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路尽是归途 > 第7章 有意境,有家
    27号上午,林意走出清城机场的时候,阳光正好,清城的空气就和它的名字一样,处处都弥漫着清新的草木香。

    打车去往太阳花孤儿院,那儿还有个小家伙在等着她,不知道过了这么久,小家伙会不会跟她生分了。

    突然,出租车司机踩了急刹,可还是听到了砰的一声,看样子是追尾了。前面的车子很淡定的开到了路边停下,出租车司机好像有些紧张,“这可怎么办,撞到豪车了,怎么办?”40多岁的司机大叔一直自言自语到车子靠边停下,随后战战兢兢地下车查看情况,前面车子的车主也慢腾腾地下了车。

    “对不起,对不起,不小心碰到了您的车子,真的很对不起!”

    豪车车主看着面前一直鞠躬道歉却对赔偿一事闭口不提的中年大叔,嘴角一勾:“碰?这个样子能算是碰?难道不是撞吗?难道是因为我命大所以撞就变成碰了?”车主随手指了指凹下去的车尾。

    林意看车外的情况,看来事情一时半会解决不了,得赶紧向出租车司机付了车费另找车子。

    听见车子开关门的声音,豪车车主见从出租车上下来一个人,恩,一个有些熟悉的人,“林妹妹!原来车里坐着的是林妹妹啊,四年不见,林妹妹真是越来越美丽动人了。”

    徐枫把林意从头到尾扫描了一遍,谭靖煜的眼光还真是好,宽松的白t牛仔裤也掩盖不了这幅好身材,不过他是没机会了,想着还不甘地向一边的车子瞥了瞥。

    “徐医生,好久不见。”林意微笑着打了声招呼,随后转向出租车司机,“师傅,这是车费。”

    “既然车里载的是林妹妹,那这事我也就不追责了。”

    司机闻言,一顿感谢。

    林意并不觉得司机是沾了自己的光,徐枫自己的决定,跟她没有什么关系,刚要出口告别,徐枫已经一脸欢欣地靠近。

    “林妹妹怎么没回阳城啊?这是要去哪?我送你。”

    “不用了,随便走走,徐医生,再见。”

    刚好有出租车经过,林意麻利地拦车,离开。

    徐枫之前随意地那一瞥她是有看见的,车里应该是有人的,还是能让徐枫做司机的人,应该不是什么普通人,而且,他还没有和徐枫熟到可以让他送她的地步。

    “靖煜,我觉得林妹妹好像不太喜欢我哎。”

    内后视镜里后车座上的人在闭目养神。

    “我以为你看不出来”

    看不出来?他又不瞎!

    “好歹我也算是她救命恩人啊,再说我可刚给她个人情啊,不然那大叔这会儿早就哭死了,没句感谢也就算了,怎么能这么冷淡呢?真是的,好歹也一起了三年呢!”

    谭靖煜终于睁眼扫了前面正在开车的人一眼:“你跟她一起待了三年?”

    徐枫心里的警报又响了:“待一边做了三年的主治医生。”

    许久没有听见回应,徐枫悄悄从内后视镜瞟了一眼,还在闭目养神,那就好。

    “你说林妹妹怎么就不让我送她呢?这样她就可以早点看见你了啊,哎,还真是白白浪费了好机会。”声音里浓浓的惋惜,好像林意真的错过了什么一般。

    “无聊”

    “怎么能叫无聊呢?难道你就不好奇林妹妹看见你的反应啊?你说林妹妹还记得你不,应该是不记得了吧。”

    “不记得吗?怎么能不记得呢,她会记得的。”

    谭靖煜的声音很平淡,但平淡里却带着不容抗拒,好像这件事并不会随着林意的记忆发生什么变化。

    可是林妹妹失忆了啊,唉?这好像不是一个话题了吧,还是人体构造和女人好理解,至于谭靖煜,他就注孤生吧他。要不,自己以后多生几个孩子,万一好友真孤生了,他就勉强关爱一下独孤人群,把孩子借给他玩玩好了。这样想着,徐枫觉得自己这是任重而道远啊,为了好友的晚年生活,他只好牺牲一下自己了,那就从补肾养好身体开始吧,食补还是药补呢?食补好了,回去就给秀姨说说去。

    谭靖煜看着驾驶座上的人突然频频点头的样子,又闭上了眼睛,眼不见为净。

    林意下车的时候,院长已经站在了门口,旁边还站着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孩。还没来得及拿下行李,一个身影已经迅速跑了过来,紧紧地抱住了她。

    轻轻回抱,拍了拍男孩的后背,又揉了揉男孩的头发,这才发现4年前只有她腰部身高的小家伙现在已经和她齐高了,她虽然不算高,但也不矮,好歹167,这小家伙也不过才12岁啊,难道现在的小孩子发育得都这么快吗?

    感受到林意的动作,男孩加大了拥抱的力度,搁在她肩膀上的脑袋使劲蹭了蹭,然后一阵少年特有的清脆的声音,“姐,你怎么才回来啊,我好想你,每天都好想你。”

    林意明白小孩子都是敏感的,尤其是孤儿院里生活的孩子,所以声音也越加的温柔,“乖,姐姐也很想你,所以就在你生日前回来了啊。”

    12月3号是男孩12岁生日,12岁在国人的眼里是有着特别的意义,它是一个孩子从童年到少年的过渡,代表着一个孩子的成长,这也是她这次回来的原因之一。

    “我就知道,姐姐不会忘的,姐姐回来就是最好的礼物。”男孩明显因为林意的一番话高兴了很多。

    林意抬头看到站在不远处一脸慈爱地笑着的院长阿姨,赶紧拍了拍男孩:“院长还等着呢,拿好行李我们先去跟院长打声招呼。”

    男孩虽然松开了紧紧的拥抱,但左手又紧紧地握住了她的右手。

    院长上前固执地接过行李箱,温柔地看着林意,“小意啊,这次回来就多住些日子吧,阿境这孩子每天都盼着你回来呢,这几天更是每天都盯着大门,就怕你回来第一个看到的不是他。”

    林意看着紧握在一起的手,笑着答应。

    吃过午饭,又跟院长了解了院里的基本情况,把带回来的小物件分发给院子里的孩子们后就被男孩拉着去了他住的屋子。

    男孩有些洁癖,再加上林意身份的原因,男子自进院起就一直单独住一间屋子。

    屋子空间不大,一个简单的衣柜,一张收拾整洁的单人床,一张临窗的书桌,阳光洒进来,静谧祥和。

    林意看着书桌上的数目,有一些基础的大学课程,语言类书籍,还有一些旅游、摄影类资料。

    “姐,我现在大学课程都自学的差不多了,英语、意大利语也都很熟练了,以后跟着你一起行万里路怎么样?”

    回头看着身后的男孩,男孩炯炯的大眼里满是期待,“阿境,姐姐希望你能真正地找到自己的梦想,你应该为自己活着,明白吗?”

    “姐姐,你和有你的家就是我最大的梦想。”

    林意没有再说什么,她明白男孩对自己的依赖,从四年前在马路边与男孩擦肩而过时,男孩拉着她的衣摆告诉她:“我没有家了”,她说:“不会的,你还有我,以后姐姐做你的家。”然后男孩抱着她哭到睡着的时候她就知道了。

    那天是12月2号,林意到清城的第三天,从中午开始,她便坐在咖啡厅靠窗的位置整理那几天拍到的素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面的马路边站了一个小男孩,小男孩好像一直看着咖啡厅的方向,神情有些迷茫,可能是迷路了在等人,清城的治安很好,小男孩的不远处就是警局,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低头继续修片,不知过了多久,一道雷声瞬间将林意的注意力从电脑上拉了回来,窗外天色渐黑,大雨磅礴,雨中的行人也都匆忙地奔跑,举起相机,画面中出现了一个小男孩,她以为自己出现了错觉,过了这么久,那个男孩怎么可能还在,放下相机仔细看了看,果然还在,旁边站着一个帮忙撑伞的警察,看来男孩不愿离开。

    看了手机时间,有些晚了,第二天还要赶早班车,得回去酒店休整一下。

    收拾好电脑,穿过马路,路过男孩身边的时候,一只小手抓住了她的衣摆。林意侧身低头,男孩笑着看着她,“以前妈妈就是在那个咖啡厅上班,每次她都会给我买一大块蛋糕,然后我就在你刚才坐的位置等她下班。”

    林意看着男孩,不知道他这话的意思,可男孩说完后眼睛里的笑意瞬间就消散了,只剩下空洞无神的眸子,“我没有家了”。

    她只觉得突然一阵心痛,无意识地蹲下平视着男孩的眼睛,告诉他以后她可以做他的家。

    男孩没有家人,林意年龄太小不满足领养条件,只能在陪了男孩三个月后把他寄养在了孤儿院,并留下了身上为数不多的钱。

    男孩说林意是他的家,那他以后就姓林,她是林意,那他就叫林境。

    有意境,有家。有家,有意境。

    从此,她有了弟弟,他有了姐姐,她和他有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