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浪子邪医 > 1970 明清式样
    曾明月大羞,阳顶天却是哈哈一笑,一伸手,把曾明月扯到怀中,伸嘴便吻。

    曾明月娇呼一声,双手撑着他胸,却是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也没有,尤其是感觉到他手往里伸,更是全身稀软若绵。

    “好了好了。”

    眼见阳顶天把曾明月亲得有如一团烂泥,曾珍却跳起来,把阳顶天推开,扯了曾明月起来,对阳顶天道:“吃东西出了汗,我们再去洗个澡,你先不要上来,呆会我叫你,你再上楼。”

    说着,扯了曾明月上楼去了。

    阳顶天无聊,歪在凉椅上,慢慢的喝着果汁。

    不出他所料,这一等,就等了将近两个小时,女人洗澡,还真的是世界性难题。

    等曾珍娇声叫他上去,阳顶天都快睡着了。

    上楼,曾珍等在外屋,见了他,笑得一脸诡异。

    阳顶天好奇,搂着她腰道:“月姐呢?”

    “在里面。”曾珍吃吃笑,亲了他一个,牵着他手进屋。

    藏真楼中的一切都是明清式样的,床也一样,巨大的架子床,垂着几层纱帐。

    “相公,奴家服侍你脱衣。”

    曾珍居然玩起了角色扮演,亲手帮阳顶天脱了衣服,这才引他到床边,掀起纱帐。

    阳顶天看到帐中,鼻血差点流了出来。

    曾明月衣裙尽去,给曾珍用红绳绑成一个非常羞耻的姿势,躺在那里。

    与阳顶天眼光一对,曾明月慌忙闭眼,一张脸红得,恰如夏日傍晚的火烧云,美到极致。

    轰。

    一股血直接涌到阳顶天头顶……

    差不多一夜没睡,先是曾明月,然后是曾珍,曾珍教阳顶天怎么绑,阳顶天现学现卖,直接绑了她,尽情亨用。

    也就是他了,换普通男人,不可能有这样的精力。

    妖精,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亨用的,福气不够的,不是血尽人亡,就是倾国倾城。

    一直到中午十二点了,三人才起床,曾明月曾珍昨夜虽然疲极欲死,一觉醒来,却是容光焕发,曾珍特地照了镜子,喜叫道:“咦,好象真的管用呢,那以后我跟师姐,一人一半。”

    她说的自然是好东西了。

    曾明月却仍然有些羞,但看向阳顶天的眸子里,却是柔情如水。

    阳顶天喜欢她这种眼神,搂着她笑问道:“你要一半不?”

    曾明月羞颜如火,嗓子里轻吐娇音:“要。”

    阳顶天哈哈大笑。

    吃了中饭,又给曾陆打电话,还是不接。

    曾珍咬牙:“躲起来是吧,我看你能躲到哪里去。”

    “珍珍。”曾明月哀求的语气:“算了,好不好?”

    “不好。”曾珍断然拒绝:“我一定要当面问清楚,为什么要对我开枪,我要他清醒着,再打死我一次看看。”

    曾明月劝不转她,又看向阳顶天,带着一点恳求。

    阳顶天摇摇头,搂着她轻吻了一下:“没事,找到人,问问清楚也没关系吧。”

    他虽然怀疑曾陆有可能是给cia在脑子里种了芯片,但又觉得不会那么巧,所以也不好说。

    曾明月软软的依在他怀里,带着一点伤感的语气道:“我们一起长大的,都是孤儿,真的就象亲兄弟姐妹一样,大师兄他们先后出事,师父也没了,小六子又变成这个样子,呜……”

    说到后来,她哭了起来。

    “哭,哭,你就知道哭。”曾珍烦躁的站起来,在屋中乱转圈子,那样子,象极了一只困在笼中的小野猫。

    阳顶天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曾明月,只能搂着她,叹了口气。

    晚上八点多钟,曾明月突然接到个电话,打电话的人说是受曾陆所托,请她过去一趟,曾陆有点东西要给她。

    “在哪里,去。”曾珍腾地跳起来。

    曾明月却反而犹豫了:“小六子有什么东西要给我啊,为什么他自己不给我打电话。”

    曾珍眉头也凝了起来:“难道他不死心,还想打你的主意?”

    “不是。”曾明月忙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她略一犹豫,神情随又转为坚定:“我相信小六子那天是喝醉了,而且他绝对已经后悔了,不可能再想要对我做什么。”

    “那你的意思是?”曾珍皱眉。

    “我是说,这会不会是个陷阱什么的,这人是小六子的对手,要对付他,然后知道了我和他的关系,想通过我来影响控制小六子。”

    她这话,让曾珍也转过了想法,点头:“有这个可能。”

    阳顶天则是暗暗摇头:“他们之间的感情还真好。”

    他几乎都有点儿吃醋了。

    “不管了。”曾珍一摆手:“我们先过去,无论是真的也好,是陷阱也罢,有老公这个真仙在,什么都不必怕。”

    她看着阳顶天:“是吧老公。”

    “嗯。”阳顶天肯定的点头:“只要我在,无论什么样的阴谋诡计都没用,无论什么样的敌人,我想要他活,他想死都死不了。”

    “霸气。”曾珍喜滋滋的献上红唇:“等回来,我把月月绑起来让你玩。”

    “为什么不把你自己绑起来。”曾明月羞嗔。

    “加上我。”曾珍吃吃笑,曾明月更是羞颜如火。

    想到昨夜床上红绳绑着的两只妖精,阳顶天小腹一时间都热了起来,豪气勃发:“走,快去快回,我都有些急不可待了,哦,对了,你这庄园里,装摄像头没有?”

    “装了,正门和四面围墙角落里都有。”曾明月点头:“怎么了?”

    “我在这边,是另外一张脸,不好用我本来的脸的。”

    “另外一张脸?”曾明月大眼晴眨巴了两下:“你是说戴面具?”

    “老公是真仙,怎么会用戴面具那种凡俗手段。”曾珍是知道的,笑起来,伸手捏着阳顶天的脸:“老公,快变。”

    这丫头顽皮,阳顶天也不挣开,任她捏着面皮,慢慢的变成宋义的脸。

    曾明月惊得目瞪口呆:“你怎么变成了这样的脸,那……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你啊?”

    她这一说,曾珍也叫起来:“对啊老公,你的真脸是哪一张啊,我可不要你用别人的脸来玩我们。”

    阳顶天又把脸变回来,道:“这是我自己。”

    再又变出宋义的脸:“这张脸叫宋义,美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