忙陪笑道,“全听二爷吩咐。”

    “好!”二总管道,“既然如此,我就不送你见官了。我原想给你拿些看病的钱,但是你回去的时候还要路过野猪林。这样,剿匪的事情,我会向庄主请示,我先让庄里的郎中去给你娘瞧瞧病,毕竟人命大过天啊!”

    那染匠听了,喜出望外,他不但不用进监牢,而且老娘的病也有了希望。至于那些家产,反倒不在他的考虑之列。

    他连忙跪地磕头,说二总管是个活菩萨。

    然后又给魏鸣磕了三个头,说他是一个小义士。

    魏鸣哪敢接,连忙闪到一边,口中说着:“不用谢我,这全是仗着二爷的福德!”

    到了这个时候,魏鸣的任务目标才算是全部结束了。

    这一次虽然不是直接反驳二总管的观点,但是当进展不顺利的时候,二总管随口的一句话,就能给魏鸣制造极大的困难。

    若是直接和二总管对抗,恐怕真的会输掉。

    魏鸣觉得自己以后若是没有充足的准备,最好还是不要挑战蓝色杠精了。

    不过因为这次任务成功了,他还是获得了一次蓝色的抽奖机会,以及二总管的好感度。

    “你很聪明啊,小子!”处理完了事情,二总管对魏鸣说道。

    “多谢二爷!”魏鸣连忙笑道,“您想知道我聪明的秘密吗?”

    说罢,魏鸣就掏出了一个布袋子来。

    “因为我每天都在吃老魏家特制的黄金面!”魏鸣打开口袋,将里面的苞米面展现了出来。

    二总管:“???”

    二总管觉得魏鸣是块材料,若是留在乡野农家,有些浪费人才。

    本想问他要不要到庄上来干活,虽然赚的未必多,但是起码顿顿都能吃饱。

    若是干得好了,还有识文断字和学习武功的机会。

    谁知道,话没出口,魏鸣却向他推销起来了。

    “这是什么东西?”二总管都被气乐了。

    “这是黄金面啊!西域特产黄金米磨出来的面!”魏鸣早就想好了一套说辞,“您老人家见多识广,一定知道。但是这平谷县范围内,也就我家种了几亩。”

    那苞米面被研磨得非常细,看起来真和面粉相似,不过却黄澄澄的,带着金光。

    如果还叫玉米的话,恐怕有点不形象。于是魏鸣便给它起了个新名字。

    他两句高帽就把二总管的后路给堵住了,让他不好意思细问。

    “没错,我见过。”二总管果然上当,他把手伸进面粉中,搅了搅,然后深吸了一口气,“我年轻的时候,在建康吃过一回,确实是人间的美味啊!我记得,那边的人,好像叫它玉米吧?金玉之物,都是价值连城,差不多,差不多!”

    魏鸣心中偷着乐,看你这不懂装懂的样子,还真是高深莫测。不懂行的人,说不定还真让你给唬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