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不是杠精 > 第42章:修炼《惊蛇功》!
    离开了野猪林,又走了一段时间,魏鸣他们便到家了。

    魏鸣还好,他是早上出来的,但老魏头可是在牢里关了好几天了,终于回到了家,心情非常的激动。

    他房前屋后地转了好几圈,看哪都顺眼。

    他还给自己倒了一盅酒,从菜园子里掰了根黄瓜,小酌了起来。

    魏鸣却没有他这么好的精神头,走了一宿的夜路,早就困得不行了,立刻回屋睡觉去了。

    第二天疲惫的魏鸣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他出门的时候,老魏头已经很精神地坐在外面了。

    “爹,你起来了?”魏鸣抄起了鸡菜篮子,跟老魏头打了个招呼。

    “不,我是没睡。”老魏头道,“我没剩多少时间了,哪有功夫睡觉?”

    话说你这么熬夜,就不怕猝死吗?

    “哦,那你好好休息,我打鸡菜去了。”魏鸣说道。

    “傻孩子,咱们现在有钱了,还养什么鸡?”老魏头说道,“我以前是怕事儿,所以一直躲在这穷乡僻壤里。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既然有了这二百两银子,完全可以搬去七侠镇做个小买卖。我活不了多久了,但是你的日子还长着呢!”

    他这么一说,把魏鸣说得还挺感动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想去学文化!”魏鸣说道。

    当然,如果可能的话,我还想顺便学点武功。

    即使有了铁手的牌子,魏鸣也不觉得考进六扇门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儿。

    “那也行,你的年纪虽然大了,但是学学识字对做买卖也有帮助。”老魏头说道,“我先去七侠镇帮你打听一下,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活计。”

    老魏头完全不敢想象魏鸣能参加科举。

    在老魏头眼里,魏鸣已经十六岁了,耽误了最黄金的学习时间,能认识几个字,写写账本就不错了。

    “爹,你这次不会又十天半个月不回来吧?”魏鸣说道。

    “我,你还不放心?”老魏头道。

    废话,就是你,我才不放心!

    老魏头将欧阳达的那个钱袋子甩了过来:“这些钱你留着花吧,金风庄开集的时候,给自己买点好吃的。顺便把鸡卖了,咱爷们进城生活去!”

    进城当然好,卖鸡魏鸣也没什么意见。

    但是等一等,金风庄大集?

    他可是刚赶完集回来,才去的大槐树村。

    你说让我自己去卖鸡?

    你这分明又是不想回来了吧?

    魏鸣刚想发表意见,老魏头已经飘然离开了。

    他第五重的《腐蝇功》,身法非常快,魏鸣根本就追不上。

    得,魏鸣这些天又得自己过了。

    他是不是故意的?

    自己过也有自己过的好处,家里面的肉随便吃,而且时间也比较自由,魏鸣不用担心老魏头看出来他已经练成了《龙归九化功》。

    在卖鸡之前,鸡该喂还得喂,魏鸣照常打了鸡菜,路上还和李二牛打了个招呼。

    张铁柱也来帮魏鸣照顾鸡舍,看到魏鸣回来,便询问他发生了什么。

    魏鸣便照实告诉他们:老魏头出去看病赚了银子,已经回来了。但是他刚才又走了,要去七侠镇看看有什么生意可以做。

    魏鸣只是隐去了老魏头含冤入狱以及在野猪林遇见了欧阳达的事情。

    这些事情太过神奇,恐怕已经超过了李二牛和张铁柱的认知范围。

    听说老魏头没什么事儿,两兄弟也就放心了,对魏鸣又说了一些恭喜的话,就差问要不要一起庆祝一下了。

    看他们两个满脸的兴奋,一副不打算走的样子,魏鸣知道,他们这是晚上还想来这边蹭肉吃。

    魏鸣对这两个苦兄弟也是心疼,便道:“你们晚上过来吧,我切点猪肉,给你们炒个肉片尝尝。”

    这可把他们两个高兴坏了。

    下午的时候,魏鸣彻底地放松了下来,这才有时间继续修炼功夫。

    先是做了一套《囚徒健身》,尝试了几个新动作,身体恢复过来的魏鸣又开始练起了《龙归九化功》。

    在《鸡鸣功》突破了第一重之后,魏鸣便可以开始修炼《鸡蛇牛功》中附带的轻功《惊蛇功》了。

    《惊蛇功》又被称为“蛇行法”,顾名思义,是要模仿蛇类的行动轨迹。

    蛇类的行动主要以s形蜿蜒前进,或者向侧方移动。

    其中的这个s形便是这套功法的核心。

    在战斗中,采用这套怪异的步伐,大s套着小s,让敌人判断不出自己的运动轨迹,便能迷惑敌人,从而更好的进攻或者躲避敌人的攻击。

    但是在练习的过程中,不能只简单地练习步伐套路,还要随机应变,在互相追逐的对练中感受其中的变化。

    但是让魏鸣找一个对练的帮手,可就难了。

    且不说老魏头的水平够不够,怕不怕他知道,重点是老魏头去七侠镇了啊!

    至于李二牛和张铁柱,也都不是习武之人。

    魏鸣这下可就犯难了。

    他只能无聊地坐在小院之中,抽一根烟放松一下。

    “红双喜”虽然是盗版的,但是味道还不错,更是自带一种宁心静气的功效。

    一根烟抽罢,魏鸣的目光便落在了鸡舍当中。

    这些鸡虽然是家鸡,但是都是带翅膀的,飞个一米多高毫无问题。

    大花在吃了加气丹之后,更是伐精洗髓一般,脱胎换骨了。

    要不拿它练练手?

    魏鸣说干就干,熄灭了烟头,去冲进了鸡舍当中。

    但是他有些高估自己的实力了。

    大花确实够得上是一个对手,但是魏鸣不配。

    当魏鸣靠近之后,大花立刻对魏鸣的行动起了反应。

    它腾地一下就飞了起来,落到了草垛上,并且满脸的戒备。

    看样子如果魏鸣还敢靠近的话,它就要让魏鸣尝尝“鸡爪功”的厉害了。

    魏鸣觉得自己在练成《惊蛇功》之前,恐怕都是没办法近它的身了。

    不过魏鸣的笼子里并不是只有鸡,还有一窝兔子呢。

    这些兔子都胆小得很,不会主动发起进攻,但是逃跑的行动非常的灵活。

    于是魏鸣便把其中最大的一只兔子,掐着耳朵拎了出来。

    “兔儿,兔儿,你现在开始跑吧!”魏鸣说道,“你如果能撑住十分钟,我就放过你。如果你撑不住,那我今天晚上就拿你炖汤!”

    也不知道那兔子是不是听懂了,立刻就逃窜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