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铁血残明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掮客
    南京城南库司坊,街巷中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坊中靠西的位置却十分平静,这里有一片富人区,分布着十余座大宅院,园中都是曲径回廊假山鱼池,与坊外的喧嚣嘈杂迥

    然有别。

    其中一处宅院的书房中,摸着美髯的阮大铖正满脸真诚说着话,他对面是一个穿道袍的来客。

    “吴大人此事不易办啊,庐江残破,上万百姓就戮。朝廷正当追究之际,确实不易分说,老夫不敢贸然应承,吴大人还是请回吧。”

    那位吴大人是中年模样,虽被尊为吴大人,却坐在下首,还恭敬的不敢坐满,也不敢靠在椅背上。他听了阮大铖的话,神态更加恭敬,“正是不易办,才求到阮老先生门下,朝廷是在追究,但首要追究的是杨一鹏、吴振瑛,下官这样的知县,当是抚按两级核查,下官知

    道阮老先生不日即要复起,在朝中说话一向还是算数的。”“复起虽是意料之内,吴大人也不要时时提及嘛。”阮大铖摆摆手,“这复起之说的缘由,是老夫在此次流寇侵桐之时奋身而出,带领桐城百姓婴城固守,不但桐城得全,还

    夜袭流寇扫地王所部,斩首有数千之多。”

    那吴大人听了赶紧恭维道,“阮老先生威武,时常听闻有人说及,阮先生集社谈兵论剑,原来所言不虚。天下动荡,先生不出奈苍生何。”阮大铖听了有些兴奋,站起身来挥手道,“老夫潜心兵学多年,到今日有所成,乃是水到渠成。但知兵并非喜征战杀戮,老夫为吾皇祈祷,只要天下太平,所学韬略无处施展才是老夫心愿。然则流寇临城,老夫怜民生多艰,不忍百姓受杀身之祸,不得已披挂上阵,散尽家财招募百余死士。又为桐城运筹帷幄,当知守城不可死守,必要以攻代守方为上策。当夜老夫便果断命衙兵及死士夜袭敌营,这才一战破敌,一夜之间杀敌数千,令群小破胆惊惧,八贼、扫地王、革里眼等数十巨寇当即连夜远遁,不敢复

    顾桐城。”

    阮大铖激动处须发戟张,两指作剑在虚空中往前用力一戳,仿佛隔空将八贼刺下马来。“痛快,先生为国杀贼大快人心,论兵法之精,先生在当世可算首屈一指。”吴大人激动的附和着道,“下官此来,也要代殉难的庐江百姓,谢过阮先生为他们报此大仇,也

    要祝愿先生顺利复出,救天下苍生于危难之中。”阮大铖听了后收了剑指,忍不住在堂中走了两步,停下时对吴大人道,“首屈一指不敢当,最多是屈指可数吧。老夫本身是淡泊名利的想法,为国杀贼不图名利,连衙门要把老夫写入题本报功,也被老夫婉拒了。但总有些正直之士,一心要为皇上求才,在南京四处宣扬老夫战功,一时也劝阻不得,就由得他们去了。吴大人所言救天下苍生

    ,老夫是不敢当的,但这颗为吾皇解忧的忠心,可鉴日月!若是皇上要老夫复起,老夫当仁不让!”“下官实在佩服先生的胸怀,一向以来便期望如先生一般,可恨此次骤遇流寇袭城,下官才具有缺,虽奋力抵挡,仍功亏一篑。下官想着那些殉难的百姓,实在心中有愧,

    但下官确实是尽心竭力了。”阮大铖点头道,“当日老夫在桐城,与庐江便在比邻,老夫击破的便是攻庐江那伙流寇,自然见过巨寇的凶悍,虽是胜了,也是凶险万分,稍有疏忽便会酿成大祸。吴大人

    能坚守两日,老夫相信当是尽力了。”吴大人低头叹气道,“下官比不得阮先生精通兵法,当日先生守城时,下官与先生只相距百里。流寇先至庐江,下官带领官民坚守城墙,连攻两日都被下官血战击败,岂知天降大雾,民壮不能视物,流寇这才乘隙而上,民间有人谣传,说城破之时下官在士绅家中饮酒,实乃构陷!这大雾分明是天灾,非下官守战不力,还望阮先生能仗义执

    言,将这实情让朱都堂知晓。”

    话说到此处,回了主题上,阮大铖恢复平静,又重新坐回太师椅上,一副沉思的模样,不时的往那吴大人打量。

    这吴大人便是庐江知县吴光龙,张献忠、革里眼等人到达桐城之前,就是先攻击的庐江,之前两天庐江守住了城池,流寇已经在收拾行装准备离开,城内放松了警惕。

    第三日突然出现大雾,流寇乘机登城。据传闻吴光龙当时正在一个富人家中喝酒,城破之后他仓皇逃出,但城中百姓大多被难,房屋十毁其七,情况只是比宿松稍好。

    因为中都被烧皇陵被毁,皇帝异常震怒,立刻将凤阳巡抚杨一鹏、巡按吴振瑛逮拿问罪。但此次被攻破的州县很多,各自有不同情况,不能一概问罪斩首。皇帝迅速的任命了新的巡抚,责成新任凤阳巡抚一边加强战备,一边核实罪责,而这新任巡抚,便是山东调任过来的朱大典。在其他掮客的指点下,吴光龙求到了阮大铖

    门上。

    阮大铖沉吟片刻之后到,“吴大人这失陷封疆乃是重罪,老夫一介致仕的白身,虽知吴大人已尽心竭力,确实爱莫能助啊。”“下官知道这事唯有先生能办成,还望先生成全。阮先生一身风骨,朱都堂洁身自好,但各级衙门中总要打点关节,更要往来奔波,路上所费不菲。小人不是请托,这里略

    表一些心意,不能让阮先生的操劳之余还要自贴盘缠。”

    吴光龙跪在地上,把两张银票托在手心,阮大铖随意的一瞟,面上一张写着二千两,应当两张是一样的,便是四千两。阮大铖轻轻一瞟便移开视线,面上的表情丝毫未见激动,他摇摇头道,“吴大人虽没有请托之心,但这定罪乃是朝廷纲常,老夫一介白身牵涉其中,又在复起的要紧关头,

    恐怕不太妥当。实在有心无力,为之奈何。”

    吴光龙赶紧又摸出好几张会票展开在手中,仍跪在地上哽咽道,“先生高义,请念在下官家中妻儿老小凄苦无助,先生有悲天悯人的大慈悲,试问又于心何忍”阮大铖又瞟了一眼,合计有五六千两的样子。两人谈着生意,没有丝毫尴尬,一般此时的请托是写好礼单给管家的,不会直接和主人进行银钱交易以避免尴尬。但吴光龙

    此事有点难办,来的时候不知道阮大铖会不会接,更不知道价格,不能贸然把几千两银子的巨款送进去,非得当面和阮大铖交流,定下价格能交易后才行。

    好在阮大铖当掮客的经验丰富,也遇到过多次类似情形,吴光龙想了一个路费的说辞,两人倒能顺利推进谈判进程。“老夫慈悲心是有的。”阮大铖哎的叹口气道,“也不妨实话告诉吴大人,老夫与朱都堂是同年不假,互相情谊深厚也是有的。但吴大人当知,那漕督衙门不是其他地方,从

    南京到淮安几百里路,路费不要多少,但那漕督衙门的里面,从大门进到朱都堂的书房虽只百余步,路费却是最贵的。若是换了人去,这点银子恐怕连门都进不了。”

    吴光龙此时听明白了,阮大铖暗示的意思,漕督衙门里面那一百步,只有他去走才管用,其他人是办不成的,如此便是愿意接这单子了,只是嫌价格还不够。

    他不由咬咬牙,又从衣袖中摸出两张千两会票,“下官已倾其所与,请先生垂怜,先生要是不帮,下官就走投无路了。只要先生救了下官,日后下官终生奉先生为父。”

    阮大铖这次没有看吴光龙,左手撑在扶手上,手指轻轻敲击着,梨木冰凉的质感让他感觉很舒适,眼睛则一直看着面前的石板。

    堂中一阵寂静,吴光龙紧张的看着阮大铖,不敢开口打搅。

    阮大铖终于动了,伸手端起茶杯,“念你是力战不支,那老夫便勉为其难跑一趟淮安,能不能成就不敢说满了。”

    “谢过先生。”

    吴光龙放下心来,阮大铖在掮客界里还是有些信用的,他也比较放心,连忙再磕头,将银票小心的放在身侧的茶几上,躬身行礼后缓缓退了出去。(注1)

    阮大铖并不还礼,吴光龙不是进士出身,就算此次逃脱处罚,在官场也并无远大前途,对阮大铖是没长久利益的,什么终生为父都是扯淡,他们就是一锤子买卖。

    待吴光龙离开之后,阮大铖放了茶盏,拿起银票仔细查看起来,一副爱不释手的模样。

    此时管家进来对阮大铖道,“老爷,桐城的庞班头来了,在门外候了有一刻了,老爷要不要见他。”

    阮大铖惊讶的放下银票,“这么快就来南京了,果然少年人性子急,快请!”

    ……

    “庞小友你来看,老夫这新宅所在,便是此处,原本是三处宅子。安庆的房产一泻千里,这金陵的房产反而大涨了不少,老夫忍痛出高价买下,全部拆了重新修建。” 阮大铖带着庞雨站在一片空地上,有些兴奋的指点。庞雨有些发呆的看着,他刚见到阮大铖,便被阮大铖拉来看他的新地产。眼前的园林还是一片工地,堆积了许多砖石

    ,周围有十多个匠人在奋力劳作,已经能看出池塘的雏形,围墙修了一半,但房屋都还没有修建。

    这里离阮大铖现在住的大宅院不远,但占地面积明显更大,以阮大铖一向的奢华风格,修建之后必定在南京都要算一流的豪宅。他原以为阮大铖来了南京这个东林党大本营,应该是要低调一些的,买个小些的宅子就成了。谁知道阮大铖这么高调,现成的宅院买下来拆了重修,完全看不出忍痛的感

    觉。阮大铖又压低声音神秘的道,“老夫请到了那园林大师计成,共设六座主楼,后花园是一池、两亭、三石,老夫把此园的名称都想好了,便叫石巢园,待明年建造完毕,庞

    小友便可一览全貌,到时定要多住些时日。”

    “先生说得在下心痒难耐,先生乃首屈一指的才子,能看得上的园林设计必是惊世之作。”阮大铖哈哈大笑,“此处算个住所罢了,老夫在城南牛首山买了一块风水上佳的地块,那里才称得上园林,无论踏春还是赏雪,都是上佳去处,连戏台也是这金陵首屈一指

    。”(注2)庞雨听完只能在心中羡慕阮大铖这个有钱人,他都不知道阮大铖到底有多少房地产了,仅仅他听过的,便有枞阳、桐城、百子山各一处,怀宁两处,南京如今也是两处了

    。

    阮大铖说南京房价暴涨,庞雨也能理解,江北各省的有钱人都往南京来了,这类豪宅自然抢手。实际庞雨的房产算起来也不少,都是赌客抵押给百顺堂的,但桐城毕竟是三线小城,还都是些小宅院,这次流寇过后房价暴跌,南京这边反而大涨,他那些小房产加起来

    ,恐怕还比不上阮大铖眼前这么一套,果然还是一线城市的更保值。

    庞雨也不敢打听房价了,他原本也打算在南京谋一处房产,但只是个落脚的联络点,不可能是这种豪宅,有点不好意思开口问阮大铖。“这次庞小友来金陵,只能住在老夫家中,让老夫一尽地主之谊,此次过来金陵,请了些南曲同好听那《女驸马》,皆啧啧称奇,比老夫预计更佳。哈哈哈,老夫定然要让

    他们见一见原作之人。”

    庞雨忙道,“那便打扰先生几日,但小人办完捐监的事情便要赶往苏州,去办那军职之事,恐怕在南京不能久留。”阮大铖挥挥手笑道,“庞小友大可放心,捐监由老夫派人带你去南户部,简单得紧,用不了半天功夫。上次原本也跟庞小友说过,此事若有钱谦益举荐,便十拿九稳,所以

    庞小友不要急于去苏州。巡抚衙门是在苏州,但成与不成首要在南京。”

    “先生指点,在下是从何处入手更加妥当。”阮大铖摸摸胡子沉吟道,“庞小友此事,若是一定要办成,便先找方以智,请他带到何老先生那里,由他将你举荐给钱虞山(钱谦益)处,何老先生也是东林一系,说话管

    用。若是有了虞山的举荐,张国维那里一定能成。”

    庞雨谦逊的道,“方以智留给在下的地址是在武定桥,不知是否还在那处。”

    “搬了,去了城西,方家从茅元仪手中买的旧居。”

    庞雨松了一口气,总算有一个明确的线路,随即皱眉低声道,“茅元仪?好像又在哪里听过。”

    ……

    注1:吴光龙此事是真实事件,之后在南都士子对阮大铖的总攻击时被翻出。而朱大典最大的名声,就是贪财,所以有较高可信度。注2:阮大铖在南京城内居所名为石巢园,在库司坊内,建成于崇祯九年,一直保留到了民国时期。后来他的流传戏曲汇集为《石巢四种》,便是由此由来。牛首山园林是阮的别业,张岱《陶庵梦忆》中就曾记录到阮大铖牛首山园林赏雪。方以智南京故居在城西,当时是茅元仪旧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