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不是杠精 > 第35章:凶手就是她!
    “他自己已经承认了!有签字画押在。”娄知县说道,“你还想要怎样?”

    “你们给我爹上了什么刑,你们自己不清楚吗?”魏鸣道,“连他这个身负武功的人都快挺不住了!刑讯逼供得来的口供,怎么做得了数?”

    “证据确凿,他还敢嘴硬抵赖。若是不上点刑罚,他怎么肯招供?”娄知县说道。

    “你说的证据确凿,就只有这么几条而已?动机、手段、作案时间,你们完全不用考虑的吗?”魏鸣问道,“就因为他会武功而且懂得毒性,他就成了野猪林的劫匪和给大槐树村下毒的人?”

    “那你还想怎样?”娄知县问道。

    “若是这样的话,铁手大人,”魏鸣对着铁手拱了拱手,“我恳请大人派人抓捕娄知县这个强奸犯!”

    “什么!”娄知县吓了一跳,“我怎么会是强奸犯呢?简直就是一派胡言!”

    “大人您看,娄知县是一个男人,身上还带着能够强奸的作案工具。按照他的理论,他不是强奸犯还能是什么?”魏鸣笑道。

    “放屁!”娄知县气得满脸通红,“我、我……我早就不行了。”

    他这一句话,把铁手给说乐了。

    “娄知县,你不要生气,这个孩子是跟你开玩笑的。”铁手道,“但是话糙理不糙,如果只因为魏宇东是白驼山庄出来的,就认定他是劫匪、传播瘟疫,确实不太合理。我们还要继续查证一下。不过毒害韩夫人的这个案子,却是人证物证俱在,你若是没有什么异议,杀人偿命,也依然是秋后问斩。”

    “有异议。”魏鸣说道,“我爹并不是杀人凶手。你们提供的证据立不住脚。”

    “哦,那你来说说吧。”铁手让人给自己搬了个凳子,舒舒服服地坐了上去,“不过你要是再拿娄知县开玩笑,他可就要让人乱棍给你打出去了。”

    “是!”魏鸣说道。

    铁手这已经是在帮他了。

    魏鸣拿娄知县开玩笑,他手下的那些衙役早就跃跃欲试了,只等娄知县一声令下,他们就要动手了。

    如果没有铁手在场,魏鸣恐怕已经被打倒了。

    但是铁手一句话,立刻就没人敢动手了。

    “好,那我现在来问你们,”魏鸣道,“你们说每天的药都是我爹熬的,可有什么证据吗?”

    “原告韩冰以及他家的几个下人都可以证明。”娄知县说道。

    “好,那么请问,能不能将他们都请过来,我们当面对质?”魏鸣说道。

    “这个……”娄知县有点迟疑。

    “那就把他们都叫来吧。”铁手说道,“人命大如天,你既然要判他的死刑,就要让他和他的家人心服口服。要不然这孩子以后到处说你娄知县判了冤假错案,甚至到建康城舍身告御状,你也难受不是?”

    娄知县看出来了,铁手这就是有意与他为难。

    但是官大一级压死人,自己是七品官,铁手是四品官,更何况对方还是专管刑狱的四大名捕之一,他也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哦,对了,既然出去叫人了,那么把村长还有金风庄那个什么大夫也叫过来吧。”铁手道,“他们也算是这件事儿的见证人。”

    “去去去,把他们都叫过来!”娄知县只能吩咐那些衙役。

    这些人都在大槐树村待命,随时等待县官和铁手大人的传唤。所以没用多长时间,他们就都过来了。

    韩大户身材矮胖,金风庄的大夫身材瘦高,另外韩大户家的那个小伙计、三位姑娘也都被喊了过来。

    衙役们兴师动众的,自然引了一些大槐树村的村民过来看热闹。

    那三位姑娘看到了魏鸣,都吃了一惊:“是你!”

    魏鸣微微一笑:“见过三位姑娘。”

    “好了,你问吧。”铁手说道,“这回你要是再解释不了,可就不能喊冤了。”

    “多谢大人!”魏鸣抱拳道。

    “好,既然人证都到齐了,我想问一下,你们说韩夫人喝的药,每天都是我爹熬的,那么请问,都是一些什么药?”魏鸣问道。

    “这我知道!”小伙计说道,“夫人吃的药都是我去七侠镇买的。我还记得,是大枣、枸杞、银耳、桂圆、红豆,加上丁香作为引子,一共六位药。”

    “没错!药是你买的!那么你在买这些药的时候,为什么还要买砒霜回来?”魏鸣问道。

    “我没有!”小伙计说道,“我可从来没买过那种东西!砒霜是剧毒,药店里严格限制,一般人都不允许买,即使买了,也是有登记的。我怎么会去买那种东西?”

    “哦,不许你买,难道就许我爹买了吗?”魏鸣说道,“你好歹还有个去药店的机会,我爹得有几个月都没去过七侠镇了,他又怎么会有机会买砒霜?”

    “你爹擅长用毒,谁知道他做了什么!说不定毒死韩夫人的不是砒霜!”小伙计突然喊道。

    “哦?那可就对不上了。”魏鸣笑道,“案卷里是怎么说的?在汤药里发现了足以致死的砒霜。如果你说韩夫人不是被砒霜毒死的,那你说她是怎么死的?还是说,你在买药的时候,就已经把砒霜洒在里面了?”

    “不可能!你爹那个家伙,每天偷奸耍滑的。每顿熬制完了的药,自己都要留下一半,加上小米煮着喝。如果药里放了砒霜的话,他还不早就被药死了?”小伙计又道。

    “没错。”魏鸣点头,“现在有人证明,我爹熬的药,他自己都吃。所以砒霜绝不可能是在熬药的时候加进去的。那么在我爹熬药和韩夫人喝药之间,谁有机会接触到汤药呢?”

    魏鸣的声音越来越激烈:“据我所知,我爹一个大男人,深入闺房不方便。除了必要的检查,绝不会去韩夫人的房间。熬完的药,都是由别人端给韩夫人的。”

    “而负责端药的那个人,就有机会将砒霜下在药里了!”

    “她,也就是本案的真凶!”

    “是不是你?阿兰!”

    魏鸣突然提高了声调,把阿兰吓了一跳,手绢差点都掉地上了。

    阿兰连声说:“不是我,不是我!夫人最不喜欢我了,我笨手笨脚的,夫人每次看到我都要呵斥一番。连端药这种事儿,她也不愿意让我做。”

    “不是她,”那个年长的姑娘说道,“每天的药都是我端给夫人的,但是我并没有往里面下毒!”

    魏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