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商路局中局 > 第524章 两头忙
    蒋乃馨一直被困于财务办公室,晋升无望、提拔无门,连辞职都不能,她更是几次提出工作变动申请,均被驳了回来,这次鲁临平组建“监委会”,的确可以说是把她从“苦海”中打捞出来。

    与蒋乃馨坐在一起的王玉柱伸出手,轻轻拍了几下蒋乃馨,也是无言可劝,具体的内情外人无从知晓,但当初蒋乃馨确实是因病请辞的,所谓的“病”,不过是小产而已,甚至当初传的纷纷扬扬的,说她腹中小产的孩子,是经协某位领导的。

    现在看来,那件事情绝非“空来风”!

    “我也敬一杯!”许进等蒋乃馨进行完,他才站起来,举着酒杯冲着鲁临平说道:“三年的公务员考试,消磨了我的意志,三年的经协办公室工作,让我看透了世间百态,鲁主任,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鲁临平就这样望着许进把酒倒进口中,他心中莫名的有些同情眼前这位书呆子气息浓郁的人,却也开玩笑似的说道:“今晚的主角不是我,你们这是要车轮战的节奏吗?”

    欢声笑语中,鲁临平喝下了杯中酒,但节奏都被蒋乃馨和许进带起来了,谁也不甘心落后王玉柱也不得不端起酒杯,说道:“我有故事你有酒,喝到肚中啥都有,我先干了!”

    王玉柱的敬酒词倒是别开生面,鲁临平笑着把酒喝下去,说道:“老王,你这都是哪里来的词呀?”

    王玉柱笑了笑,拿起筷子夹菜,并没回答鲁临平的话,其实大家也都看得出来,王玉柱并卖鲁临平的帐,毕竟他是老资格,来之前还是洪海涛的嫡系部队,大家甚至都在怀疑鲁临平把他招进办公室的目的,为什么要把敌人的眼线安插在自己的心脏中?

    鲁临平也不以为意,他笑哈哈的像是全然不在乎王玉柱的态度,其实他心中也是有谱的,“监委会”办公室的门既不好进不好出,王玉柱既然上了“贼船”,还想继续与洪海涛眉来眼去,简直是太幼稚。

    但这些都不着急,鲁临平有大把的时间去理顺这些。

    大家都喝了酒,回去的时候不得不叫了代驾,睡前鲁临平又接到了欧阳冬的电话,鲁临平从邹中海那里争取了一块地皮,距离市区较远,在新大学城的外沿区域,邹中海说那里在未来几年内,将缔造临水电商界的传奇。

    鲁临平狮子大开口,要了三十亩,他是很看好电商这门产业的,何况他身后还有“鲁氏伟业集团”这样的资源,等临水的电子工业园项目一动工,这块地界的地皮价格必然疯长,到时候鲁临平要想拿下三十亩,那必定是天价。

    欧阳冬最近一直在忙地皮的事,但他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懂,都是鲁临平提前联系好,他直接找到地方,会有人接待他,这几天把欧阳冬也忙的够呛。

    银行的贷款是小事,毕竟有邹中海发话,等一切稳定下来,鲁临平想着尽早开工,顺利的话等春节已过,就着手准备,他还专门给远在省城的袁珊打了电话,她悉心指导了全方位的工作,从布局到整体的规划,这也让鲁临平省了不少心!

    两头忙的确是心累,鲁临平最近是倒头就睡,“监委会”这边总算已经就绪,但电商企业那边则刚刚起步,幸亏有邹中海的发话,让鲁临平任何问题都可以直接给他的秘书程前打电话,这样也就省去了不少麻烦,中间任何环节都没受到为难和阻挠。

    “老大,你真是牛,咱们的效率是最高的,今天把地皮签下来了,下面开始跑公司的手续!”欧阳冬眼见着要有了自己的公司,兴奋感觉不到累,对他来说,鲁临平的公司,就跟他自己的一样高兴。

    鲁临平却已经累瘫了,加上刚才喝了酒,昏昏欲睡,耳听着欧阳冬的声音,却没等开口边睡着了,手机滑落到枕头的一侧。

    ……

    当在新闻中看到中小学生放寒假的新闻时,鲁临平这才意识到要过年了,一年的时间眨眼即过,年后就二十六了,时光如流水,一去不复返,这样的心态虽然略显老迈,但却真实映照了鲁临平的内心。

    迎着朝阳,他的步伐依然坚定。

    “你要涉足电商?”围着小区道路慢跑的龙小凤追上来问道。

    鲁临平想不到她消息这么灵通,自己这边刚有行动,她就知晓了,奇怪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身边有个最关心你的人……!”龙小凤卖关子,鲁临平却猜出了答案,说道:“向元明,你们和好了!”

    记得上次见面时,龙小凤还在与向元明较真,因为向元明家产的事闹的不可开交,现在居然再次谈笑风生,龙小凤也不隐藏,说道:“他没有与我分割家产的勇气和魄力,重归于好算他明智!”

    鲁临平不愿意评价他们这种生活方式,用家产把两人拴在一起,这样的婚姻意义何在?

    “电商是新兴产业,贸然涉入是有风险的,而且据我所知,你的投入很大!”龙小凤还是很关心他的,这点让鲁临平很感动,却也不知如何回答她,龙小凤一直都在从事传统产业,像电商这种,她在国外留学时见的多,觉得很平常,但是国内的经济环境毕竟不同。

    “那我也搞农场吧,咱们竞争怎么样?”鲁临平缓缓的停下晨跑的脚步,与她面对面站着,说道。

    “可……以呀!”龙小凤当即愣了,之后便知道鲁临平是开玩笑的,狠狠的拧了他一把,说道:“讨厌!”

    小儿女情态尽显的龙小凤,可爱依旧,魅力犹存,只可惜却有着一种畸形的感情和家庭,她在刚才那瞬间,心里确实害怕了,想起与鲁临平斗了几年的向元明,最终都无计可施,反而眼望着鲁临平一天比一天壮大,龙小凤是没那个勇气和鲁临平为敌的,她还曾经暗暗庆幸,庆幸她没继承父亲的建筑公司,改行干起了农场,不然也必然会成为向元明与鲁临平斗争的牺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