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不是杠精 > 第21章: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经过了这么一翻“闲逛”,那团真气又变大了不少,已经有了黄豆粒的大小。

    这么一颗大黄豆,若是在经脉中正常运行,当然是舒适惬意,但若是走岔了道,那痛苦就可想而知了。

    魏鸣不敢再继续修炼了,赶快整理了一下,翻身而起。

    奇怪的是,经过了这一宿的修炼,他非但不感觉疲劳,反而精神非常矍铄,就算是睡上十二个小时,也没有现在的效果。

    魏鸣穿好衣服,拿起篮子和柴刀,就准备干活去了。

    生日已经过完了,日子还要继续。

    所以早餐又恢复了杂粮豆粥,不过里面还飘了几个昨天剩下的饺子,让粗糙的豆粥里面多了一丝肉味。

    但是对魏鸣来说,却没有什么区别。

    他感觉自己胃口大开,好像几天没吃饭一样,西里呼噜就把一碗豆粥吞进了肚去。

    修炼内功似乎还有一个副作用,往常一碗豆粥就能吃饱的他,现在多了几个饺子,似乎也远远不够。

    若只是靠豆粥提供能量,魏鸣感觉自己就算是再吃十碗也不能够。

    但是家里就只有两碗粥,他一碗,老魏头一碗。

    他似乎有些明白,为什么老魏头每天只是吃豆粥,都会舔嘴抹舌的了。

    真是穷文富武啊!

    “你今天好像有点不一样。”老魏头说道,“晚上没睡好吗?”

    “没事儿,我想开了。”魏鸣只能说道,“我虽然不能学武,但是这并不妨碍我锻炼身体。我决定以后每天做健身操,把身体练的棒棒的!”

    说完,他就匆匆出门了。

    再待下去,他担心老魏头看出来他已经练出了真气。

    虽然他还没开始修炼轻功,但是魏鸣也感觉自己的身体轻快了不少,他恨不得一路小跑跑到低洼地去。

    他的手速也快了许多,只用了不到原来一半的时间,他就把鸡菜割完了。

    现在这个时间回去,午饭还没有做好。被老魏头看见了,还会觉得他偷懒。

    魏鸣决定在外面磨蹭一会儿再回去。

    该怎么掩饰自己修炼出了真气的事实呢?

    魏鸣想起了那本《囚徒健身》。

    别管这本书是不是武功秘籍,但是它好歹是经过了现代认证的锻炼方法,是真实有效的。

    俯卧撑、深蹲这种东西,自古以来就有,只是名称不同罢了。

    但是《鸡鸣功》上却没有记载,魏鸣就是练了,老魏头也看不出门道来。

    老魏头若是问他怎么好像变强了,他完全可以把这套《囚徒“功法”》传授给他。

    魏鸣便从最开始的俯卧撑开始练习。

    魏小鸡十四岁的身体因为缺乏营养,一直比较孱弱,而且他每天的活动是喂鸡,工作强度明显不如耕地的李二牛和砍柴的张铁柱。

    以前的他,恐怕连一个标准的俯卧撑都做不了。

    但是修炼了《鸡鸣功》的魏鸣则明显增强,竟然一口气做了两个!

    看起来,还是太弱了……

    魏鸣只能降低标准,先从最简单的对墙俯卧撑开始。

    荒郊野地的,没有墙,只有树,魏鸣就把着一棵大树开始了站立式“俯卧撑”。

    他这边做了五组,每组十个,累得呼哧带喘的,那边李二牛才刚刚开始上工,路过低洼地,正好看见了魏鸣。

    “你这是干啥呢?”李二牛道,“想把树推倒吗?树上有啥好吃的?”

    “你力气大,你推倒一个我看看。一天天的,就知道吃。”魏鸣瞥了他一眼,“咋的,昨天晚上没睡好啊?”

    听魏鸣这么一说,李二牛立刻紧张了起来:“你怎么知道的?”

    系统提示:“发现一个白色杠精,是否进行反驳?”

    魏鸣一看,这李二牛真够朋友啊,这么简单的话题,就跟送温暖似的。

    于是魏鸣便道:“这还有说吗?你眼眶乌黑,双脚虚浮,走路都没力气了。不是晚上没睡好,难道还能是女色过度?”

    一听魏鸣说女色过度,李二牛浑身一哆嗦,连声道:“对,对!就是没睡好,没睡好……”

    反驳成功!

    “发生什么事儿了?”魏鸣问道。

    “别提了,昨天不知怎么了,粮仓那边闹耗子。”李二牛说道,“吵闹了半宿,我实在忍不了了,把粮仓门打开一看,你猜怎么着?”

    “怎么了?”魏鸣跟道。

    “里面跑出来了能有几十只大大小小的耗子!”李二牛的声音里透着恐惧,“也不知道怎么了,他们不在粮仓里待着,大半夜的,全都跑了。”

    “不会是闹鬼了吧?”魏鸣颤声说道。

    但是他其实心里知道,那根本就不是闹鬼。

    肯定就是老黄这个家伙,挖地洞的时候,不知道怎么连到了王寡妇家的粮仓里面,把其他的耗子也全都吓跑了。

    不过这倒也好,王寡妇家今年的粮食能少损失不少。

    “多好的事儿啊!”魏鸣感慨道,“少几只耗子,就能省不少的粮食。”

    一说到省粮食,李二牛这边就有些感叹:“现在这日子,真是不好过啊。家里的耗子好对付,但是县衙里的耗子呢?七侠镇这些官老爷,成天屁事儿不管,收税收得比谁都狠。赶上个好年景还好,赶上个灾年,这大户都得变成小户,更别说那些贫农了。”

    魏鸣也不由得点头。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哪个朝代都是一样的。

    李二牛又道:“金风庄也是一样,表面上仁义道德,一到灾年就舍粥舍衣服。可是私底下却高价屯粮,然后低价收购那些交不起税人家的土地。我看今年我们家这点地,还得搭进去一些。”

    “你们家的地?”魏鸣没听懂。

    “呃……是老王家的地。”李二牛连忙解释,“我这不是给她家打工嘛!收成不好,我这心里也不落忍不是?”

    你不落忍,你还这么晚起来干活?

    但是他说得没错,那些贪官污吏,地主富绅,自古以来就是穿一条裤子的。

    七侠镇若是不收税,哪有钱养那么多的捕快?

    金风庄若是没有点手段,怎么可能有那么的多闲钱去买“一两银子一斤”的玉米?

    不读书、不练武的底层人民将长期被固定在土地上,并眼看着自己的土地越来越少,没有翻身之日。

    不过魏鸣可没办法改变现有的政治环境,现在的他连自己都拯救不了,更别说别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