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不是杠精 > 第39章:猝不及防的晋升!
    正如铁手所说,金风庄的事情,金风庄自己处理;白驼山庄的事情,白驼山庄自己处理。

    老魏头被无罪释放,可以跟魏鸣回家了。

    铁手把魏鸣叫到了密室,谈了许久,出来的时候,哪还有人敢惹魏鸣?

    衙役们拿了魏鸣的钱,生怕被他告发,连目光都躲着他,能撤的就赶紧撤了。

    老魏头受到了严刑逼供,现在身子骨很虚弱,根本走不了远路,朱村长便带人把他搭到了自己的家里。

    “小魏啊,你受委屈了。”全大槐树村,能管老魏头叫小魏的,恐怕也就只有朱村长一个人了。

    魏鸣本来想给老魏头买些吃的东西,但是他摸遍了全身,才发现自己的钱已经都被衙役们搜刮走了。

    而衙役们这个时候,已经随着娄知县离开了。

    “别让我再碰到你们!”魏鸣心中暗骂。

    朱村长又表现出了他老一辈人的善良和淳朴,从自家的粮囤里面拿了粮食,给老魏头蒸了馒头,又熬的小米粥。

    魏鸣表示等自己回家拿了钱就还他,朱村长却执意不肯。

    看起来他跟老魏头之间的关系还真是不错。

    但是老魏头却有些躺不住。

    他已经被白驼山庄的人认出来了,既然他没有死,白驼山庄的人就绝对不会放过他。

    或许是那个人去而复返,或许是通知附近的人向此处聚集,反正老魏头多耽搁一天,他便多一天的危险。

    他若是身体完好,或许还有反抗之力,但是现在这个样子,已经与被判了死刑没什么分别。

    所以他将魏鸣叫到了身边,开始给他讲一些如何养鸡,如何种菜的事情,仿佛在交代后事一般。

    “爹,以你对白驼山庄的了解,他们若是找你报仇,会放过我吗?”魏鸣问道。

    “白驼山庄虽然算是邪派,但是他们不杀没有武功的人。”老魏头说道,“你既然没有修炼《龙归九化功》,那么就老老实实地在家当一个农民吧,他们不会为难你的。”

    魏鸣:“……”

    关键问题是我练了啊!

    “不,我绝对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魏鸣道。

    老魏头看到魏鸣,也只是苦笑了一声,抚摸了一下他的头发,只当他说的是傻话。

    而且即使是这样,他也不肯跟魏鸣说绝情谷的事情,似乎要将这件事彻底地吞进肚子里。

    没办法,魏鸣还是得想办法保住老魏头的性命。

    他这不是获得了一个紫色的抽奖机会吗?

    是时候碰碰运气了!

    上一次蓝色的抽奖,魏鸣还抽到了一枚加气丹,能够增加十年的功力呢。

    紫色杠精明显要比蓝色杠精难对付得多,这次如果抽到了能加一百年功力的丹药,魏鸣就直接吃了。

    一百年功力的《鸡鸣功》,我看谁还敢靠近?

    当然,魏鸣也有些担心。

    若是抽中了神兵利器或者非凡物品也就罢了,他或许通过智慧,还有一战之力。

    武功秘籍的话,好是好,他现练或许就来不及了。

    但是他最怕的还是抽到隐秘线索……

    就算是能了解到皇帝老儿的私房生活,也救不了命啊!

    于是魏鸣洗手,跪拜,祷告,希望欧神能赐予他幸运。他愿意用十年不交女朋友,来换取老魏头的安全。

    抽奖系统似乎是听见了他的祷告,这一次还真就抽中了灵丹妙药。

    也就是说,他的个人生活,可能要出问题了……

    大圣还阳丹:只要没死透,吃上一粒,就能完全恢复生命、内力以及各种异常状态。一年之内,再次服用无效。

    奖励是一小瓶,一共十粒。

    虽然没有增加功力的效果,但是能够完全恢复,也堪称是圣药了。

    于是魏鸣就拿了一粒出来,交给了老魏头,道:“这是铁手大人临走的时候,留给我的丹药,说是能治你的伤势。他对你被冤枉,也感到挺遗憾的。”

    魏鸣确实是被铁手叫进过屋里,他们两个聊了什么,没有人知道。

    老魏头想着自己反正也是要死的人了,难道还怕铁手毒害他吗?

    所以他毫不犹豫,张嘴就把那药丸吞进了肚去。

    那丹药顿时化作了一股热气,从他的食道滚滚而下,充沛的能量顿时填满了他空虚的经脉。

    他身上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迅速康复。

    没过多长时间,他就已经完全康复,能自由行动了。

    “六扇门的药学,竟然也达到如此高深的地步了吗?”老魏头不由得感叹道,“怪不得他们已经敢出来公开找燕子坞的麻烦了!唉,我老了……”

    老魏头活动了一下筋骨,已经完全没问题了,比平时还要有力得多。

    突然,他惊叫了一声不好,将魏鸣撵了出去,然后紧闭房门,盘膝而坐,开始修炼。

    任魏鸣说什么,他也不开。

    魏鸣只感觉屋里似乎散出了一阵恶臭,将附近的苍蝇、蚂蚁全都吸引了过来。

    就连朱村长,也闻到了味道,从他自己的屋子里走了出来。

    魏鸣发现事情似乎越来越大条了,他还得帮老魏头跟朱村长解释,他其实只是在练功。

    不过朱村长完全没有怪罪的意思,只是道了一句:“厕所在那边……”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恶臭逐渐散去,变成了一股诡异的香气。

    既非花香,也非肉香,倒像是酿了二十年的陈酿,突然开坛了一般,但是却不带着一丝酒气。

    随着这香气的逐渐收敛,老魏头终于把门打开了。

    “爹,你还好吧?”魏鸣问道,“莫非是这丹药有毒?”

    “不,不是有毒。”老魏头叹了口气,“是这丹药的威力太大了。竟然把我十几年的内伤治好了……”

    “这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魏鸣问道。

    “我之前与你说过,为了不让师父吸收我的内力,我特意将功力卡在了第三重的巅峰。”老魏头说道,“但实际上哪有那么容易?”

    “为了能刚好卡住,我特意将自己的两条经脉练差了位置。这虽然断绝了我的晋升,也为我造成了内伤。因此,《龙归九化功》始终也没能练成。”

    “而你这丹药的效果太强,竟然将我的经脉完全修复了!内伤也治好了!”

    “我积蓄了多年的功力,在一瞬间爆发,竟然让我连续突破了两个关卡!”

    “我现在的《腐蝇功》,已经是第五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