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南宋异闻录 > 第203章 棋逢对手
    第203章 棋逢对手

    “两位姑娘就住在这里么?”杨瀚停在一处院落前,扭头问蒙战。

    一上蒙家岭,杨瀚就成了绝对的主角,狂热的民众跟随着他,连蒙战亲自出来命令众人退下,现场都无人听从了,直到杨瀚发了话,众百姓才停下脚步,恋恋不舍地目送他们离去。

    长颈龙已被杨瀚命令回了山林。杨瀚懂得龙语,可以命令它,但只限在杨瀚的控制范围之内,一旦脱离,杨瀚也不知道它会干出些什么来,可是若时时以龙吟相召,没有五元神器佐助,杨瀚也受不了。

    再者,这龙兽的体型太庞大了,虽说它能听从杨瀚驱使,可不代表它的智商突然就变高了,一个不小心,它可能就会踩死人,或把百姓的茅屋给毁了,这山城之中,不适合它久居。

    驱赶长颈龙下山后,杨瀚问清白素和小青的居处,便径往这边而来,到了院门口,却有侍卫守门,杨瀚一到,他们就长戟交叉,拦住了他的去路。

    “我想见见小青和白素,一个人。”

    杨瀚回过身,看着蒙战,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蒙战也许穿得太厚,年纪大了,又跟着奔波这许久,额头已经沁出细密的汗珠。

    他拾起袖子,拭了把额头的汗水,干笑道:“殿下,不如我等陪同殿下前往,呵呵,徐姑娘和唐姑娘还没见过白素、小青两位姑娘呢。”

    杨瀚叹了口气,道:“蒙长老,你不明白,女人,麻烦啊。”

    他看看众长老,摊了摊手,无奈地道:“你看,各位刚刚把我捧得这么高,威风凛凛啊,一会儿要是被一个姑娘拧着耳朵、踢了屁股,我难堪,各位也不好意思嘛。我得……去哄一哄啊。”

    众长老听了都干笑起来,徐诺的脸色却有些不自在了。虽说她还没嫁呢,可是现在在场的谁不知道七日后杨瀚称王时就要册立她为王后,此时杨瀚却在说着与另一个女人如何恩爱。

    笑得很愉快的只有一个人:唐诗。

    唐诗笑的很甜,甜甜地笑道:“殿下真是个多情种子呢,很是怜香惜玉呀。我瀛州风气不比方壶、蓬莱,也比不得三山洲,素来男尊女卑,唐诗感同身受,更加羡慕……那位小青姑娘。”

    唐诗这么一说,徐诺的脸色更不好看了。

    杨瀚深深地望了唐诗一眼,这位姑娘正一手拿着火钎子挑起木柴,一手拼命地拉着风箱,在那煽风点火呢。

    杨瀚半真半假地戏谑笑道:“各位要奉我为王不是一句空话吧?我要凝聚三山人心,不树立威望如何办得到?如果我们这时候还在彼此戒备着,那不如早早散伙儿,免得招来灾殃,也不必思量什么谋国之举了。”

    唐诗正色道:“殿下说的是,我唐家可是诚心要与殿下合作的,小菜、小谈,你们两个还跟在殿下身边做什么?没眼力件儿的东西,赶紧滚过来,从现在起,对殿下,你们只有敬重,必须敬重!”

    蔡小菜和谭小谈对视一眼,急忙回到唐诗身后。

    徐诺迅速调整了情绪,浅浅笑道:“我们候在外边,若叫旁人看见了,难免觉得奇怪,不如大家随殿下进园子,到了两位姑娘居处之位,大家止步就是了。”

    杨瀚瞟了徐诺一眼,徐诺微微垂下眼眸,微露羞意地道:“人家也好奇两位妹妹的模样儿呢,今后总要朝夕相处的,如今见上一面,也不算唐突吧?“

    杨瀚心思一转,正容道:“姑娘说的是,是我思虑不周,实在抱歉了!“

    徐诺浅浅笑道:“殿下唤我徐姑娘,未免生份了。殿下叫我七七就好。“

    杨瀚微笑道:“七七?你是七夕那天生的?“

    徐诺点点头。

    杨瀚赞道:“好日子!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好日子啊……“

    七七一下子呆住了,望着杨瀚的两只眼睛亮得仿佛要淬出火花儿来:“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浪漫是女孩儿家最大的杀手,乍然听到如此唯美的诗句,徐诺就如后世女孩儿乍然得到了心上人奉上的一颗两百克拉的大钻石,那种心花怒放的心情,如饮醇酒,登时就醉了。

    唐诗听了也是目放异彩,脱口说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这是一阙《鹊桥仙》?还有半阙是什么?”

    杨瀚睨了她一眼,笑吟吟地道:“我忘了。”

    看几个女孩儿的反应,显然这首词还不曾传入这方世界。杨瀚一句“我忘了”,就是在告诉大家,这首词并不是他的杰作,他不想剽窃淮海先生的名句,没那个底蕴却去冒充大文豪,用不了多久就要身败名裂了。

    杨瀚说完就向园中走去,蒙战急忙挥了挥手,示意蒙家的心腹侍卫让开道路,徐诺率先跟了上去,却又落后杨瀚半步,那情形,俨然就是帝后出巡的架势。

    唐诗没有急于跟上,而是落在最后面,饶有兴致地看着杨瀚和徐诺的背影。

    蔡小菜疑惑地道:“小姐,我有些不明白了,我们究竟是在跟徐家合作,还是在跟蒙、巴等长老合作呀?现在的情形,我怎么有些看不明白了呢。”

    唐诗白了她一眼,道:“这还看不明白?如今看来,这三山洲上,我们唯一的合作者,只能是这位殿下了。”

    蔡小菜一听顿时吃了一惊,此前唐家秘密派小姐来三山洲,是要跟徐家合作,胁迫各大部落屈从的。后来杨瀚出现,他的人落在徐家,五元神器则落入巴家,唐诗马上又与巴图、蒙战等人取得了接触。

    蔡小菜以为小姐是想在徐家和以巴蒙为主的两大势力之间寻找一个平衡,此时一听唐诗竟把杨瀚捧到一个如此高的位置,自然十分惊讶。

    唐诗摇头叹息道:“三山洲虽然地大物博,却被这些三山遗老,生生经营成了一座孤悬于海外的小岛。在这岛上几百年,他们只剩下对往日辉煌的憧憬和野心了,却没有相应的胸襟与眼界。”

    此时,杨瀚等人已经进了门,唐诗摆了摆手,带着蔡小菜和谭小谈跟了上去。

    唐诗一边走,一边道:“巴蒙两家论实力,巴家更强一些,但这两个人中,蒙战的心机更深一些。可今日,杨瀚愣是打了蒙战一个措手不及。这两个人,玩不过他的!”

    蔡小菜不敢置信地道:“他不是说他原本只是祖地上一个负责街道秩序的小差役么?他有这么厉害?”

    唐诗一边往园中深处走,一边微笑道:“一个只有两名部下的小小亭长可以推翻气势如虹的大秦帝国,一个织席贩履小儿可以于乱世中夺得三分天下,英雄应运而生。”

    蔡小菜黛眉蹙了起来,担心地道:“这小子有这么厉害么?”

    唐诗的目光落在了谦卑地落后杨瀚半步,却又亦步亦趋,姗姗相随的徐诺身上,微笑道:“三山洲上,若说有人能与杨瀚棋逢对手,大概就是这位金风玉露一相逢的七七姑娘了。”

    谭小谈忍不住插口道:“小姐,若是如此,我们更要提防养虎为患。”

    唐诗停住脚步,看向谭小谈,正色道:“所以,你要记住,不惜一切代价取得他的信任。在我激活你之前,你要把自己完全当成他的人,从身到心!哪怕是他命令你向我递剑,也不要有一丝犹豫。”

    谭小谈慢慢抬起头来,生平头一次如此地直视着唐诗的眼睛,缓缓地点了点头。,

    “呛~~~”远处突然一声剑吟,唐诗和蔡小菜、谭小谈霍然扭过头去,就见一柄长剑冲宵而起,扶摇直上,在湛蓝的天空中曳出一溜儿森然的毫光。

    谭小谈失声道:“掷剑术?世上真有如此功夫?”

    唐诗凝视着那柄似欲穿云的长剑,唇边渐渐绽起一丝有趣的笑容:”原配要给正室一个下马威了。一个正室,一个原配,棋逢对手,将遇两才。咱们,有好戏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