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同学超牛 > 25 天外邪魔!
    张扬藏身窗外,静观其变,伺机而动。

    他虽然武功高强,却不能冒然现身,不然这些红名怪,怕是要集火他这个天外入侵的邪魔!

    单单俞岱岩的武功,已位列掌门级,等同八品,与他一样都是八品下品。

    再加上俞岱岩所学武当派武功,乃张三丰真传,两人动起手来。

    张扬都未必是俞岱岩的对手。

    武当七侠中,宋远桥、俞莲舟、俞岱岩年纪最大,已是掌门级高手。

    剩下的四侠,年纪尚轻,很多时候,都是前三人代师传艺。

    殷野王兄妹二人,见到俞岱岩所展现的高明武功,均吃了一惊。

    殷素素很快恢复平静,秀眉上扬,问道:“这一手,便是闻名天下的‘梯云纵’么?”

    俞岱岩听她叫出了自己的轻功名目,不由有些吃惊,又不自禁的感到得意,看来武当派的功夫,已名扬天下,声威远播。

    他心下得意,嘴上谦虚道:“在下这点微末功夫,何足道哉?”

    他本是在看戏,但见那长白三禽中人,命在旦夕。

    虽说都是为了争抢宝刀,但终究救命要紧,他秉承师父教导,行侠仗义的原则,这才出手相救。

    殷素素又问道:“阁下姓俞还是姓张?”

    俞岱岩道:“敝姓俞,草字岱岩,姑娘何以得知?”

    他道破了殷素素女扮男装,殷素素也不在意,娇笑说道:“武当派张真人门下,收有七位弟子,武当七侠中,宋大侠有四十来岁,殷、莫两位,才十几岁。”

    “余下的二侠、三侠姓俞,四侠、五侠姓张,武林中谁人不知?”

    “原来是俞三侠,怪不得这么高的功夫!武当七侠威震天下,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却是不知,武当派也觊觎屠龙刀这件宝物么?”

    殷素素对武当七侠如数家珍,缓缓道来。

    俞岱岩不免有些惊讶,这小女子竟然是位老江湖。

    他将老者放下,抱拳笑道:“姑娘好见识!俞某对屠龙刀,并无贪心,此刀是否真属武林至尊,那也难说得很!看起来,它该算不祥之物,否则也不会引起如此争端!”

    俞岱岩语气坦荡,不似作假。

    他面对屠龙刀如此宝物,毫不动心,令人高看。

    殷素素亦高看一眼,点点头道:“那就请将屠龙刀交出。”

    俞岱岩看了看地上的老者,还有那被老者死死抓住的屠龙刀,眉头不由一皱。

    他有心让老者将屠龙刀交出,好保全老者性命,但看老者的模样,就好似对那屠龙刀着了魔。

    这把屠龙刀,竟有如此魅力?

    俞岱岩心说,这把宝刀,还不知要引起多少腥风血雨,是否趁机将它带上武当,交给师父他老人家处置?

    俞岱岩正自犹豫,却见殷野王上前一步,冷笑道:“跟他废什么话,直接将屠龙刀夺来便是,我倒想瞧瞧,武当七侠有何过人之处?”

    天鹰教在江南称尊,殷野王作为天鹰教继承人,一项高高在上惯了。

    对于远在湖北的武当派与武当七侠,如此多管闲事,自然有些不忿,也有几分争强好胜之心。

    殷野王话音落下,竟是主动袭出,一手持扇,另一只手悍然抓去,凌冽劲力席卷而出,正是殷素素先前所使鹰爪功。

    这门绝技非同小可。

    俞岱岩已见过鹰爪功的厉害,但他更非常人,劲贯右臂,轻喝一声,右掌推出。

    这门震山掌绝技,乃张三丰所创,内劲运转法门颇为迥异,掌力凶猛霸道。

    “砰一”地一声。

    掌爪交击,劲力四射。

    殷野王蹬蹬蹬连退数步,看着俞岱岩巍然不动,便知自己功力不如对方。

    这武当七侠中的三侠俞岱岩,已是当世掌门级高手,更在一流高手之上!

    但他称尊江南,从未有过挫折,此刻并不服输,反而越挫越勇,再次袭出,手中折扇挥洒而出。

    他这一门扇法,威力奇大,层层叠叠的扇影,狂风般席卷而出,虚实相济,变幻莫测,让人难分真假。

    此乃“白眉鹰王”殷天正,昔日从明教总坛内,带出来的上乘扇法。

    俞岱岩“刷”地抽出背负单刀,以玄虚刀法迎敌。

    这门玄虚刀法,亦为张三丰所创,乃是由《道德经》中,玄之又玄之意化出,出招变化莫测,暗合道家生生不息之意。

    以俞岱岩的掌门级功力,此刀法一经使出,任凭那殷野王扇法高明,也立时落入下风。

    但他一手使扇法,一手使鹰爪功,两者配合使用,一时间,竟也与俞岱岩狠斗起来。

    俞岱岩并无伤人之意,又要提防那女扮男装的女子突袭,两人一时间,才难分胜负。

    殷素素在一旁观战,以她的眼力,岂能瞧不出他们兄妹,武功不如这俞岱岩?

    既然已经动上了手,她便伺机而动,准备以暗器蚊须针偷袭。

    便在这时,传来“砰”地一声。

    原是殷野王见自己又是扇法,又是鹰爪功,两门绝技齐出,也奈何不得俞岱岩分毫,便又使出了另一门绝技。

    他一手持扇,另一只手的鹰爪功,已变为掌法,与俞岱岩对了一掌。

    俞岱岩功力之深,已达刚柔并济大成境界,所使仍是震山掌。

    殷野王所使却并非鹰爪功,而是一门并不出奇的掌法,不由差了太多。

    这一交掌之下,殷野王身形倒飞而出,一口鲜血喷洒而出。

    然而俞岱岩虽未后退,脸上却露出痛苦之色,原来适才交掌,殷野王在掌心暗藏了尖刺利器。

    双掌一交,几根尖刺,同时穿入他的掌中!

    殷野王抹了一把嘴角血迹,冷笑道:“阁下武功高强,在下佩服,不过在下这掌心七星钉,也另有一功,还请阁下好好品味一番!”

    这掌心七星钉,乃是殷野王特地打造的奇门兵器。

    不仅质地特殊,锋锐无比,更涂有剧毒!

    殷野王所精通的武功路数,皆是父亲殷天正所传,也都是昔年明教所收藏的绝学,样样不凡。

    这一下突然使出,便叫俞岱岩吃了个大亏。

    俞岱岩脸色大变,连忙取出几颗解毒丹服下,又运转功力将毒性压制,沉声道:“好个天鹰教!”

    此刻他已受创,一只手掌几乎报废,更中了毒,虽暂时压下毒性,怕再也不是这兄妹二人的对手了。

    他更需要及时疗伤,否者这只手掌,怕是要彻底废了!

    更要找个地方,运功逼出毒性。

    俞岱岩已有退走之意。

    便在这个时候,那地上的持刀老者,突然窜起,往窗外逃来。

    “想走?”

    殷素素轻笑一声,她一边观战,一边早就提防持刀老者。

    却听“咔嚓一”一声。

    有人破窗而入,正迎向了那持刀老者。

    “天外邪魔!”

    众人无不大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