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不是杠精 > 第16章:缓释吸收?
    第四次抽奖:武功秘籍。

    终于来了!

    魏鸣的心里一阵激动,没白抽!

    然后他就看到:

    《囚徒健身》,北京科学技术出版社2013年版,定价79元。

    魏鸣:“……”

    说好的内功呢?

    虽然这本书上详细地记录了俯卧撑、引体向上,深蹲、举腿、桥、倒立撑六个动作从最基础到最复杂的锻炼方法,但是魏鸣就是看不出这东西和内功有一毛钱的关系……

    我特么心态崩了啊!

    还剩一次,要不也抽了吧?

    第五次,隐秘线索。

    这还是魏鸣第一次抽到隐秘线索,跟之前几个选项不同,隐秘线索并不是直接提供,而是可以从几个备选方案中自己抽取,然后加入到记忆碎片当中。

    魏鸣随时可以通过系统来浏览自己的记忆碎片,但是如果不是在反驳的状态下,就没有时间暂停的效果,也没有倒计时。

    这一次,可选的线索有:王寡妇、李大牛、孔先生和老魏头,都是魏鸣认识的人。

    魏鸣其实对孔先生的背景身世还挺感兴趣的,但是老魏头今天失踪了,所以他还是选择了老魏头。

    关于老魏头的隐秘线索,出现了三条记忆碎片。

    一:老魏头原名魏宇东,他其实不是魏小鸡的亲生父亲。

    摔!

    这就完了?

    还用你说?

    我早就知道了!

    二:老魏头于十三年前,在绝情谷底捡到了魏小鸡,抚养至今,并未传授其武功。

    魏鸣:“???”

    十三年前?

    绝情谷底?

    时间和地点都对不上啊!

    在魏小鸡的记忆里,他是在十四年前,被老魏头在甜水井边捡到的啊!

    不过仔细想想,之前这个记忆碎片并不是魏小鸡自身的记忆,而是由老魏头转述的。

    因为有生辰八字在,所以魏小鸡是十四年前出生的没什么问题,那么十三年前应该也就一岁。

    那么小的孩子可没有清晰的记忆。

    老魏头不想说实情,便说是在水井旁边捡的。

    但是老魏头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呢?

    三:老魏头是白驼山庄的弃徒,修炼中级内功《腐蝇功》,已达第三重。

    老魏头还是个武林高手?

    没看出来啊!

    不过白驼山庄?

    不就是穿一身白,领子还用金线绣了蛇形花纹的那帮人吗?

    魏鸣的视线在“弃徒”二字上仔细看了看。

    难道说,低洼地里埋的那具尸体,是老魏头杀的?

    关于老魏头的记忆碎片,还有三条没解锁,可以通过再次抽中老魏头的隐秘线索,分两次来解开。也可以用抽奖机会直接兑换。

    只不过直接兑换的话,前两条各需要一个白色的抽奖机会,最后一条则需要一个绿色的抽奖机会。

    魏鸣现在一个抽奖机会都没有了,所以只能干瞪眼。

    他若是不知道老魏头和白驼山庄的关系,他还只是一般的担心。

    但是现在知道了,就变成了非常的担心。

    低洼地里的死人,金风庄大集上的活人,老魏头的弃徒身份,三条信息好像拧成了一股绳,绕成了一个圈,套在了老魏头的脖子上。

    只要一拉,老魏头就再也不会出现了。

    魏鸣一着急,手一抖,一直捏在手里的那枚金灿灿的加气丹便掉了下去。

    随后一路骨碌碌地滚到了刚才被魏鸣打开了门的白虫窖里……

    那窖倒是不深,魏鸣一弯腰就能把它捡起来,但是一边是恶心的白虫生存环境,一边是十年内力。

    好难取舍啊!

    在魏鸣还在犹豫的时候,他家养的那只最大的母鸡,大花,扑啦啦地飞了过来。

    它才不在乎什么白虫呢,那就是它最好的补品。

    它跳下窖去,一张嘴,就将那枚加气丹吞了下去。

    魏鸣:“……”

    你咋这么贪吃呢?

    我没练过内功都不敢吃,你就不怕撑爆了?

    果然,大花在吃了加气丹之后,身体迅速膨胀,没过多长时间,已经大得好像一只火鸡了。

    但是它的行动却没受限,“扑啦啦”地飞了回来,竟然还挺健康的。

    这可真是神了!

    魏鸣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这会不会就是缓慢吸收的方式呢?

    既然那丹药不能直接服用,现在鸡吃了丹药,他只要把鸡给吃了,不就解决了吗?

    魏鸣邪笑着走向了大花。

    但是他很快就发现,以他现在的能力,好像打不过它。

    大花轻轻一跳,就是两三米的高度,那爪子比魏鸣的胳膊还粗。

    也就是魏鸣平时对它挺好,它没有敌意。

    要不然,一招“鸡爪手”挠过来,魏鸣怕是就毁容了!

    这就是命啊!

    魏鸣欲哭无泪。

    大花在鸡舍里溜达了一会,忽然咯咯咯地叫了起来,然后飞到了干草垛上。

    它一般咯咯咯叫的时候,就是要下蛋了。

    现在的鸡窝对它来说,确实有点太小了,所以它才飞到干草垛上的?

    果然,没过多长时间,噗一声,大花下出来了一个蛋。

    那颗蛋比一般的蛋大上几号,跟鹅蛋相仿,而且上面也带有加气丹一般的金光,不过要弱上许多。

    “哈哈!”魏鸣明白了。

    这才是缓慢吸收的正确方式!

    大花的身体里有整颗加气丹的能量,如果把鸡吃了,魏鸣吸收的还是整个加气丹的能量。

    但是如果是用下蛋的方式,一颗蛋里也就蕴含了个把月甚至几天的内力,魏鸣完全可以承受的住。

    看,它吃加气丹,我吃鸡蛋。

    多缓慢!

    魏鸣心中大定,就准备去捡蛋。

    这时候,草堆旁边一道黄影钻了出来,直扑到那颗蛋上,然后竟然抱起来就跑?

    看它那条又长又秃的尾巴,不是那只黄鼠狼还能是谁?

    你还真敢回来啊?

    魏鸣抄起柴刀就想追。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并不是那个用小短爪抱着鸡蛋的小家伙跑得有多快,实在是它的身边还有个大花呢。

    就算是跟这些母鸡很熟悉的魏鸣,也得借着喂食的工夫,把它们引出来,然后再去摸蛋。

    你这黄鼠狼也太不把母鸡放在眼里了!

    大花现在比魏鸣还要厉害,飞起来,一爪子就把那黄鼠狼按在地上了。

    魏鸣连忙扯过一条草绳,那黄鼠狼的四条爪子捆了起来。

    这回看你还怎么跑?

    那黄鼠狼也是凶悍,竟然拧过身来,对着魏鸣放了一个屁。

    黄鼠狼的屁又骚又臭,魏鸣当时就有点头晕。

    好,你不是喜欢玩恶心的吗?

    成全你!

    魏鸣抓着草绳一甩,就把它扔进了白虫窖里,然后从外面把门插死了。

    魏鸣的脑袋越来越晕,感觉自己中毒了,他连忙打了盆水,对裸露的皮肤进行了清洗,然后强撑回屋,这才一头栽在床上,大睡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