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不是杠精 > 第17章:老魏头回来了!
    这一觉不知道睡到了什么时候,他就听见有人呼唤他的名字。

    魏鸣多么希望自己一觉醒来,发现那只是一场梦啊。

    厕所有水、手机有电,电脑有网,打电话有外卖,哪怕天天不能出门,他都愿意!

    “小鸡,小鸡!”可惜那人叫的不是他本名。

    魏鸣睁开眼睛,发现老魏头端着一碗汤面,正坐在他床边。

    “起来吃早餐了!”老魏头说道,“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特意给你下的面。”

    “爹!你回来了!”魏鸣一把抱住了老魏头,叫道。

    他发现自己是真的担心老魏头被白驼山庄的人给抓走了。

    “都多大的人了,还那么娇气。”老魏头摸了摸魏鸣的头,“再不吃,面条就坨了!”

    魏鸣赶紧翻身起来,端起面,吐露吐露地吃了起来。

    那面条是手擀的,非常的筋道,是老魏头的手艺。面汤温热,咸淡适中,里面还卧了一个大号的荷包蛋。

    魏鸣稀里糊涂地吃完之后,才想起来:“这个荷包蛋怎么那么大?”

    他连忙问老魏头,老魏头道:“草垛上大花下的,那家伙也不知怎么了,变得那么老大个。”

    魏鸣问道:“你就这么从它面前把蛋拿走了?”

    “哪还怎样?”老魏头笑道,“一只鸡我还对付不了?”

    见老魏头没有起疑,魏鸣便也没再多问,他说道:“爹,你昨天去哪里了?晚上不见你回来,我好担心。”

    “今天不是你生日嘛……”老魏头道,“咱们的鸡蛋被黄鼠狼毁了,我怕你没有饺子吃,就出去找了些活儿干,想赚点钱。”

    魏鸣听了,自然非常的感动,但是他很快就感到这话里有问题。

    话说你若是能找到更赚钱的买卖,你还养什么鸡?

    但是很可惜,老魏头并不是一个杠精,他不做任何的解释,系统也没有提示。

    魏鸣仔细打量了一下老魏头,老魏头的鞋上沾着一些已经干透了的黄泥。

    他不会是去了野猪林吧?

    若是以前,魏鸣可能不会怀疑,但是现在他可是知道老魏头是一个武林高手了,而且他恰好听说了染匠在野猪林被劫的事情。

    “爹,你不会是去干了什么违法的事情吧?”魏鸣颤声说道。

    “怎么可能?”老魏头笑道,“我这一把老骨头,就算想干,也干不了啊!大槐树村有人病了,托人叫我去帮忙看看。”

    “那可是一个老太太?”魏鸣问道。

    “你怎么知道?”老魏头道,他很快感觉气氛有些不对,一拍魏鸣,“你想什么呢?我都多大岁数了,怎么可能焕发第二春?”

    你不是一个老光棍吗,什么叫焕发“第二”春?

    但魏鸣也不是一个杠精,没有挑他的字眼,而是给了他一个莫测高深的微笑。

    老魏头看了更生气了,都快打人了。

    魏鸣这才把自己替屠夫洗刷冤情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老魏头,只是略去了自己卖苞米面的事儿,改为二总管赏了一百文赏钱,他用来买了白面和其他的东西。

    屠夫为了感谢他,送了他很多肉。

    所以他们又可以痛痛快快地包饺子了。

    “我说家里怎么突然之间多了这么多好吃的。”老魏头道,“生病的就是染匠的母亲,他在此之前就派人来请过我了。若不是咱家鸡蛋都碎了,我才不去呢。”

    你是怕治不好,人家讹上你吧?

    “谁知道,我一去,金风庄的大夫也来了。”老魏头道,“有了好大夫,他自然信不过我这种赤脚医生,连诊金都不打算给了。”

    “用不着咱们,咱们就走呗。”魏鸣道,“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其实不治更好,少惹麻烦。

    “他让我走,那可不行。我大老远地跑了一趟,诊金拿不到,总得混顿饭吃吧?”老魏头说道,“吃完饭天都黑了,让我一个人走野猪林?找死呢吧!”

    可以看得出来,魏鸣不在,老魏头是打扫完了鸡舍,喂完了鸡才出发的。

    而染匠是在早上去金风庄赶集的时候被劫的,所以从时间上来讲,老魏头肯定不是那个劫匪。

    而他不是在家,就是在大槐树村,并没去金风庄,应该也碰不到那个白驼山庄的人。

    魏鸣心中安稳了不少。

    染匠盗窃事件发生在中午,二总管汇报之后,得下午才能派医生过来。老魏头到得比他还晚,可不就是晚饭时间嘛!

    这家伙什么医术水平,自己心里没数吗?

    这个时候过去,分明就是过去蹭饭的吧?

    不过他说的事儿各方面倒是对得上。

    去大槐树村给染匠的母亲看病,晚上故意蹭饭,怕黑不敢回来,符合老魏头一贯贪财而又胆小的人设。

    这人设可能是他故意营造的,但是魏鸣没有其他的证据,也不能直接对老魏头说:你就是个武林高手,承认吧!

    魏鸣松了口气,但是又有些生气:话说你出去蹭饭,难道就不能告诉我一声吗?害我担心一宿。

    不过转念一想,村里的人都去赶集了,老魏头也没谁好传话的。

    至于留个字条……

    我是个文盲啊!

    魏鸣越发地感觉出了古代的不方便。

    趁着老魏头心情好,魏鸣又开始了试探。

    “爹,我在金风庄大集的时候,遇见了一个白衣人,说自己是白驼山庄的人。”魏鸣说道。

    他能感到老魏头的身体明显一颤,但是面部表情却没有太大的变化,道:“没听说过啊,他是干什么的?”

    你没听说过才是见了鬼!

    “不知道,赶集的吧。”魏鸣道,“张铁柱的炭蹭到了他的衣服,把我们好顿骂。把我们两个都说哭了,这才离开。”

    “以后遇到了这种凶恶之人,你还是躲远点吧。”老魏头心不在焉地道。

    “爹,我想学武。”魏鸣突然道。

    “你说什么?”老魏头吓了一跳。

    “我不想再受人欺负了。”魏鸣说道,“那白驼山的人就是仗着自己会武功,才欺负我们两个小孩的。”

    “可不敢乱说!”老魏头伸手把魏鸣的嘴捂上了,“这种话,乱说是要出人命的!”

    “爹,瞧你吓成这个样子,还说自己没听说过白驼山庄?”魏鸣道。

    “这跟听没听过白驼山庄有什么关系?”老魏头奇道,“你受欺负分明是因为你赔不起!别说什么白驼山了,你就算把村长的衣服弄脏了,你看他打不打你?”

    魏鸣:“!!!”

    说得有道理啊!

    爹,你真的不是个杠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