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恶名昭彰绒毛控(纯爱) > 第一百六十六章 独领骚
    随着秦云行的话,女皇的脸色也越加凝重:“这件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按照秦云行以往的习惯,女皇既已表态,他一般也就退回幕后坐等姐姐处理了。但这一次,秦云行却是一反常态开口道:“姐,你暗地里该怎么查怎么查,我这边明面上,该管还是得管。”

    “没必要,我会给军事法庭那边打招呼,不会让邢越尚受委屈的。”女皇保证道。

    “我的人出了事,还是因我才出的事,我要是不站出来护着,还算是个男人吗?”秦云行意外地坚持。

    啊,弟弟软乎乎地做出这种硬汉式发言,还真是可爱啊!

    女皇默默抚了抚自己被萌得乱颤的心肝,继续劝道:“可他们这次针对邢越尚,说不得最后的目标就是你。”

    “那就让他们来,敢蹦跶,就摁死他!”秦云行超凶地眯起眼。

    女皇忍不住对着凶萌凶萌的弟弟露出了老母亲式的欣慰笑:“好吧,你放手去做,我会替你看着的。”

    我家小行长大啦,是一个有担当有魄力的小男子汉了。

    ……

    于是,邢越尚这事,随着秦云行表示要出庭作证,而彻底引爆了舆论。一时之间,社会各界的眼光都投向了这起泄密案。

    不得不说,有了之前的“强行被绑架”打底,群众对于秦云行先天就多了几分偏疼,连带着邢越尚也变得无辜了几分。

    经过热烈的讨论,广大云昭人民普遍认为,邢越尚这样一个小兽人,谁会没事儿盯着他揪错啊。这人前脚才救过亲王陛下,后脚就被送上军事法庭。搞事者的目标,很可能还是冲着多灾多难的亲王殿下。

    而后援会的逻辑就非常直接明了——亲王殿下看上的人,那能是个罪人吗,谁说是我跟谁急。敢质疑我们殿下的眼光?怕不是想挨打。

    军事法庭:这个满地亲王吹的帝国,还能不能好了?

    ……

    虽然外界关注度极高,但这起案件,到底事涉帝国军事机密,终究还是只能选择非公开审理。

    秘密开庭当日,秦云行低调地出现在军事法庭外,与多日不见的小豹子喜相逢。

    “殿下……你瘦了。”邢越尚看着秦云行眼底的青黑,心疼不已:“怪我没用,害你为我担心。”

    “小尚你……胖了?”秦云行笑笑:“看来你在羁押期间,日子过得不错。”

    邢越尚眼神飘忽,他那是为了有足够体力应付所有意外,才每顿吃得饱饱的。

    忽而,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报告审判长,本案公诉人已到庭,证人已在庭外等候,被告人邢越尚已提到候审,开庭工作已经准备就绪,可以开庭。”

    按理来说,证人和被告人不当有私下交流,但鉴于证人是亲王殿下,这才给了两人打招呼的机会,但至多也就一句话时间而已。

    两人也皆是识趣之人,闻言也不再多说,赶紧各就各位。

    审判长敲响了法槌——

    “云昭帝国军事法庭第一庭现在开庭,传被告人邢越尚到庭,根据《云昭帝国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三条第三款之规定,下面核对被告人身份情况……”

    ……

    审判长按照流程开口:“根据云昭帝国诉讼法规定,当事人及法定代理人在法庭审理过程中享有如下权利……被告人邢越尚你听清楚了吗?”

    邢越尚:“听清楚了。”

    审判长:“现在由公诉人宣读起诉书。”

    公诉人:“……本院认为,被告人邢越尚涉嫌故意向敌方泄露军事机密,其行为触犯了《云昭帝国军队保密条例》,应当以危害国家安全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根据《云昭帝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三条的规定,提起公诉,请军事法庭依法判处。

    审判长:“被告人邢越尚,公诉人宣读的起诉书你听清楚了吗?

    邢越尚:“听清楚了。”

    审判长:“公诉人宣读的起诉书和你收到的起诉书副本是否一致?”

    邢越尚:“一致。”

    审判长:“你对起诉书里指控的内容和认定的罪名是否有意见?”

    邢越尚:“有意见,我从未向任何不应知悉者亦或是无权知悉者,泄露过任何军事机密。”

    邢越尚这也不算说谎,以秦云行一国亲王的身份,对于一定层级之下的军事机密,还是有资格知悉的,只是需要女皇事先授权准许。

    审判长并不意外邢越尚的回答:“被告人邢越尚你可以坐下了,现在你可以对起诉书中指控你的犯罪事实陈述辩解意见。”

    邢越尚表现得很是理直气壮:“起诉书里列示的那些罪状,纯属污蔑。我承认我在任务间隙频频联系外界,但我与殿下才确认关系就两地分隔,总不能连私下说说亲密话都不让吧?为表清白,请法庭传唤我的证人,也就是亲王殿下到庭作证,他将证明,我任务间隙所有无法查明的对外联系,对象都是他,且内容均是合理合法的。”

    审判长:“请证人亲王殿下秦云行到庭。”

    迎着或敬畏或好奇的目光,秦云行大步走上了证人席。

    审判长:“证人秦云行,根据我国法律规定,证人有如实向法庭作证的义务,如有意作伪证或隐匿罪证要承担法律责任,您听清楚了吗?”

    秦云行点点头:“听清楚了。”

    审判长:“请在如实作证的保证书上签字。”

    秦云行老实签字不提。

    审判长:“请证人发言并出示证据。”

    秦云行点开个人智脑,将数据直接发送至证据池:“这是我这段时间的通讯记录,你们可以将此与邢越尚的进行核对,看看是否吻合。”

    很快便有人上前,将证据池中的记录调出比对。

    “经比对,被告人邢越尚任务间隙所有不可查的通讯,均与亲王殿下的通讯记录相重合。”

    听到这个结果,审判长不禁也偷偷舒了一口气,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不想顶着亲王的怒火给邢越尚判刑。有了这个证据,至少可以认定邢越尚并未真的犯下通敌大罪,就算是泄密给了亲王,那也可以往过失的方向靠靠。

    审判长看向秦云行:“证人是否还有证据要向法庭出示?”

    秦云行脸上露出几分为难,好一会儿才开口道:“证据当然是有的,毕竟若小尚向我泄露了情报也可算是违反了军纪。但我们聊天的内容,有很多都涉及到了个人隐私,我也不愿意就因为这么场诬告,把私密话拿出来给众人阅览……”

    审判长主动道:“我们可以交由系统进行检阅,如检测到了敏感词,再截取出来另行核查。”

    “为了证明小尚的清白,也只能这样了。”秦云行叹息一声,将智脑连接上系统,开放了权限。

    “那就冒犯了。”审判长微微颔首,按下了检索指令。

    很快,一条提示弹跳了出来——“检测到关键词‘监牢’,是否调取前后内容?”

    审判长礼貌性地给秦云行递了个眼神:方便给看不?

    秦云行看着关键词,愣了一下,随后似乎回忆起了什么,踟蹰了好一会儿才勉强点头。

    审判长被秦云行这番作态搞得心里直打鼓,心说不会真的有什么吧,比如监牢布置、抓捕进度之类的?

    于是审判长怀着一颗忐忑的心下达了指令:“调取。”

    两人投影随之出现在证据池的上方——

    秦云行懒懒散散地倚在沙发上,一副肾透支了的模样:“我姐对我的爱好好像有点误解,前两天还劳神费力地给我从外星系搞了个绒绒树,说是给我摸着玩。结果我一看,干干巴巴的,麻麻赖赖的,一点都不圆润,不想盘!”

    邢越尚一本正经地建议:“等我回来了,我可以把腰借给你盘。”

    秦云行愣了一下,反应过来邢越尚的言下之意后,立马超凶地眯起了眼:“鸡笼警告。”

    “嗯?应该是豹笼警告吧……但如果殿下你觉得篾条比铁笼更有意思,我也愿意配合您玩监牢py。”

    通讯结束。

    ……

    在场诸位差点被这突如其来的骚给闪了腰,他们看看秦云行又看看邢越尚,看看邢越尚又看看秦云行,表情那是相当精彩。

    秦云行羞恼捂脸:“都说了是些情人间的私密话了。”

    在求生欲的驱使下,审判长默默提高了检索标准,起码要有两个敏感词才行。

    很快,又有一条提示弹跳了出来——“检测到关键词‘任务’‘军需库’,是否调取前后内容?”

    秦云行摆摆手,一副早死早超生的模样。

    莫非这次是医患py,于是审判长怀着一颗骚动的心再度下达了指令:“调取。”

    投影浮现,这次的秦云行窝在床上,裹着自己的小被子,头发蓬乱、睡眼惺忪,诱人又可爱。

    投影中的邢越尚也是一副心猿意马的模样,两眼绿油油地说:“管他什么任务,此刻我只想钻进被窝亲亲你的腰窝。”

    秦云行吧唧着嘴哼唧:“骚年,你怕是需要来一发退骚针。”

    “可我们的军需库里似乎没有这类存货啊。”邢越尚状似无奈地耍赖:“要不殿下你给我寄一支?”

    画面暂停,提示音响起:“是否继续调取此次私聊后续内容。”

    顶着身边众人渴切的目光,审判长迅速吩咐道:“不用了。”

    场上顿时响起遗憾的叹息声。

    “都怪邢越尚这人太不正经,尽说些奇奇怪怪的话,让你们见笑了。”连着两次,都惨遭公开处刑,秦云行一边说着一边愤愤地瞪了被告席一眼。

    邢越尚无辜眨眼:“殿下,这不能怪我,谁叫您那么引人犯罪……”

    秦云行超凶警告:“被告不准说话!”

    看着秦云行面带薄红,凤眼含春的模样,在场诸人不得不承认邢越尚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他们也想钻进被窝亲亲殿下的腰窝……啧,这兽人上辈子也不知道拯救了几回星系,竟然泡到了亲王!

    审判长默默地再度调高了检索标准,三个词总行了吧?

    检索系统尽忠职守地运行起来,没一会儿,又再度弹出了提示————“检测到关键词‘暗语’、‘行动计划’、‘任务结束’,是否调取前后内容?”

    这次的检索词有点厉害,审判长神色一肃,没看秦云行的反应直接选择了调取。

    这回的画面,看上去很温馨,秦云行坐在花房中,身后晨曦轻洒,岁月静好。

    另一头的邢越尚虽然身处于凌乱肮脏的某处,但面上的神色却尽是安宁与幸福:“我们一直这样好不好,不管未来和天荒地老。”

    “呃……”秦云行挠挠头:“我怎么觉得这话有点耳熟。”

    “难道还有别人跟你这么说过?”邢越尚满嘴醋意。

    秦云行一拍手:“对了,这不是一句歌词嘛。而且这句歌词的前一句还是——我们用观音坐莲祷告,我们用大树盘根拥抱,我喜欢你翩翩舞蹈,双腿在我身后缠绕。”(注:这几句均出自歌手张典《卜》)

    围观群众齐刷刷地看向秦云行,没想到亲王殿下一副羞羞怯怯的态度,撩起骚来也很会嘛。

    投影中,邢越尚的反应可比围观群众直白多了:“殿下,您是在跟我说暗语吗?怎么,想和我……了?”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秦云行疯狂摇头。

    邢越尚沉吟道:“看来我得修改一下回来后的行动计划了。”

    “什么行动计划?”秦云行愕然。

    邢越尚笑着解释:“我本估摸着,等任务结束差不多就是暑假了,到时我就可以来找你,把所有时间都花在你身上了,不过现在,我觉得,我该将所有时间时间花在你身下才对。”

    这次没等提示,审判长就主动结束了调取。但新的检索提示又弹出来了……

    秦云行脑袋埋在掌心,怕是在系统检索结束前,都不准备抬头了。

    反正,这次检索的最终结果是,大家都好好的见识了一下什么叫“独领风骚”,至于犯罪证据?如果亲王殿下想要起诉这只兽人言语骚扰的话,他们会很愿意把这家伙送进监狱的。

    【注】:庭审发言内容部分参考我国现实刑事审判笔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