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南宋异闻录 > 第152章 左牵黄,右擎苍
    第152章 左牵黄,右擎苍

    许宣完全恢复了常人的模样,他看着白素,白素也在看着他,曾经的一对有情人默默对视,良久无言。

    半晌,许宣才道:“你知道我在跟着你们?”

    白素道:“想也想得到。那剩下的火风两如意,你们不是志在必得么?”

    许宣涩然一笑:“我们,你们……我看到你纸条上写着‘你若见到,我想见你’,心中还颇为激动,现在,你我已经变成你们和我们了么?”

    白素听得心头一跳,可想到他的所作所为,眸中的光又冷下来:“你和我?从你做下那样无情的事来,你我还有什么你我可谈!”

    许宣沉默片刻,道:“我当初臣服于苏窈窈时,还不曾见过你。一开始接近你,确是出于苏窈窈的授意。可我与你接触久了,你那么善良,那么美丽,对我又那么好,我心非铁石,又岂能无动于衷?”

    许宣轻轻叹了口气:“可那时,我受制于她。她曾经给我喝过一杯水,我见过她恐怖的杀人手段,我当时也是蠢了,一杯水入肚,不过一时三刻,便化入体内了,怎么可能仍然受她驱策。可我只是个普通人,我信了,我真的怕呀。”

    白素凝视着他,看得出,他说的俱是由衷之言,白素眼中的恨意渐渐淡了些。想到他原本只是一个普通书生,乍然见到这种神魔一般的人物,还被宣称已受控制,他又该是何等的惊恐无助,不禁有些怜悯起他来。

    许宣道:“后来,她要我诳你上铜塔。我仍然以为,那杯水在腹中,只要她一动念,我就会死。而且她可以掌握了解我的一切,我安敢抵抗?她对我说,她要的只是四如意聚齐,我信了,又或者,因为怕死,自欺欺人地让自己信了,这样良心才安一些。”

    白素忍不住道:“那现在呢,你仍然受制于她?”

    “当然没有!”

    许宣脸上的神采焕发起来:“现在我能化水,我若化水,无物可伤。呃……除了那个杨瀚。当然,金钵也能克制我,但金钵在我手里。”

    苏窈窈忍不住道:“那么你为什么还和她混在一起,你既然不再受制于人,你如今跟踪我们,意欲何为?”

    许宣凝视着白素,道:“现在金钵在我手上,而地水两块如意,则由苏窈窈保管,我们两个,现在谁也离不了谁。此其一。”

    许宣向前踏了一步:“其二,我听说你有长生不老之术后……我是从你口中才知道的。苏窈窈当初只是指使我、利用我,这个秘密,我并不清楚。我知道以后,一方面以为自己仍受制于她,我不得不听命行事。另一方面……”

    许宣沉声道:“我本是个郎中,一直以来的志向,就是成为一个悬壶济世的名医,成就千古美名,因此我孜孜于医道,为求精进,不惜冒犯国法,偷偷解剖人体!”

    白素想到曾在建康府仵作房内的事,不由轻轻点了点头。

    许宣激动起来:“而现在,我发现了一片新的世界,神人的世界。我们只有金体和地水两如意,毫无用处。你们只有火风两如意,一样毫无用处。可它们若是合在一起……”

    许宣激动地往前踏了一步:“我们之间,现在没有任何利害冲突啊!我既有机会得长生,为什么不去得到它?娘子,我想与你做一对神仙眷侣。”

    白素凝视着许宣,目光流动,似乎已经被他说服了。

    许宣趁热打铁道:“我给自己改了个名字,从今往后,我不叫许宣了,我叫许仙!我,要做一个仙人,与你长相厮守,永世不易的仙人。”

    白素轻轻叹了口气,幽幽地道:“曾经有人说,多情者,不专情。我,就是一个多情的人。与你长相厮守,永世不易,你愿意,我不愿意,因为……我会倦的啊。”

    许宣一呆:“什么?”

    白素道:“其实,七年最好,十年也成。时间再长了,我不厌,你也要厌了,神仙眷侣,怕就要变成神仙怨偶,所以,你我都得长生,我是一定不会再和你在一起的。”

    白素抬眼,看着许宣轻笑:“上天赐了我长生不老之能,我若只是耗在你一个男人身上,那多亏呀。江山代有美人出,我还想多尝尝几个美男滋味儿呢。”

    白素说着,手中短刃突然划出两道致命的弧线,刺向许宣的脖颈。

    一出手,就是最凌厉的杀招。

    白素的轻笑也于此时肃然不见:“你若求长生,长生从哪里来?是窃取我的生命呢,还是其他的百姓?许仙!”

    两道银光绕着许宣盘旋,许宣仿佛失去了骨头,以种种不可思议的动作,在脚步挪动最小的范围之内便避过了一次次杀招。

    白素继续喝叱道:“原本志在悬壶济世的一个人,现在却变成了一个为求长生不惜伤天害命的恶人,我还信你情深似海?你当我是傻子?我曾为你意乱情迷,足矣!爱你爱到执迷不悟?做梦!”

    “是我许仙错了,小看了天下女人!”

    许宣听她说到这句话,不禁站住,苦笑。

    他站住了,但白素的刀却还在动,刀从他的咽喉一抹而过,白素虽有心杀伤,还是不免一惊。

    可是,明明肉眼可见的一道血线伤痕,刹那间就恢复如初了。

    趁着白素一击得手,一惊暂顿的刹那,许宣右手突然探出,白素急急后退,但许宣的右手却突然抻长了,身子仍在原地不动,手臂却多探出一尺多长,一拳打在白素身上,白素踉跄退了两步,闷哼一声,唇边沁出鲜血。

    许宣自矜地道:“别做无谓的事了,你是伤不到我的。”

    许宣这句话刚说完,“轰”地一声,窗棂粉碎,杨瀚裹着窗棂碎片扑了进来,一拳就打在许宣的后心。

    许宣“哇”地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就向前飞了出去,唏哩哗啦的砸碎了一堆东西。

    杨瀚晃了晃钵大的拳头,道:“那我呢,许仙人!”

    许宣滚倒在地上,既恨又惧地看着杨瀚:“你们……商量好的?”

    杨瀚没理他,只是看向白素,歉然道:“抱歉,终是迟了一步,害你受了伤。”

    白素捂着胸摇摇头:“不怪你,是我一击得手,却又心生不忍,才被他有机可趁。”

    杨瀚道:“待我先擒住他!”

    杨瀚纵身扑向许宣,许宣一见克星,根本无心恋战,身形猛然化水,就往后窗外卷去。

    杨瀚纵身跟过去,又是一拳击出,许宣明明已经化作一团液体,但在杨瀚面前,果然任何异能都无效,这一拳击中那水团,本该像什么物件打中似的陷进去,许宣却怪叫一声,被打得翻出窗子,摔了个滚地葫芦,一下子恢复了原型。

    杨瀚追出去,眼见许宣将要站起,一记扫趟腿就抽了过去。许宣尚未站起,就势往回一仰,“哗”地一下,又化作一滩流水,以飞快的速度向远处滚动过去。

    等杨瀚追之不及,无奈赶回白素卧室的时候,小青和店家都已闻讯赶来了。白素声称受到贼人袭击,唬得那店家不敢多做追究,白素又大方地给了钱,那店家就给她换了个房间,千恩万谢地去了。

    房门一关,小青就向白素和杨瀚瞪起了眼睛:“你们一起谋划的?只瞒着我?”

    白素躺在榻上,用手帕掩着嘴轻咳几声。

    小青依然板着脸,跟个怨妇似的:“你只瞒着我。”

    白素解释道:“这不是想着只有瀚哥儿能克制异能么?怕你也有所准备,引起他的警觉。”

    小青看看杨瀚,又看看白素,冷笑道:“结果呢?你们两位自作聪明,自以为布下了天罗地区,人呢?”

    杨瀚眨眨眼:“跑了。”

    小青的下巴扬了扬。

    白素又咳了几声,见小青还不过来嘘寒问暖,便幽幽一叹道:“哎,以前情同姊妹,现在也不知因何而酸,连我受了伤,咳了这么久,都问也不问了。”

    小青没好气地道:“又死不了,问了能舒服点啊?你开方子,我去抓药。”

    白素马上眉开眼笑地道:“你这一关心,我心里马上就舒服多了,不用抓药了,调息歇息一晚就好。”

    小青瞪了她一眼,恨恨地道:“就知道你装模作样。”

    杨瀚道:“现在差不多了吧?”

    白素道:“差不多了,我受了伤,这时去,帮不到你们,反要成了累赘。你二人同去,还当小心一些。这次不成,还有下次,先要保全好自己才是。”

    小青看着他俩,眼珠转来转去:“你们又有什么事瞒着我啦?”

    白素道:“我配制了一种药,洒在了前后院落中,许宣化水而走,必定染上这气味儿。”

    小青乜了杨瀚一眼,道:“然后呢?你会闻味儿啊?”

    杨瀚道:“我向小宝要了一只好狗。”

    小青道:“狗在哪里?”

    “汪汪!”院子里突然传出两声狗叫,村头那位茶博士牵着一条大黄狗走了进来,小青吃惊地道:“钱大少好大的本事,这里还有耳目。”

    茶博士笑眯眯地道:“老汉不是钱大少爷的耳目,而是本村的村正,受钱大少爷之托,送上土狗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