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路尽是归途 > 第2章 没灵气的猫
    沙发上的徐枫第n次抬头看向办公桌前忙于工作的人,“靖煜,你真不好奇林妹妹现在的样子啊?”

    “没兴趣”,谭靖煜依旧忙着翻看手中的文件,头也没抬一下。

    还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等等,谁是太监?徐枫使劲晃了晃脑袋,拉着椅子蹭地一下坐到办公桌对面,“我给你说,林妹妹现在可可爱了,整天冷着一张小脸不说话,吓得一帮小护士见到她都绕路走,要不是知道林妹妹以前的样子,还真以为是个冷美人儿了,哎,要不借我玩玩?”

    “你确定?”谭靖煜放下手中的文件,冷冷地扫了一眼对面的人,随即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的脖子。

    徐枫赶紧几个大跨步回到远处的沙发上,开玩笑,他可不想突然被谭靖煜揍,打不过他躲得过!“没有没有,她那么高冷,真弄回去不得冻死我啊,要不然你就把她弄到身边呆着得了,你都单身这么久了,身边也是时候有个女人了,她肯定很稀罕你这张脸。”

    谭靖煜这张脸正是时下最受欢迎的阴柔风长相,再加上187的身高,每天网上一群花痴少女追着喊老公。不过也因为这张脸,当初15岁的谭靖煜临危受命主持公司大局的时候可没少被公司里的那群老头子欺负,现在,那群老头子早就被他扔出了公司,谭式也在他的带领下一跃成为整个北方最大的公司,只是,谭靖煜脸上的笑意却是很少见了,连生活也是单调乏味的不行。

    谭靖煜扯唇,“家猫没灵气,没记忆、没灵气的东西可不好玩。”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

    不是没试过,只是确实没什么意思。

    “你能让她恢复记忆?”

    徐枫有些焉儿,“不能”。

    瞅了瞅一直站在谭靖煜身后石像一样存在的祁弋,小心翼翼地开口,“你不是跟祁弋呆久了,不喜欢女人了吧?”祁弋的性取向他是知道的,可谭靖煜这又是什么情况,每天除了工作、健身,就没发现他有别的事做。

    “你最近很闲?”,谭靖煜瞥了徐枫一眼,继续手上的工作。

    闲?他可真不闲,徐老爷子每天逼着他去相亲,他不去,老爷子就把人领家里来,每天一个,绝不重复,弄得他每天是有家回不得,连着对女人的兴趣都没那么大了。再和面前的两个男人待下去,他真的要对女人没兴趣了,想想都觉得太恐怖了。

    “我去酒吧安安神儿去了,最近真的是被老爷子吓到了。”

    徐枫赶紧出了办公室,好像是真的被吓到了一样。

    “去跟徐老透露下徐枫的去向,记得选好时间。”

    祁弋有些心疼徐枫,“林小姐好像打算最近离开,短时间应该不会回来。”祁弋看着仍埋头工作的人,等着他的回答。

    许久之后,才听见一声,“恩”。

    谭总这是什么意思?就这么放林小姐自由了?他真的舍得?要知道当年林小姐出事后,谭靖煜亲自动手让傅式元气大伤,傅睿受不了打击,大病一场,落下了病根,傅家长子傅清彦临时接手傅式,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才将傅式慢慢扶上正轨。

    “等她把爪子磨利了,游戏才有趣。”

    祁弋突然觉得背后有阵阴风吹过。

    晚上拥着嫩模刚走到酒店门口的徐枫被徐老爷子贴身保镖“押”回了家,徐枫用脚趾头想也能想到这事是谁干的!在徐老爷子的近距离监督之下,徐枫完成了人生中最尴尬的一次相亲。

    11月29号这天上午,“然然,我呆会儿去看看爸妈,下午直接就出院了。”夏然看林意一脸平静的样子,还是上前抱住了她,“要我陪你过去吗?”

    林意知道夏然担心她触景生情,可这是她醒来后第一次去看爸妈,轻轻拍拍夏然的肩膀,“别担心,我没事。”

    去墓地前林意先去花店买了一束太阳花,忘了爸妈喜欢的花是什么,但她很喜欢太阳花。太阳花,喜欢温暖、阳光充足的环境,见阳光花开,故名太阳花。花语:光明,乐观勇敢。也想告诉爸爸妈妈,她会好好地活着。

    站在墓碑前,放好花束,看着墓碑照片上爸妈脸上幸福的笑意,林意觉得自己一定是在一个很有爱的家庭中长大的,那自己以后也要多笑笑,和爸妈一样。

    这样想着,林意也就这样做了,看着照片扯了一个大大的笑脸,笑完后,又觉得莫名的气氛有些诡异。醒来后,她好像就不习惯笑了。

    右边传来脚步声,侧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墓碑前站着一个男子,个子很高,侧颜很好看。

    起了风,更冷了,想着天气预报说今天可能有雪,拢了拢大衣,在心里默默和爸妈告了别,便离开了,从男子身后路过时,林意好奇地瞅了眼墓碑上的照片。

    照片上是一个女孩,扎着高马尾,穿着的衣服好像是校服,看起来年龄很小的样子,笑着的眼睛就像是弯弯的月牙儿,很漂亮。

    听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男子扭头向左边看了一眼,一束太阳花。

    只一眼,扭回头,身前的墓碑旁也是一束太阳花,花旁是一盒蛋糕。

    静静地看着照片上女孩的笑颜,耳边依稀传来小女孩欢快的声音,“阿笙,我最喜欢的花是太阳花,以后每年生日你都送我太阳花好不。”

    出了墓园,雪花便飘了下来,林意回头看了看,片片雪雾中只能依稀看到远处的一个静立不动的黑点。

    回到医院,收拾好为数不多的行李,和夏然、徐枫等人告别出院。

    林意出院,最开心的就是徐枫了。自从林意醒来,他在医院的桃花运明显差了很多啊。因为谭靖煜的关系,徐枫在医院对林意的状况重视得多,医院的一群小护士好像误解了什么,可林意偏偏那么一副少言高冷的性格,最后弄得他也被捎带着“隔离”了,林妹妹这性格还真是不讨喜啊。家里的老爷子,医院里的林妹妹,想想这日子还真不是人过的。

    18里相送,看着林意坐上出租车,徐枫笑眯眯地扶着车门,“林妹妹啊,以后可别再来医院了哈,不然我这桃花可就被你败光了。”

    林意回了一个礼貌的笑,“这段时间谢谢徐医生了。”

    看着远去的出租车,徐枫用手肘碰了碰夏然,“夏然,你是怎么跟林意处得这么好的啊,怎么这么久了她还跟我这么生分啊?”,突然,好像恍然大悟的样子,“她不会是不喜欢男人吧?”

    夏然被徐枫的神奇脑洞轰得有些晕,“徐医生不进去吗?那我先进去了。”

    “难道林意和夏然才是一对儿?那靖煜怎么办?不行,这事靖煜得早点知道才好。”徐枫一路上自言自语,回到办公室,实在是好奇那人知道这事的反应以及对林意以后的安排。

    “靖煜,小姑奶奶可算是走了,这些天折磨死我了!我医院里的那点桃花差点就被她败光了,不行,这事你也有份,你得请我吃大餐,好好补偿我!”

    “折磨?我看你每天都很享受啊!”谭靖煜阴森森的口气,让徐枫暗道不好,这人对自己的东西可是占有欲极强的,更何况,这人对小姑娘兴趣正浓。

    “折寿还差不多,以后让你的小猫儿离我远点。”

    “你知道就好”

    呼,徐枫大大出了口气,可算是安全过关了,他觉得潭靖煜、林意两人简直是绝配,对人都是身心的双重折磨!不过,他倒挺期待这两人以后相处的样子,高冷的林妹妹碰上腹黑的盛世美颜,想想都觉得有趣。可是,林妹妹好像不喜欢异性啊!

    “靖煜,我发现林妹妹她好像不喜欢异性哎?”徐枫的声音八卦十足。

    “徐老爷子今天给你找的是廖思思,现在徐老的人已经在去医院的路上了。”徐枫立马就炸了,“廖思思,廖逸尘那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妹妹?不说了,我得跑路了!”

    廖思思,那可是远近闻名的小炮仗,谁挨得近炸谁,廖逸尘又是出了名的妹控,徐枫觉得要不要哪天和自家爷爷做个鉴定,怎么看自己都不像是亲的,不然怎么这么坑他呢?

    林意出院,夏然也被重新安排了新的病人,每天的陪护工作也挺忙。

    回到家里,80多平米的两居室冷冷清清。一个星期前,在夏然的陪同下,林意根据户口簿上的地址找到的屋子所在的静安小区,两人简单的打扫了一下,置办了些生活用品。

    呆坐了片刻,有些饿,打开冰箱,没什么食材。穿上羽绒服,戴好帽子、手套、口罩、围巾、雪地靴,看着落地镜里那颗被裹得圆滚滚的球,林意很满意。

    冬天就是要有冬天的样子。

    经过商场的时候,橱窗栏里面陈列着的各式相机,就像是一道魔力,这种没来由的兴奋让林意觉得是失忆前的自己应该是个摄影爱好者。

    买了最新的相机,便开始了随意拍模式,熟悉的手感更让人兴奋。突然镜头里出现一个熟悉的侧影,上午墓园见到的那个男的。

    看着相机上定格的站在柜台前拿着相同型号相机的侧影,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吧。不过她并不打算上前搭个讪什么的,缘分不一定都是好的,孽缘也说不定。再说了就她现在的这种性格,搭讪这事她也做不出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