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不是杠精 > 第58章:这么快捕头就找上门了?
    魏鸣把家里的各种古怪东西都翻了出来,进行了实验。

    烟盒里面就只能放进去戒指、碎银子,这种体积小、价值高的东西。

    而书里面则只能夹进去纸。

    魏鸣甚至把那套保暖内衣和那双运动鞋也拿了出来。

    首先祖母绿戒指肯定是个好东西,无论是包在保暖内衣里,还是塞进运动鞋里,都没问题。

    除此之外,保暖内衣里面可以包裹一些品质好的纺织品,比如说魏鸣当初被捡来时身上包裹的那条小薄棉被,以及他新买的那套白色侠士服。

    但是普通的棉被和那些粗布、细布的衣服就不行了。

    运动鞋的鞋窠里,也能塞一些东西。

    欧阳的的银包、毒囊,还有老魏头作为乡医生,平时家里囤积的一些中成药也可以放进去。

    只不过这鞋魏鸣穿过两次,还走了远路,不知道把药放进去,会不会产生药效的变化。

    魏鸣不只是怕药性发生变化,也怕药性融进鞋里,再把自己毒到,所以只往鞋里放了些银子,把毒囊和成药都拿了出来。

    魏鸣的这个系统也算是古怪了,什么功能都需要魏鸣自己开发。

    别人轻轻松松就能获得空间戒指,什么东西都随便往里面扔。

    魏鸣还得一样一样小心地分类,并且记住自己把什么东西放在了什么东西里面。

    要不然到关键时刻真找不到……

    这么一顿忙活,魏鸣自然也就困了。

    他临睡前吃了一个金蛋,继续修炼他的《鸡鸣功》,希望能早日突破第二重关。

    突破了第二重关,他就可以练习具有攻击效果的《牛卧功》了。

    但是《鸡鸣功》是非常的难练,魏鸣即使能看懂文字全部的意思,理解行功的顺序,若是没有金蛋加持,他恐怕到现在也练不出真气来。

    到了第二重,他感觉练习的难度加倍,即使有了金蛋,他的进步速度也非常缓慢,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突破,只能一天一天地打熬。

    不过练功本身也是一个休息的过程,跟睡觉差不多,不需要消耗白天的时间。

    听到鸡鸣,又是清爽的一天。

    现在鸡少了,魏鸣的工作量大幅削减,鸡菜虽然也要打,但是却不用打那么多了。

    所以魏鸣不用出去那么早,在家吃完了早饭,懒懒散散地出去转一圈,没多久也就回来了。

    可是今天等他回到家的时候,却发现有两个人站在他的门口。

    这俩人穿着衙役的衣服,分明就是七侠镇的捕快。

    为首穿青衣服的那个魏鸣认识,不是邢捕头还能是谁?

    魏鸣快速地整理了一下思绪,想了想自己的东西都藏在了哪里,觉得自己应该没有什么遗漏,便装出了一副笑脸,走了过去,道:“呦,两位上差,怎么用空上我们甜水井村来玩了?”

    “你就是魏小鸡啊?”邢捕头旁边的那个矮胖的捕快说道。

    虽然邢捕头以及同福客栈的诸人与魏鸣记忆中不同,而且他对《武林外传》的剧情也不熟悉,但是几个基本人物还是认识的。

    就凭他这傻愣愣的语气以及铁憨憨的表情,他不会是燕小六吧?

    但是捕快他也不敢得罪啊,魏鸣连忙称是:“咱们这不是老熟人了嘛!咱在大槐树村还见过呢?”

    “就是他!”邢捕头明显心不在焉,“绑上绑上!”

    “且慢!”魏鸣说道,“虽然说咱街里街坊的都是乡亲,但是也别动手啊!我一个养鸡的小农民,犯了什么事儿了?我是偷了?是抢了?是杀人了?是放火了?”

    “你一个小贼,哪那么多废话?”邢捕头说道,“有人说你偷了他们家的银子,要带你去见官。小六,愣着干啥,动手啊!”

    看来他旁边这个人,还真是燕小六。

    听了邢捕头的话,燕小六拿着绳子又往前上。

    魏鸣连忙往后退了一步,道:“别忙,这话你可得说清楚了。我,偷了谁家的银子,什么时候,偷了多少?你污我的清白可不行!”

    听说是偷银子,而不是车夫被杀或者其他人被杀的案件,魏鸣就放心了大半。

    因为魏鸣根本就没干这种事儿。

    他凭本事就能赚一千两银子,还用得着去偷吗?

    此外,他家值钱的东西早就被他藏起来了。

    这些捕快就算是搜,也搜不出什么来。

    “我问你,你前天干了什么?”邢捕头说道。

    “我去七侠镇看我爹了。”魏鸣说道,“他现在在五凤楼打工。哦,对了,我还看见你了呢!”

    此言一出,邢捕头脸色就是一变:“瞎说,我怎么会去那种地方!哦,对了那天是中秋节,五凤楼义演,还特么出命案了!”

    “对,第一个节目《大西厢》,后来还有一个飞刀表演,再后来就出事儿了。”魏鸣说道,“邢捕头迅速控制现场,干净!果断!威风!”

    “哎呀,不值一提,不值一提!”邢捕头说道。

    等会儿,我这是抓人呢!

    用你夸我吗?

    不过他听魏鸣说得这么有鼻子有眼的,看样子晚上的时候,是真的在七侠镇。

    “我说的是你白天,你去哪了?”邢捕头道。

    “我早上的话,应该是去金风庄赶集了,然后玄霜庄的管事儿叶紫来说他们少庄主病了,请我去帮忙看看。”魏鸣说道,“病治得不错,还是他们派车送我到的七侠镇呢!”

    “胡说!”邢捕头眼睛一瞪,“如果你病治得不错,玄霜庄怎么会又特意派人过来,说是你借行医的机会,偷盗他们府上财物?偷盗了白银一百两?”

    “是一千两啊!”魏鸣心中暗道,“银票就不算钱了吗?”

    这时候,系统提示:“发现一个绿色杠精,是否进行反驳?”

    哟,没想到,这个沉湎酒色,吃拿卡要的邢捕头还是一个绿色杠精呢?

    看来常在公门里行走,见的犯人多了,也练出来了。

    虽然说魏鸣现在也见识道了反驳失败时的惩罚,但是现在被冤枉的人是自己,他要是不反驳,不就相当于是认罪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