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恶名昭彰绒毛控(纯爱) > 第十二章:真刺激
    “具体情况院长应该已经告诉你了,实际上需要你做的,也并不是什么危险的事,我们只是需要了解一下,强制退出对没有精神力的人是否会造成影响而已。”女皇陛下边说边打开了门禁。

    “明白,我会全力配合的。如果有什么别的需要我做也没关系。”邢越尚跟着陛下一路前行,答得很是干脆。

    对于邢越尚这样配合的态度,秦云想反倒有些不踏实,毕竟上次见面时,这货还一副惨遭侮辱,苦大仇深的模样。

    秦云想停下脚步,回头看向邢越尚:“这并非强制要求,你是有选择的,如果你愿意配合,我会给你足够的酬劳作为答谢。但你如果不愿意,我们也绝不会勉强你。”

    “我答应前来,并非为了酬劳。”邢越尚抖抖圆耳朵,琥珀色的大眼睛诚恳地望着陛下道:“我是听院长说这个实验对亲王殿下很有帮助,才决定来的。我很感激亲王殿下为我做的一切,很高兴能得到这样一个机会,为亲王做些什么。”

    林院长附和道:“放心吧陛下,邢越尚是个好孩子,他是真的很感念殿下的治疗之恩。”

    易尚也点点头,表示据他观察没问题。

    “哦。”于是女皇陛下默默转回身子,继续向前。

    不管剧情是怎么发展成如今这样喜闻乐见的节奏的,只要结果是好的就行。

    “时间这么早,小行肯定还没起。因为游戏是特质的,所以只有一个设备可以登入,我们得抓紧时间……”

    终于,秦云想打开了最后一道门禁——

    “诶?小行怎么在!”

    三人一猫啊不,是一豹,站在门口,看着漂浮在游戏球里,脸上带着迷之笑容的秦云行默然无语。

    “殿下还真是很喜欢这个游戏呢。”邢越尚幽幽地开口道:“这会儿他大概正在跟游戏里那十多只乖巧的宠物卿卿我我吧。”

    秦云想对此也很是不满:“哎,这孩子真是的,昨天睡得那么晚,今天居然又起个大早,也太不把身体当回事了。”

    “看来实验的事,只有改个时间再来了。”邢越尚道。

    易尚道:“不用着急,你不如趁此机会先看看殿下是怎么玩的,轮到你实验的时候,也好做参考。”

    “关于游戏里的事,殿下已经跟我讲过了。”想起上次秦云行离开前对自己说的话,邢越尚心头就有点堵得慌。

    “还是看看吧。”女皇陛下直接拍了板。

    “这合适吗?这属于殿下的个人隐私吧。”就秦云行和自己相处的经验来看,邢越尚有充分的理由相信,秦云行对待自家宠物的态度,那是相当的少儿不宜。

    “没什么不合适的,小行对待宠物就是单纯的亲亲抱抱而已,就跟小孩子喜欢玩具似的,喜欢什么就天天抱在怀里不撒手,幼稚得很。”

    女皇陛下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监控系统。“小行那孩子,虽然长成那样吧,实际上内里相当清纯……”

    女皇陛下的声音在监控画面出现的一瞬,戛然而止。

    然后,三人一猫啊不,是一豹,看着虚拟屏上的画面,再度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只见虚拟屏上出现了一个骚紫色调的房间,秦云行就和他的宠物们正躺在最中央的那张圆形大床上,随着床的震动嘻嘻哈哈地滚来滚去。那床也是很有特色,床铺周围缭绕着好几根弧形栏杆,如一个被笼住的巨型鸟笼。鸟笼上方还垂下若干意味不明的皮质绳带。

    而床边的那些摆件就更有特色了,比如半透明的浴缸啊,比如造型奇异的椅子啊,比如摆着很多小玩意的展示架啊……

    单纯少年邢越尚看着屏幕上那个抱着一只大豹子滚来滚去的亲王殿下,默默举爪遮眼,耳朵尖都红了。这叫清纯?我外星人见识少你不要骗我。

    院长也默默别过头,为什么他都一把年纪了,还要来围观这个?陛下您就算为了给弟弟治病,也没必要让殿下这么“坦诚以待”啊!

    “怎么回事,不是已经让技术部改了吗?”女皇陛下恼羞成怒地瞪向易尚。

    “我这就问问技术部。”易尚心底将办事不利的技术部骂了个狗血淋头,当即连线组长,冷着脸质问道:“游乐间是怎么回事,不是让你们改了吗?”

    组长姑娘也是一脸懵逼:“怎么了吗?已经改了啊。”

    “昨天是因为有特殊原因,我才让你们将初版设计成那样。”易尚强忍怒气道:“但后面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所有涉及那啥都必须修改掉。可你们是怎么办事的,眼下这个游乐间居然又变回了初版的那种!当初我们好不容易才瞒住殿下的,这倒好……”

    女皇陛下看着在床上颠得衣衫凌乱的自家弟弟,顺口接过话头,强行挽尊:“小行也真是的,看到不合适就跟技术部说嘛,布置成那样,居然也将就着玩。”

    “可是……这个改动,是殿下今早特地跟我们技术部要求的啊。您昨晚不是让我们满足殿下的所有要求吗?”小组长弱弱地解释道。

    “……”脸都要被现实打肿了的女皇陛下,默默闭上了嘴。

    “这不可能。”易尚对自己的判断还是很自信的:“殿下对宠物根本没有那方面的需求,怎么可能和你们提这种要求。”

    “要不,您先问问亲王殿下……”组长委婉地道。

    易尚自然看得出对方在说实话,于是果断关了通讯,喃喃道:“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其实……殿下玩什么游戏都是他的自由,他都成年了,玩这类游戏也很正常。”邢越尚甩甩尾巴,善解人意地给两位大佬递上台阶。“我们还是换个时间再来吧。”

    “不会的,小行应该只是想要借这个场地玩耍而已,大家多看会儿就都明白了。”女皇陛下一脚踹翻了台阶,表情笃定。

    院长绝望着瞅着自家陛下,陛下您今天这fg立得飞起啊,或许殿下真没想干什么,但经您这么一说,就算没啥想法一会儿多半也得有啥了。

    果然,画面上的剧情很快发生了变化。秦云行从床上爬起,走向一旁放着种种不可描述的展示架。

    屏幕上的画面于是越加不堪入目起来,只见秦云行优哉游哉地挑选着道具们,最终,他拿起了一柄绒毛刷。长长的柄身,顶端是一个红色的骚气毛球,葱白的手指捏着手柄,另一端的毛球沿着只见一路上滑至小臂,袖口被轻轻撩起,白嫩的肌肤趁着红色的毛球,画面中人似乎被挠得发痒,于是勾起红唇溢出一声轻笑,煽情至极。

    秦云行选好了玩具,便转身向着床那边走去……

    “还要看下去吗?”院长发出疑问,他到底做错了什么,非得看这乱七八糟的画面不可。

    女皇陛下带着他最后的倔强沉默不语。

    “宝贝儿们,来玩呀。”

    随着一声口吻荡漾,伤风败俗的呼唤。秦云行已是来到了床边……

    院长默默别过了头,不忍直视。

    易尚默默垂下了眼,祈祷自己的专业眼光千万别走眼这一回。

    邢越尚默默将头埋入爪间,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女皇陛下默默将手伸向转播关闭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