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佬退休之后 > 794:真正的利滚利(上)
    “筱苍”在网贷平台的引导和威胁之下,只能一边努力兼职一边从网贷平台介绍的三方借钱周转。不知不觉,这笔钱如雪球一般越滚越大,最后崩溃散开,如雪崩般将他完全吞噬。

    面对每天都在暴涨的欠债,步步紧逼的网贷平台和催款三方,“筱苍”已经走投无路。

    就在这时,他却看到了一缕“柳暗花明”的希望。

    作为一名兢兢业业的小网红,“筱苍”还兼职网购平台的男模,认识了中介人“万哥”。

    “万哥”三十来岁,为人仗义,据说道上名声很好。

    人脉广,介绍单子的抽成也不高。

    若非“万哥”给他介绍了很多单拍摄生意,“筱苍”还撑不到现在。

    一个偶然机会,他听说“万哥”的业务还涉及了“拉皮条”。

    这个“拉皮条”是“万哥”自己自嘲的。

    【说什么“人力中介”,那是给自己脸上贴金。撮合男男女女搞那些勾当,可不就是个拉皮条的?如今这个社会啊,干什么事情都不容易。哪怕是拉皮条也要讲究基本法了……】

    当他听到“筱苍”的暗示说想找个有钱人的时候,吓得叼在嘴上的烟都掉了。

    【不是——你一个精神小伙儿,怎么就突然想不开了?】

    他蛮喜欢“筱苍”的。

    敬业、踏实、礼貌、省心、话不多。

    给“筱苍”介绍的单子不管多苦多累都不喊一句。

    拍摄效果好,网店商家零差评,攒了不少回头客,甚至有网店想让他当御用模特。

    【小伙儿,你认真的?】

    虽说他是个“拉皮条”的,但也有原则。

    他只给自愿的人介绍顾客。

    双方你情我愿,爱干嘛干嘛,他收佣金也痛快。

    不自愿的,他也不会套路人家跳下泥淖,这事儿太缺德了。

    但生意主动上门,也没有拒之门外的道理。

    不瞒说,盯上“筱苍”这块肥肉的阿姨叔叔可不少。

    当他知道“筱苍”是急缺钱后,没问“筱苍”为何缺钱,痛快给他介绍了一个。

    一个五十来岁,比“筱苍”亲妈年纪还大一轮的本市包租富婆。

    也就是那位被斗犬吓到突发脑溢血的“张姐”。

    这位“张姐”是角色扮演的爱好者,平日最喜欢看各个平台推荐的新媒体网文。

    简单来说就是……

    【这是个会玩儿的主!】

    这是“万哥”对“张姐”的评价。

    【她大方,舍得花钱,应该符合你的要求,不过也有点条件,你得配合。】

    “筱苍”没干过这行,但也知道出钱的人是上帝,一切合理的不合理的要求都要满足。

    【什么条件?】

    没一会儿,“万哥”给“筱苍”发了一个小说的链接。

    【你有时间慢慢看看,取取经。】

    人家“张姐”现在喜欢平日温润斯文又单纯的奶狗人设,碰到真命天女会用各种看着幼稚执拗却又热血冲动的办法追求心上人。不顾年龄差别和世俗目光,怀揣着满腔赤诚,即使脚踏荆棘也要走到心上人面前,献上最虔诚的吻。用热情的爱意和年轻有活力的身体打动她……

    简单来说,人家“张姐”是想在进入主题之前,先过足人设恋爱的瘾,然后完成生命大和谐。

    哪怕是金钱交易也要充满仪式感。

    也幸亏“张姐”有这个爱好,享受纯纯的过程,不然“筱苍”早被啃得不剩骨头了。

    ……

    各种艰难,无法明言。

    而这一切的源头则是“筱苍”的几个室友。

    除了富二代,其他三人家境不是小康就是中产,每月父母给他们的生活费在两千到五千之间。他们根本不缺钱,哪怕生活费超标朝父母要钱,父母顶多嘴上念叨,该打钱还是会打钱。

    结果呢?

    他们不想被父母念叨,又揣着“开玩笑”的心思,用“筱苍”的身份证借网贷还逾期不还。

    这几个学生是还不起那几千吗?

    完全不是。

    这几千连给富二代买一只限量球鞋都不够,而他大几千上万的球鞋十几双。

    单纯是他们骨子里的傲慢和低劣作祟。

    他们以为的“微不足道的玩笑”,害了一条人命。

    谁跟他们较真就是“开不起玩笑”。

    裴叶冷笑着看完几封检讨。

    “你们都真心悔改了?”

    捏着烟蒂将它摁灭在烟灰缸,再丢入垃圾桶。

    听裴叶松了口,四人点头如捣蒜。

    “改了改了,真的改了,欠你的钱我们会尽快还你——不,现在就还你!”

    裴叶对这个说辞报以讥笑。

    欠债还钱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搁到他们嘴里还成了悔过自新的表现?

    债么,肯定是要还的,但却是连本带利息一起还了。

    裴叶将“筱苍”还掉的钱以及还欠着的钱全部算了算,再算上利息,根据四人对“筱苍”欺凌的多寡深浅,分摊成了四份。随手撕几张纸,凝聚元炁在纸上写了“欠条”让四人签下大名。

    看着空白的纸,四人面色不解。

    “只要签了名字……我们就……两清了?”

    裴叶点点头。

    “对,签了就不欠我债了。”

    从头到尾,他们都不欠裴叶,欠的是“筱苍”啊。

    四人将信将疑地签上大名。

    签下名字的一瞬,纸张上的元炁绘制而成的契约化作流光没入他们的眉心。

    债务还清前,这份“契约”都会存在,伴随着灵魂永不湮灭。

    何时连本带利息偿还干净,“契约”才会消失。

    他们欠的钱会以财运、福运等形式补贴到债主也就是正主“筱苍”身上。

    拖得越久,利息也就越多。

    裴叶是个厚道人,没有弄高利贷,只填了一个国家允许的最高利息——36%年利率。

    至于拖久会不会产生连锁反应,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儿了。

    裴叶就是个帮忙要债的第三方而已。

    看到他们眉心烙印的“欠条”,她掏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报警!

    “你不是说两清了吗?”

    四人中的三人变了脸色,唯一还算镇定的是富二代。

    事情真捅出去,他也不会有事,顶多家里多花点钱。

    “我只说你们不欠我债,但没说代替国家法律原谅你们四个。”

    哪怕他们在裴叶眼中都还是“未成年”,但也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全责。

    如果他们负不起来,那就找他们的监护人。

    “你出尔反尔!”

    裴叶嗤笑。

    她一个打了大半辈子仗的人,玩得最溜的就是“兵不厌诈”。

    真老老实实了,反而不正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