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许你一世星辰 > 第八章阳台,折磨
    看到冷逸白对自己爱答不理,卫澜面上掠过丝丝尴尬,拉过南星辰向一旁走去。

    卫澜目光在触及远处走过来的两人后,在南星辰耳旁低语,“给我提起来精神”。

    “冷夫人”。

    女人对卫澜一笑。

    卫澜点了点头,看着旁边的男人说道,“这是你儿子?”

    “是啊”,女人点了点头,回头却看到自己儿子正在对着对面的女孩笑,“堇儿,你们认识?”

    卫澜显然也注意到了,看着南星辰,“你们认识?”

    一旁的容堇早就看出来了南星辰的无奈,对卫澜说道,“阿姨,我们两个认识,我和星辰能聊几句吗?”。

    “好好”,卫澜灿烂的笑着,她正求之不得呢!

    两人走到角落安静的地方,南星辰感谢看着他,面露苦涩,“容堇,谢谢你,要不然我可就要被我妈拉着到处介绍了”。

    “你的难处我懂,我妈也是一样”。

    两人相视一笑。

    “各位,大家安静一下”。

    南星辰抬眸望去,就看到台上,冷致恒正在说话,而冷逸白就拦着颜沐站在一旁。

    “今天这个宴会除了庆祝我儿子正式回国继任冷氏,还有一件事情要宣布,冷家和颜家正式结为亲家”。

    他的话像一枚炸弹一样在南星辰心中裂开,虽然知道他们早晚都会在一起,可是这样亲耳听到,还是让她慌乱不已,难道她连做一个偷光的幽魂的资格都没有了吗?

    “容堇,我出去透透气”。

    不待容堇回话,南星辰就转身向阳台走去。

    容堇并没有追上去,他明白现在她需要的是自己安静一下,男人眸色暗了暗,星辰,你什么时候才能看到身后的我呢?

    夏日的夜风吹到脸庞带起丝丝发丝,却吹不散南星辰心头的苦涩。

    “容堇是瞧不上你了吗?舍得松开他来这里吹冷风了”

    冰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南星辰身体微微一怔,僵硬的转过身,声音哀伤,“我和容安是朋友,他是容安的哥哥,我也一直把他作为哥哥看待的”。

    不知道为什么,潜意识里她不想让他误会她喜欢别人。

    男人狭长的凤眸不易察觉的一缩,身为男人,他刚才远远望去,一眼就能看透那个男人眼中的爱恋。

    双手狠狠的掐住女人削弱的肩膀,男人如泼墨一般的眸子在夜色中愈发深沉,“我还是你哥哥呢,你还不是照样勾引,你是不是也用这种方法让容堇着了道的”。

    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她和容堇的画面,胸腔中的怒火更加猛烈。

    双肩上的痛意,让南星辰皱眉,杏眸微眯,痴缠悲恸的望着面前的男人,“哥,你有没有一刻不恨我呢?”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和颜沐站在一起的画面不停的刺激着她,她迫切的需要一个答案。

    “你认为有种可能性吗?”,冷逸白轻蔑的看着她,薄唇邪肆的扬起,“作为一个玩物就应该有她的自觉,既然你没有,我不介意现在就告诉你”。

    不待南星辰反应过来,身体天旋地转间被驾到了栏杆上,看着下面繁华的街道,南星辰不由的惊呼,“哥,你放我下来”。

    男人眼角上挑,唇角泛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你不是有恐高症吗?我今天就帮你克服恐高”。

    瞬间,一阵冷风侵入,南星辰身体狠狠的向前倾去,半个身体都挂在了栏杆外面,巨大的失重感充斥在身体中。

    “啊~”。

    糯糯软软的尖叫声刺激着耳膜更加激发了冷逸白的邪恶因子,“呵,和你妈一个样子”。

    带着鄙夷的话语让南星辰禁了声,纤细的手指死命的抓住身下的围栏。

    恐慌,羞耻感……各种复杂的表情一瞬间涌上南星辰的小脸,莫名的更加激起冷逸白心底的炙热。

    “南星辰,你记住,你这辈子就只能是我的玩物。”

    凌厉的话冰凉刺骨,南星辰牙齿紧绷,伤痛的望着眼前残忍的男人。

    “哥……”,她唇瓣瑟缩,我只爱你,难道有错吗?

    为什么这么痛?

    心中莫名的涌出一股烦躁,冷逸白动作粗鲁的不带丝毫怜惜。

    身体不断的游离在失重的边缘,南星辰全身的神经都紧绷着,牙关都在发颤,她却紧咬牙不发出声音。

    ……

    冷逸白抽身离去,看着从围栏上滑落的女人,惨白的脸上挂着惊恐,白皙的额头上是大颗大颗的冷汗,心中划过一丝异样,可是在想到母亲临死之前的话,一手狠狠的拽起来她,“南星辰,别忘了自己低贱的身份,歌姬的女儿也配妄想嫁入豪门”。

    身体被猛的摔到栏杆上,脊柱像要断裂一般,南星辰扶住栏杆才使得发酸的双腿不倒下,看着男人决然的背影,泪水不争气的滑落,他说的话,她连反驳的理由都没有,因为那句句属实,是她永远无法摆脱的烙印。

    云城上流社会无人无知,歌女卫澜勾引冷氏集团董事长冷毅恒,活生生逼的原配夫人宋琳自杀……

    “星辰,我提醒过你的,不要再喜欢逸白,可是你显然一点都没有听进去我的话”。

    森冷的嗓音传来,南星辰抬眸就看到从厚重的窗帘后面走出来了一个身影,在看清楚她的面庞后,小脸上溢满了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