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 第二百五十六章 来杯黄油啤酒吧!
    在远古时期,巫师对魔法的理解远比现代要深刻而明确得多,曾开辟了从“物质”到“精神”的升华之路,甚至精确到了每一个详细步骤。

    那时的巫师对个人天赋要求极高,不论体质还是智慧,都是每一个巫师攀登魔法奥秘之峰的必需要素。

    可正因如此,能够踏上那条路的巫师少得惊人,致使传承遗失殆尽。

    直至现代,所谓的“巫师”均已实力不济,修习环境更是十不存一,连神奇生物们都早已没了继续多样化的本能。

    随着麻瓜的科学发展愈发鼎盛,巫师这个群体,已然走上了末路。

    可就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之下,智慧非凡、对“精神”一途天赋超群的邓布利多,却在不知不觉中走上了一条只属于他自己的巫师之路。

    他用“精神”抹平了“物质”的不足,用人生的感悟咀嚼世间规则的韵味,并在这一刻,和古代巫师一样触摸到了那座名为“死亡”的高峰。

    “……有时候,人呐……就应该自私一些……”

    伏地魔根本无法理解,邓布利多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却带着一种如孩童一般顽皮的笑容。

    可他那得自蛊惑之碑的力量,却让他感觉到了某种无与伦比的威胁。

    “该死的,发生什么了?”

    他气急败坏地暗自咒骂了一声,接着便毫不犹豫地一挥魔杖。

    顿时,黑气再度缭绕而起,裹挟着他倏然膨胀成了一个黑球,紧接着便在一瞬间无声坍缩,眨眼间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他竟是就这么逃了,果断而迅速,没有半点的犹豫。

    “跑!”

    那群食死徒中,不知是哪个率先喊了一句,接着所有人都立刻幻影移形,转眼间便跟着他们老大的脚步逃了个精光。

    这般虎头蛇尾的结局,让站在校门内观望着外面局势的凤凰社成员都愕然对视了良久,这才不得不接受了眼前的现实。

    “都回去吧,伏地魔短时间内是不会再回来了……”

    邓布利多从容地转过身,朝大家轻轻挥了挥手,便率先往城堡的正门方向走去。只是在途经海格小屋的时候,似是不经意般朝禁林那边瞥了一眼。

    很快,当邓布利多来到城堡前的草坪上时,便看到一列列石墩骑士正秩序井然地站在正门和礼堂大门门口,无声地执行着守卫学校的任务。

    而麦格教授,就站在那些骑士的后头,在望见邓布利多之后,便立刻微笑着点了点头。

    “情况怎么样?”

    不待邓布利多走到近前,麦格教授就立刻开口问道。

    邓布利多点头道:“没事,暂时安全了……具体等回头再说,现在先安排学生们回寝室睡觉吧!”

    距离天亮显然还早着呢!虽然教授们肯定是没机会睡了,可学生们却是正需要睡眠的年纪。

    当各学院的院长都带着小巫师们返回公共休息室,催促大家会寝室睡觉的时候,邓布利多却和斯内普两人先行回到了校长室中。

    “西弗勒斯,有些事还需要你多留意一下,有关玛卡那个孩子……”

    这一夜,斯内普在校长室一直呆到了天蒙蒙亮的时候,这才带着他一贯的冰冷表情,迈着大步离开了。

    虽然他一向都行走如风,外袍常常如蝙蝠的翅膀一样张开来,可这一次却好似比以往要更加行色匆匆,仿佛在宣泄着胸中的重重烦闷。

    在斯内普离开校长室后不久,门突然被人从里边打开,然后邓布利多便带着一脸的诡异表情走了出来。

    “……似乎还忘了一个人。”

    他一边嘀咕着,一边就乘着自动旋梯往楼下而去。

    与此同时,魁地奇球场下的那座地下高塔中,洛哈特正缩在某一层的冰宫一角,环臂抱膝不停地打着哆嗦。

    “……我吉德罗·洛哈特向梅林发誓,以后一定认真学习知识,不偷懒、不消极、不耍赖,安分守己努力自强,为当一名合格的巫师而奋斗一生!”

    “所以……能不能快来个人救救我啊!我快要冻死啦——啊——阿嚏!”

    在他周围,除了冰墙就还是冰墙,到处都冒着森森的寒气,不时还有雪花在空中飘舞飞落,几乎将他堆成了一个雪人。

    也不知道他是和寒冷的地方犯冲、还是受到了诅咒,每次试图逞英雄,最后都会在一个寒气十足的地方被困住。

    这个该死的冰雪迷宫,为啥连一个生火咒都用不了呢?

    “喂~~~~麦、阿嚏!麦克莱~~~~恩!”洛哈特的牙齿冻得咯咯直响,声音更是颤抖得好似帕瓦罗蒂的咏叹调,“救~~~~命~~~~啊~~~~”

    在这无人的冰宫之中,就只有洛哈特的男高音在不断地回荡着,带着无尽的凄凉和悲伤。

    ……

    伏地魔的进攻就仿佛是一场闹剧,在绝大多数人的莫名其妙中开演,却又同样在莫名其妙之中悄然落幕。

    而这一场闹哄哄的舞台剧,玛卡却并没有在其中担任任何一个角色,哪怕仅仅只是一个无名出镜的路人。

    但却只有有限的一部分人才知道,其中绝大部分剧本的撰写者,却是他这个远在阿尔巴尼亚深山老林之中的家伙。

    嗯,说是远,其实也没那么远就是了……至少对于这一次来说,其实很近很近。

    今天是6月29日,距离伏地魔惊慌逃离的夜晚已经过了整整四天了,哪怕算上今天,也只剩下两天时间就要放暑假了。

    此时,玛卡正如过去几天一样蹲坐在那座漆黑的蛊惑之碑前,为自己的笔记添上最后几笔内容。

    说实话,这块黑黢黢的大石头确实相当神秘,其中所蕴含的奥秘也让玛卡头疼不已。就凭他目前的魔法知识,再给他十年时间也未必可以把这玩意儿彻底搞明白。

    所幸,玛卡并不需要完全弄懂。

    在他而言,其实就两个目的:一是将黑死徒的形成之谜研究出来,二就是寻找对付黑死徒的有效手段。

    当然,如果可以再多了解一些伏地魔现下的状态和实力,那就再好不过了。

    不得不说,他还是很幸运的——这类远古级别的魔法物品,大都会和规则扯上关系;有些别人永远也无法弄明白的奥秘,对他来说却是有迹可循的。

    当他将所需要的探测数据都逐次记下来后,这就到了该回去的时候了。

    “……行了,这下回去以后可就有的忙了!”

    玛卡站起身来,随手拍了拍衣摆,并将所有东西收拾完毕后,就沿着来路快步离开了主墓室。

    直到走出了作为入口的那间古代神庙,他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朝站在外面的异化八眼巨蛛们高兴地挥了挥手。

    “嗨!小家伙们!”他笑着道,“想爸爸了没有?”

    一群蜘蛛忽闪着八只大眼睛望着他,看得他双目一阵刺痛——这群小混蛋,简直不忍直视啊!

    玛卡的心情很好,毕竟一桩心事已经有了明确的解决线索,他心中的一块大石也算稍稍可以落地了。

    折腾了那么一连串的准备,其实就是为了在伏地魔没有注意的情况下来到此处,将蛊惑之碑的奥秘揭开一个角,想想还真是怪费劲的。

    可《罪恶之书》的内容就摆在他的眼前,时刻提醒着他,万事都需做好十分的准备,不然一着不慎说不定就会后悔一辈子。

    轻轻松了一口气,玛卡伸手一掏,从腰间扯出了……咳咳……扯出了一条可疑的,上面还印着一只表情僵硬的卡通大黄鸡。

    他毫不在意地抖了抖异常花哨的,然后伸出魔杖点了点,似乎在调整什么。不多久,他左手箕张,随后用力一握。

    就在那上的大黄鸡被他抓得脖子一紧的那一瞬间,那条竟带着他突然旋转而起,随后倏然往下坠去。

    伴随着空间的一阵扭曲,他连人带一块儿消失在了这片悄无人烟的密林深处。

    ……

    “嗷——!”

    玛卡这也是第一次使用门钥匙,虽说这本就是他自己制作的,可也没人规定谁做的谁就一定会用不是?

    在跨洲跨国的长途旅行中,幻影显形常常会有些不太稳定,虽说别人还不至于像玛卡那样次次偏离出老远的距离,可门钥匙在这种超长距离的旅行中还是担任了重要的角色。

    门钥匙的制作魔咒其实相当简单,可因为某段时期的滥用,让魔法部单独开辟了一个办公室,对这种简单有效的魔法道具进行了严格的管控。

    可玛卡又哪里在乎这些,只要约束好抵达目的地时产生的魔力波动,魔法部根本就探测不到。

    但是,这毕竟是他第一次使用,光顾着控制魔力了,却没想到这玩意儿甩起人来也是毫不留情。

    哦……身下怎么软绵绵的?难道说……我一屁股把某个无辜的路人给坐趴下了?

    玛卡低下头,却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仰面倒在了他的屁股下,就一个脑袋从他的两腿之间露了出来。

    “嗯……”玛卡略带抱歉地咧了咧嘴,朝自己两腿间露出了一个爽朗的笑容,“嗨!下午好,一块儿去喝杯黄油啤酒怎么样……我请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