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铁血残明 > 第二十章 发愤图强
    第二日清晨,伴着四处的公鸡打鸣声,庞雨顺溜的从床上爬起,自从来到明代之后,晚上睡觉特别的早,夜生活不用说了,更鼓之后连个火都没有。

    庞家最近经济紧张,老妈根本不准点灯,只得早早上床睡觉,生活比以前规律了很多,连生物钟也开始改变了。起来后坚持用盐水把口漱了一遍,没有牙膏的年代里,这就算奢侈的,一般大户人家才能这样消费。虽然庞雨现在又变成了一文不名,但庞雨觉得自己并不缺钱,他缺的

    只是大钱。县丞大人今日气色很好,他已在桐城任职三年,是桐城唯一的佐贰官。明代讲究大小相制,在县衙中也有重要体现,佐贰官虽是副职,但也有佐贰官自己的体系,并不是

    任由知县拿捏的软柿子。所以辜知县还是很给面子,一些有油水的方面也给他分管,相处得还算不错。但三年的岁月里,总还是有些不和睦的人和事,有点小气的县丞大人在自己的小本子上记下了不少仇家,都是对他不敬的人,其中排在第一的就是承发房,只是碍于辜知

    县在位,他一直隐忍不发,等到了这个权力的真空期,旧知县走了,新知县没来,连代理知县都没到任,终于可以一手遮天了。前天将所有仇家一网打尽之后,县丞大人心情十分舒畅,仇是报完了,接着就应该收买人心,至少衙中要有大部分人站在自己这一边,否则若是有人告到安庆府,说县丞

    公报私仇,一次打了几十个人板子。引得安庆府来调查的话,虽也无甚大碍,但事情就不美了,额外还得损失一笔不小的打点费。

    如果他是知县也罢了,衙中必定都往他这边站,偏生只是代理坐堂官,所以在这个当口,昨天庞雨在甬道那一通精彩演讲还是有不小的作用的。

    所以升堂之后,县丞并不急于说事,而是对堂下道:“皂班庞雨可在。”众人一阵嗡嗡议论,庞雨昨天晚上便想过多种可能,对各种情况都做了准备。县丞开堂就叫他的情况,是他预计中最好的一种,当下深吸一口气稳了稳神,赶紧从后面跑

    上来道:“小人在!”县丞打量庞雨一番后点头道:“你昨日在仪门外论及衙中之事,本官也听闻了一些,虽说都是些实在话,但本官做事但求无愧于心,以后不必闹得如此沸沸扬扬,有人说什

    么,就由得他们去吧。”“大人明鉴,小人所说都是肺腑之言。大人责罚他们只是表象,背后之深意,恐怕他们尚未体谅到,小人一时心急,便脱口而出。昨日晚上回去反复思量,又想深了一层,

    才发觉大人责罚他们,不但是有深意,更是一片好意,不说出来的话,小人心里堵得慌。”县丞原本只是把庞雨叫出来,通过对庞雨的叮嘱表明一个态度,鉴于他昨天也听说了庞雨智商可能不高,所以并不打算让庞雨发言。但此时听到好意二字,微微有些惊讶

    的问道,“哦?那你还思量出何等深意,可说与本官听听。”庞雨争取到了发言机会,想想措辞后抬头大声道:“天下人总认为,打了骂了便是坏事,是罚了他害了他,此乃短视之见。须知父母皆曾打过子女,难道都是害他们不成,那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当日大人处置之事亦是同理,无一不是秉公执法。在小人看来,这不是害他们,而是帮了他们,帮助他们认识错误,迷途知返悬崖勒马,大人的

    目的,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

    县丞听到后面几个字不由自主的露出欣赏之色,连连点头道:“嗯,嗯,说得好。”“凡是对县丞大人心怀怨恨之人,都是没有反省到家,他们不明白,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任何大罪恶都是由小罪恶日积月累而来,若是大人不帮他们纠正,他们必然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而大人恰于此时当头棒喝醍醐灌顶,那些还有慧根的,便回归正途,该对大人感激涕零,以小人斗胆揣摩,大人熟读圣贤之书,胸怀宽广,必然也会接纳改过自新之人,一视同仁,共同为朝廷效力,成我大明栋梁之才。小人今日可定言,数十年后,前日那些受罚之人绝对会说,当年要不是县丞大人一番苦心,我等岂

    有今日之福报。小人不过提前一点时间,帮他们说出来而已。试问这不是县丞大人的好意又是什么,小人说出了心中所想,总算是痛快了。”堂下议论四起,昨天看到的人毕竟只有一部分,今日所有县衙工作人员都在,人人都惊讶于二傻子居然能拍出如此优秀的马屁来,把县丞的公报私仇说得比母爱还要慈祥

    。王大壮的脸色则有点难看,本以为庞二傻只是昨日走大运能说那番话,岂知今日更进一步,居然在县丞面前大拍马屁,还条理分明头头是道,小鞋计划看来只有无限期推

    迟。县丞眯眼听着,不停的嗯嗯点头,听到这里终于挥手道:“本官今日有些感概啊,听闻有人称呼庞雨为二傻子。今日本官要说,庞雨分明是个明白人,方才这番话确实太明

    白不过,那不是傻,是大智若愚。尤其惩前毖后这句话,道尽了老夫一片苦心,皂班班头何在?”

    王大壮突然听到自己名字,一个激灵站出来,“属下在,请大人吩咐。”

    “平日里皂班调派庞雨勾摄何事。”

    “但凡有适合的,便安排庞雨操办,昨日还让他为刑房办理和买一件。”王大壮说完暗自抹一把汗,还好昨天忍了一时之气,今日才能海阔天空。

    他多希望庞雨也像昨天一样加一句“日他的姥姥”,那样县丞是绝不会重用这样的人,免得县丞自己都成了笑柄,但今日庞雨偏偏就不说了。没想到一个从未看上眼的二傻子居然能让堂堂班头如此被动,不由抬眼瞟了旁边的庞雨一眼,庞雨也在看他,目光中有些得意。王大壮此时最怕庞雨张口乱说,有些紧张

    的观察庞雨,庞雨却并未开口插话。

    县丞右手拈须,轻轻抚摸着,似乎很享受胡子的手感,“嗯,都是寻常事务,是否已人尽其才。”王大壮本来刚才还在侥幸,但他原本就是个小气之人,想起庞雨刚才得意的神情,似乎在嘲笑自己,这一口气怎么也咽不下去,更不愿给庞雨上升的途径,当下不理会县丞言语中的暗示,大声说道,“回大人话,属下曾派庞雨在户房办事,因其不识数又不识字,加之办事敷衍,被户房退回,其余各房亦不收,非是属下不给他机会,实在是

    其才能有限。”

    县丞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庞雨抬眼观察县丞的神色,并未看出任何不快,心知王大壮应当是平日里与县丞关系尚可,县丞还不至于为一个皂隶和王大壮翻脸。此时不能再保持沉默,庞雨开口道:“禀大人,王班头所说不假,但那是半年之前的事,小人受班头的激励,这半年来奋发图强,已自学了些许傍身之技,愿多为大人分忧

    。”县丞听庞雨言语得体,虽是反驳王大壮,却并未让这顶头上司下不来台,不像传说的那么二,心中对庞雨又高看一点,于是微笑问道:“那你傍身之技是何事,可告知本官

    ”

    “方才王班头说小人不识数,小人发愤图强,便是刻意练习了算数,可算擅长。”大堂的众人又嗡嗡的议论起来,倒不是觉得庞雨是真厉害,做生意的人家都能算数,众衙役混迹市井之间,就是干点敲诈勒索也是要算个账的,所以觉得这算数也不算什

    么特长。

    县丞原本半开的眼睛睁开了一些,“擅长到何许程度。”

    “比精于算盘者还快,大人可命人即刻考校。”庞雨自信的道。县丞皱皱眉头,他今日听了庞雨的马屁,已打算千金市骨,只要庞雨自己说个由头出来,自己就可以给他根杆子,未必一定要考校。县丞的考量,既然庞雨有个二傻的名

    号,恐怕也没有什么真才实学,真考核起来要是当场出丑,反而不好办理。

    果然王大壮马上抓住机会大声道,“属下愿出算题,让庞雨一展真才实学。”

    他说完斜眼看了庞雨一眼,满脸的得色,庞雨的底细他是最清楚不过,一加一都要靠指头帮助,发愤图强云云骗得了别人,骗不了他这个现管。

    庞雨口出大话,正是送上机会给王大壮。王大壮虽没读过书,但出身户房,算数还是有些基础,他自信能让庞雨当众出丑,县丞还没法怪罪自己。

    县丞皱皱眉头,瞟了一眼庞雨,见他神态从容眼神清澈,全然不是一个傻子模样,在心里嘀咕两句,傻子开窍听说过,开窍就能算数却是闻所未闻。

    此时大庭广众,形势如此,庞雨要是没点才学,县丞已不可能强行千金市骨。

    “既是皂班的人,王班头又自告奋勇,那你便出些衙门常用的计数之事,务要着实堪用,不可繁杂花俏,赵司吏你找人打算盘,便当个见证,庞雨和王班头都上堂来。”

    赵司吏立即下堂去户房拿了一把算盘,堂下众人听了都交头接耳,衙门早堂少有这么有趣的时候。

    大伙也都看出来了,县丞想给庞雨一根杆儿,庞雨想顺着爬上去,王大壮不敢去碰那根杆,但想扯着庞雨的裤脚,不让他往上爬。

    县丞言语中暗示王大壮不要出太难的题,又让户房的赵司吏当裁判,仍是给了庞雨一些便利,其他的就看庞雨自己的了。庞雨大步上了月台,王大壮走在前面,庞雨见王大壮跪拜县丞,赶紧也跟着跪拜,按明代的规矩,并非是见官都要跪拜,但直管的坐堂官问事回话是需要跪的,既是入乡

    随俗,庞雨也没有什么心理障碍。起得身来,庞雨低头扫视一遍堂上,皆是杂官各房司吏,算是桐城官场的最高阶层了,他们看庞雨的眼神都并不排斥,而是好奇中又带着点嘲笑。经过余先生时,余先生

    低头垂目,没有与庞雨眼神交流。

    庞雨转身面对着王大壮,堂下上百人等目光汇聚,庞雨前世见惯场面,人头济济的会议报告是常有的事,此时毫不紧张,反而对这种众人瞩目的场景颇为兴奋。

    县丞最后问庞雨道:“庞雨你可要算盘或是纸笔?”

    庞雨躬身应道,“谢大人挂怀,属下心算便可。”

    县丞在心里骂了一句傻子,拿张纸记一下也要容易得多,不好再说什么,转向王大壮道:“那王班头可出题了。”王大壮皱眉想想,他在户房当过数年皂隶,开口之时原本是想让庞雨算一个里的田赋,连历年老吏都头痛的问题,他认为庞雨肯定是做不出来的。不过县丞说了实用又不

    能繁杂,王大壮不敢太过分,只能改换个简单些的,但他认为也足以考倒庞雨。“那某便考校庞雨一题,衙内所需工食银,便是户房每年要用到的。说有一县衙之中,有门子十一名,每名工食银六两;皂隶二十七名,每名工食银六两一钱;马快十一名,每名工食并草料银一十六两八钱;步快十七名,每名工食银六两二钱;壮班十九名,每名工食银六两三钱;灯夫六名,每名工食银五两;轿夫九名,每名工食银五两三

    钱…”堂下的议论声越来越大,王大壮这每项倒都不算繁杂,但项数越来越多,户房也是各项算完再总计,而王大壮是欺负庞雨心算,要庞雨一口算出总数,还越说越快,分明违背了县丞的嘱咐,户房那个书手边打算盘还要一边听王大壮后面的数字,听掉了几个数,此时已紧张得满头大汗,好在旁边一个户房书手见势不妙,上前帮那算盘手记

    数。王大壮还将一些整数变改以增加难度,比如轿夫原本十人成了九人,工食银五两变成了五两三钱,三班原本都是六两,他都给加了尾数,各班还不一样,衙门中大多数都

    知道实情,自然议论纷纷。

    户房的赵司吏眼见县丞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轻轻的干咳了一声。

    王大壮原本来打算再加,听了只得打住,但他觉得难道庞雨已经是完全足够了,鄙视的看着庞雨道:“你算出方才所列各项,共计工食银是多…”不待王大壮说完,便听一个声音大声答道,“七百一十八两三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