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金色绿茵 > 第六九六章 生同衾死后同穴
    维也纳是哈布斯堡家族曾经的大本营所在,他们以维也纳为根基统治了神圣罗马帝国和其后的奥匈帝国长达800余年,可以说是哈布斯堡家族造就了维也纳这座城市。

    维也纳是一座非常美丽的城市,它有许多宏伟的古建筑,都纪录着哈布斯堡王朝时期的故事。夏宫美泉宫和冬宫霍夫堡宫算是其中最为著名和标志性的建筑,而在距离霍夫曼皇宫不远的地方,位于维也纳老城区的嘉布遣会教堂(kapuzerkirche)则显得很不起眼。

    这座修建于1617年只有两层、占地500平米其貌不扬的小尖顶建筑,却对哈布斯堡家族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因为这里是他们最主要的祖坟。

    在嘉布遣会教堂的地下,存放着哈布斯堡家族146具灵柩,其中有12位皇帝和19位皇后。

    欧洲贵族死后不兴咱们中国古代那种大型封土墓葬,而是就装进棺材摆在专门的墓室里。当然,遗体也会做专门的防腐处理,据说还要掏去内脏另行保存,这里不做探讨。

    所有灵柩都是由锌和铜制成,皇棺造型各异,做工精良,雕刻精致充满艺术感,棺材的缝隙被青铜浇注封死,加之日常养护得当,因此几百年来,当人们走进这个皇家墓室,却闻不到一丁点儿的异味。

    人们满怀对逝者的敬意,以及对过去那一段辉煌的皇家历史的感慨漫步其间,丝毫不会给人惊悚和恐怖的感觉。

    蔻蔻的六世祖,那位奥匈帝国皇帝陛下、弗朗茨·约瑟夫一世和他的皇后茜茜公主的灵柩就停放在这里。还有五世祖、殁太子鲁道夫也在此处。

    最新一位被安放在这里的灵柩,就是前年刚故去的老大公奥托·冯·哈布斯堡-洛林,他是奥匈帝国末代皇太子,也曾是哈布斯堡家族的族长,自然是有资格的。

    茜茜公主当年在日内瓦遇刺身亡之后,弗朗茨·约瑟夫一世皇帝剪下她的一缕秀发揣入怀中,他喃喃地对身边人说:你们永远不会知道,这个女人我有多么爱她!

    18年后,这对儿恩爱夫妻终于安静地在一间墓室里永远相聚。单独的墓室里有三副灵柩,中间是弗朗茨·约瑟夫一世,右侧是伊丽莎白皇后,左侧是他们的儿子,皇储鲁道夫。

    根据传统,教堂墓地几百年来一支由嘉布遣会修士看守、监护和管理,奥匈帝国之后奥地利政府对此负责,哈布斯堡家族并不太过问,只是定期前来祭拜悼念一番。

    但卓杨这次陪着蔻蔻过来,并非简单凭吊先祖,而是哈布斯堡家族的有一项隆重仪式要举行。

    蔻蔻家决定将先祖母格瑞丝·梅瑞狄斯女侯爵与先皇太子鲁道夫合葬。

    梅瑞狄斯夫人去世于瓦杜兹,他的灵柩也一直停放在那里的教堂地下墓室,而且皇孙休伯特、蔻蔻的爷爷路德维格大公,还有曾祖母赫士列特女伯爵与祖母格拉蒂丝公主的灵柩也都葬在那里。

    以前因为与哈布斯堡冯家的尖锐矛盾,约瑟夫一家并不被当做核心成员看待,自然就没有安葬在嘉布遣会教堂墓地的资格。说实话,那会儿蔻蔻一家也不稀罕。

    但现在不一样了,约瑟夫一系成为了哈布斯堡的主脉,家族里再没有比他们更尊贵的身份了。而且约瑟夫家这么做,主要还是想了却梅瑞狄斯夫人的心愿,也给她一个名份。

    因为生下了皇孙休伯特,梅瑞狄斯夫人被皇帝遗诏册封为女侯爵,她身份上是皇孙的母亲,但从哈布斯堡王族这边来看,始终只是鲁道夫的情人,而且还是之一。

    但梅瑞狄斯深爱鲁道夫却是真诚的,直到去世她也未曾抱怨过渣男皇太子一句。生不能同衾,惟愿死后同穴,这想必是梅瑞狄斯夫人最大也是最后的心愿。

    至于合不合规矩,现在哈布斯堡家族中蔻爸奥地利大公弗兰克·约瑟夫最大,他就是规矩本身。

    经过和奥地利政府以及嘉布遣会教堂修士会协商,最终达成了一致:嘉布遣会教堂将新开辟一间墓室,专门安放殁皇太子鲁道夫和梅瑞狄斯女侯爵的灵柩,让他们二人死后同穴。

    至于鲁道夫太子殿下是否愿意,他的意见并不重要,而且梅瑞狄斯夫人含辛茹苦给他留下了这么一大群嫡亲后代,他还能有什么不愿意的?

    如此一来,即便还是没有正式公开身份,但等于给了梅瑞狄斯夫人一个皇太子妃的追封。当年正经的皇太子妃、比利时斯蒂芬妮公主因为和鲁道夫感情破裂,去世后并没有安葬在嘉布遣会教堂。

    其实如此有些叛经离道的举动最终能得到各方的理解和支持,主要还是梅瑞狄斯夫人的遭遇得到了所有人的同情,这一点必须归功于卓杨,正是他两年前的大型钢琴史诗《格瑞丝·梅瑞狄斯》成功渲染了梅瑞狄斯夫人的的一生,从而让世人深受感动。

    前年演出成功后,奥地利和维也纳政府决定在当年梅瑞狄斯夫人一家遭遇灭门的磨坊故地,修建一座小型公园,用来颂扬梅瑞狄斯夫人的不幸和传奇一生。

    两年过去,梅瑞狄斯纪念公园正式建好落成,维也纳市政府和哈布斯堡家族也将举行隆重的剪彩开园仪式。

    从嘉布遣会教堂出来,卓杨松了松领带,七月三伏天穿得如此西装革履,在他身上并不常见。

    “蔻蔻,将来咱俩死后,你要陪我埋进老卓家祖坟。”

    “你们家祖坟在哪里?”

    “我们家没有祖坟,嗤嗤嗤……。而且现在都兴火葬,最后就一个小盒子。”

    蔻蔻:“……”

    “要不这样你看好不好?将来把咱俩装在一个盒子里,不分你我。”

    蔻蔻莞尔一笑:“这样也不错哟。”

    蜜黛儿斜着眼睛瞧着他俩:“你们两个在一起,总是聊这样奇怪的话题吗?”

    蔻蔻说:“蜜黛儿,卓杨哥哥他脑子里总有些稀奇古怪的念头,你别理他也别当真。”

    蜜黛儿点了点头:“是呢,我还记得卓杨哥哥你说过,你小时候的理想是做一个卖雪糕冰淇淋的小贩。也挺奇怪的哈?”

    卓杨笑得好开心:“是呀是呀,这么伟大的理想我竟然没有付诸努力坚持下来,好像很堕落呢。嗤嗤嗤……”

    “哎,对了蜜黛儿,你现在也是大姑娘了,还记得小时候有什么梦想吗?”

    蜜黛儿飞快地用奇怪的眼神瞟了卓杨一眼,然后低下头微微笑了,没有回答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