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路尽是归途 > 第18章 交易的诚意
    林意到鼎枫医院的时候,走廊里远远就能听到噪杂的哭闹声,声源处的病房里夏然头发散乱,右脸肿了很高,上面的巴掌印很明显,掉落在地上的护士帽满是脚印,护士服的扣子也被扯掉了几颗。

    “你还我爸爸!你这个杀人凶手!”

    一个妆容全部花掉的中年妇女坐在地上不停地伸蹬着双腿,指着夏然控诉,旁边站着的几个亲属想要冲过去抓住夏然,可都被隔在中间的保安拦住。

    “不是我!我没有,我只是按照医嘱加药!”

    夏然呆滞地看着地面,听到中年妇女的控诉后使劲的摇头,看到林意正在房门处焦急地往里走,夏然突然用力推开隔在中间的保安,跑到她面前,紧紧握住她的手。

    “不是我,我只是按医嘱办事,真的不是我害死他的。”

    无助、恐慌、害怕,夏然在极力地让林意相信她,这里的人都不想信她,他们已经报警了。

    林意相信以夏然的职业素养,出现这种致命失误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她无法毫无原则地站在她这边,在她没有了解事情的原委之前。

    “医院和警察会处理好这件事,真相很快就会出来,不要担心。”

    夏然的目光渐渐黯淡下去,慢慢松开原本紧握着她的手,“你也认为是我的错是吗?”

    夏然对她的回应很失望。

    “没有不相信你说的话,我相信你的专业素养,没有人比我更懂你的职业操守。做为医生你应该明白医患纠纷的责任判定需要走法律途径,这是最好也是最彻底的方法,然然,你需要冷静下来。”

    只有法律给予了最为真实公正的判决,夏然的职业道路才能顺利地走下去。

    林意的话让夏然冷静了很多,没有再急着为自己辩解,只是静静地站在林意身后等着警察的到来。

    “你是她家人?她害死了我爸,你们必须得负责,不然我就找媒体曝光你们!”

    媒体曝光?医患纠纷确实比较容易引起关注。

    “到底是谁的责任警察会来判定,不过在这之前我得提醒你们故意伤人和网络造谣也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察觉到身后人的颤抖,林意一手向后找到那只微颤的手,紧紧握住。

    林意冷静的态度让坐在地上的女人哭声弱了很多,一边的中年男人伸着脖子吼道:“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别以为我们文化低就来欺负我们!”

    林意不再理会,看向病床,死者被白被子完全遮住,死者的家属的哭声更大了,床上的人静静地躺在那,没有家人的最后陪伴,也没有家人的不舍告别。

    警察过来后,夏然和主治医生以及其他的相关负责人都被一一带回警局接受询问,法医对死者和药剂的检查也在进行。

    清楚地知道这事给徐枫和鼎枫医院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林意还是给徐枫打了电话。

    电话没有接通,一个医生告诉她徐枫这两天出国了,收到消息回来最快也得3天。

    徐枫回来的前一天,警察的调查结果显示,夏然误用药剂,导致病人意外死亡。

    死者家属将事件始末发到零点上,鼎枫医院医疗事故迅速占领头条。

    通过零点林意了解到这家人只是一户普通人家,家里老父亲重病没钱治,通过网络寻求帮助,因此积累了一定的关注量,半个月前鼎枫医院宣布无偿提供治疗,当时这件事对鼎枫医院形象的提升有多大,现在对鼎枫医院的负面报道就有多多。

    夏然被拘留,网上对夏然和鼎枫医院的骂声一片,夏然个人信息被网上的好事者扒了出来,夏母和夏朗每天无法走出家门半步。

    林意总觉得这件事的疑点很多,但警察的调查结果一切都没有漏洞可寻。

    廖思思想通过她哥的身份走关系,可事件的关注度太高,网友密切关注着事件的进展,就连警局方面也不敢懈怠。

    私了更是走不通,这样就真的坐实了夏然的罪名。

    林意考虑了一个早上,还是拨出了谭靖煜的手机,接电话的事助理祁弋。

    “林小姐,谭总在开早会。”

    “那我晚点再打过来”

    “谭总今天很忙”

    “那麻烦你转告他我想和他谈谈,关于谭老爷子的事。”

    看来想做成这场交易,她就得先拿出诚意。

    林意出现谭宅大门前的时候还是犹豫了一下才按门铃,谭老爷子接到下人通报,带着一众宠物狗亲自到大门前迎接。

    这阵仗让林意有些愧疚,谭老爷子真心相待,她动机不纯。

    “小意,爷爷可算是把你等来了,我要去找你,靖煜总不让我出门。那我说让他带你回来吧,他总说你这些天身体不好不能出门。”

    这语气是在跟她告状?

    谭靖煜怎么知道她前段时间一直在生病?跟踪她还是随口说的?

    “前段时间感冒了不方便出门,就没敢来拜访您。”

    “好孩子,爷爷身体硬朗着呢,你那点小感冒可过不到爷爷这。”

    林意扶着谭老爷子进门,一群宠物狗护航,场面好不壮观,仔细数了一下,少说得有10条吧。

    这些宠物狗,品种不一,都是比较常见的品种,哈士奇、金毛、萨摩耶、阿拉斯加,也有普通的中华田园犬。

    这群狗子好像很喜欢狗,总走到哪跟到哪。

    陪着老爷子呆了一天,谭靖煜都没有回来,期间谭老爷子亲自打了几次电话催促,都被谭靖煜以工作繁忙拒绝了。

    林意知道,谭靖煜这是在“报复”她,“报复”她之前没有乖乖地听他的建议说服老爷子。

    一连几天林意都没能在谭宅等到谭靖煜,电话几乎都是祁弋接的,回答永远在忙。

    谭老爷子也看出了两人之间的端倪,语重心长地告诉她:“丫头,靖煜这孩子性子有些怪,以后委屈你多担待些了。”

    第七天的上午林意来了谭氏,祁弋将她安置在一个单独的会客室后就一直没有出现,林意只有乖乖等着,晚上9点的时候,祁弋过来告诉她公司要下班了,谭靖煜早些时候应酬去了。

    后来,林意每天上午去谭宅,陪老爷子吃过午饭后去谭氏,经常一呆就是整个下午。

    又一个星期,在第15天,林意终于在傅式等到了谭靖煜,这个时候距离夏然定案的时间很近了。

    静静的等着办公桌后的人处理完手上的工作,可眼看着就到5点了,他还是很忙,完全没有时间理会自己,林意在想要不要明天再接着来。

    5点半的时候,谭靖煜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直接出了办公室,她好像是个透明人般的存在。

    跟在后面的祁弋回头即看到林意耷拉着脑袋的样子,忍不住提醒,“谭总现在会谭宅吃晚饭”。

    林意诧异地看着祁弋走远的背影,立马快跑着跟上去。

    谭靖煜上车的时候,林意赶紧拉开另一边的车门坐上去,谭靖煜没有说话,祁弋噤声发动车子,小心翼翼地通过后视镜观察后面人的表情,林意更是紧贴着车门,把存在感降到最低。

    “扣半年工资”

    祁弋一路上精神高度紧张,没想到谭靖煜这时候会说话,吓得踩了刹车。

    “一年”

    林意有些过意不去,祁弋因为她一年的薪水没了。

    但她真的不能再等了。

    谭老爷子看到孙子孙媳妇一道进来的时候,两边的嘴角都要飞到天边了。

    晚饭后,谭老爷子硬要老人留宿,谭靖煜没拒绝,林意想拒绝,可她可能只有这一次机会,她不敢赌。

    谭老爷子最终如愿把两人安排到一件卧室里,林意很窘迫,站在门边不知所措。谭靖煜若无其事的当着她的面脱衣,进浴室,林意的脸红了又红,始终站着没动。

    眼看着谭靖煜接下来要关灯睡觉了,林意再也没忍住:“谭靖煜,我们做个交易吧”。

    谭靖煜停下关灯的动作,半倚在床头,“交易?你觉得你还有可以用来交易的砝码吗?”

    有吗?好像没有。

    没有那就造一个吧。

    “只要你能找到证明夏然没错的证据,给夏然清白,条件任你提。”

    谭靖煜突然低沉着笑了起来,林意不觉得自己的话很好笑。

    “条件任我提?那你现在把衣服脱了自己上来。”

    林意很意外谭靖煜会提出这种要求,她尤其与人,没有选择的权利,可是她还是有不能被触碰的底线,“违反法律和与性有关的事除外”。

    谭靖煜没有继续听她说,直接关灯,整个房间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明天祁弋会联系你”

    成了,林意终于松了一口气,夏然有救了。

    谭靖煜的条件是什么尚且不知道,他这样算是不会让她违背她的原则了吧。

    长时间处于紧张状态的身体突然放松下来只觉得很累,林意缓缓蹲下来,移到墙边坐下来,等天亮。

    没一会,谭靖煜的呼吸声变得平稳,他还真是不介意和一个陌生人共处一室。

    林意记得他床边的地板上是有地毯了,慢慢地,一步步地挪过去,感受到手下柔软的触感,林意很满意地侧躺下。

    房间里彻底没了声音,谭靖煜也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