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不是杠精 > 第41章:拿钱买命!
    只一招的工夫,那个白驼山庄的人就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老魏头随后近身,双手掐住了那人的脖子,然后双膝连撞,顶在那人的小腹之上。

    接连的几下,将那人踢得血气上涌,但是因为脖子被卡住,有血也吐不出来。

    老魏头这才停手,重重地把他摔在地下,然后一脚踏在他的胸口上:“欧阳达,你服不服?”

    “你、你是魏宇东?”欧阳达这才发现对方竟然是老魏头。

    “当然是我!你半夜三更在此守候,难道不是为了等着杀我?”老魏头道,“你又何必明知故问?”

    欧阳达这时候已经彻底没有反抗的能力了,他知道自己的小命就握在老魏头的手里,稍微说错一句话,就要被老魏头一脚踩断胸骨而亡。

    “我不是……师兄的武功炉火纯青,小弟的本事哪拦得住您啊!”欧阳达尬笑道,“我在这里是等别人的。”

    “等别人?等的是那些冤枉我的人吧?”老魏头也不傻,借机开始了审问,“他们都是谁?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师兄,你打听这些也没用。你知道了是谁,难道还能找他们去报复不成?”欧阳达笑道,“我不妨明说了,燕子坞、青龙会、南联盟,全都参与进来了。咱们白驼山庄在其中只是扮演了一个小角色而已。你看我告诉你了,结果不也是一样吗?不如你放了我,这件事儿与你无关,我绝对不向庄主说出你的行踪。”

    “你说不说也没什么关系。”老魏头道,“你一指认我,我就把《龙归九化功》毁了。我不认字,你们就算是找人用《搜魂大法》来炼我,也拿不回去了。我的《腐蝇功》也已经练到了第五重,没有吸取的价值了。而且我残余的寿命也就只剩几个月了。你万里迢迢回到庄上,他们再兴师动众地过来,那时候我已经死了。”

    欧阳达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老魏头。

    他刚才被老魏头一招制服,绝不只是偷袭的事情。

    他姓欧阳,是白驼山庄的内门弟子,练的是正宗的《蛤蟆功》。

    《蛤蟆功》对《腐蝇功》有天生的克制效果,相同境界之下,能够完胜。

    他能被老魏头一招拿下,老魏头说自己练到了第五重,确实所言非虚。

    这么说来,老魏头确实活不了多久了。

    老魏头既然已经破罐子破摔了,他也没有什么办法。

    他此次前来还有其他的事儿,抓捕叛徒的事情,反倒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师兄,你看看你说的。”欧阳达勉强笑道,“咱们这关系,就算你还有一百年的寿命,我这当小弟的也不好意思打扰啊!不如这样,我出银子,买自己的性命,你看看怎么样?”

    “好,你打算出多少?”老魏头道。

    “那个……十两银子?”欧阳达问道。

    “你的命就这么不值钱吗?”老魏头冷笑了一声。

    “不,不,不,当然不是。”欧阳达道,“我这身上,就只带了这点散碎银子,还有一张一百两的银票,这不是还没来得及兑换嘛!都给你,都给你!”

    说着,他就要伸手向怀里掏银子。

    “不用你动手!”老魏头的脚上立刻用劲儿。

    他也是白驼山庄出来的,师兄弟们有什么用毒的伎俩,他心中一清二楚。

    欧阳达随手这么一掏银子,带出来的就可能就是一包毒粉,或者一条毒蛇。

    “好,好!我不动。”欧阳达立刻老实了。

    老魏头在欧阳达的穴道上点了几下。

    他的点穴功夫不算高明,但是也比用绳子捆绑方便得多。

    他将欧阳达的衣襟扯开,让里面的零碎全都掉了出来。

    果然,有银子、有毒囊、有蛇匣,还有一些随身的零碎之物。

    只是不知道欧阳达刚才想掏的是哪样。

    老魏头扒拉了一下,将值钱的东西全都放到一边,不值钱的则随手踢到了另一边。

    魏鸣就在他的身边帮忙点火把,看到里面有一张带红封的信函。

    “有封信!”魏鸣道。

    他的手脚灵活,随手就给拆开了,只扫了一眼,就递给了老魏头,道:“爹,上面写的啥?”

    老魏头接过来,假模假式地看了两眼:“慕什么什么黄什么……你问我干啥,我也不认识字。”

    然后他低头问欧阳达道:“这上面写的什么?给谁的?是不是你们冤枉我的凭证?”

    欧阳达知道老魏头不识字,但是不知道他这些年有没有重新学习,便道:“没什么,这是咱家庄主给慕容公子的拜帖。我到东吴来,让他们也好有个照应。”

    老魏头仔细盯着欧阳达端详了一会儿,似乎是在看欧阳达有没有骗他。

    看欧阳达回答得那么随意,想来确实是他的拜帖,便也扔到了一边,继续检查那些值钱的东西。

    老魏头从欧阳达的身上一共翻出了一袋散碎银子,大约有十两多点,此外还有两张一百两的银票。

    “这下发财了!”老魏头不由得吞了口口水。

    如果只是养鸡的话,他恐怕一辈子也赚不了这么多钱。

    “你起来吧。”老魏头说到做到,先将欧阳达的毒囊和蛇匣也踢到了一边,然后解开了他的穴道。

    “师兄,你这是放过我了?”欧阳达爬了起来,盯着老魏头的眼睛看。

    他生怕自己一转身,老魏头再在后面突施杀手。

    “今天算你运气好,我带着孩子过来的。”老魏头道,“我儿子不是江湖中人,没练过武,我不想让他看见我杀人。你若是再敢来,我可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欧阳达连声称是,与老魏头远离了几步,这才将自己其他的物品捡了起来。

    “师兄,师父当初密谋吸你内力,你出于报复,将《龙归九化功》偷了走,哪怕是现在毁了,我心里其实都是支持你的。这件事儿我绝不会向庄里汇报。”欧阳达道,“但是有一句话,我得问个清楚。少庄主一个月前来金风庄办事,从此音讯皆无。你看见他了没有?”

    “没有。”老魏头道,“我虽然背叛师门,但是跟少庄主素来交好。他若是来了,我非但不会害他,还会设酒款待他呢。”

    他的语气非常的诚恳,毫不犹豫。

    “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后会有期!”欧阳达道,“今天你饶我一命,明年的今天,我来给你扫墓!”

    哎?你这话说的怎么让人听起来这么别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