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路尽是归途 > 第20章 你不是一个人
    弗罗伦萨的一家街角咖啡店里,夜澜看着坐在对面平静的不像话的林意,第三次问道:“你确定要回去阳城吗?”

    “准确来说,我是准备先去趟清城然后再去阳城,不会呆很久,祭拜完爸妈就回来。”

    林意抿了口已经凉掉了的咖啡。

    皱了皱眉头,还是不喜欢咖啡的味道,更不喜欢咖啡的作用。咖啡这东西在别人那儿是消遣提神的好东西,在她林意这就说好听了是排便助眠,说重了就是刺激肠道的安眠药。

    夜澜看了眼林意要挤出褶子的眉头,一脸嫌恶,“行了,喝不了还喝,这不是找虐嘛!”

    刚想再说些什么,林意的手机响了起来。看着跳动在屏幕上熟悉的手机号,林意久久没有接起,直到铃声停止。

    夜澜察觉到林意情绪的变化,“怎么了?”

    “傅止笙”

    “他找你做什么?”

    “不知道,可能是这次直播的事吧。”林意无所谓地说到。

    夜澜有些无语,依旧皱着眉头看着林意。

    林意被看得有些发毛,“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有话说话!”

    夜澜白了林意一眼,“我能说什么!”

    林意觉得这个话题不能再继续了,太诡异了!刚想说些别的,傅止笙的电话又打过来了。

    林意没有犹豫便接通了电话,“喂,您好。”

    电话那边一阵沉没,林意没了耐心,加重了声音,“您好,我是林意。”

    傅止笙觉得自己最近有些魔怔了,或许是因为日子越来越近了吧。

    “林小姐,您好,我是傅式餐饮傅止笙。”

    “傅先生,请问您有什么事吗?如果是关于直播事件的话,那我们没有什么好聊的,我没有做什么事,也不会做什么事,所以,你们不需要担心。”

    林意轻轻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平静的眸子里没有一丝波澜。

    “林小姐,您误会了,有关这次直播事件傅式已经做出了说明,造谣生事以及爆料您个人隐私的人,我们这边已经提出了诉讼。”

    傅式向爆料她个人隐私的人提出诉讼?林意觉得有些好笑,谁给的他们这个资格?

    “既然如此,这场闹剧也就算是结束了,傅先生没什么事的话,就挂了吧。”

    “林小姐,傅式诚挚地邀请您做傅式餐饮的美食体验官,本应登门拜访邀请您,但您不在国内,暂时只能以这种方式了。”

    听完,林意就笑了。

    “美食体验官?傅先生是在搞笑吗?还是觉得先前的锅没有把我砸死,所以现在想把我毒死?”

    林意戏谑的声音传来,傅止笙知道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林意不是个简单的小姑娘,从她应对直播事件就可以看出来,一般人碰上傅式,要么是早就已经慌了,要么是借傅式的东风给自己炒作。可她却平静的出奇,完全一副局外人看热闹的样子,从头到尾只有粉丝协会的两次安定粉丝的声明。

    “林小姐说笑了,恪守法律道德是傅式餐饮最高准则,虽说最近有一些针对傅式餐饮的误会谣言,但这并不会影响傅式餐饮做为阳城第一餐饮的地位。林小姐是个聪明人,应该明白其中的道理。而且,与傅式合作,对林小姐来说是百利无一害的,这次合作可以帮助林小姐真正地打开市场,以后林小姐无论是从事现在的职业还是想从事别的职业,这都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傅止笙不觉得自己的这番话能让林意同意合作,但也不想双方之间还有什么误会,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

    “傅式是什么样的存在跟我没有关系,毕竟有没有傅式,我都饿不死不是。还有啊,我也没有傅先生说的那么聪明,打开市场?打开什么市场?为什么要打开市场?我很满意自己现在的状态,也很喜欢现在的职业,所以啊,要谈合作,您还是去找别人吧。就这样,再见!”

    傅止笙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只觉得这女人脾气倒不小,而且很记仇!

    他一直都觉得傅式现在需要的代言人应该是个风评很好的当红明星,而不是一个网红。给傅清彦回了电话,说了具体的情况,傅清彦只说他会看着办。看来,他还是坚持让林意做代言人。

    这边林意挂了电话,夜澜八卦的表情也是毫不掩饰。

    “傅式想让我做代言人,我拒绝了。”

    林意抚着右小臂上的一个向朱砂痣一样的红点,静静地看着窗外。

    看见林意这幅样子,夜澜也正经了些,“回去前需要处理一下吗?”

    “暂时不用,有些事情最终还是要弄清楚些好。”

    林意垂眸看着小臂上的红,真相是什么?她不是不想知道,只是害怕再被卷进无聊的争斗中,这种事情,一次就够了,但是,真的能逃避一辈子吗?。

    “有需要就告诉我,无论在哪,只要你想,我都会带你走!”

    夜澜难得一副正经的样子让林意知道这句话的分量有多重。

    “好,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

    夜里,林意还在整理着这几天拍的素材,她不喜欢把事情拖很久,有事情那就立马做了才好,简单的事情拖着浪费时间,重要的事情拖着容易发生变化,把事情都掌握在可控制的范围内,这样才能真正的安心。

    接到傅清彦的电话,林意是有些意外的。无论从流量、咖位还是影响力上来说,她都远不及当红明星,而且,树大招风,和傅式有牵连对她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况且,那个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是她?还是傅式?她只是个普通人,为什么要将她牵扯其中?这件事虽说会对傅式有些影响,但也还至于让傅式来请她做代言人啊?林意觉得一阵烦闷,她不喜欢被操控的感觉,更不喜欢这么猜来猜去,为什么事情就不能简单一些呢?

    下午,傅止笙也并不是真的想邀请她,更多的是为了完成工作上的安排,所以她想也没想地就拒绝了。

    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电话。

    “林小姐,我是傅清彦。”电话那边的声音依旧平平淡淡,就像他的人一样,静谧得像一滩湖水。

    “你声音很好听”

    “谢谢,林小姐开场的方式倒是挺特别的。”

    林小意轻轻地笑笑,“实话实说而已,我这个人有点声控,好听的声音会让人倍感亲近。傅先生是为合作的事情?”

    “做为一场大戏的主角,林小姐不想知道这场戏的导演是谁吗?”

    傅清彦站在办公室的大落地窗前,不知道在看什么。

    “这个事啊,我还真是不怎么感兴趣。不过,傅先生,你可能不知道我还是个颜控,对长得好看的人,我通常没有什么抵抗力。这样吧,我们视频聊,放心,我只是个纯粹的颜控,没有别的嗜好。”

    傅清彦觉得这个小姑娘挺有意思的。

    “止笙长得很好,下午为什么没有答应他?”

    “不是说了嘛,我声控,他声音不好听!”林意的声音里夹杂着浓浓的嫌弃。

    傅止笙声音不好听?也只有林意这个小姑娘这么说了。

    傅止笙那口淡淡的播音腔不知道俘虏了多少少女。

    视频连通的时候,只有林意知道自己有多紧张,又有多期待。

    视频里,还是熟悉的眼镜款式,7年的时间除了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更加的成熟稳重,好像并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什么痕迹,看来老天也是偏爱长得好看的人啊。

    “傅先生果然长得很好看啊。”林意看着视频中的人笑得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看到林意月牙般的眼睛里溢出的笑意,傅清彦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那祝我们合作愉快”

    林意依旧紧盯着傅清彦,好像怎么也看不够。“嗯,合作愉快!我29号会到阳城,预计呆一个星期,我希望合作的所有事宜能在这一个星期内完成,至于那个人能不能找出来,就看傅先生您了。”

    傅清彦看着被挂断的手机,有些失笑,原本他以为林意是欲擒故纵,而他坚持合作也是因为他觉得那个人针对的不仅仅是傅式,这个林意的资料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他有些好奇这个林意。视频中,她好像真的只是想看看他的长相,而且还看得很认真的样子,那种认真的看着他的样子让他莫名的有些熟悉。如果小柔还活着,也有这么大了吧,会不会也像这个女孩一样挎着相机走遍世界呢?

    “谭总,林小姐和傅式合作了。”

    正在健身的男人停下手中的动作,接过祁弋手中的毛巾,随意擦了擦身上的汗,紧致的小腹上8块腹肌明晃晃地展示着男人的魅力,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合作?这次倒是学聪明了,不要让我失望才好,不然等了这么久的游戏可就没趣了,那她也就没用了。”

    没用了意味着什么,谭靖煜没说,祁弋却是清楚的,他从不养无用的人,没用了,就丢掉,然后换下一个。  27号上午,林意走出清城机场的时候,阳光正好,清城的空气就和它的名字一样,处处都弥漫着清新的草木香。

    打车去往太阳花孤儿院,那儿还有个小家伙在等着她,不知道过了这么久,小家伙会不会跟她生分了。

    突然,出租车司机踩了急刹,可还是听到了砰的一声,看样子是追尾了。前面的车子很淡定的开到了路边停下,出租车司机好像有些紧张,“这可怎么办,撞到豪车了,怎么办?”40多岁的司机大叔一直自言自语到车子靠边停下,随后战战兢兢地下车查看情况,前面车子的车主也慢腾腾地下了车。

    “对不起,对不起,不小心碰到了您的车子,真的很对不起!”

    豪车车主看着面前一直鞠躬道歉却对赔偿一事闭口不提的中年大叔,嘴角一勾:“碰?这个样子能算是碰?难道不是撞吗?难道是因为我命大所以撞就变成碰了?”车主随手指了指凹下去的车尾。

    林意看车外的情况,看来事情一时半会解决不了,得赶紧向出租车司机付了车费另找车子。

    听见车子开关门的声音,豪车车主见从出租车上下来一个人,恩,一个有些熟悉的人,“林妹妹!原来车里坐着的是林妹妹啊,四年不见,林妹妹真是越来越美丽动人了。”

    徐枫把林意从头到尾扫描了一遍,谭靖煜的眼光还真是好,宽松的白t牛仔裤也掩盖不了这幅好身材,不过他是没机会了,想着还不甘地向一边的车子瞥了瞥。

    “徐医生,好久不见。”林意微笑着打了声招呼,随后转向出租车司机,“师傅,这是车费。”

    “既然车里载的是林妹妹,那这事我也就不追责了。”

    司机闻言,一顿感谢。

    林意并不觉得司机是沾了自己的光,徐枫自己的决定,跟她没有什么关系,刚要出口告别,徐枫已经一脸欢欣地靠近。

    “林妹妹怎么没回阳城啊?这是要去哪?我送你。”

    “不用了,随便走走,徐医生,再见。”

    刚好有出租车经过,林意麻利地拦车,离开。

    徐枫之前随意地那一瞥她是有看见的,车里应该是有人的,还是能让徐枫做司机的人,应该不是什么普通人,而且,他还没有和徐枫熟到可以让他送她的地步。

    “靖煜,我觉得林妹妹好像不太喜欢我哎。”

    内后视镜里后车座上的人在闭目养神。

    “我以为你看不出来”

    看不出来?他又不瞎!

    “好歹我也算是她救命恩人啊,再说我可刚给她个人情啊,不然那大叔这会儿早就哭死了,没句感谢也就算了,怎么能这么冷淡呢?真是的,好歹也一起了三年呢!”

    谭靖煜终于睁眼扫了前面正在开车的人一眼:“你跟她一起待了三年?”

    徐枫心里的警报又响了:“待一边做了三年的主治医生。”

    许久没有听见回应,徐枫悄悄从内后视镜瞟了一眼,还在闭目养神,那就好。

    “你说林妹妹怎么就不让我送她呢?这样她就可以早点看见你了啊,哎,还真是白白浪费了好机会。”声音里浓浓的惋惜,好像林意真的错过了什么一般。

    “无聊”

    “怎么能叫无聊呢?难道你就不好奇林妹妹看见你的反应啊?你说林妹妹还记得你不,应该是不记得了吧。”

    “不记得吗?怎么能不记得呢,她会记得的。”

    谭靖煜的声音很平淡,但平淡里却带着不容抗拒,好像这件事并不会随着林意的记忆发生什么变化。

    可是林妹妹失忆了啊,唉?这好像不是一个话题了吧,还是人体构造和女人好理解,至于谭靖煜,他就注孤生吧他。要不,自己以后多生几个孩子,万一好友真孤生了,他就勉强关爱一下独孤人群,把孩子借给他玩玩好了。这样想着,徐枫觉得自己这是任重而道远啊,为了好友的晚年生活,他只好牺牲一下自己了,那就从补肾养好身体开始吧,食补还是药补呢?食补好了,回去就给秀姨说说去。

    谭靖煜看着驾驶座上的人突然频频点头的样子,又闭上了眼睛,眼不见为净。

    林意下车的时候,院长已经站在了门口,旁边还站着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孩。还没来得及拿下行李,一个身影已经迅速跑了过来,紧紧地抱住了她。

    轻轻回抱,拍了拍男孩的后背,又揉了揉男孩的头发,这才发现4年前只有她腰部身高的小家伙现在已经和她齐高了,她虽然不算高,但也不矮,好歹167,这小家伙也不过才12岁啊,难道现在的小孩子发育得都这么快吗?

    感受到林意的动作,男孩加大了拥抱的力度,搁在她肩膀上的脑袋使劲蹭了蹭,然后一阵少年特有的清脆的声音,“姐,你怎么才回来啊,我好想你,每天都好想你。”

    林意明白小孩子都是敏感的,尤其是孤儿院里生活的孩子,所以声音也越加的温柔,“乖,姐姐也很想你,所以就在你生日前回来了啊。”

    12月3号是男孩12岁生日,12岁在国人的眼里是有着特别的意义,它是一个孩子从童年到少年的过渡,代表着一个孩子的成长,这也是她这次回来的原因之一。

    “我就知道,姐姐不会忘的,姐姐回来就是最好的礼物。”男孩明显因为林意的一番话高兴了很多。

    林意抬头看到站在不远处一脸慈爱地笑着的院长阿姨,赶紧拍了拍男孩:“院长还等着呢,拿好行李我们先去跟院长打声招呼。”

    男孩虽然松开了紧紧的拥抱,但左手又紧紧地握住了她的右手。

    院长上前固执地接过行李箱,温柔地看着林意,“小意啊,这次回来就多住些日子吧,阿境这孩子每天都盼着你回来呢,这几天更是每天都盯着大门,就怕你回来第一个看到的不是他。”

    林意看着紧握在一起的手,笑着答应。

    吃过午饭,又跟院长了解了院里的基本情况,把带回来的小物件分发给院子里的孩子们后就被男孩拉着去了他住的屋子。

    男孩有些洁癖,再加上林意身份的原因,男子自进院起就一直单独住一间屋子。

    屋子空间不大,一个简单的衣柜,一张收拾整洁的单人床,一张临窗的书桌,阳光洒进来,静谧祥和。

    林意看着书桌上的数目,有一些基础的大学课程,语言类书籍,还有一些旅游、摄影类资料。

    “姐,我现在大学课程都自学的差不多了,英语、意大利语也都很熟练了,以后跟着你一起行万里路怎么样?”

    回头看着身后的男孩,男孩炯炯的大眼里满是期待,“阿境,姐姐希望你能真正地找到自己的梦想,你应该为自己活着,明白吗?”

    “姐姐,你和有你的家就是我最大的梦想。”

    林意没有再说什么,她明白男孩对自己的依赖,从四年前在马路边与男孩擦肩而过时,男孩拉着她的衣摆告诉她:“我没有家了”,她说:“不会的,你还有我,以后姐姐做你的家。”然后男孩抱着她哭到睡着的时候她就知道了。

    那天是12月2号,林意到清城的第三天,从中午开始,她便坐在咖啡厅靠窗的位置整理那几天拍到的素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面的马路边站了一个小男孩,小男孩好像一直看着咖啡厅的方向,神情有些迷茫,可能是迷路了在等人,清城的治安很好,小男孩的不远处就是警局,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低头继续修片,不知过了多久,一道雷声瞬间将林意的注意力从电脑上拉了回来,窗外天色渐黑,大雨磅礴,雨中的行人也都匆忙地奔跑,举起相机,画面中出现了一个小男孩,她以为自己出现了错觉,过了这么久,那个男孩怎么可能还在,放下相机仔细看了看,果然还在,旁边站着一个帮忙撑伞的警察,看来男孩不愿离开。

    看了手机时间,有些晚了,第二天还要赶早班车,得回去酒店休整一下。

    收拾好电脑,穿过马路,路过男孩身边的时候,一只小手抓住了她的衣摆。林意侧身低头,男孩笑着看着她,“以前妈妈就是在那个咖啡厅上班,每次她都会给我买一大块蛋糕,然后我就在你刚才坐的位置等她下班。”

    林意看着男孩,不知道他这话的意思,可男孩说完后眼睛里的笑意瞬间就消散了,只剩下空洞无神的眸子,“我没有家了”。

    她只觉得突然一阵心痛,无意识地蹲下平视着男孩的眼睛,告诉他以后她可以做他的家。

    男孩没有家人,林意年龄太小不满足领养条件,只能在陪了男孩三个月后把他寄养在了孤儿院,并留下了身上为数不多的钱。

    男孩说林意是他的家,那他以后就姓林,她是林意,那他就叫林境。

    有意境,有家。有家,有意境。

    从此,她有了弟弟,他有了姐姐,她和他有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