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恶名昭彰绒毛控(纯爱)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大结局
    无论往日对兽族有多少偏见,此刻军团长们都热切地围着邢越尚,打听起手动式装备的使用心得来。

    邢越尚自不会藏私,想了想眼下的境况,就讲了起来。

    军团长们原本只想从邢越尚那里了解一下亲王给他定制的各种装备,没想到,邢越尚最先讲的却是云昭军中所有常规武器手动模式的使用心得。

    这可比新装备新机甲什么的实用多了,新装备的配备适应都需要不少时间,而邢越尚这些经验却是能立刻转化为战力,正是目前大家所急需的。

    耳听着邢越尚将十多种常规武器一一拆分详讲,终于有军团长忍不住惊叹出声。

    “你是把所有常规军备都摸熟了啊……”

    邢越尚有些羞赧地挠挠头:“云昭军备中共一百三十二种武器带有手动模式,这一百三十二种我都掌握了,眼下讲的是手动模式适应起来比较容易的。其他那些对操作要求比较高的,如果你们需要,我会尽快整理出来分享给大家。”

    “你都有亲王殿下为你定制的手动武器了,怎么还花这个功夫去练那些不趁手的武器?”对邢越尚这话,有些军团长不免心存怀疑。

    “因为,邢越尚最初接受军事训练的原因,是为了作我的贴身亲卫。”

    军团长们愕然看着不知何时走了过来的秦云行。

    “你这个问题,当初在他接受亲卫培训时也有人问过。我不介意把邢越尚当年的回答转述给大家——”

    亲王殿下轻挑着唇角,锐利的眼神在那位开口的军团长脸上轻轻一扫,旋即缱绻地停驻在邢越尚身上:“他说,贴身亲卫就意味着我是殿下的最后一道防线,如果其他的亲卫都牺牲了,如果我的子弹都用尽了,那么我就得捡起战友的武器继续战斗,抢过敌人的武器接着拼命,直至敌人从我的尸体上踏过……这,就是他会将那些不趁手的武器练了一千遍一万遍,直至手动操作不输于精神操纵的原因。”

    “殿下……”

    邢越尚还记得,当初这话他只对陛下说过,没想到,亲王殿下也会知道,而且还当众讲了出来。真是叫人……兴奋!要不是场合不合适,邢越尚真想把殿下按在地上,舔个痛快。

    对上小豹子那过于炙烈的直白目光,秦云行脸皮一阵烧烫,默默扭头道:“没有异议的话,你们就继续吧,形势紧张,没时间给大家犹疑扯皮。”

    军团长们看看脸颊绯红的亲王殿下,又看看尾巴疯狂摇摆中的邢越尚,默默捂着胃部,有一种吃哽了的感觉。

    “邢军团长,还请继续吧。”

    邢越尚恋恋不舍地收回视线,重新开始了讲解。

    见话题回到正轨,秦云行退开两步,视线却依旧锁定于被军团长们包围的那个人影,谁能想到,当初被教官评价——“你的精神力无法外放……这就决定了,你在这点上永远都赶不上我们云昭人。”的外星难民,如今竟也成为全军之师了呢?

    所以说:我的眼光果然很不错!每天都忍不住要多佩服我自己一点呢,哼哼。

    女皇刚将那作乱的内阁和文部大臣安排明白,把各部门的后续工作指派完毕,一扭头,就看到自家弟弟盯着某人,笑得跟个傻子似的。

    女皇三两步走上前,一把捏住蠢弟弟的脸颊肉,将人唤回神来:“抡起手动装备,你的经验也不比谁少吧?别干站着了,赶紧整理一份相关资料给我。”

    秦云行一秒从粉红的气氛中清醒过来,他将女皇拉到角落,低声道:“我让人帮我开发过一个机甲对战游戏,里面的操作是完全依据手动机甲来做的。纯手动装甲制造出来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在这之前,我们可以先想办法先让士兵们熟悉一下操作。”

    “是你给兽人学生们玩的那个?”女皇想起此前似乎有手下跟自己秘密汇报过这个事儿,当时那手下还一副亲王殿下试图将兽人秘密培养为机甲战士,其心可诛的模样。

    “是的,就是那个。”秦云行点点头。

    女皇撸了一把弟弟的头毛,笑容温柔:“行,我这就吩咐下去。你果然是我们云昭的大福星!一时兴起给学生们做个游戏,也能发挥大用。”

    “我不是一时兴起。”虽然姐姐没有细问,但秦云行却不准备就这么含混过去,直言道:“我推出这个游戏的初衷,就是想为帝国多准备一条后路。”

    “你早料道有外星人……”女皇讶然。

    秦云行摇摇头:“我不知道。我起这个心思,是在姐姐你和我说起父皇母后的死并非事故而是被人所害后。事故既然是人为,那对方就当有制造事故的对应手段。能将一国帝后于重重保护中灭杀还传不出半点消息的手段,我虽无法准确揣测,但必然与智脑网络屏蔽有关,且对我云昭战士有极强的针对性。兽人的战斗体系与我们不同,我也是希望,有当一日若再度对上,能多一点底牌。”

    女皇咬唇:“多亏你考虑周全,是我失职……”

    “别自责,陛下,你已经做得很好了。”秦云行反手抱住姐姐,心说:毕竟你又不跟我这个穿越者似的常年缺乏安全感,要真跟我一样多虑,活得未免也太辛苦了。

    “陛下,宇宙国际联盟给我们发来回复了。”一个声音忽然插入。

    女皇松开手,看向来人:“怎么样?”

    “宇宙国际联盟表示,他们对这一以数据生命体存在的外星种族也并无了解,在数据库中进行相关检索后,只找出了一份《wjjw星球灭亡文明探索报告》,可能与此有关,文件已经发到您的邮箱。”

    女皇点开智脑,一目十行地浏览完了文件,脸色却越见阴沉。

    秦云行:“报告里写了什么?”

    女皇闭上眼,报告文字还刺眼地残留在视网膜上久久不散——据遗迹推断,该文明建立在高度发达的精神力基础之上……但我们从网络数据中,却找不到半点信息……只有模糊不清的纸质文件,陈述着这个高等文明于短短八个月内彻底覆灭的残酷结局。

    女皇将报告发了一份给裴逸,却没有要给秦云行看的意思:“有用的不多,只能大概看出,对方的攻击手段对精神力的克制相当严重,无论如何高估都不为过,不过幸好我们在精神力防护的研发上,从未懈怠!”

    秦云行当然明白姐姐指的是什么,他摸了摸自己的手环:“但是成本会很高吧。”

    女皇握拳,神色坚毅:“这场战斗关乎种族存亡,我们要做的就是全力备战,不计代价!”

    在女皇的命令下,整个帝国都以惊人的效率运转起来。所有的军火厂家都投入了全手动式机甲与各种武装设备的生产当中,每天都有数以万计的新型武器装备送上前线。卫星堡垒全天二十四小时运转,随时准备对敌。

    然而,敌人来得,比想象中更快。坐标信号传出后的第三十六天,八艘星舰就出现在了云昭所在的天汉星系边境,与云昭发生了第一次接触战——

    然而,战斗的结果却是出乎意料的惨烈,帝国以卫星堡垒作为第一道防线,对侵略者进行远程打击,然而只抵挡住了对方不到一个小时,内部系统便被这群攻击方式奇诡的外星生物破解入侵。若不是负责指挥的军团长果断将所有发射架的能源截断,这炮火差点就轰上了自己的阵地。

    接下来就是长达一个小时的重火力持续轰炸,卫星堡垒的防御层被打破,大量战斗机器人登陆卫星堡垒,改为地面作战。五小时后,守在卫星堡垒上的二万八千三百六十二位战士尽皆战死。敌人踏入了卫星堡垒的核心控制室。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裴逸在此前以防万一,给帝国所有的卫星堡垒都添加了自爆功能。在敌人踏入核心控制室的那一瞬间,卫星堡垒轰然爆炸,将战斗机器人与附近的星舰一起带向了毁灭。

    不管是入侵的敌人还是帝国内部,都没想到裴逸竟然偷偷布下了炸毁卫星堡垒这一步暗棋。一个卫星堡垒,需要耗费两个资源星才能搭建完成。就算是这群比特星人,也忍不住垂涎卫星堡垒的战斗力,在攻击时还特意控制了对星球的破坏程度。谁想到,裴逸这个云昭人却是毫不犹疑地把卫星堡垒给炸了,那可是整整两颗资源星。

    经此一炸,比特星人的战斗机器人损毁了百分之八十,星舰也仅余了下了一艘完好两艘半残。他们不得不暂缓下侵略的步伐,先对自己的武器装备进行修复。

    而云昭帝国,也因此获得了喘息时机。

    皇宫,会议大厅——

    裴逸:“经过这一战,我们得到了如下情报。第一,比特星人自身确实是没有形体的,通过操纵机械来对敌,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在这场战斗中,未必有人员损失。

    第二,他们的入侵能力极强,今后任何需要系统支持的武器,都不可在对敌时使用。

    第三,精神力防护装置,确实是有效的。”

    女皇:“诸位,等他们修整完毕,我们很快就将迎来第二次的攻击。大家有什么意见和建议?”

    诸位军部大佬纷纷表示这是在为难我们,如果不能使用带系统的武器装备战斗,大家连飞船都开不起来。只能在地面挨打。这种敌人还怎么搞?堡垒你尚可以借助其上的武器能源搞自爆,但要是这群敌人打到居住星了呢?

    “姐,我想,我可能发现了他们的弱点。”就在军部大佬争论不休时,一个声音弱弱地响了起来。

    整个回忆室瞬间安静,齐刷刷地看向亲王大人。

    秦云行也不墨迹,直接开口:“我想,能源或许会是他们的弱点。首先,他们的星舰仅仅来了八艘,作为侵略者,这排场实在有点不够看,不排除是受能源有限的制约。其次,他们通过操纵机械来攻击,那他们对能源的需求量一定非常大。再次,在封锁了堡垒的远程攻击力后,他们并没有选择绕过星球,攻击后方,而是强攻堡垒,试图占据。这个路线,显然是想以战养战,他们不光能源有限,武器怕是也有限。另外,那个所谓的超级智脑潜伏多年,就为通知母星此处坐标,可见,他们对资源的垂涎程度。”

    “那针对这个弱点,你想怎么办?”女皇鼓励地看着他,显然,他已经猜到了秦云行想说什么。

    “坚壁清野。”秦云行吐出四个字。全场倒吸一口冷气。

    “至于吗……”

    女皇接过话头:“当然至于,尽快将所有可能遭遇比特星人的星球都列出来,让普通居民撤离,把所有可能被入侵的武器都移走,并且在每个星球驻扎上机甲军团,毁掉网络,只留下纯手动式武器。这群侵略者对我们这些云昭人可以说是天然克制,若是让他们逮到机会侵入我们的系统网络,那才是真正的灾难。”

    ……

    事实证明,竖壁清野的战略还是有效的。比特人的实力在一次一次的战斗中不断缩水。最狠的是,每一位云昭的机甲战士,在临死前都会选择自爆,真的是一滴能源,一点武器,都不给他们留。

    就这么僵持了整整一个月后,对方的星舰只剩下了最后一艘。然而军部这边却并不乐观——

    “对方正在由多个数据生命体转化为大数据集合体,一旦他们转化成一个整体,就会变成一个可怕的辐射源,所有在他们可链接范围内的精神力,都会遭到污染。”

    这场会议不同于此前,只有女皇、秦云行以及邢越尚参加,裴逸的神情格外凝重:“而精神力被污染的下场,就是死亡。”

    “原来,这就是那个文明在短短八个月内消失的真相……”女皇看向裴逸:“我们必须阻止他们这场转化,你应该已经派出部队试探过了吧?”

    “是的,但情况很糟,我们的战士还没能接近他们的飞船,就已经因为对方辐射的干扰,而失去行动能力了。”裴逸叹息。

    女皇:“超远程打击呢?”

    裴逸摇头:“不能冒这个险,他们对网络的链接范围比精神力更广,而且随着一体化的进程加深,范围还在不断扩大,谁也估不准这个安全距离。如果攻击系统被反入侵了,进而扩散到整个军用系统,后果不堪设想。”

    女皇抚着肚子咬牙:“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们总不能眼睁睁等死吧?”

    “我去。”一直在这场回忆中充当背景板的邢越尚忽然开口。

    “光你一个人可不行。”裴逸还是摇头。

    “那几百人可行吗?”邢越尚问。

    “你哪儿来的几百人?”裴逸诧异。

    邢越尚:“积厚学院,学生们都玩过殿下做的那款机甲游戏,虽然未必人人精通,但手动式机甲的基本操纵还是会的。”

    裴逸:“可他们并不具备战士的基本素养,你一个人统领数百人,在没有网络的情况下,根本不现实。”

    邢越尚:“那再加上经受过军事训练的数十位兽人呢?只要把数百人分为几个小分队,每个小分队由战士们带领,应该就可以了吧。”

    裴逸狐疑地盯着他:“你什么时候培养的战士……”

    秦云行上前,挡住裴逸的视线:“疑心病怎么还这么重,是我让他培养的,怎么了?你还记得当初从你家族地盘上解救出来的那几个兽人吗?我看他们有心为国效力,就送他们去军训了。”

    裴逸收回视线:“那行。但我必须提醒你,虽然他们正处于转化阶段,不便操纵飞船,但这不代表他们就真的一点反击能力都没有了。我会给你们配上最顶级的武器装备,只要摧毁了他们最后一艘飞船,我看他们还能缩到哪里的网络去。”

    女皇看向邢越尚:“这一战,或许会有很多兽人学生,死在那里,你得有个心理准备。”

    “在亡国灭种的威胁面前,我们并没有第二个选择。”邢越尚笑着看向会议室的众人:“我们兽人已经失去过一次家了,我和其他兽人,都不想这么快,又失去第二个。”

    女皇拍了拍他的肩:“帝国会永远记得你们所做的一切,欢迎你们加入云昭军队。”

    “我会带着胜利回来。”邢越尚郑重地对着女皇点点头,然后扭头看向秦云行:“等我回来,我就……”

    秦云行赶紧一把捂住他的嘴。

    “你干嘛?”邢越尚一脸懵逼,他都要上战场了,还不准他告个别?

    秦云行紧张道:“赶紧把你想说的话都咽回去,这世界上有一种名为插旗的玄学,有些话,是绝对不能说出口的。”

    邢越尚闭上嘴,委屈巴巴地瞅着他。

    秦云行熟练地在他脸上吧唧了一口,催促道:“时间不等人,赶紧出发吧!”

    邢越尚心有不甘,但确实也没时间给他依依惜别了,他伸出手,在秦云行的后腰上狠狠揉了一把,便大步离开,奔向战场。

    直到邢越尚的身影彻底消失,秦云行的脸上才终于浮现出浓浓的担忧与不舍。

    “明明很在意,之前干嘛还要装出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裴逸忍不住吐槽。

    “他在意我,远胜于他自己。他要是看到这副样子,肯定是要惦念的。”

    秦云行笑着摇头:“而战场上,只有抛却杂念,一心杀敌的人才更容易活下来。”

    女皇将弟弟轻轻拥入怀中:“他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嗯。”秦云行点点头,眉头却没松开。

    女皇:“要是他回不来,我一定给你找个比他还帅的兽人补上。”

    秦云行小脸一黑:“这就不必了吧!”

    女皇笑笑:“开玩笑的,我还不至于前脚将人送上战场,后脚就怂恿军属爬墙。”

    “什么军属……”秦云行小脸通红。

    “他要是能得胜归来,凭他救国于危难的功绩,配你也算是勉强合适了。”女皇摸摸弟弟的头,他的傻弟弟啊,到底还是便宜了那个豹子。

    ……

    一个月后,女皇昭告整个帝国——

    亲王殿下要和救国大英雄邢越尚结婚了!

    亲王殿下后援会当即举行了示威游行,对此事表示抗议。他们才不管邢越尚是不是救国有功,美丽的亲王殿下是大家的,独享的必死!

    邢越尚知道这事儿后,立马带着亲王殿下出现在了游行队伍前,美滋滋地给他们塞了满满一肚子的狗粮。

    后援会:想打人,但是又打不过他,就很气!

    兽人们随即送上祝福,熊猫团子们在草地上拼了一个大大的“百年好合”,送给两位新人。

    秦云行见此情景,当即果断抛弃了自己的另一半,投向了滚滚的怀抱。

    邢越尚:想拦人,但是又不敢,就很气!

    ……

    婚礼是在国宴大厅举办,这也是秦云行与邢越尚初见的地方。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我还以为你是只小猫……”秦云行拥着自己的新郎,在舞池的角落里咬耳朵。

    邢越尚默默望天,当然记得,往事不堪回首,他那会儿还以为,殿下要睡自己,恨得不得了。谁能想到,最后变成了自己花式求睡!

    “那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秦云行又问。

    邢越尚仔细想了一下,却是想不出今天这个日期到底有什么特殊,冷汗都要下来了:“原谅我对节假日毫无概念,因为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开心得想要欢呼庆祝。”

    “这是我的生日。”秦云行的声音轻得像是根本没准备说给谁听。

    你生日我还能不记得?根本不是这一天。

    邢越尚诧异了一下,但看着秦云行眼底那隐隐的怀念,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以后我们每年的这一天,都好好庆祝一下。”

    “嗯……”秦云行弯起眉眼。纵然他已经成为了另一个人,他依旧想要为地球上的那个小宅男,留下一些存在过的痕迹。

    “话说,这个舞会要开到多久啊?”邢越尚扫了眼舞池中的众人,起码有一半都是自己的情敌。

    “要开到太阳落山才会结束。”秦云行挑眉:“怎么,等不及了?”

    “是啊,太阳落山怎么那么慢!”终于能名正言顺把人叼回窝的大豹子目光在秦云行身上反复逡巡,似乎在琢磨要从哪里开始下口。

    秦云行还能不懂他?有些人,嘴上聊的是太阳,心里想的却是日。

    “咱们不是早就在一起过了吗?你着急个什么。”

    “可是,时至今日,我才终于有了拥有你的实感。”邢越尚将人拥入怀中,力道像是要将他揉碎了融进身体里:“不怕你笑,我昨晚还在害怕,你会不会突然就反悔,说你不愿结婚,不想要我了。”

    “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个什么坏蛋人设啊?”秦云行将人一把推开,都无语了。

    “不是因为你坏,正是因为你太好了,我才会这么患得患失。”

    邢越尚看着秦云行,就像他以往每一次仰望自己的星辰那样……

    他想捞起湖上的碎月;

    他想拥抱玫瑰色的晨曦;

    他想吻住春日的轻风;

    他想捧起一整片星海藏进心窝。

    他抱着满肚子的痴心妄想,去奢求一个星际难民本不该奢求的美好,幸而,他的星辰终于还是为他降落。

    “我说啊……你不要老是这么看着我,这样我会忍不住的。”

    秦云行抬手,轻轻捂住了邢越尚那双满溢着感情的双眼。

    “忍不住什么?”

    “忍不住……多爱你一点。”秦云行吻上眼前的唇,献上所有真心与赤诚。

    当你仰望我的时候,我也仰望着你,我的小太阳,我的毛绒绒!

    【全文完】

    注:

    秦云行与邢越尚的名字来历——

    功对业,性对情。月上对云行。乘龙对附骥,阆苑对蓬瀛。

    出自《声律启蒙 笠翁对韵》

    ——————————————————

    谢谢你们看完这个故事,也谢谢你们对我的喜爱和包容,期待在下一部作品里,与故友重逢。

    ——作者:泥蛋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