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级桃花运 > 第2112章 现场理论
    而底下的这些学员们则是若有似无地朝着聂飞投去了同情的眼神,不过很多人也都觉得聂飞是活该,还是太年轻了,太猖狂不懂得收敛,跟省发改委的地头蛇去作对,能有你捞着的好处吗?这不?被人给告状了吧?而且还是在省里最重要的领导面前给告状了。

    这家伙的仕途恐怕要止步于此了!这是众人的想法,刘同海他们也都挺同情地看了聂飞一眼,没办法,自己这个小兄弟这次可是被算计得太惨了,侯忠波这人太不厚道了,为人阴险啊!

    等侯忠波讲完话之后,就该蒙天豪来颁发毕业证书了,他们写的毕业论文以及答卷都是做好了之后交到省委让蒙天豪亲自过目的,这时候蒙大老板就快步地走上了讲台。

    “哪位是聂飞学员啊?”蒙天豪就环视了一眼道,众人就心道聂飞这下惨了,刚才在下面蒙大老板才跟聂飞握过手,而且聂飞还是班干部,蒙大老板还要再问一遍,说白了,这是要严厉地批评聂飞啊!

    侯忠波心里那个爽啊,看来蒙大老板这是要亲自处理聂飞了啊,他要是亲自下手批评,那聂飞在东江省可就没有前途了,谁都不愿意提携一个被省委书记点名批评的干部,那简直就是脑子有病啊。

    底下的众人就更加心惊了,聂飞这次是真的前途无望了啊,太可惜了,其实挺年轻的一个小伙子走到副处级不容易,今后恐怕县里的小鞋都会给他给穿个不停了啊!

    “报告蒙书记,我是聂飞!”聂飞这时候就站起来道。“请蒙书记指示!”

    “我记得党校的县处级培训班已经办了有五届了吧?”蒙天豪就对常礼问道。“常礼同志,以前有没有出现过学员违纪的情况?”

    “没有。”常礼就脸色铁青地说道,今天党校被抓了一个典型,他心里也是非常地不舒服。

    “我相信任何事情都不是单面性的,聂飞同志,你有什么理由也可以说出来。”蒙天豪就对聂飞说道,“你半夜外出,有没有跟班干部请假?”

    “请了,侯班长不批。”聂飞就点头道。“我请假的事由是因为我的一个同学凌晨突发阑尾炎。”

    “报告蒙书记!”施东这时候就举手了,众人就看向了他,心说这家伙怎么了?胆子太大了,蒙大老板在询问聂飞呢,这家伙居然敢打断。“我有话要说!”

    同时侯忠波本来刚才还挺高兴,不过现在心里却开始有些打鼓了,在顾章和他的计算中,作为省委大老板的蒙天豪压根就不可能来过问这些事情的啊,这已经是小得不能再小的一件事了,怎么蒙大老板还要过问呢?

    也许有人说侯忠波完全可以不用报告这件事,但实际上这些东西,都是要经过蒙大老板先过目之后才能拿上去讲话的。

    包括侯忠波私底下给聂飞的记录的违纪这些情况,党校在提交成绩单的时候早就已经把这些东西一起给提交上去了,你要是不汇报纪律情况,蒙大老板反倒会心生疑问呢,认为党校是在故意掩盖。

    “你是安江市财政局的局长?”蒙天豪就看向了施东道,他还记得刚才那些人。“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我以及我们宿舍的人都可以证明聂飞没有撒谎。”施东就说道。“聂飞的同学的确是在省人院普外科住院,突发阑尾炎,第二天我们宿舍的人还去看望过。”

    聂飞宿舍的其他几人就不得不点头了,同时他们也觉得奇怪,施东这家伙是怎么了?要知道在这个节骨眼站出来作证那可是要不少勇气的啊!

    其实施东站出来作证也是在那里纠结了很久,要是这个证没做好,蒙大老板的板子打下来他可是承受不起的。

    但是在这个为聂飞作证,却是最能拉近两人关系的时候,虽然不知道聂飞的后台是什么,但是能让省人院院长郭志安都如此给面子的,就表示聂飞的背景绝对差不了。

    施东一向认为,富贵险中求,想要跟聂飞拉近一些关系,总该要承担一些风险,如果这个风险承担对了,那绝对是对自己百利而无一害了。

    “我希望省领导能对此时明察秋毫!”施东就继续说道。“而且聂飞也的确跟侯班长请过假,但是侯班长没有批准!”

    “我……”侯忠波想说话,可是一下子语塞却说不出来了,到目前为止,本来手到擒来的事情结果却演变得完全超脱了他的控制范围,如果蒙大老板真追问起来,自己该怎么说?惨了惨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不光侯忠波着急,顾章现在也着急啊,怎么这跟想象的不一样啊!

    “侯忠波学员,这个你解释一下?”蒙天豪就看向侯忠波道。“你们现在是各执一词,究竟谁说得对,谁说得不对啊?”

    “这个……”侯忠波此时就汗流浃背,“蒙书记,聂飞凌晨两三点的样子的确是来找我请过假,说他同学阑尾炎,可是聂飞在报到的时候明确表示没有熟人在省城的,所以我认为他是在撒谎想流出去玩……”

    “聂飞之前有想流出去玩的迹象吗?”蒙天豪就看着他问道。“他平时在党校是那种爱玩的人吗?这些你有没有留意过?”

    “这个……倒是没有。”侯忠波就赶紧回答道。“毕竟当时我在想,省城肯定是比他们下面区县要好玩得多的……”

    “凌晨两三点?”蒙天豪就轻笑一声道,“那个时候恐怕连ktv等娱乐场所都已经关门了吧?聂飞一个人跑出去在大马路上闲逛?”

    蒙天豪一句话就把侯忠波的这些拙劣借口给批驳得体无完肤,凌晨两三点,除了洗浴会所之外,在省城还有什么地方能去玩耍的?要是侯忠波真说什么可能去洗浴场所,蒙天豪敢当场就骂他是个白痴,难道他聂飞凌晨两点多跑出去,就是为了去嫖个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