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不是杠精 > 第49章:同归于尽螺旋丸!
    魏鸣只能解释道:“我这不是因为中秋节想赚点外快嘛……反正我祖传的保命神仙丸已经用掉了,你们想下毒就尽管再去,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来了!”

    “已经晚了!”车夫说道,“他们已经注意提防了!有叶紫来那个天杀货在那天天看着,我们谁还能下得了手?”

    你们下不了手,是你们自己没本事,这难道也要怪我吗?

    只可惜这个车夫不是一个杠精,要不然魏鸣非把他说服了不可!

    “我们的计划只能再次转移。这都是你的罪过!”车夫说道,“你这个多事的家伙,去死吧!”

    这么几件事儿连在了一起,哪怕只是为了泄愤,这些人也要干掉魏鸣。

    于是那个车夫倒提着匕首,作势就要向下扎。

    “慢!我还有话说!”魏鸣伸手拦了一下,正好把手放到了那车夫的胸前。

    魏鸣拖延了这么半天,终于算是准备好了。

    去吧!

    同归于尽螺旋丸!

    这个车夫是个专业的杀手,魏鸣知道靠自己现在的三脚猫功夫,肯定不是这个车夫的对手。

    对方刀子一挥,自己就死定了。

    但是他又不想坐以待毙,他现在唯一的进攻手段,便是刚学会的螺旋丸。

    所以魏鸣一边跟他扯皮,似乎心有不甘地询问着事情的缘由,一边用右手聚集了体内所有的能量,制造了一发螺旋丸。

    他这个时候可不管什么控制不控制的了,他只想要巨大的威力,哪怕是爆炸也没有关系。

    那车夫的武功够高,如果力量小了,根本无法对对方造成伤害。

    魏鸣发现,当输入的内力超过了一定的范围之后,螺旋丸果然就失去了控制。

    那颗螺旋丸自发地开始了高速旋转,将他身体里积攒的所有内力全都吸了出来,就算是想停都停不下来。

    魏鸣眼看着那颗螺旋丸越变越大,就要爆炸了,连忙把右手从背后拿了出来,猛地向那车夫推了出去,自己的左手则尽最大的努力,护住了自己的头脸。

    那车夫也没想到魏鸣竟然还有还手的能力,直接被一颗螺旋丸推到了胸口。

    然后那颗螺旋丸就爆炸了。

    这回爆炸的威力可就不是小鞭儿了,而是一根加长加粗威力强化的超级大麻雷子!

    魏鸣的右臂被整条地炸碎了,血肉飞溅。

    整个车厢也因为爆炸而四分五裂。

    魏鸣整个人随着波动被掀翻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不过因为他护住了关键部位,这才没有死掉。

    那个车夫虽然武功精湛,还有护体真气,但是因为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胸口直接被炸,他也直接被轰得血肉模糊,倒飞了出去。

    伤势肯定要比魏鸣严重。

    魏鸣躺在地上,身上的衣服都被炸破了,揣在怀里的银票也被崩飞了出来,碎成了几块,好像雪花一样飘飘落下。

    那可都是钱啊!

    看得魏鸣这个心疼啊!

    他心疼的程度超过了他身体上的疼痛,让他保留了最后的一点意识,没有昏过去。

    他连忙用左手掏出一粒大圣还阳丹,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神药就是神药,魏鸣的身体好像被扔进了时光机里一样,迅速地复原了,连他制造螺旋丸所消耗的真气也一次性地补充了上来。

    要不然,他恐怕就要变成杨过了。

    只可惜,他身上的衣服,以及被崩碎的银票,并没有跟着他一起复原。

    魏鸣站起身来,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

    马车的车厢已经被炸碎了,前面绑着的两匹马因为车辕的断裂,也惊慌地逃走了,只留下一地玄霜庄给魏鸣准备的礼物。

    那车夫虽然胸口被炸开,但是还没有死,低着头,闭着眼,昏迷在了那里。

    魏鸣不敢大意。

    他知道,每一个错误的选择都是在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谁知道那个车夫是不是在装晕?

    魏鸣连忙开启了《鹰眼术》,观察了一下那个车夫。

    他虽然也身受重伤,但是呼吸匀称,隐约间好像还在凝聚力量,若说他是真的晕过去了,魏鸣才不信呢!

    “哼,跟我玩阴谋诡计?”魏鸣笑道。

    他不过去查看,甚至还特意向后退了几步,跟他拉开了距离,然后从腰间拿出了他的弹弓。

    他腰间还有一袋小石子呢,他摸出来了一粒,拉起弹弓,向着那车夫就射了过去。

    魏鸣的弹弓准头已经练成了,十步之内,打脑袋大的目标还是百发百中的。

    他明显地听见了“噗”的一声,随后就是一声轻微的“嗯”。

    但是那车夫想要骗魏鸣,生生地把后半截呻吟咽了下去。

    如果不是这夜深人静的,根本没有别的杂声,魏鸣还注意不到呢。

    哼哼,知道疼了吧?

    魏鸣手上不停,又是一发接一发地射了过去。

    这下那车夫有点受不了了。

    他原以为魏鸣只是想试探他一下,用石头扔他一次。

    他只要忍住了,魏鸣就能放下戒心,靠近过来。

    到时候,他突然暴起,还不是他想怎样就怎样?

    但是他很快就发现,那些石头魏鸣似乎不是用手扔过来的。

    怎么打在头上这么疼?

    而且,这家伙到底有多少石头啊?

    怎么还没完了呢?

    眼看着他的脑袋都要被打成佛陀了!

    没办法,他只能怒吼着站起了身来,迈步向魏鸣走了过来,试图逮住他。

    魏鸣眼睛尖,看他要起身,根本就不迟疑,转身就跑。

    反正他现在已经康复了,腿脚利索得很。

    而那个车夫却身受重伤。

    哪怕对方练了轻功,他只要一心一意地逃跑,也不用担心被抓住。

    果然那车夫跑了几步就跑不动了,用手撑着腿,在那直喘粗气。

    魏鸣见他不追了,立刻回身,拉弹弓就打。

    这就叫“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

    那车夫撑不住了,血滴答滴答地往下淌,都快流光了。

    他终于撑不住了,又向魏鸣追了几步,结果脚下拌蒜,栽倒在了地上。

    “哼,你还想骗我?”魏鸣根本不为所动。

    他手上不停,继续用石子进行射击。

    这一回,那车夫挨了打,就一点声音也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