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不是杠精 > 第29章:我爹就是替死鬼?
    沿着土路一直走,走到天彻底放亮了,这才赶到了大槐树村。

    大槐树村看起来一片荒凉,街上连一个人都没有。

    大槐树村的规模可要比甜水井村要大得多,号称平谷县第一村,有上百户的人家。

    现在是农忙时节,大清早上,一个出来干活的都没有,那可不正常。

    魏鸣的记忆里,魏小鸡曾经来过两次,有个大概印象,知道他们村长姓朱,是个老头,跟老魏头有点交情。

    于是魏鸣便直奔朱村长家而去。

    敲开了房门,从里面出来了一个身形伛偻,发色灰白,满脸皱纹的老者,看年纪能有七十开外,正是朱村长。

    但是朱村长年老体衰,记忆力有限,看到面前站着一个头发乱糟糟,满脚都是泥,衣服少了半个袖子,手里拄着一根拐棍,还带了一个残疾小宠物的半大孩子,自然是认不出来了。

    “要饭就去别村要吧!”朱村长说道,“我们村里招了灾,谁家也没有余粮了。”

    魏鸣:“!!!”

    你说谁是要饭的呢?

    魏鸣连忙解释了一下自己的身份。

    朱村长一听,当时就老泪纵横:“孩子啊,你爹杀了人,让官府给抓起来了!你快去见你爹最后一面吧!”

    这咋还要杀头了呢?

    魏鸣连忙劝朱村长节哀,并询问详细的情况。

    朱村长道:“你爹被我们村的韩大户请来看病,但医死了人,被告到了官府。现在官府认定你爹不但是个庸医,图财害命,还跟野猪林里的山贼有关,连我们村之前的瘟疫也是他干的。现在人证物证俱在,要在秋后问斩。”

    什么秋后问斩,这不眼看着就要秋天了吗?

    魏鸣听了之后,就好像晴天霹雳一样。

    你说他是个庸医,魏鸣是相信的。

    但是他断然不肯相信老魏头竟然是野猪林里的山贼,至于什么杀人、下毒,更是无稽之谈!

    就算老魏头是白驼山庄的弃徒,他都已经躲起来了,在甜水井村生活了十几年,怎么可能会突然干出这种事儿来?

    “他们在哪呢?”魏鸣问道。

    老魏头毕竟是他的养父,站在魏小鸡的角度,他也要替老魏头伸冤!

    “就在村东头的驿站里,你快去吧!去晚了恐怕就见不到他最后一面了。”朱村长说道,“因为是要命的官司,报上去之后,上面来了大人物复查,等案情确定了,就要带走了。”

    听朱村长说得很凄惨,魏鸣的心里就更着急了。

    他快步地向着村东头的驿站走去。

    走出了几步,老黄忽然开口说道:“这老头跟你爹什么关系?你爹要问斩了,他怎么哭得那么伤心?”

    魏鸣仔细地回忆了一下,甚至去查询了一下记忆碎片。

    他前两次来时因为年代久远,没有多少朱村长的画面,老魏头也只是在日常的聊天中提过几句朱村长的名字。

    魏鸣知道他们两个之间有交情,但是却应该没到那么深的程度。

    如果说老魏头真的是在大槐树村传播瘟疫的人,又是在野猪林拦路的劫匪,那么现在官府抓到了他这个人,作为大槐树村的村长,不应该特别高兴,敲锣打鼓才对吗?

    但是魏鸣这时候也没法回去询问。

    魏鸣这时候突然想起来了从鸽子腿上拆下来的那张字条,上面写着“已有替罪羊”。

    现在看来,老魏头分明就是那个替罪羊啊!

    难道说,朱村长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凶手,但是他却得罪不起,所以才替老魏头鸣不平的?

    如果能找到那封信是谁邮寄出来的,不就能找到真凶了吗?

    魏鸣便对老黄说道:“你的鼻子灵,来闻一闻,这村子里哪里有养鸽子的?”

    说着,他便带着老黄沿路闻了一圈,但是没有任何发现。

    大槐树村要比甜水井村大得多,而且养鸡养猪的也多,干扰的气味太多。

    老黄虽然鼻子很灵,但是她对鸽子的味道却不熟悉,找不到也是正常的。

    魏鸣沿路仔细观察,甚至连一块鸽子粪都没发现。

    “算了吧。”魏鸣眼看已经来到了驿站,便将老黄先放到了一个树荫底下,“你在这里等我。”

    据说驿站里面有大人物驻扎,带着黄鼠狼进去,恐怕不礼貌。

    魏鸣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虽然说破衣烂衫的,也没啥好整理的,但是擦擦脸,梳梳头,换上干净的草鞋,还是可以的。

    魏鸣刚才就被朱村长认为是个要饭花子,这时候再被大人物小看了可就不好了。

    他来到驿站近前,自然就有穿衙役制服的人把他拦住了:“站住!你是干什么的?”

    “我是魏宇东的儿子。”魏鸣倒不含糊,挺胸抬头地道,“我来见我父亲。”

    他这么一说,倒把那几个衙役喝住了。

    为首的一个笑道:“呵?你排场还挺大啊?你一个死刑犯的儿子,倒比官家的少爷还牛哔?少见啊!”

    “我父亲在复查结束之前都不是罪犯。”魏鸣毫不客气,“你们不让我见他,难道是想包庇真正的罪犯不成?”

    “哪来的小孩儿?说话这么难听?”那衙役说道,“上面已经定了,人证、物证俱在,判的秋后问斩。哪有什么别的罪犯?”

    魏鸣见他们说话当中充满了幸灾乐祸,知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的道理。

    他从怀里摸了摸,拿出了一小串钱出来,足有二百五十文。

    他改了一个语气道:“几位大哥,就算我爹罪有应得,也得让我这个当儿子的见上他最后一面不是?这点意思,几位大哥拿去喝酒?”

    “这点小钱,哪够我们兄弟几个喝酒的?”那个衙役笑道,根本就不接,“这些钱还是留着给你爹买棺材吧!”

    魏鸣心里气得直骂娘。

    你觉得二百五十文钱少,你知道那是多少个鸡蛋吗?

    两文钱的鸡蛋,得卖一百二十五个!

    够他家里这些母鸡下一个半月的!

    要不是魏鸣有系统,弄了一些苞米面来,这点钱他还没有呢!

    但是魏鸣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又拿出来了一小串钱,两串钱合在一起,递了过去。

    “这还差不多。”那衙役掂了掂,“想进去可以,得搜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