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恶名昭彰绒毛控(纯爱) > 第七十九章 报案中
    “殿下,您准备怎么处理这件事呢?”

    “当然是按照最公平公正的办法处理。”秦云行点开智脑,拨了个号。

    大巫估摸着接下来的事,秦云行大约是要吩咐手下代自己出面了,毕竟这样的小纠纷能让他发句话已是难得,继续搀和就有失身份了。

    然后,大巫就听到秦云行对着另一端的人“吩咐”道——“你好,是治安局吗,我是积厚学院的管理者秦云行,我要报案。”

    大巫瞬间瞪大了眼:“等等……殿下你为什么要报案?”

    秦云行没回应,继续报案:“具体情况是这样的,十一点四十三分,在我院内发生了一起骚扰事件,骚扰者为学生家属,据说有智力障碍。受害者为我院梅老师。另据走兽族大巫竹辛所说,骚扰者可能是被人故意放出,你们可以向他了解具体情况。相关的监控我们都存着,如有需要,你们可以随意调取。”

    “好的,殿下,我们这就派人前来处理此事。没想到这样的小事,竟还劳烦您亲自报案,是我们的失职。”

    “怎么能算失职,没人报案你们上哪儿知道这事儿。若非纠纷双方都希望我来替他们出面处理此事,我也不至于亲自报案。处理这种事,还是要你们出面才能保证公平公正,我想他们也是这么希望的吧。”

    大巫一双豆豆眼死死瞪着秦云行:我们纠纷双方并不希望你报案好吗?

    “不知殿下您对这个案子有什么看法?”对面的治安官有些没底地试探着亲王的态度。

    “没什么看法。”秦云行:“你们照着法律流程,好好调查,秉公处理就好。”

    对面显是松了口气,爽快地应承了下来。

    秦云行结束了通讯,转头对大巫微笑道:“我云昭对于这类情况,在法律上是有详细规定的,保证绝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那只泰迪既非故意,按照云昭法律,除亲属会因监管不力而被判罚款赔偿外,是不会有别的处罚的。我校规对这类事也没有相关的规定。所以,不管从哪个方面讲,你都不必再担心了。”

    “哦……好的。”面对亲王殿下如此骚操作,大巫满心的卧槽虽无处安放,却也不敢怼回亲王脸上。事已至此,他还能怎样,除了憋回去还能怎样?

    秦云行拍拍大巫的肩:“接下来你只需要保持通讯通畅,帮忙配合调查就行。你还没吃午饭吧?正好我叫人给我和小宝准备了午餐,一起吃点?”

    大巫扫了一眼满是佳肴的餐桌,却是提不起半点胃口,摇摇头道:“多谢您的邀请,只是族人还等着我回话呢,就不多留了。祝你们……用餐愉快。”

    “那好吧。”秦云行也不多留人。

    “那我走了,再见。”大巫垂着脑袋迈着沉重的步伐缓缓离开,仿佛一个被生活的大山压扁了身体的大毛团。他曾经天真地以为亲王会成为自己的靠山,现在他深刻地领教到了什么叫靠山山倒靠河河干。

    如果今天站在这里为族人求情的不是自己,而是邢越尚,一切是不是就会不一样?大巫回头看了一眼坐在秦云行身边的海小宝,愈发觉得找个族人替代邢越尚陪着秦云行迫在眉睫,这个替代者可以不是他,但决不能是其他族的兽人!

    海小宝被大巫出门前的那一眼看得很不自在,想起秦云行之前还邀请旧爱和自己这个新欢同桌用餐,稍稍带入了一下大巫的角度,不由得更加尴尬。忍不住替大巫说话道——

    “殿下,您是不是误解了大巫的意思,他应该是更倾向于私了的。事情闹大了,对走兽族有害无益。”

    “我知道啊。”秦云行理所当然地道:“但世事哪能尽如人意呢?他们要是能私了,就不会找上我了。既然找上我,事情自然就得公事公办。”

    明明知道却还……海小宝被秦云行这冷酷无情的表态给镇住了。他是听说过亲王与大巫的绯闻的,他也是见过亲王与大巫亲密相处的,只是万万没想到,殿下是这样提上裤子就不认人的殿下……

    “吃饭了。”见小少年还傻愣着不动,秦云行催促道。

    海小宝乖巧地坐上餐桌,老实吃饭,心中却是暗潮汹涌:大巫离开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一定很难过吧。之前自己还想着要是能讨得殿下欢心,就再也不怕家人被欺负什么的,实在是太天真了。对于殿下这种人,枕边人大概就是个想换就换的玩物吧,有了新的玩物旧的就会被随手抛弃,连半点情分都不会留下。

    想起大巫的今日大概就是自己的明日,海小宝不由对着渣男金主瑟瑟发抖,连美味的食物也变得难以下咽起来。

    秦云行对此毫无察觉,并且吃得津津有味,完美地演绎出了一个拔那啥无情的渣男形象。用晚餐,秦云行便准备享受大好的午休时光了。

    于是荒淫无道的亲王殿下,对着小海豹露出了不怀好意的微笑:“小宝啊,你吃饱了吗?”

    海小宝点点头。

    “那就赶紧变回兽形吧。”秦云行催促道。

    海小宝忽然想起,在用餐前,亲王正暗示自己肉偿来着!

    如果说,用餐前,小海豹还能本着心底那点甜蜜的小念头,乖乖躺平的话。这会儿已被现实教做人的他,对此事只剩下了满心抗拒。

    海小宝怯怯地往后缩了缩:“殿……殿下,您有什么吩咐吗?”

    “我准备睡午觉了,你要一起吗?”秦云行笑容亲切,言语温和。

    海小宝瞬间泪汪汪:果然,这……这就要侍寝了!光天白日的……亲王前脚辜负完旧情人,后脚就要睡自己,渣男渣男,大渣男!

    “会不会太急了一点。”海小宝弱弱抗议:“我们才认识不到半天……”

    “就睡个午觉而已,难道还要先酝酿一下?况且我们之前说好了的不是吗,我救人,你陪我。放心,我就是抱着你睡一觉,不干什么。”秦云行试图让自己显得纯洁又无害,然而他顶着那样一张脸,不管怎么看,都透着诱拐未成年的可憎气息。

    都睡一觉了,你还不干什么?果然对于亲王这样花心又滥情的人而言,睡人就和吃饭喝水一样随便和平常吧。海小宝越想越觉得自己可怜,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

    海小宝这会儿是人形,秦云行一看小朋友这模样就知道他误会了,也懒得多解释,反正真上了床这小家伙就该知道自己想多了。却也不逼他,开口道:“不过,才吃了饭就躺下不太好。歇一会儿我们再睡。”

    秦云行说着便打开智脑,忙起了自己的事。

    海小宝心知今天是无论如何逃不过这一睡了,也哭着打开智脑,抓紧时间补充起了侍寝的相关姿势,啊不,相关知识。

    秦云行忙了半个小时,止不住地开始犯困,他扒掉外套,往床上一坐,对海小宝招招手道:“睡午觉了,变成兽形躺过来吧。”

    海小宝当然是不愿意就这么被当做个玩意儿一样睡掉的,但他是一只诚信的海豹,既然答应了,就不会临阵脱逃。他咬咬牙,变回了兽形,一边扑腾着往床边爬,一边泪汪汪地道:“殿下……我是第一次……您…您温柔一点。”

    虽然小海豹艰难挪动的样子很可爱,但秦云行实是困得厉害,索性起身上前,一把抱起小海豹,抛在了床上:“别怕,躺好,我保证,你会很舒服的……”

    小海豹弹动小尾巴试着将自己从仰面朝上的迎接姿势翻成背对亲王的倔强姿态,然而……没翻动。沮丧,哭唧唧。

    “乖乖的,别反抗了。在以抱制豹方面,我可是有相当丰富的经验的。”秦云行说着,将白团子一把搂入怀中,抱了个结实。

    小海豹认命地闭上眼,流下了屈辱的泪水,等待着自己守护了多年的纯洁小雏菊被无情的风雨蹂躏成向日葵……

    然而,秦云行抱着他就不动了,三分钟后,海小宝发现亲王殿下已经带着美滋滋的表情,睡过去了。嗷嗷嗷?还真是抱着睡一觉什么都不干啊?

    话分两头,治安官们收到亲王的报案电话后,自然是迅速赶到学院,开始了调查。

    当事人双方在看到治安员的瞬间,内心都是崩溃的,到底是哪个混蛋报的案,这是诚心要把事情搞大吗?

    傻子泰迪的父亲更是将儿子死死护在怀里,唯恐儿子被抓进牢里再也出不来:“殿……殿下是知道这件事的,他已经发过话,表示会处理了!”

    梅老师也主动道:“是啊,是啊,我们已经协商好将此事全权交由殿下定夺了。不劳你们费心了。”

    治安官看着两方,表情颇为复杂:“可是,就是殿下报的警啊。殿下希望我们能公平公正地处理好这件事。”

    “既然是殿下的吩咐,那就……麻烦你们了。”梅老师嘴角带笑,眼角含泪。天真如他,居然还曾怨恨过亲王的不公?呵呵,公正的殿下更他喵的坑爹啊!自己妥妥地要因为把那只狗打成重伤而受罚了,有一句p他不光要讲还一定要糊在亲王脸上!

    实际上,对于这个神转折,崩溃的可不止当事人双方。那位摩拳擦掌准备搞事的报信者,在知道秦云行选择了报案后,差点从凳子上滚下来。开局完美,进展顺利,宣传造势一条龙也都筹备齐整了,结果,后续剧情咔吧一下,生生从霸道亲王和他的甜宠大巫跳到了法制频道?!这谁能受得了?垃圾亲王还能不能尊重点敌方的劳动成果了?欺负人吗这不是!

    报信者坚强地从地上爬起,哭丧着脸将这个噩耗报给了自家头儿。那位幕后之人也没能幸免地被亲王殿下这波骚操作给惊住了,但boss不愧是boss,表情空白了一瞬之后,很快又恢复了淡定。

    “他既然想公事公办,我们就陪他公事公办,等查到那个解绳人头上的时候,你就这么办……我看秦云行到时还怎么置身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