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路尽是归途 > 第11章 离婚
    谭靖煜她是知道的,她从未主动搜索过谭靖煜的任何资料,对他的了解都源于她是以前那本日记本里的暗恋,也正是如此,她知道谭靖煜不喜欢林意,虽然他们是法律上的夫妻。

    不过,很快就不是了。

    一旁的张管家见谭靖煜走过来,轻轻摇动手上的小铃铛,铃铛声音一出,所有宠物狗顺从地跟着他出去。

    “靖煜回来了,那就开饭吧,来,小意,坐爷爷旁边。”说着,自顾自地拉着林意走到餐桌前坐在他旁边。

    谭靖煜径直走向了林意正对面的座位。

    刚坐定,谭老爷子突然想起他的狗狗们都还没吃午饭,他得赶紧去喂食去。

    顿时,空气突然安静,气氛有些尴尬,对面的人并没打算开口,自在地吃着饭菜,好像他对面并没有坐着谁。

    林意盯着面前未动的碗筷一会儿,抬头看着对面优雅地吃着饭菜的人:“谭总,打扰一下。”

    听见声音,谭靖煜抬眼看了她一眼,继续吃饭。

    这人不会说话?两次见面没听他说过一句话,算了,先解决这个荒唐事要紧。

    “谭总,您下午方便的话我们一起去趟民政局吧。”林意从包里掏出三张结婚证,依次摆开放在桌子上。

    谭靖煜看着一次摆开的三张红本,放下手中的筷子,惬意地靠在椅背上,扯唇轻笑:

    “离婚?没记错的话你是很喜欢我的。”

    “或许7年前的林意是喜欢过谭总您的,但现在的林意丢失了过去的所有记忆。”丢了记忆,也就没了曾经的那份喜欢。

    丢了?不喜欢了?

    谭靖煜余光瞅到门边漏出来的衣角和一撮小白毛,笑意渐浓:“时间我是有的,不过得等你说服了老爷子。”

    随后起身,走到门口时,站定,侧头看着一脸表情的人:“爷爷,饭我也吃了,不过您孙子好像被嫌弃了。”

    张管家看着老爷子一副要把小少爷背影看通的样子,轻轻叹气。

    谭老爷子此时真是恨铁不成钢,这孙子太没用,连个小丫头都搞不定,想当年自己自己也很没用,往事不堪回首。

    谭靖煜走后,林意就一直在发呆,没有注意到门口的动静。谭靖煜的意思是这些都是谭老爷子的主意,与他无关?所以,只要她说服了谭老爷子就行?可是,说服谭老爷子好像比让谭靖煜开口说话还难啊。

    “小意啊,靖煜这小子真是太没风度了,真是一点我的基因都没遗传到,咱别生气啊,影响了食欲就不好了。”

    有这么坑自己孙子的吗?林意的冥思苦想被打断,只见老爷子满脸笑意地拄着拐杖走过来,走近,看到她面前干干净净的碗筷,皱眉:

    “怎么一点都没吃呢?不对胃口?我记得这些都是小意你最喜欢吃的,厨子手艺不好?”

    林意还没来得及出声,谭老爷转身声调突升:“老张,厨子换了!一点菜都做不好!”

    换厨子?少夫人的面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先生可是最喜欢吃这个厨子做的菜的,就这么说换就换了?

    林意赶紧起身,“谭爷爷,是我自己胃口不好,与饭菜无关。”

    谭老爷子听这话,更急了,“胃口不好?这那么行,不吃怎么给我生曾孙子?老张,赶紧的,让厨房做些清淡开胃的来。”

    “不用不用,我只是不饿。”

    “不饿?都快过饭点了还不饿,这是胃不好?老张,去把宋医生叫过来给小意好好检查一下。”

    “别别别,我没事。”

    张管家第三次紧急停住刚迈开的步子,可别再来第四次了,他年龄也不小了!

    “真没事?”老爷子一脸狐疑。

    “真没事”

    听到林意很肯定的回答,老爷子这才放心,站了这么久也有些累了,林意赶紧上前扶着老人走向一边的椅子。

    “谭爷爷,请您同意我和谭靖煜离婚。”

    “离婚?”谭老爷子这会儿的脸简直堪比六月天,现在是要暴雨的节奏,但林意不能怂。

    “对,离婚,这原本就是一场我不知情的婚事,而且强行把两个陌生人以婚姻的形式捆绑在一起无论是对我还是对谭靖煜都不是件好事。”

    “不行!别的事情我都能答应,离婚这件事除外!”

    “谭爷爷,婚姻是我和谭靖煜两个人的私事,请您尊重我们自己的意愿。”

    谭老爷子的态度很坚定,但她也不能退缩。

    突然,老爷子一手捂住心脏的位置,低头很难受的样子,在林意看不到的地方向张管家猛眨眼睛,张管家接到信号,立刻上前,一边查看情况一边掏出手机:“宋医生,先生发病了,你赶紧过来!”

    林意站在一边不知所措,她刚才的话刺激到老爷子了?

    张管家见此情况,又拨通了一个电话,一番交代后歉意地看着她:“少夫人,我让小李送您先回去。”说完,叫小李的司机已经站在了门前等候,还是刚才载林意来的年轻司机。

    林意有些愧疚,离婚的事今天是没法继续谈下去了,她再呆在这说不定会加重老爷子的病情,只能先离开了。

    林意刚离开,谭老爷子便坐直了身子,丝毫看不出一点难受的样子。

    “老张,你说小意是不是还在怨我啊?”

    张管家稍稍沉默,才低声回道:“先生,少夫人只是不知道当年的真相,以后知道了,她会明白的。”

    “这孩子太善良了,还是不要让她知道了。”

    当年先生旧疾突发,被小少爷紧急送到国外治疗,小少爷更是亲自守了一个多月,先生病情才稍稍稳住。后来又反反复复,几次住进重症监护室,小少爷将外界所得的事情都隔离了,直到过了三年先生身体好转回到阳城才知道少夫人一家的遭遇,那时少夫人早就已经离开了。为此,先生气了小少爷两个月,以后少夫人知道了真相,会理解的吧。

    回静安小区的路上,林意还是没忍住问小李:“谭老爷子的身体很不好?”

    小李从后视镜里看了看林意的,迟疑着开口:“少夫人,这事我不太清楚。”

    “我不是你家少夫人,叫我名字就好。”林意看着车窗外悠悠说道。

    小李担心自己说错了话,直到林意下车都不敢再开口。

    林意钥匙刚插进锁口,门就被从里面打开,林意瞬间被拉进屋里,门关上,林意被紧紧抱住。

    “姐,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也不要我了。”林境低低的声音里满是不安,林意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像哄小孩子一样,柔声开口:

    “阿境,我们是家人,永远都是家人,姐姐不会让你一个人的。”感受着林境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突然听见“咕噜”一声,少年顿时红了脸,松开怀抱,嗡嗡开口:“姐,我饿了。”

    林意看着红透了脸的少年,满眼宠溺,“姐去给你做,很快。”

    夜里,林意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手机铃声响起,陌生号码,没有理会。不一会儿铃声又响了起来,还是那个号码,接起:“喂?”

    等了还一会儿那边还是没有声音,这会儿有些暴躁的林意瞬间火起,消失了许久的小脾气立马蹦了出来:“说话!大半夜的打电话不说话,有毛病啊!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啊!”

    刚要挂断电话,想到不说话三个字,脑袋里瞬间飘出了三个字:谭靖煜。

    沉默了一下,试探着开口:“谭靖煜?”

    对面仍旧顿了一会儿才有声音传来:“没想到大半夜的林小姐火气这么大”。

    “我还以为谭靖煜你不知道这是他半夜”,但半夜电话扰人还不出声,他咋不去拍恐怖片!

    “你怕恐怖片?”故意的!他绝对是故意的!

    “有事?”

    “没有,就是提醒你一下,说服了老爷子记得及时通知我。”这么着急?你着急倒是去啊!

    林意使劲做了几个深呼吸,又恢复了往常清冷的样子:“你们是家人,你去说会比我这个外人有用。”

    谭靖煜听出林意情绪的变化,不自觉的嘴角上扬,果然,猫还是放养的好。

    “我说有用的话,你觉得那几个红本会留这么多年?”

    “你就不怕我谭老爷子被我气出个好歹来?”老爷子好像病得很严重的样子。

    “你要真能做到那也算是你能力出众了”

    老爷子看到她高兴还来不及,哪还有时间生气,看来是被老爷子装病的事吓到了,也只有这只猫儿会被这种幼稚的把戏吓到。

    他等消息?两个人的事凭什么让她一个人忙,她总不能真的把老爷子气出问题来吧?而且,她现在是林意,那以后呢?

    林意气得什么都不想再说,只想赶紧挂了电话,这么想也确实这么做了。

    谭靖煜看着被突然挂断的手机,一手摆弄着逗猫棒,笑意更浓了。

    她怎么觉得自己现在像一只猴儿,还是一只上蹿下跳供人观赏的猴儿。

    又翻腾了一会儿还是睡不着,林意去冰箱找水喝,无意中看到林境房间门缝中透出来的光,犹豫了一下,还是过去敲门。

    房门立刻打开,床铺整齐未动,早上的行李箱站立在书桌旁。

    林意并未进去,只是站在门口,“早点休息,我定了明天早上7点的机票,记得定好闹钟。”

    少年的眼睛立马亮了起来,两手推着林意的肩膀朝着她卧室的方向,“姐姐快去睡觉,明天我叫姐姐起床,到时候可别赖床哈。”

    门被关上,依稀能听见少年欢快地哼唱,她才不赖床,喜欢赖床的明明是他。

    拿出手机,订好机票,蒙头大睡。什么谭老爷子,什么谭靖煜,跟她有什么关系,谭家少夫人又是什么?谁爱当谁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