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恶名昭彰绒毛控(纯爱) > 第八章:不思蜀
    ……

    秦云行的手轻轻抚上门把手,正要旋开,眼前却忽然浮现出一个虚拟面板,面板上用大红的颜色写着——游戏外有人按响了您的紧急呼叫键,建议玩家暂时退出游戏,我们会为您自动保存进度。

    “好吧。退出游戏。”秦云行指令下得干脆,眼睛却是恋恋不舍地黏在身后的毛茸茸们身上,根本不舍得挪开。

    眼前的虚拟场景倏忽消散,毛茸茸们也再不见踪影。秦云行叹息一声,以最快的速度解除无重力状态,打开门,从游戏球中爬出。

    “发生什么了?”以秦云行对自家姐姐的了解,若非真有紧急情况,他是绝对不会贸然打断自己的游戏进程的。

    女皇陛下面色严肃地沉默不语,时间太短,他还没想好借口。

    易尚贴心地上前一步,接过了哄骗纯洁少年的任务:“不知殿下您是否在游戏里看到了一些姿态开放的年轻男女?”

    “噢噢,是啊,有不少呢。”秦云行点点头。

    “我们刚刚得到游戏设计部的消息,似乎有一位设计员领会错了我们这边的意思,所以放了一些不太合适的角色进去。”易尚这锅甩得非常之溜:“陛下担心您在游戏里看见什么不合适的东西,所以……”

    秦云行恍然:“又是这张脸惹的祸?啧,我就说嘛,我姐明知道我很烦这些东西,怎么还会往游戏里弄。要不是看到还有兽类,我都要当这是个成人游戏了。”

    “回头我会让人检测一下,调试好了再继续让你玩的。”女皇陛下赶紧结束了这个危险的话题。

    秦云行忍不住催促道:“那姐你让他们快点啊,我还想接着玩呢。”

    “你接下来想具体玩些什么可以列个单子,我让他们一起给你修进去。”在宠弟弟方面,秦云想向来毫不含糊。

    “姐你真好~”秦云行眉开眼笑。

    “不过小事而已,只要你玩得开心就够了。”女皇陛下笑眯眯地轻抚弟弟呆毛,一本满足。

    易尚却是忍不住皱紧了眉头,心头泛起一阵不安……

    没得玩的秦云行很快离开了,房间里又只剩下了操心二人组。

    “看来是我们想多了。”女皇陛下喝了口茶,脸上挂着的笑容短时间内大概都不打算撤回了。

    “看殿下的表现的确是这样的,只要是有毛的兽类都深得殿下欢心,无论男女老幼都一样。”易尚点头承认。

    “难得小行有喜欢的东西,游戏的修改事宜,你尽快办妥吧。”秦云想吩咐道。

    “您不打算给殿下找真正的兽族玩伴吗?”易尚问。

    “你也看到小行对兽族的态度了,可以说是全心奉献,极为亲昵。”秦云想冷哼一声:“但是现实中的兽类可不会像游戏里那么安全无害。只要是智慧生物,就免不了立场与私心,谁知道他们会仗着小行的宠爱做出什么事来。”

    见女皇陛下心意已定,易尚只得点头,虽然从逻辑上推断,并不觉得亲王殿下玩儿个游戏会出什么问题,但心底的那份不良预感却始终氤氲不散,让他难以安心。或许,他该将体验度调低一些。

    秦云行出了门,手心里似乎还残留着茸毛轻轻挠在掌心的美好触感。旷了十八年的他,没想到一朝偿愿就扎扎实实地撸了个爽,这会儿总算是心满意足,准备干点正事了。

    他回到自己的大殿,麻溜地点开智脑,联系上了熟人——

    “下个订单,替我做个具有兽语翻译功能的应用。我智脑的型号还是那个,要尽快,价钱好商量。”

    虚拟网那端的很是热情:“土豪您放心,您的订单永远是第一位的。上次给您做的自动识别面部,对应提供人物信息的应用还好用吗?”

    “不好用!那些家伙一言不合就微整容,数据只要有点差别就识别不了,你得调下精度才行。”

    “好的,您放心,二十四个小时以内,这两个应用都会按照您的期望做好,价格老样子,还是给您发私人邮箱可以吗?”

    “好的。”

    秦云行付了款,断开通讯,心累地叹息一声。在这个有精神力的未来世界,周围尽是些过目不忘的变态,衬得他仿佛一个24k的纯智障。

    当有人一脸热情地打招呼时,他在想——您是哪位?

    当有人极其自然地聊起上次我们谈到啥啥啥时,他在想——是我说的?

    当有人信手拈来地谈及各种专业术语,并且理所当然地认为听众们一定懂,而听众们也确实都特么懂时,只有他在想——你们在说啥?

    好在,他有钱,有权,还有个更加有钱有权的弟控长姐。

    废物如他,也总算能在各种智脑应用的加持下假装是个正常人了。科技改变生活,感谢自己投了个非常有技术含量的胎。

    “对了,姐是不是说过有小奶豹的资料来着!”解决好语言沟通问题,秦云行忽然想起了这茬。

    他唤来亲卫,吩咐道:“我需要邢越尚的相关资料。”

    亲卫贴心询问:“好的,这就去吩咐信息部。”

    “等等,这类资料机密级别是?”秦云行问。

    “b级。a级以下的您都有权限查看。”亲卫道。

    “居然是b级?算了,不看了。”

    秦云行摇头拒绝。有权限和真去使用权限,可不是一回事。身为亲王,要懂得什么能碰,什么得避,才能活得安稳又长久。就算姐姐对他宠爱有加,也得知情识趣才能配得上这番宠爱。若想了解什么,等翻译应用安装好了去问邢越尚本人也是一样的。

    经过这一番折腾,已是到了晚餐时间。秦云行用了饭,又去看了看治疗中的邢越尚,可惜那会儿他正躺在医疗舱里,连根毛都见不着。秦云行也只能带着小遗憾回寝殿继续自己的腐败日常了。

    第二日,依旧是睡到日上三竿自然醒。用过了丰盛的早餐。

    院长那头便传来消息,邢越尚已经从医疗舱里出来了,他想看可以随时来看。

    “我这就过来。”

    秦云行这会儿横竖也没什么事,麻溜地坐着医疗专线就去了。

    小豹子依旧是萌得人心肝颤的小豹子,但秦云行昨天撸了个爽,这会儿已经能完美地控制住自己那见毛就自动摸上去的手了。

    “他的身体怎么样?”还没能给智脑安装上翻译应用的秦云行,依旧是只能和院长尬聊的秦云行。

    “昨天只是通过医疗舱将他的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正式的治疗今天才开始。”院长解释道。

    “哦。”秦云行有心想问问邢越尚在医院吃得如何睡得如何,但昨晚来的时候已经问过了,这会儿竟是除了一个干巴巴的“哦”就无话可说。

    接下来。邢越尚托院长替他表达了诚挚的谢意,与被关怀的感动。

    秦云行托院长替他表达了真切的慰问,和早日康复的祝福。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此刻,秦云行不由得怀念起游戏里的毛茸茸们来,至少他们不会需要他强行找话题……

    就在这气氛逐渐尴尬的时刻,秦云行听到了新邮件到达的提示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