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浪子邪医 > 1969 好仙哦
    “咦,怎么可以看到月亮了。”曾珍好奇宝宝一样,又叫了起来:“我们在屋子里,照理看不到月亮的啊。”

    “还是气的感应吧。”阳顶天道:“戒指是灵戒,直接感应天地之气,外面白天,里面也白天,外面下雨,里面也下雨,屋子是拦不住的。”

    “就是说,戒指可以感应到天地之间的信息。”曾明月问。

    “基本是这样的。”阳顶天点头。

    “好仙哦。”曾珍抚掌:“我喜欢。”

    这时飞到了一个大湖的上空,曾珍看着湖面,道:“这湖里有虾没有?”

    “鱼虾都有。”

    阳顶天微运念力,湖中便鱼跳虾蹦。

    “好大的虾子,我要。”曾珍欢叫:“我们回去做红酒烤虾,我最喜欢湖虾了。”

    “容易。”

    阳顶天微微一笑,感应到湖中的虾,念力一催,虾子一群群的蹦上岸来,最大的,仅身子就有一尺多长,加上须子,至少一米多。

    “这么大的湖虾。”曾珍都欢喜傻了,又惊奇:“它们怎么自己跳上岸了,是你用了术法,这个好,我要学,你要教我,还有师姐,师姐也要学。”

    曾明月同样心热不已,不过这会儿她有些儿害羞,曾珍要她跟阳顶天上床呢,便不敢出声,但看着阳顶天的眸子里,透着热切。

    阳顶天自然不会拒绝:“这个只是小术而已,等你气通周天,到时教你们,容易的。”

    “耶。”曾珍欢呼一声,抱着阳顶天亲一口,转手把曾明月一扯,扯着曾明月推到阳顶天怀里:“师姐,你也亲一个,我下去捉虾子,呆会做醉虾。”

    她直接蹦下去了,曾明月给推到阳顶天怀里,阳顶天反手抱住,曾明月微微挣了一下,没有挣开,与阳顶天眼光一对,脸上刹时有若火烧,慌忙垂下目光。

    她这个样子,女人味十足,阳顶天伸手托着她下巴,笑道:“怎么突然间生分了,第一见见面,你忽悠我,可是大大方方的。”

    “那怎么相同。”曾明月下巴给他手托着,没法躲闪。

    “有什么不同。”阳顶天笑:“因为那一次是骗我,这一次,是要真的给我了是吗?”

    本来就是这样啊,偏偏还要说破,曾明月更羞,眼见阳顶天的嘴越凑越近,嘴中的热气喷到脸上,让她脸热心跳身发软,想要往后躲,腰肢却给阳顶天搂住了。

    终于,阳顶天凑近,吻住了她的唇。

    曾明月脑中轰的一下,刹时一片空白,整个人都傻掉了,她年纪不小了,上次勾引阳顶天的时候,似乎很熟练,但其实她真的没有过男人,真正与男人亲吻,她的反应,极为不堪。

    还好,阳顶天没有深吻,小小的品尝一下,也就松开了,牵着她手道:“我们下去帮珍珍捉虾吧。”

    “嗯。”曾明月在嗓子里应了一声,仅仅是一吻之后,她的声音里,就透着了柔顺。

    虾太大,曾珍抓了两个,一手一个举着,对曾明月叫道:“师姐,你看,好大。”

    又对阳顶天道:“有两个够吃了吧,我觉得起码有七八斤了。”

    “你们两个吃一个,我吃一个。”阳顶天笑道:“你要是觉得不够,就再抓两个回去。”

    “足够了。”曾珍道:“这一只虾,剥出来至少有两三斤肉,还吃不了这么多。”

    “那就是它们了。”阳顶天一挥手,让其它的虾回湖里去,顺手接过曾珍手中的两只大虾。

    看着虾潮退去,曾珍更是艳羡,到湖边洗了手,对阳顶天道:“老公,你一定要教我,我要成仙,快乐齐天。”

    “教你。”阳顶天笑,扭头看边上的曾明月,见她眼中有热切之色,他忽地伸嘴过去,在曾明月脸上吻了一下:“也教你,包教包会。”

    曾明月一张脸刹时又升起一片红云,但眸子里却净是喜色。

    “唷。”曾珍吃醋了:“现在对师姐就比对我好,男人果然都是贪新鲜的。”

    阳顶天听了笑,伸手搂着她就亲,曾珍尖叫:“小心虾子夹我。”

    “不会。”阳顶天笑道:“虾子在我面前,老实得很。”

    “真的哦。”曾珍看着在阳顶天手中一动不动的两只大虾,大是惊叹,她双手环上来,吊着阳顶天脖子,主动送上红唇。

    吻了一个,她道:“回去,先做醉虾给你吃,再把师姐灌醉了,让你吃醉美人,好不好?”

    “好。”阳顶天大喜。

    曾明月大羞,脸飞红霞,却并没有拒绝。

    回来,曾明月跟曾珍一起下厨,阳顶天就搬了酒出来,曾珍看到洞雪藏真酒,尝了一口后,又喜叫出声:“这酒好,哇,老公,你这里面宝贝真多呢,我要慢慢探险,把你所有的宝贝都找出来。”

    醉虾很快做好,又还做了两个配菜,端上来,倒了酒,曾珍举杯:“来,为我的重生,更为仙缘,干杯。”

    这话让阳顶天好笑,碰上他,居然成了仙缘了吗?然而想一想,他比传说中的神仙,并不差,某些时候,甚至要更强一些,曾明月曾珍遇到他,说是仙缘,还真没说错。

    曾明月似乎也认同曾珍这个话,看向阳顶天的眸子里,羞涩之中,又还带着喜悦。

    她本就美艳,这会儿柔媚如水,更增几分女人味,让阳顶天看得食指大动。

    还好他女人多,倒不是特别急色,慢慢的喝着酒,吃着虾,陪曾明月曾珍说着话儿,慢慢的曾明月的话也多了起来,气氛越来越好。

    虾实在太大,曾明月两个合力,也只能吃掉半只,另外的一只半,全进了阳顶天肚子。

    酒足饭饱,曾明月榨了果汁。

    中国人喜欢饭后一杯茶,其实喝茶太急,反不利于消化,喝果汁则正好相反,果汁对食化大有助力。

    阳顶天无所谓,他不存在消化不好的问题,无论是茶还是果汁,全都可以。

    慵懒的歪着,看曾明月端了果盘上来,容颜娇美,身姿柔顺,只觉特别的赏心悦目。

    曾珍在边上看到他眼光,咯咯一笑,道:“眼珠子要掉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