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铁血残明 > 第二百一十八章 惑敌
    桐城墙头竖起了密集的悬帘,蚂蚁一般的人群在搬运着物资,许多垛口都摆上了小铁铳。城外的紫来桥上摆满了拒马和石块,只留下弯曲的通道,仅容一人通过。紫来桥

    外官道旁的树上挂着几颗人头,两名快手和五名士兵在附近值守。

    许多民夫在紫来街上忙碌,将那些废墟中的砖木泥块弄得到处都是,尽量让近城的地方难以通行,流寇若是还想像年初那么偷袭城门,已不太可能。目前仍开放的只剩下南熏门和朝阳门,门洞外同样摆满石块和拒马,络绎不绝的难民从四面八方赶来,在城外等候进城,城门处的壮班依次检验口音,问明原住处后,还

    要询问附近的地名核实。

    这是桐城第三次备寇,庞雨已经不太担心城防,城内动员社兵驾轻就熟,乡村的疏散也比第一次容易得多,因为大家再麻木,也都知道年初的惨状了。

    但最好的情况仍是将流寇阻拦在境外,并非是庞雨自大到能战胜十万流寇,只是希望把安庆变成一个更差的选择。“那两个谍探路经练潭、挂车河到桐城,在南熏门外逗留片刻,因城门戒严查验口音,他们没有进城便往北去,在紫来桥看到了那几个人头。之后他们到了北峡关关城,王把总按将军的吩咐,调集了所有驻桐城的守备营兵马,包括水营兵,还有当地的百姓男子,当时全都安排上了关墙和街道,那探子都看到了。最后见到他们的踪迹,是在

    舒城城外,他们没有往六安州去,确实去了庐州府。”

    听杨尔铭说完,庞雨恭敬的道,“全靠大人调派得宜,此次惑敌方能完成。”

    杨尔铭摆摆手,“若非庞将军给桐城两班资助,恐怕难以拿到桐城的谍探,何谈惑敌,再说那雄壮兵马也是假不出来的,归根结底还是将军兵法高明。”庞雨客气了两句,见城楼上其他人隔得远,低声对杨尔铭道,“希望这个安排有用。从谍探回去的线路猜测,流寇很可能从舒城过来,因为东北方向的庐江已经残破,他们

    抢不到足够的物资,最好他们看到北峡关戒备之后,就不要往桐城来了。”

    杨尔铭也赞同,如果要进攻安庆,线路上仍能获得补给的,就是六安、舒城、桐城三个城池,在严寒的天气中,他们从庐江绕路的可能不大,北峡关是必经之地。流寇与正规军不同,他们主要是要获得物资,并无其他战略目的,所以安庆这个战略重镇对流寇没有什么附加效益,只要给他们北峡关固若金汤的印象,可以在很大程度

    上减少风险。但他仍眉头紧锁,作为少年知县算是人生赢家,但运气也确实不好,上任一年已经遇到三次流寇,而此前百年桐城也没有这么多,感觉知县的主要任务就是备寇,不知道

    何时才能结束。

    他沉默了一会后问道,“敢问庞将军,此次道台大人准备在桐城布下多少人马?”

    庞雨知道杨尔铭的担心,这种反谍行动成功概率不高,难以断定流寇会不会来。如果流寇只是暂时不来,戒备要持续更久,桐城的经济可能又承受不了。

    “潘可大留守府城,若确认流寇进入南直隶,史道台会亲率吴淞兵马驻守桐城。”杨尔铭轻轻叹口气,他更希望潘可大过来,毕竟只有五六百兵马,好歹里面还有几十号家丁,许自强所部人数众多,但战力地下,连家丁也不甚强悍。甚至他们都不来也

    行,只要守备营在,肯定能守住城池。

    “听闻吴淞兵不肯开拔,又何苦调他们来桐城。”

    “只是要开拔银,道台大人过江去处置了。杨大人也无需烦恼,在下已经建言道台大人,此次只调吴淞营中精锐过江,大概不足五百人。”杨尔铭稍稍放心,史可法此次的安排也是对的,吴淞兵是客兵,面对流寇可能闹出事来,史可法把他们留在身边相对好管理。营中所谓精锐,就是强壮些的士兵,家丁每

    月也就是九钱银子,而且训练不足,不能指望太多,但好歹可以作战。“不瞒庞将军说,县衙并无多少钱粮可用,今岁潜山、宿松、望江都免了两逋赋,桐城因县城未破而不予减免,然则桐城四乡残破,官道沿途田土荒芜,县衙度支甚为艰难

    。”

    庞雨倒不认为杨尔铭是要拿回预收银,因为现在百顺堂的利润是作为利息给桐城了,也是县衙一笔收入,他只是发发牢骚,舒缓心情罢了。当下对杨尔铭劝道,“大人无需过虑,咱们都见过流寇了,就是为了抢东西,此次比年初早得了情报,若果真往桐城来,届时让百姓往山上江边跑,流寇过境再回来便是。

    ”“可房子跑不掉,流寇只要烧了房屋,这些百姓又只能乞讨度日,自年初被寇,城中乞丐成群。转眼又是年关了,你看这城门外边,卖儿卖女的比往年多了数倍,价银不足

    三两便可买一童仆,百姓本应在家团聚之时,如今却是这般。”杨尔铭眼睛有点红红的,“本官见之恻然,忝为一方牧守,心中实在有愧。”

    “大人……”

    杨尔铭抹了抹眼睛,“好在有庞将军在,百姓多了个依仗,请将军一定不要撤回府城,桐城百姓就指望着守备营了。”

    庞雨一时说不出话,他并未跟杨尔铭说救援江南的事情,现在杨尔铭还以为守备营这次会一直驻扎在此。

    杨尔铭看到后面站的几个军官,对庞雨拱手道,“不打扰将军运筹。”

    目送杨尔铭的背影在城梯上消失,庞雨把杂念赶走,打开自己的简易地图放在城垛上,对几个把总招手,示意他们围拢过来。“目前我们的准备,都基于流寇从庐州而来,但河南的消息不明,流寇也可能是广布探子,若流寇果真出现在庐州,他们的选择包括西往湖广、北向河南、东向徐州。往南有正南和东南,东南是扬州方向,正南就是安庆,这两个方向都与我守备营有关。我部镇守桐城,首要堵截流寇进犯,若流寇选择其他方向,自然与我安庆守备营无关,

    若是正南和东南,根据流寇不同规模,我们有不同的计划。”

    几个把总都有点紧张,此次流寇云集,其中还有杀死曹文昭和艾万年的流贼精锐,曹艾两人各是一千多人,守备营也是一千多人,大伙并不觉得自己比曹文诏要强。“第一个是流寇往安庆来,本官此次不会只守桐城,但主力会驻扎于此,北峡关和庐江两个方向,北峡关有险可守,先部署第二司一个局,庐江那边的渡口桥梁,部署第一司两个局,绝不能如上次一般,让流寇长驱直入。”庞雨看向郭奉友,“亲兵队的塘马与县衙马快协同,负责军令传送,从桐城到边界,每隔十里设一个马站,把以前废弃

    的铺社都用起来,务必确保情报和军令通畅。”

    郭奉友低声道,“有些铺社已经被吏目和当地士绅占了。”“全都赶走,跟他们说明我们不会久住,流寇退了就还给他们。若还是不听,就把人赶出去。在杨学诗回来之前,骑兵局也归你暂管,保持对舒城和庐江的侦查,若发现流

    寇踪迹,先派骑兵阻拦其前哨,步兵随后增援相应方向。”

    几个把总一头,桐城河流众多,在津渡桥梁设置人马,可以有效减缓敌军速度,若是小规模的流寇,完全可以挡在境外。

    “第二种情况,流寇从庐州府前往扬州方向,江浦、六安属于应天巡抚辖下,有可能被他们攻击,确定流寇进军方向后,我们将水运救援。”王增禄看着地图道,“万一流寇虚晃一枪,比如去了含山、和州,又往无为州折回。届时我军船行下游,只能等有码头才能登岸,反而成了在后面追赶,恐怕会在野地被流

    寇大军围攻。”庞雨摸着下巴看了片刻道,“所以对流寇的情报一定要掌握,只要他们从庐州出发,我部骑兵就要尾随,并哨探无为州、巢县两处。以我的估计,他们会分兵而行,不然一

    条道路走不了他们那十多万人,沿途抢的东西也不够吃,届时的情报会杂乱而矛盾,骑兵一定要吧哨探作为第一要务。”一直没说话的庄朝正突然道,“流寇断了道路,他们队列或许甚长,哨骑只能看到队尾,未必能知道他们往哪里去了,能否在巢县、和州、含山、全椒等地安排些坐探,若

    是流寇迫近,他们可过江后往上游走,到安庆对岸后再返回江北,路途都行进在江南,如此能知道流寇进攻的方向。”“是个好主意,本官会安排人。” 庞雨看看庄朝正,过江再从江南走陆路,速度快的话大概一天能到安庆对岸,情报送到庞雨手上至少要两天,慢的话三四天,大概就是

    流寇围攻一座城池的时间。这个方法效率不算太高,但也是一个核实情报的方法,思索片刻后道,“本官让漕帮在当涂和南京预备粮草,让他们去时留人在江北便可。”

    此时一名亲兵从城梯口过来,低声对庞雨道,“大人,桐城派去河南的几个马快回来,说流寇往开封去了,卢大人在领兵追击。”

    庞雨看了一眼地图,“这消息可确实。”

    “那几名马快从固始过去,在信阳一带查探,有从贼中逃回的百姓,说流寇大王说的打开封去了,马快跟了一段,看到流寇留下的营地,确实往北去的。”几个把总都低声议论起来,大家都有些疑惑,同时都松了一口气,只有姚动山低骂了一声,似乎对流寇不来很失望。庞雨也有些失望,目前一切准备都围绕流寇十五号到

    庐州,眼下这么一走,反而又失了主动。看杨尔铭的样子就知道,如果戒备持续太久,地方上很快就支撑不住。

    郭奉友对庞雨恭敬的道,“一定是大人虚兵惑敌成功了,流寇是吓走的。”“这时间不对,探子是往庐州汇合大队,贼首目前还未收到安庆的消息,所以跟惑敌无关。”庞雨摸着下巴疑惑的道,“让探子在庐州等,却又往开封,各位好汉到底要往哪里去,难道你们也在惑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