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不是杠精 > 第48章:东瀛忍术!
    大宅门里的事情,可不是魏鸣能管的。

    既然该说的话说到了,银子也来了,魏鸣就准备离开了。

    他跟着车夫小三子坐上了车,车上还有不少玄霜庄给准备的礼物,一路向甜水井村的方向赶去。

    魏鸣闲着没事儿,便用系统调阅了自己的记忆碎片,将叶紫来的那本《东瀛忍术》仔细地研读了一遍。

    这本《东瀛忍术》是叶紫来毕生的心血,记载了几个他研发或改进的忍术。虽然图画很少,但是写的非常的平实,还对一些特殊词汇进行了注释,似乎是要给未入门的人进行研读的。

    魏鸣估计这本书应该是叶紫来准备送给波风水门的。

    他能把这本书拿出来送给魏鸣,足以见得他的诚意。

    第一个忍术就是著名的《螺旋丸》,把内力集中在手掌上,以不规则的方向进行流动,并加以压缩,形成一个内力球,从而造成巨大的破坏力。

    让内力压缩其实并不难,让它以不规则的方向快速流动也不难,因为这其实就跟走火入魔时的状态没什么区别。

    难的是控制。

    无论修炼什么内功,哪怕只有第一重圆满的功力,都可以使用螺旋丸。

    只不过功力越浅,所能控制的内力球便也越小。

    如果强行制造自己无法控制的内力球,那么这个内力球还来不及击中对手,就会发生爆炸。

    轻了也得是伤残,重了将会导致死亡。

    第二个忍术是《火遁-大炎弹》,需要火属性的内功作为基础,或者其他属性的内功最起码练到第三重以上。

    第三个忍术是《土遁-黄泉沼》,跟大炎弹类似,它需要的是地属性的内功作为基础,或者其他属性的内功最起码练到第三重以上。

    说真的,魏鸣都不知道自己练的《龙归九化功》算是什么属性的内功。

    反正肯定不是火属性和地属性,因为这两个忍术,魏鸣暂时全都修炼不了。

    第四个忍术是《通灵之术》,可以将位于其他地方的神奇物品或神兽召唤过来,协助作战。

    叶紫来只描述了操作的方法,但是他却并没有给出可以签订契约的神兽列表,看来还得自己去碰运气。

    第五个忍术是《飞雷神之术》,属于瞬身术的一种。

    可惜叶紫来也只是从别人那里学来的一点皮毛,还没有完全掌握。

    他自己还在探索实践当中,所以只进行了简单的描述,提出了设想,后面便没了。

    看起来,这本书他还在创作之中。

    在那种情况下,他能拿出这种半成品的书,也确实是着急了。

    既然能练的就只有螺旋丸,魏鸣在车上也没有别的事儿,就一遍一遍地进行练习。

    魏鸣尝试了几次,似乎是因为之前有走火入魔的经验,所以魏鸣没用多长时间就在掌心凝聚出了一团压缩内力。

    不过他的内功毕竟还是有限,他所能控制的,也就只有黄豆粒大小的一团而已。

    这样小的一团真气,也就过年放的挂鞭里面一节小鞭儿的威力。

    别说用来打人了,就算是用来打兔子,都未必能够打死。

    看来提升自己的内力修为还是非常重要的啊!

    魏鸣正在这里练着,马车突然停下了。

    “师傅,已经到了吗?”魏鸣把木格推开,向外看了看。

    这时候,太阳已经快落山了,好在八月十五的月亮也已经升了起来,还能看清楚东西。

    这里分明是一片荒郊野地,离金风庄都还远着呢。

    “到了。”车夫从前面下来,直接从后面翻进了车厢,手里提着一把甑明瓦亮的尖刀,“你,到站了。”

    “你这是干什么?”魏鸣虽然大概能猜到是怎么一回事儿,但还是装成一脸惊恐的模样,“我是你家少庄主请来的医生,你要想想你这么做的后果!”

    “少庄主?本来他今天就要死了!”车夫说道,“都怪你多管闲事!”

    “你不是来劫财的?”魏鸣问道。

    “就像你所说的,你救了少庄主的命,我若是半路劫财,回去可怎么交差?”车夫说道,“所以还得借你的命一用。”

    “别急,一切好商量!”魏鸣连忙道,声音近似于哀求,“你放我走吧,这些钱都归你了,我一定不告发你!”

    “你真当我们玄霜庄掏不起这一千两银子吗?”车夫说道,“你真以为你之前做了那么多事儿,不会有报应吗?”

    “我……我做什么了?”魏鸣有些惊慌,“我平时是个养鸡的,靠卖蛋为生。难道你……跟它们有关系?”

    “放屁!你才是混蛋呢!”这下把车夫给起乐了,“你还记得大槐树村的事情吗?”

    “大槐树村……我没干什么啊!”魏鸣道,“我不是已经证明了,韩大户杀妻、野猪林劫匪、大槐树瘟疫都跟我没关系了吗?”

    “就是你这个没关系!”车夫怒道,“我们的计划本来做得非常的严密,连娄知县都瞒过去了。可是你却横插了一杠子,将我们找的替死鬼给救了出去。这么大的一个仇,燕子坞怎么可能会饶得了你?”

    “大哥,那个人是我爹啊!”魏鸣说道,“我这哪是多管闲事啊?试问如果换成是了你,你的父亲被人冤枉了,你这作儿子的,难道会坐视不理吗?”

    魏鸣开始打感情牌了。

    但是那个车夫明显是个莫得感情的杀手。

    他听了之后阴惨惨地笑道:“我爹早就死了……”

    魏鸣连忙摆手:“这也不是我干的啊!”

    车夫:“???”

    谁说是你干的了!

    “好,这件事儿可以先翻过去。”车夫说道,“金风庄不能做的事情,我们就挪到玄霜庄去做。老庄主不同意,我们就干掉老庄主;少庄主不同意,我们自然也要除掉他。可你为什么又要来破坏我们的计划?”

    魏鸣:“!!!”

    你们这么隐秘的计划,我上哪知道去啊?

    这不是赶上了嘛!

    “我怎么知道那么多?”魏鸣申辩道,“是叶紫来非硬把我拽上车的!我一个大夫,治病救人也有罪吗?”

    “硬拽来的?那你也可以不看啊!”车夫说道,“你又不是第一个被请过来的大夫。为什么别的大夫问了一圈,就能摇摇头说治不了,到你这儿就给治好了?”

    魏鸣:“???”

    还不是因为我医术不够高明,看不出是啥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