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浪子邪医 > 117 那个不是打火机
    这让他不自禁的想到井月霜,井月霜跟她一样,再危急的情况下,也总能保持一丝清醒,不象珍妮,一吓就成软脚虾。

    “你有打火机没有?”

    宋玉琼突然就问:“野兽怕火,我们把树枝点燃,或许能吓走它们。”

    这种时候,她脑子果然还是清醒的,居然还能想到主意。

    阳顶天暗暗佩服,道:“有一个,裤袋子里。”

    他双手拿着树枝挥舞,宋玉琼就道:“我帮你拿。”

    手就伸到他裤袋子里。

    她手先是伸的右边裤袋子,这个选择没错的,一般人都是用右手使用打火机,阳顶天平时也是这样,但这天偏偏是放在左边袋子里。

    宋玉琼手急伸进去,一摸,没有,她手就往袋底伸,而且左右摸了一下,动作有些大,一下碰到个东西,猛地握住。

    阳顶天顿时鬼叫起来:“那个不是打火机。”

    宋玉琼一愣,蓦地面红耳赤,忙抽出手,另一手伸到阳顶天左边袋子里,这下终于摸到了打火机。

    她先没有去点树枝,而是拿出自己袋子里的一张纸巾,纸更容易点燃啊。

    点燃纸,再用着火的纸去点阳顶天手上的树枝,树枝也一下点燃了。

    阳顶天舞动树枝,口中嗬嗬狂呼:“快滚,烧死你们。”

    心下意念暗动,野猪们得了他的指挥,终于扭身跑了。

    “好了,野猪跑了。”阳顶天丢下树枝,转头看宋玉琼:“你没事吧,野猪没伤到你吧?”

    “我没事。”宋玉琼摇头,却猛地一皱眉头,身子一跄。

    “怎么了。”阳顶天慌忙伸手扶她。

    “我的脚,好象扭伤了。”宋玉琼脸露痛苦之色。

    “啊,我看看。”

    宋玉琼穿的是荷叶色的套装,阳顶天蹲下去,轻轻把她裤脚提起一点,她脚下穿着短丝袜,不要脱袜子,阳顶天也可以看见,她的脚踝肿大了一圈。

    “是扭伤了。”阳顶天轻轻一碰。

    “呀。”宋玉琼顿时叫出声来:“痛。”

    “可能是伤了筋。”

    阳顶天心下暗叫老天爷都肯帮忙,嘴上却道:“我扶你到车上,给你发发气,先治一下,然后下山看医生。”

    “发气?”宋玉琼愣了一下。

    “放心,我不是大师,所以,也不是骗子。”

    “哦,我不是那个意思。”宋玉琼摇头。

    阳顶天扶着她,到车上,宋玉琼把脚搭到车座上,脱了鞋袜,阳顶天暗赞一声:“果然人美就哪里都美,她这双脚,不比芊芊的差。”

    宋玉琼扭伤的是右脚,这时脚踝至少肿大了一倍,看上去就象灌满了气。

    先前没看到还好,亲眼看到,宋玉琼忍不住又痛叫一声。

    “应该没有伤骨。”阳顶天轻轻捏了一下:“我发发气,如果只是扭了筋,或能会有点效果。”

    说着也不废话,象宋玉琼这样的女人,嘴炮是骗不了她的,是骡子是马,你倒拉出来溜溜。

    阳顶天右手捏一个剑指,剑指对准宋玉琼足踝仲起的地方,一发气,宋玉琼立刻咦的叫了一声。

    “怎么了?”阳顶天看她:“不舒服吗?”

    “不。”宋玉琼摇头:“很舒服,清清凉凉的,好象有凉水灌进去了一般,你的气功很厉害呢。”

    她本来是不信的,亲身体验,立刻就信了。

    “希望能有效果。”

    阳顶天继续发气。

    他以前跟王老工人练武,练过气功,也就是练到肚子热烘烘的,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效果,这会儿发的,其实来自桃花眼,已不是普通的浊气,而是真正的灵气,是一定会有效果的。

    果然,发气一分钟,宋玉琼脚踝的仲胀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了下去,三分钟左右,基本就恢复如初了。

    “可以了。”宋玉琼动了一下脚腕,下地,试着用力,没事,然后多用一点力,再然后甚至微微跳了一下,再无一点痛感。

    “厉害。”她立刻给出夸赞,领导本色啊,要给属下及时的奖励:“你的气功,非常厉害。”

    阳顶天就笑:“主要是没伤骨,否则见效也没这么快,不过。”

    他没说下去,但宋玉琼当然听得出来:“什么?”

    “仲虽然消了,就不知有没有伤到膀胱经。”

    “你是说从脚后跟上去,一直到脑后的这条经脉。”

    阳顶天眼光一亮:“你也知道经脉?”

    “知道一点。”宋玉琼点头:“我学过一点道家的导引功,主要是柔体的,所以对经脉穴位知道一点,脚后跟这条膀胱经,从人身后一直到眼前角,是吧。”

    “高明。”阳顶天一翘大拇指。

    他先前发气的时候,暗暗下了一点手脚,用作再次接近宋玉琼的手尾,本来还要好好解释,想不到宋玉琼居然懂一点经脉方面的知识,那就更方便了,道:“膀胱经这条经脉,从脚后跟入肾,再入脑,非常重要,所以不能不仔细,伤筋伤骨都不要紧,就怕伤经,但我现在看不出来,要到下午。”

    “下午?”宋玉琼微一皱眉:“是三点到五点吗?子午流注好象说,三点到五点,血入膀胱经,是不是这样?”

    阳顶天简直要给她三十二个赞了,这种强势的女人,时时刻刻都想要掌握主动,不想刚好就给阳顶天帮了忙。

    “是的是的。”阳顶天连连点头:“如果伤了膀胱经,三点左右会有感应,三点四十五左右,腰坐着就不舒服了,会痛,到时就知道了,所以。”

    说到这里他一停,见宋玉琼眼光炯炯的看着他,眼晴很美,只是这样的眼光,一般人有些吃不消,好象能把人看穿一样。

    “你到时候找个中医看看就好了。”

    “别啊。”宋玉琼听他这么说,立刻就摇头了:“你好人做到底嘛,今天救了我,我都没谢你呢,上午我可能有事,刚好,晚上我请你吃饭,不过膀胱经伤没伤,我都要谢你的。”

    阳顶天等的就是她这句话,这算是搭上了啊,不过面上当然不会表现出来,笑道:“举手之劳,谢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