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铁血残明 > 第五十八章 大事
    “银子,银子。”

    快班值房之内,一双脚高高的翘在桌子上悠闲的抖动,庞雨舒适的仰躺在桃木椅子上,偏过头就能通过窗户看到对面的皂隶房。发往安庆府的两分申详上确实都写了庞雨的名字,明确他是首功,安庆府也向安池兵备道王公弼和应天巡抚分别行文,按余先生打听到的消息,都把桐城的申详附在其中

    ,所以庞雨的名字至少能到达应天巡抚那一个层面,至于后面能不能上达京师,就难以猜估了。

    此时的交通不便,公文发送更是繁琐,安庆府的消息回来得快一些,应天巡抚、巡按那边就慢多了。方仲嘉并未出现在公共场合,庞雨收到的消息是他还活着。但方家既没有威胁庞雨,也没有来笼络他,倒让庞雨稍有些为难,那意味着他得继续把汪国华秘密关押,作为

    筹码等待交易的机会。

    确认了首功之后,庞雨比以前放心多了,随着快班实力的慢慢充实,他面对方仲嘉的时候底气也会越来越足。

    所以他此时坐在快手房中,看到对面的皂隶房,颇有一种莫名的成就感。快手房一共有三个开间,阮劲给庞雨就安排了一整间,目前快班人数不多,庞雨打算享受几天单独办公室的滋味。等到以后人都招募齐了,还是要再划出半间。但作为一

    个班头,没有单独的值房,总是有颇多不便。

    所以庞雨觉得对面那皂隶房太过浪费,皂班在王大壮手下的总共也就十来人,王大壮一个人占了中间的房间,庞雨就想着,怎么能把皂班房抢一间过来才好。

    王大壮的身影从仪门过来,黑着脸在皂隶房前停下,似乎对庞雨的注视有反应一样,抬头就看到了庞雨,愣了一下转身就进了皂隶房。庞雨嘲弄的笑了一下,民乱的时候王大壮便失了踪影。似乎没去各处跟着打劫,但也没有来衙门上班,皂班的人上行下效,跑得一干二净,在杨芳蚤那里自然也没有落下好印象。只是王大壮算见机得早,黄文鼎被剿灭的第二天就返回了衙门。此时杨芳蚤需要恢复衙门的运作,所以暂时接受了王大壮继续担任班头,但肯定是没有好脸色的

    。这几天王大壮没少挨骂,衙门中消息传得很快,大家都是知道了王大壮不受待见。大门外边又是人声喧哗,庞雨无奈的发觉,虽然黄文鼎一伙被剿灭了,但桐城这乱象并未随之消失,这两日又出了乱子,虽然惹祸的不是快班,但最后多半还要靠快班来

    解决问题。庞丁从门口进来,凑在庞雨面前道,“少爷,那几个快手一直在那边嘀咕,问说工食银啥时候能发一些,江帆和阮劲在民乱前都花钱买了几张牌票,原打算说下乡比较钱粮

    的,结果民乱一来就一直未去,都说家中没银子开饭了。庞雨悠闲的抖了一下脚,“知道了,告诉他们,若是他们急用钱,可以来向我借。工食银是按月发放,从本班头上任那天算起,一月之中他们如果无甚错漏,自然会足额领

    到。”

    庞丁应了一声,又压低声音,“少爷你打算用那银子啊?别人会起疑心的。”

    “那是少爷我自己的,这是衙门的快班,岂能少爷自己出。”庞雨闭眼想了片刻道,“这事我还得找唐为民,看他能不能从户房多分一些。”

    “那可得早些问清了,安了他们的心才好,不然城里再乱一点,这些人又要跑了。”

    庞雨笑了一下道,“少爷不是拿银子收买他们,但该给的一定要给的。你出去打探没有,今日城内情形如何了?”

    “南门打了两个壮班的人,凤仪里门前有些人围聚,说是要方家交出放火的打行。”

    “你看看他们干了些啥事…”

    庞雨还未说完,窗外出现一个人影,正是杨芳蚤的一个低候。

    庞雨连忙站起来讨好的道,“文兄有何训示?”

    那低候摇摇头,“堂尊请庞班头去退思堂说话。”

    …

    杨芳蚤坐在上首皱着眉头,对着面前站得规规矩矩的庞雨问道,“听闻你在八字墙张贴招募帖子,快班如今有多少可用之人了?”

    “回堂尊的话,已有十五人,其中留用原快班人员九人,新募六人尚无差服可穿,还不能外出办差,其中四人是快班以前的帮闲,差事上手就能办,还有两人…”

    杨芳蚤一挥手,“用什么人你自己看着办,最要紧是当得用处,这两日城中追索人犯,又弄出些事端,你既掌管快班,便要拿出些实效来。”庞雨埋着头道,“大人明鉴,快班这两日走街串巷,拿了七个潜逃的乱党,没有弄出任何事端。刑房和南监就在衙中办事,却惹得民怨沸腾。此次城中又有乱象,小人已有

    腹案为大人分忧,但终究是些无用功,小人的快班再勤奋,也禁不住他们在背后拆台。”

    杨芳蚤盯着庞雨片刻,轻轻叹了一口气。庞雨知道杨芳蚤心中不快,但话也必须要说明白,不能稀里糊涂帮别人背锅。

    在他去云际寺和练潭的三天中,那些打行在各处逮拿乱贼,追缴各乱民拿走的银子,连乱民的亲戚也有部分被牵连。

    昨日黄文鼎的一个亲戚就被打行在家打伤,房子被烧掉一半,幸亏街坊救援及时才未酿成火灾。打行追捕乱民的打击面偏大,手段又有些凶狠,连那些被杀的乱民家中也没放过,甚至人家正在发丧,打行和家仆还去搜查,让人家吐出脏银,与那些送葬的乱民亲友发

    生冲突,惹起极大的民愤。

    这几件事在城中惹起不小麻烦,县衙还未及处理,刑房又出了大事。当日逮拿的乱贼都在南监关押,每日由刑房提审,此时审问的记录便涉及日后的定罪。那些人犯的家眷那天被快班一番惊吓,已经不敢再围在县前街,但都请托了关系找

    刑房活动,桐城是个小地方,那些关系绕来绕去,实在找不到也可以找那些帮闲,最后总是能寻到刑房或南监的人。他们想把自己亲友的罪名减小,主谋的要变成从犯。刑房和牢子都不是善男信女,自然就狮子大开口,减罪的底价至少二百两,那些帮闲作为中间商也是要赚差价的。这

    几天时间竟然发展出了完整的产业链,把那些乱民俘虏当成了唐僧肉。

    作乱时抢得多的乱民可能出得起,但有些根本没分到那么多,士绅那边的打行又在追索,很大部分已经被收回,那些乱民家眷哪里还拿得出来。人犯中一个叫张采的,他媳妇被打行追回了大半脏银,为了救张采又求到刑房一个书手,银子不够用,那书手便强要了那女人,最后还没得个准话,那女人回去越想越气

    便上了吊。虽然最后被家里人救下,但事情就此被揭发出去。

    这两件事叠加在一起,县城中百姓的民愤又被激发起来,城中传言纷纷,有人在串联闹事,昨日出门的两个壮班的衙役就被百姓在南门一顿痛殴。

    上次民乱的主要目标是士绅和家奴,乱民甚至尽量避免和官府冲突,这次如果动乱再起,可能会加上桐城县衙。

    所以对杨芳蚤来说,形势依然十分凶险,万一民乱再起,他必定要丢官不说,还很有可能性命不保。

    在原本的历史上,汪国华被抓后经过大街押送往县衙,半途得知可能不算他谋取黄文鼎的功劳,汪国华便在街市之上吵闹,想把背后的隐情公之于众。结果汪国华刚说得几句,便被某乡绅家的健仆从背后当街刺死,此事再次激发民愤,而且不再是针对家奴,而是直接针对乡绅。士绅惊恐之下只能邀请池州兵进驻,就是

    潘可大所部,桐城从此一直有军队驻扎。

    而此时因为庞雨隐藏了汪国华,所以此事并未发生。但乡绅和胥吏总会作死,把事情朝不可收拾的方向推动。

    士绅那边杨芳蚤无力约束,但他可以对刑房恼怒,民乱之时刑房就剩两三个人当值,没起到任何作用,好不容易平息了又来添乱。周县丞原本也对那司吏不满,两人一番合计,杨芳蚤已经打定主意,虽然他是个代理知县,但与新知县交接的时候,无论如何要建议新知县把刑房司吏的考评打个不合格

    。

    杨芳蚤对庞雨更加信任些,想想之后道,“后面那审讯之事,每次听审不能只有刑房的人,便由快班和刑房一起办。”“小人遵命。”庞雨表面平静,实际上心中有些窃喜,审讯是一个重要的权力,虽然定罪和执行权力不在县衙,但上级的依据主要都是这些审讯记录。只是这个任命来得突

    然,庞雨还没想好怎么运用这个权力。

    “首要的还是要让民情平息,庞班头方才说已有腹案,先说与本官知道。”

    “属下想着但凡民乱,必先有一诱因,百姓之中有不平之气,再被一些有心人蛊惑,任何时候都不缺唯恐天下不乱之徒,但只要没有诱因,这些人自然就无从煽动。”庞雨观察到杨芳蚤微微点头,放心的继续道,“上次民乱先不必说,就此次又见隐患,乃是乡绅追迫太急,以及刑房贪婪无度。属下的意思,不可一味驱散打压那些百姓,

    民情可疏不可堵,既然刑房那书手民愤最大,便先拿了他入监,百姓心气一平,那些蛊惑之人便无能为力。”

    “有些道理。”杨芳蚤沉吟片刻,只要能稳住形势,那个书手的命运根本不在他考虑的范围内,“那士绅那边呢。”

    士绅都有功名在身,杨芳蚤一个知县都动不了,还来问自己一个班头,可见没有丝毫担当。

    士绅的势力太过庞大,他一时也想不好,只要敷衍道,“仓促之间难以想出周全之法,属下还需再仔细斟酌,最好是不与那些士绅直接冲突,又可平息民愤。”

    “那你得抓紧些,不可让乱势一发不可收拾。”

    庞雨心中骂了一句,刑房干的事情衙门中人人都知道,分明是杨芳蚤这个坐堂官失职,在如此微妙的时候还放任刑房胡来,现在却都推到庞雨身上。

    想到这里庞雨低声道,“属下刚接手快班不久,听闻那李班头今年尚未给快班发放工食银,既是要那些快手卖力做事,还得先发放一些,好安他们之心。”

    一说到银子,杨芳蚤便不耐烦的打断道,“此事你自去与户房商议,让户房尽力筹措便是了。”

    ……“庞班头说的都有道理,户房也是度支艰难啊,但凡是有一点存银,那也是先给快班,可确实没有。”赵司吏诚恳的对庞雨说着,“上半年的账册和留存,庞小弟都是经手过

    的,秋粮尚未开征,便出了这大乱,银库真是空空如也。”

    庞雨讨好的道,“赵大人说的自然都是实情,平日没有也罢了,但此时城中暗流汹涌,还要快班这些人稳定形势,赵大人可否稍作腾挪,有个百两银子也行。”赵司吏轻轻摇头,“确实没有,庞小弟刚上任,可不要被那些快手牵着鼻子走,他们手中自然是有钱的,况且就算衙门一时没发工食银,缉凶平乱也是他们的职守所在,岂

    能跟班头讨价还价。”

    他依然还是和颜悦色的,但语气十分肯定,庞雨知道无论如何说都不会有结果。但庞雨是知道的,前几日城中的方秀才等一些士绅给县衙筹措了银子,阮大铖一个人就出了一千两,库房中是有银子的,昨日赵司吏从户房支出了一大笔银子,却是让人

    去修东作门被烧塌的半边门楼。

    庞雨还没打听明白这笔银子到底给了谁,但这样紧急的时刻不首先稳定衙役,反而把钱用于毫不紧急的修建。

    十多个快手也就是不到三十两工食银,因为形势有些严峻,需要一些激励性的奖赏,庞雨也只要求了一百两银子,赵司吏竟然一口拒绝,庞雨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

    旁边的唐为民见庞雨碰了一鼻子灰,连忙拉了庞雨出门,他陪着庞雨出了仪门,到庞雨的那单间坐好。他见庞雨情绪有些低落,也叹口气道,“庞小弟无需介怀,朝廷多年入不敷出,户部每次都打地方的主意,把各县留存抽调一空,户房一向便无甚银钱,三衙七房三班一阁

    ,还有县学、医馆、阴阳各处都要用银子,仪门内外数百人跟着衙门吃饭,哪里都是银子,可收的那些钱粮又不够足额给付,便只能厚此薄彼,三班总都是排在后面的。”

    庞雨有些头痛,他现在手中是有银子,倒不是他要当土老财吝啬鬼,而是这银子还见不得光,若是他突然拿出一大笔银子,任谁也要怀疑他从云际寺捞到了多少。而且这是公事,他也不能长期用自己的钱供养快班,总是要找到一个稳定的资金来源,以前李班头吞没了所有快手的工食银,快班的人平时就靠赌档、勾栏、牙行等行业

    拿些灰色收入,但是数量并不大,因为这些行业背后都有缙绅。最主要还是靠从户房买牌票去下乡比较钱粮,快手就像是坐在快班房里面的个体户,没有丝毫凝聚力,庞雨自然不能这样干。他是准备从那些行业中赚钱,但那需要时间

    ,最好的办法还是要从户房争取到拨款。

    “可小人见识不多,请唐大人帮小人费些心思,看看哪里能去争一争,能更有把握一些?”唐为民一脸为难,皱眉想了片刻后终于道,“要说三班的银钱嘛,实际是有源头的,平日里那些衙役都想去皂班,要么就去快班,少有人愿意去壮班,因壮班辛苦又无钱,但在田赋之中,这壮班却是银子最多的,咱桐城壮班总共是一百九十二的员额,壮班银都是按六两的工食银征收的,这里一年便是千多两银子。壮班实际只有二十来人,

    那多出来的,庞小弟可以争一争。”庞雨看着唐为民,这个壮班银他也是知道的,壮班的编制最多,每年户房都按足额征收的,但实际上壮班人数不多,相当于县衙吃了空饷。这部分多出来的银子有些用于衙门运转,有些则被官吏分润,虽然没见着什么实际效果,但这么多年以来还是有个固定的分配办法,若是要争夺份额,肯定要得罪人,唐为民是不会那么好心的,还是

    只有庞雨自己出面。

    杨芳蚤和周县丞最多是表态支持,但最后还是要求到赵司吏那里,看今天赵司吏的态度,恐怕庞雨难以如愿,或者就算争到了,恐怕有大半都要入赵司吏的腰包。唐为民叹口气道,“唐某知道庞兄弟一心为衙门做事,没有钱粮支撑着,那些快手岂能用心。可惜为兄只是典吏,若是为兄是户房的司吏,那唐某可保证庞兄弟的快班不会

    缺钱。”

    庞雨以为唐为民只是有感而发,本来也想跟着叹口气,突然发觉唐为民的口气不只是感叹,而是意有所指,不由抬眼看着面前的唐为民。

    庞雨低声试探道,“小人记得唐大人说过,去年唐大人便典吏考满了,只要司吏出缺,唐大人是可以顶首的。”唐为民沉静的看着面前的桌面,“确有此事,但赵司吏并不愿让人顶首,为之奈何。这次的民乱中啊,那些郑老殷登一伙家奴,都跟赵司吏是熟识,据闻那郑老最近都在躲

    避黄文鼎,但仍是在桐城的。赵司吏前些时日也是担惊受怕,不知道他会不会改了主意,愿意让人顶首了。”庞雨看着唐为民微微一笑,这唐为民看来是盯着户房司吏的位置很久了,他方才已听说庞雨要参与审讯人犯,平乱之后一定会追究大乱的原因,唐为民此时的意思是要借

    着平乱的东风,把赵司吏牵连进民乱中去,让赵司吏被免职,空出那个司吏的职位。

    虽然他是这个意思,但都是暗示,话语中没有丝毫直白的表述,全要靠庞雨自己去领会,如果庞雨能帮他把赵司吏拉下马,日后保障快班充足的经费就是他的回报。

    庞雨在心中默默想了片刻,跟唐为民告个罪,转身去了隔壁的快手房。

    里面的阮劲、江帆、庞丁等人都赶紧站起来。

    庞雨摆摆手,沉声说道,“咱们快班要办头号大事。抓两个人,第一个是淫人妻子的刑房书手杜方明。第二个,能逮拿第二个归案的,奖励银子五十两。”

    屋中的十个快手口水都要流出来,阮劲呆呆的问道,“谁啊。”“杀人嫌犯郑老。”庞雨扫视一圈屋中的快手,“此人多年来作恶多端,更因他杀死岳季而诱发大乱,我快班要办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捉拿此穷凶极恶之人归案,上报堂尊厚

    望,下平百姓民愤。三日之内抓获此人者,除了五十两奖赏,还可直接升任队正。”屋中的快手同时露出了贪婪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