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不是杠精 > 第54章:同福客栈里的熟人?
    魏鸣第二天一睁眼,发现他的床边多了一个人。

    这可把他吓了一跳。

    他睡觉就算是够轻的了,一点动静都能惊醒,门窗也插得好好的,这个人怎么进来的?

    他正想反击,仔细一看,原来是老魏头。

    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爹,你怎么进来了?”魏鸣问道。

    “哼,若不是我,你的银子被人偷了都不知道。”老魏头说道。

    “什么?”魏鸣赶忙伸手翻找,见银子包还在旁边,这才放下心来。

    但是他同时也注意到,那银子包已经不在了原来的位置,说明确实是有人动过。

    这么说来,如果真有贼的话,他还真是没防住。

    “怎么回事?”魏鸣问道。

    “你进的这一家,是有名的黑店。”老魏头说道,“跑堂的是个惯偷,打杂的是个劫匪,账房先生是个骗子,厨子是个吃人肉的,掌柜的是他们的老大,杀人不眨眼。你能在这里住一宿不死,已经算是你命大了。”

    他这么一说,可把魏鸣吓得够呛,连腿都有些软了。

    “不过你不用担心,”老魏头道,“他们都是我的朋友。”

    魏鸣这才长出了一口气,道:“爹,你可把我吓死了。你哪来这么多朋友啊?”

    “因为我有拳头。”老魏头道,“这个世道,只要你的拳头够硬,就没有人会来惹你。而如果你有银子,那么你的朋友就会很多。”

    “什么意思?”魏鸣道。

    老魏头悠然地道:

    “惯偷的手伸向你的时候,你就把他的手指掰断。”

    “劫匪想要抢你的时候,你就把他的鼻子打碎。”

    “骗子想要对你说话的时候,你就把他的舌头扯出来。”

    “吃人肉的想要咬你的时候,你就敲碎他的牙齿。

    “杀人犯想要杀你的时候,你就砍掉他的脑袋。”

    魏鸣哈哈大笑:“原来你是把他们打服了。”

    “服是服了,但是没有打。”老魏头道,“他们知道自己的斤两,只是稍微动一下手,他们就明白,他们五个加在一起,也不配跟我动手。”

    哟哟哟,瞅把你给厉害的!

    “你这么厉害,怎么还欠了那么多钱?”魏鸣说道。

    “我是故意的。”老魏头道,“我虽然背离了白驼山庄,但是我和少庄主的关系很好,欧阳达说他来到了平谷县,随后消息皆无,我总要来打探一番。最后的消息,说他曾经出现在五凤楼。我若是不花点钱,怎么能混进去?”

    “那你也不用花那么的多吧?”魏鸣说道。

    那可是二百两银子!

    而且你还又欠了一百两!

    “啊,那个啥……一时没控制住,哈哈!”老魏头说道。

    魏鸣一脑袋的黑线。

    你明明就是想去消费好吧!

    魏鸣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将银子包往前推了推,道:“这个你拿去还债吧。”

    “这也是我想问的,你哪来那么多钱?”老魏头说道,“就算是把你卖了,恐怕也不值那么多钱。猪肉就算是涨价了,也不到三十文啊!”

    “喂,你最后一句用不用说出来?”魏鸣郁闷道。

    老魏头只是大笑,看起来心情很好。

    “我去了一趟玄霜庄。”魏鸣说道,“你在大槐树村治好了韩夫人的肺痨,现在到处都传说你魏神医的名号。有人来看病,我本来不打算去的,但是玄霜庄是大地主,给得诊金多,我也就去了。当初铁手给我的丹药其实还有一颗,我就给他吃了,换了这些银子。”

    “罢了,罢了。”老魏头的表情看起来明显有些惋惜,似乎觉得那样的神药就卖了一百两银子有点少了。

    但是有钱总比没有好。

    他自己本就是穷惯了的人,突然来到这花花世界,都有些收不住,就更不要说魏鸣这个半大的孩子了。

    一百两在他看来,应该就是巨款了吧?

    拿钱他还没捂热乎呢,就拿来给自己还债了,真是难为他了啊!

    但实际上,魏鸣收的诊金是一千两,只不过那些银票因为螺旋丸失控的原因,被撕成了大块,现在已经不能用了。魏鸣还在思考复原的办法。

    “这个嘛……”老魏头有些犹豫,“你把钱给了我,你以后怎么生活?”

    “过来跟你一起生活呗。”魏鸣说道,“反正家里的鸡已经卖完了。破房子也不值什么钱。你在哪打工,我就去哪打工呗。”

    “不行,这里太危险了。”老魏头摇了摇头,“最近碰巧的事情太多了,少主的下落没找到,五凤楼的头牌赛貂蝉又死了。官府恐怕很快就会来调查,即使是我也保不住你。”

    保不住我?

    我什么时候用你保过?

    魏鸣着急道:“这事儿跟你有关系吗?他们有没有怀疑你?不会再拿你当替死鬼吧?”

    “不是我干的。而且赛貂蝉也没有接待过少主,这两件事儿之间应该没有关系。”老魏头道,“至于替死鬼,哪怕是燕子坞的慕容家,现在想要动我,也得伤筋动骨。”

    他能有这份自信,魏鸣也就放心了。

    “好,那我就先回去避避风头,等下个月收拾妥当了我再过来。”魏鸣说道,“我也不只是为了见你,我总归是要学文化的。”

    “那也行,南湖书院的水很深,倒是能保你安全。”老魏头说道,“你如果找我,不用去五凤楼。有什么事儿,来这儿说一声就行,他们会通知我的。”

    他这么一说,还真有点谍报人员接头的意思。

    但是他们父子俩之间,又没犯什么事儿,谍报个什么劲儿呢?

    “白驼山的少主长什么样子?”魏鸣问道,“既然他是在这边失踪的,而且认识你,说不定会去咱们村子。我如果看到了,也好通知你。”

    “他中等个,面目白净,要说也没什么特别之处。”老魏头想了想,“但是他作为白驼山少主,手上必定会戴一枚祖母绿的大戒指。那是门派的信物,非常的珍贵。欧阳达想找少主,多半也是为了拿回那枚戒指。”

    果然是他!

    魏鸣现在非常肯定,白驼山少主已经死了,而且被埋在了甜水井村郊外的低洼地里。

    不过是谁动的手呢?

    老魏头为了他,能费这么大的周章,就一定不是他干的。

    但是甜水井村,又有谁能打得过白驼山庄的少庄主呢?

    不会村子里还藏着什么高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