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恶名昭彰绒毛控(纯爱) > 第八十三章 阴谋者
    “我的名声要是救不回来,那就别救了吧,殿下。”

    秦云行抬手一巴掌呼他脑袋上:“说什么胡话!邢安放狗本来就不关你的事!凭什么由着那些人往你身上泼污水,把你说得跟个拈风吃醋,阴险狠辣的小人似的?!是帝国学院的饭不好吃了,还是星网不好玩了,你怎么这么想不开,非要特地跑我跟前来为敌军摇旗呐喊添砖加瓦?”

    邢越尚看自家殿下拍个头还要无意识地踮起脚,略显费劲,主动躬身低头道:“殿下,我来这里,当然不是为了给您添乱。我只是怕您感情用事,反而把自己给赔进这局里去了。”

    “谁……谁会感情用事啊!”这反驳的语气堪称恼羞成怒,秦云行不光不打人了,还此地无银三百两地后退两步,拉开距离。

    邢越尚看着目光躲闪,恼羞成怒的亲王殿下,笑笑不说话。

    治安官看着这两人互动,恍然明白,为什么秦云行明明瞧不上邢安,还非要努力还他一个清白了。原来是怕这火烧到自己的心头好身上……啧啧,当真是听传言一百遍,都比不上亲眼一见啊。

    而邢安看着这一对,却觉得愈加恼怒。当初邢越尚还跟自己说什么亲王虐待他,各种不情不愿,又是卖惨又是威胁地求黑心爹救他。感情是在拿他们当傻子玩儿吗?枉自己还……还真情实感地替他恼恨不值过!狗男男,大骗子!

    感情受到欺骗的邢安,忍不住发出了单身狗愤怒的鄙夷声——“呵呵!邢越尚你这是被虐出感情了?”

    秦云行转头就是一记眼刀,不耐地道:“你个坑货,还好意思怒刷存在感?脸呢?”

    “我之所以会被人针对,肯定是受你们牵连!”坑货表示不服:“而且,邢越尚你口口声声说什么不要救你的名声,你问过我没有?感情要受罚的不是你,你就拿我做面子送给你的宝贝殿下踩是吧?脸呢?”

    “你别一副被害妄想的样子行不行?开口闭口就是全世界都对不起你的口吻。你自己摸着心口想想,在场的四个人,且不说是谁帮过你或是正在帮你,你就告诉我谁真的坑过你就行。”

    见邢安接不上话,秦云行嘲讽道:“怎么?说不出话来了吧?邢安,看明白了吗?除了你自己,没有任何人对不起你!”

    邢安冷笑:“目前是这样,但等一会儿,可就说不准了。”

    眼见眼前这两人的战况愈演愈烈,邢越尚赶紧劝道:“殿下,具体什么情况,我还不是很了解,你可以先说给我听听吗?”

    秦云行这么聪敏的人,瞬间就看破了邢越尚的意图,不满道:“你是圣父吗?你弟对你都这样了,你还顾着他?你知不知道,之前他说你什么来着?”

    “他是什么样的人,我还是清楚的。”邢越尚扫了自家弟弟一眼道:“他本性不算坏,但那为人也是一言难尽。当初兽族大灾,大家都忙于救人,就他什么都不干,还跟我说什么——绝崖之下,谁都难逃一死。或者睁着绝望的眼,死在深渊底下,或者瞪着渴望的眼,死在不断攀爬,却永无翻越之日的崖壁之上,这两者,你觉得哪种比较可怜?”

    秦云行不由用一种全新的眼神打量起了邢安,这位少年,莫非是思考人生思考成了个反社会的中二?见邢安被自己围观得又怒又尬,秦云行转眼将视线落回邢越尚身上,好奇地问:“那你是怎么回的?”

    邢越尚笑笑:“我跟他说,走开,没空陪你扯淡。”

    秦云行忍不住扑哧一笑,忽然有点理解邢安对邢越尚的怨念了:“行了,我不跟小孩儿怄气,走,我们去房里细说。”

    秦云行和邢越尚相携进了卧室,徒留邢弟弟在外面,用愤怒的目光对门板施以烧灼之刑……

    进了房,秦云行配合着监控投影将事情细细地给邢越尚讲了一遍,然后道:“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个办法,让民众尽快了解真相,接受真相。否则谣言越传越开,再想澄清就难了。”

    “那殿下您准备用什么办法呢?”邢越尚看向秦云行。

    秦云行舔舔唇道:“治安官之前跟我说,我可以带那只傻泰迪再去进行药检,出来什么结果他都配合……”

    “您是说在药检结果上造假?”邢越尚直接打断了邢越尚的话,反驳道:“不行!您不能这么做!”

    秦云行点点头,附和:“我也觉得这么做不妥,毕竟多做多错。要是真造假,回头再被人找出造假的证据,那就很麻烦了。所以我的想法是这样,对外就说,据邢安所言,当时他是推过也叫过那狗的,但不知为何,所有监控上都不见了这一段。证明一个本不存在的东西消失,总比证明它存在来得容易,况且还有保安的官方通缉令作为佐证。接着我们再……”

    “殿下,请恕我无法赞同您的办法。”邢越尚再度开口打断了秦云行。

    “怎么?”秦云行有些不解地看着他:“你有更好的办法?”

    邢越尚回以一个反问:“殿下,您说这幕后之人的目的是什么?”

    “抹黑你。”秦云行答得毫不犹豫。

    “抹黑我有什么天大的好处吗?”邢越尚问:“或者说,就算他成功抹黑了我,由此换来的所有好处加一起,能比上他损失的那个内鬼的价值吗?”

    秦云行张张口,最终还是沉默了。

    “殿下,您不可能看不出,背后那人真正想要拖下水的人是您。这个事件牵扯的两方,一方是大巫,一方是我,在外面的流言里,我们都与您关系匪浅。大巫最初来找您的时候,若非您选择了直接报案,恐怕您已经被拖进这个泥沼了。”

    邢越尚怜爱地看着他:“可当我入局时,您怎么就沉不住气了呢?对方的目标一直是您,到目前为止,这事儿撑死也就是个争风吃醋闹出的笑话。一旦您插手,不管您做得有多高明,都是将把柄递到对方手上。还好我来了,不然谁知道你会为我冒险到什么地步。”

    秦云行耳朵都红了,皱着鼻子凶凶地辩驳:“你那恶心巴拉的口气怎么回事?鬼才为你冒险,我也是在保证不会引火烧身的前提下想的办法好吗?我总不能不管你吧?”

    邢越尚望进他眼底,认真道:“殿下,就算您无惧于对方的后续手段,但也请您想想,之前大巫找您时,您选择报案到底是为的什么?”

    秦云行再度沉默了,当时他选择报案,既非不能给予一个公允的处置,也非成心要给大巫一个教训。而是为了表明一个态度,表明一个制度为上,攀附亲王并无用处的态度。他希望学院内的所有人,无论是兽人学生还是云昭老师,以后都能以帝国的制度为准绳,而非看着他的脸色行事。可是,当邢越尚被搅合进这摊子烂事的时候,他便忘掉了这份初心……

    邢越尚说得没错,自己确实感情用事了。可怕的是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邢越尚在心里的地位竟是不知不觉间变得如此之高了。若非他亲自上门,明言阻拦。自己便是认识到插手将把初衷毁个彻底,也难免会心存侥幸吧?事实上,谁都不是傻子,做过总有痕迹,口子一旦开了,再想将被打破的规矩立回去,会比现在困难百倍。

    邢越尚握住秦云行的手,诚恳道:“殿下,我请求您,永远不要让我成为您的弱点和阻碍。相比于被污蔑被误解,这更令我难以忍受。您只需要坚持之前的原则,公事公办就好,别再插手了。”

    “我答应你。”

    秦云行满心都是发泄不出的愤怒,正因为邢越尚如此维护自己,他才越发难以忍受加诸于他身上的伤害啊。他向来都不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他要的从来都只是自己爱的和爱自己的人都好好的。为什么非要有那么多不长眼的人,跳出来逼自己拔刀?!

    秦云行闭上眼,从喉咙里溢出一句带着血腥气的话:“我不会放过他的!”

    邢越尚没想到秦云行竟会为自己动情至此,忍不住将他的手捧在唇边轻轻一吻,感动道:“殿下你……”

    秦云行一脚过去,将这个占便宜的登徒子踹开,就算认识到了这大兄弟在自己心里的重要性,笔直如他也是绝不会承认的!

    “别误会了,我不是为你,我只是为了自己的安全考虑而已。毕竟正如你所言,那个幕后之人盯着的是我,这次他没得手,想必还会有下次。而且,内鬼还没抓出来。”

    邢越尚皱眉:“那内鬼不是已经潜逃了吗?”

    秦云行鄙视地瞅了他一眼:“就像你说的,一个能接触到监控权限的内鬼何等珍贵,怎么可能说弃就弃。我要是幕后之人,我会选择随便找一个人替内鬼背锅,只需要在合适的时间,将人骗出校门,然后想办法让他消失。到时,那个内鬼不是他也是他了。”

    “这么阴险?”邢越尚被秦云行说得心底发凉:“您会不会高估了他?”

    “高估?”秦云行眯起眼:“如果说,泰迪袭人这事,一开始便是算计好了的还好。要是那人,是在看到傻泰迪进校后,才临时起意布下这个局,那么我如何高估他都不过分。一个能在看到泰迪的瞬间,就想到要将你也拖下场作为备用手段的人;一个能在极短时间内,就搞到能避开检查监控的设备药剂并给手下送来人。我只怕我低估他半分。”

    邢越尚听秦云行这么说,神色也严肃起来:“殿下,有什么我能为您做的吗?”

    “没有。”秦云行回答得非常干脆:“而且,为防那人再将主意打到你头上,我还得演出戏,直接把你赶出去。”

    邢越尚沮丧地低下头,秦云行仿佛都能看到那一对豹耳可怜巴巴地垂下来的模样。

    “回去好好学习,争取早日学得真本事,再来为我效力啊。”秦云行忍不住拍拍他的头,哄了句。

    邢越尚叹息一声,帮不上忙,生自己气,哄不好的那种。

    秦云行试探道:“要不你变成兽形,我给你揉揉心口?”

    邢越尚摇摇头:“不了,我在这里留得越久,越不容易撇清。我们直接开始演赶人的戏码吧!你准备用什么理由?”

    “用你占有欲太强,管动管西这个理由怎么样?”秦云行在作死的边缘试探。

    “又把大巫拖出来躺枪?”邢越尚认真思考了一下道:“这个借口用是可以用,但您最好别踩我捧他,您要是侧面承认了和他的关系,恐怕会引出别的麻烦。”

    “我已经打定主意和大巫撇清关系了,当然不会再拿他当借口。那个……”

    秦云行压下心虚,鼓起勇气道:“小尚啊,你觉得,你不满我另结新欢这个理由怎么样?剧情是这样的,你来找我,然后发现我刚进学院就找了只小海豹当室友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