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路尽是归途 > 第32章 不敢高攀
    29号上午,回静安小区放下行李,去花店买了两束太阳花,林意就带着林境去了墓园,这是她第一次带林境去看爸妈。

    林境站在林父林母的墓碑前说了很多,从两人的相遇,这些年来林意对自己的好,两人彼此间关于家的承诺,最后是林境对林父林母的承诺,他会好好照顾林意,保护她,陪在她身边一辈子。

    林意问他要不要上林家户口,林境想了想拒绝了,但提出把自己户口本上的名字改成林境。

    林意明白少年敏感的心,不变动户口是因为还对不辞而别的母亲留有期待,将名字改成林境是少年一边想要抛去过去,一边是对未来生活的向往,有恨意,有不舍,有憧憬和希望,很矛盾的心理。但她没有说什么,随少年的想法。

    出墓园的时候,林境一路上紧拉着她的手,他怕她会伤心,会对他失望,说好了做彼此的家人,可他却不愿真正的抛弃过去,甚至还留有期待。他也知道一旦上了林家的户口,以后两人就真的只是姐弟了,他不想只做她的弟弟,可他不能告诉她。

    迎面遇上了拿着一束太阳花和一盒生日蛋糕的男人,擦肩而过。

    放好花束和蛋糕,傅止笙侧身看着左边不远处墓碑前的两束太阳花。那个墓碑前有三年没有出现太阳花了,虽然每年也有人来祭拜,但都不是太阳花。

    她就是林意吗?难怪了。

    回程的路上,车窗外又飘起了雪,四年前的今天也是这种情景,阳城的冬天从不像它的名字那样明媚温暖,还是一如既往的冷,侵透骨子的冷。

    一样的景,心绪确是不同了。

    旁边男孩穿的还是春秋的薄外套,虽然一路上握着她的手很温暖,林意还是让司机转道去了附近的商场。

    来到和夏然、廖思思约定好的餐厅,包间门推开的时候,里面的廖思思看到裹成粽子的两人,笑得喘不过气。

    “林小意啊,你是信不过空调啊,还是信不过咱大阳城的暖气啊?不过这弟弟是谁啊?不会是你小男友吧!我去,这嫩草够嫩的啊!”

    林意脱着臃肿的外套,白了廖思思一眼,“别瞎说,这是我弟,12岁。”

    一边站着的夏然闻言轻皱了眉头,弟弟吗?小意从没有跟她说过她还有个弟弟。

    林境忙接过林意脱下的外套,放在一边的椅子上,言笑晏晏,“思思姐,夏然姐,我是林境,我姐的弟弟,我姐经常跟我提起两位姐姐,两位姐姐果然像姐姐说的一样好看。”

    廖思思一听更乐了,小家伙挺懂事的嘛,“那跟你姐姐比呢?谁更好看?”

    说着一把勾住林意的肩膀,一脸看好戏欠揍的样子,林意只觉得有些无语。

    “思思姐,夏然姐都很美,但我心里第一名的位置永远是我姐的。”林境很认真地看着林意的眼睛。

    林意宠溺地揉了揉林境的头发。

    感觉到夏然的不对劲,“然然,怎么了?”

    夏然忙笑道:“从没有听你说过还有一个弟弟,怎么不早点说,这样你不在的时候,我们也好帮忙照顾点啊。”

    “这事说来话长,大概是缘分吧。”林意大概讲了一下和林境的偶遇,解释了林境这几年都是呆在阳城,她又很少回来,所以这事就拖到了现在。至于林境那天的具体情况,林意没有说,这是林境内心的脆弱,她不想任何人去触碰,即使是廖思思和夏然。

    去完卫生间回来的林意只觉得好像每个房间都长一个样,她现在严重怀疑设计师的脑袋肯定被驴踢了,绕了好久的路还是找不到先前的包间,偏偏还没有带手机出来,服务员这会儿也不知道哪去了。算了,慢慢走吧,总能走回去,再不济,林境他们见不着她回去,应该会出来找她的吧。

    闲着无事的林意一路晃晃哒哒,琢磨着设计师那被驴踢的脑袋大概会长什么样子,突然,好像撞到了什么,硬硬的还有点软,映入眼帘的是一双高定的皮鞋,还没来得及抬头,林意就忙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这种高档消费场所,来的人应该非富即贵。

    被撞到的人只站着不动,没有出声。后退两步,抬头,这脸,明星?还是一个穿着一身高定西装的明星?赶紧前后看看,还好没人,她可不想被有心人看见,一不小心被误会了,明星的粉丝她可惹不起,况且,眼前人的气质这么好,应该不是个小明星,那就更应该敬而远之了。

    仰头看着对面“明星”的眼睛,轻轻颔首:“抱歉”,右移两步,抬脚,走人。刚走两步,右侧的门被打开,“哎?林妹妹,你也在这啊。”

    徐枫一副两人很熟的样子,凑到林意面前:“还真是有缘,吃个饭还能遇见,一个人?要不一起?”徐枫一副满是期待的娃娃脸让林意有点不忍拒绝,但她也很清楚徐枫的花花事迹,她也没兴趣成为那花丛中的一员,而且她出来这么久了林境他们也会着急了。

    “不了,和朋友一起的,先走了,徐医生,再见。”说完侧身走过,转过前面的路口,正后悔应该先问问廖思思包间的位置时,遇上了服务生。

    “怎么样?”

    “很好”

    很好是什么意思?不是一直注意着外面的动静吗?怎么遇见了又没什么反应了?难道他出来晚了,错过了重要的环节?

    其实早在林意第一次走过他们的包间时,谭靖煜就已经注意到了,可是她一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直到林意第二次路过,谭靖煜明白她这是迷路了。刚好需要去卫生间,他就顺便出来了,可没想到林意正巧撞到了他。

    晚上,傅清彦在周雪打来第10个电话的时候,最终同意回去傅宅吃晚饭。他多多少少能猜得到周雪这么着急找他回去的原因,本可以拒绝,但他今天想回去看看,看看那个孩子。

    回到家,吃饭、闲聊,一切都很顺利正常,傅清彦提出上楼上去看看的时候,傅睿叫住了他。“清彦,这次的代言就让给你妹妹吧。”

    这几年来,傅睿身体越来越差,很少再干涉公司的事情。看来这次实在是周雪催得紧了。

    傅清雅满眼期待地看着傅清彦。

    “爸,您很清楚傅式任人不唯亲,所有的决策都是以公司利益为先。如果清雅想要进军娱乐圈,我可以找熟人铺铺路。”

    娱乐圈?她是高贵清雅的傅式千金,不是什么戏子花瓶!傅清雅没想到自己的亲哥哥对自己这般无情,不过是一个代言,她作为傅式前任总裁的亲生女儿,现任总裁的亲妹妹,傅式唯一的大小姐,难道还没有一个陌生人有资格?还是说,在傅清彦眼里,他的妹妹从来都不是她!

    周雪看着女儿委屈的样子心疼不已,“清彦,你是哥哥,你应该多帮帮你妹妹,再说了,她也是为了傅式着想啊。”

    傅清彦不想再说什么,只觉得有些烦躁,“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如果清雅想去娱乐圈的话,跟止笙打声招呼,他会安排好,我去小柔的房间看看。”

    小柔!小柔!为什么她总是阴魂不散,活着的时候缠着傅止笙,死了还要霸占着傅清彦不放!明明这一切都是她傅清雅的,她傅柔凭什么!

    慢慢走近走廊尽头的房间,傅清彦觉得步子无比地沉重,在门前站了好一会儿才轻轻拧开房门的锁,里面漆黑一片。

    开灯,一片入目的白,白色的纱窗,白色的双人床,白色的床单被套,白色的衣柜,白色的书桌。只有书桌靠的那面墙上贴满了花花绿绿的照片,照片墙中间是个拿着相机准备拍照的女孩,这是他抓拍的她拍照的样子。

    当初布置这间屋子的时候,他问女孩为什么要用单一的白色,她说白色是这个世界上最纯净的颜色,所以每天她都要在最纯粹干净的环境中醒来,这面照片墙上的每张照片都是她拍到的美好瞬间,她要用最干净的色彩来装饰每一份美好,也要用每一份美好来增添更多的活力。

    手指轻轻抚摸着抽屉里的机票,那是他没来得及送给她的15岁生日礼物,一张飞往法国的机票。

    下楼时,大厅里的人已经散了,傅清彦没有打招呼,驱车离开,回自己的白湾别墅。

    傅清雅站在窗前,看着车子除了园子,才出了卧室,打开走廊尽头的房间,看着那片照片墙,尤其是墙上中间的那张照片,她都恨不得撕光这间房子里的一切东西,已经握紧了的拳头又慢慢地松开。她忘不了7年前她说想要把这件屋子清出来做练舞房时傅清彦发怒的样子,那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看见他发怒,她从来不知道平时温文尔雅的人生起气来是那么可怕,也是那天他从家里搬了出去,再没有回来住过,这间屋子里的一切也没有人再敢动过。  上午,林意准时出现在傅式,年轻的前台看着眼前直言要找傅清彦却没有预约的一大一小,只觉得大事不妙,应该是傅总的风流债找上了门,连孩子都这么大了!

    正想着是先通知一下傅特助还是先找个由头打发了,总不能在公司弄得太难看啊。

    林意被前台探究的眼光盯得有些烦,也大概能猜得到前台在想些什么,没再说什么,拿出手机,拨通电话。

    “傅先生,我在贵公司前台,不过”

    瞥了一眼满脸震惊的前台,“前台好像误会了什么”。

    前台战战兢兢地接过林意递过来的手机,还没来得及解释,一道深沉的声音传来:“安排林小姐来我办公室,你明天不用来了。”

    直达顶层的总裁专用电梯里,“阿境,你会不会觉得姐姐刚才的行为有些过分了?”

    林境看着紧闭的电梯门缝:“是她自己心思不单纯,没有做好本职工作。”

    能看出成年人的想法,而且,林意皱了皱眉头,阿境他今天太安静了。

    顶层的设计很简单,简单的白灰色调,只有一间办公室,有些空旷,刚准备敲门,门就被从里面打开。

    “算着时间林小姐这个时间差不多到了,刚刚好,请进。”傅清彦极为绅士地为林意姐弟开关门。

    “可能要委屈一下林小姐了,我这里只有白开水。”傅清彦一边准备被子一边有些抱歉地说道,突然停下动作,回头看着林境:“你呢?喜欢喝些什么?喜欢饮料的话我让人去买。”

    “谢谢,不用了,我和我姐一样喜欢喝白开水。”

    林意趁着傅清彦倒水的动作,环视了一圈办公室。整个办公室主打白色调,灰色辅之。办公室正对面是一张宽大的办公桌,桌后是一整面透明的玻璃墙,一边的会客区摆放着几张灰色的沙发,周围的墙面上挂着一些摄影作品,青涩得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摄影作品。

    “傅先生喜欢摄影?”林意在一张照片前站定。

    “我妹妹很喜欢,这些都是她以前的作品。”接过傅清彦递过来的水杯,傅清彦看着面前的照片,一脸宠溺。

    “傅小姐的世界一定很美好。”作品是作者情感的再现,墙上照片无一不充满着阳光和生活的小美好,那拍摄照片的人的内心一定是善良和美好的。

    很多来过傅清彦办公室的人都说这些照片拉低了办公室、傅式的格调,建议他换上一些名家作品,甚至还有人真的送过他上千万的照片和画,可他就是觉得那些始终比不上墙上的这些照片。

    林意是第一个称赞这些照片很美好的人。

    “我妹妹如果知道你这么说,一定会很高兴,或许你们还能成为知己。”

    林意轻笑,转身走向会客区,“傅先生,谈谈合作的事吧。”

    “抱歉,耽误了这么久,这是合约,你可以看一下,有什么要求傅式会尽量满足。”

    林意大概看了一下,将合约递给了旁边的林境,示意他仔细看看。

    酬劳高达7千万,堪比一线明星的广告费,对代言人的要求也是相当的低,只需一天时间拍摄几组照片,林意在自己的零点上转发一下傅式的广告,可以说林意捡了个大便宜。

    但是,天上掉下来的不一定是馅饼,也有可能是铁饼。

    “傅先生,林意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人,这次被卷入直播事件实非我所愿,我能同意的只有这个代言,别的事情我没有兴趣,也没有那个能力。”

    “代言就只是代言,林小姐不用担心。”

    原本他是打算将林意牵扯进来的,可是在调查过林意的背景之后,他放弃了,他希望她能简简单单地做自己喜欢的事,远离所有的是非。

    直觉告诉他,所有的事情和林意是有关联的,可是,他还是只想把她当做一个喜欢摄影和旅游的善良女孩,他希望她能有自己选择的机会。

    所以,这份协议改了又改,直到成为现在林意手中“馅饼”的样子。

    而今天和林意的短暂相处,他知道他的选择是对的。

    最终,林意还是选择签约,不过改了合作的初衷,也改了合作的形式。

    她选择以傅清彦妹妹“知己”的身份无偿代言,至于合约上的酬劳则以傅清彦妹妹个人的名义捐给阳城和清城的孤儿院,不过这所有的一切并不需要对外公布。

    现在她真的只想像这四年一样简单的生活,不需要名也不需要利,她的朋友,她的家人都很好,这就够了,过去她不想再去在意,就这样一辈子下去就好。

    傅清彦很意外林意的举动,他相信她本质上是个善良的人,这笔酬劳她多少也会用于慈善,就像她这四年来的行为一样,但未想到林意能毫不犹豫地捐出所有,还是以小柔的身份,真的是因为他的一句“知己”?还是

    “阿境,你会觉得可惜吗?有了这比钱,我们可以去做很多想做的事,姐姐也可以给你更好的生活。”

    “姐姐做自己想做的就好,而且我们现在这样很好,我很喜欢现在的状态。”

    离开傅式后,林境一路上始终未提起过今天签约的事,即使林意让他全程参与,她有些担心他年龄太小无法理解她的做法。

    “那为什么今天这么安静?”平时,他总会粘着她听她讲各种旅行趣闻,给她说他知道的各种有趣的事,今天,却是极为的安静。

    “因为姐姐在工作啊”一副完全理所当然的好孩子样子。

    “阿境,谢谢啊,谢谢你能理解姐姐。”

    谢谢你能理解姐姐答应做你的家人却还是让你一个人在孤儿院呆了四年,谢谢你从不抱怨姐姐给你的生活不够丰裕,谢谢你一直做姐姐的开心果,谢谢你是姐姐的弟弟,谢谢你让姐姐有了家,从此不再是一个人。

    林意从沙发上回头,温柔地看着主动收拾碗筷还把她赶到沙发上呆着看电视养膘的人。

    她这么好的弟弟,以后的弟媳是该有多幸运啊。

    第二天去摄影棚的时候,林意依旧将林境带在身边,在拍摄第二组照片时傅清雅突然出现。

    傅清雅一身纯白的连衣裙,仙气十足,“大家辛苦了,给大家准备了一些下午茶。”没有一丝大小姐的架子,十足的平易近人。

    司机立马将手上的下午茶分发给大家,摄影棚的气氛也因为傅清雅的到来变得轻松活泼起来。

    傅清雅拿着两份走到林意休息的座椅前,温柔灵动,“林小姐,辛苦了,休息一下。”

    林意接过,一份递给旁边的林境,微笑:“谢谢”。

    傅清雅稍稍微笑点头,转身走向工作人员集中区,俩人和谐地好像因直播闹得不愉快的根本不是她们一般。

    随意看了几张照片,傅清雅看向候在一边一脸倾慕谄媚的中年摄影师:“江先生,清雅一直很喜欢你的摄影作品,这次能亲眼看到一次也是圆了我的一个心愿了,林小姐虽然也拍过很多作品,不过林小姐做代言人的经验并不丰富,所以,还请您多多包涵,协力拍好照片,毕竟这些照片可是代表着傅式的门面。”

    “傅小姐您放心,这些照片只是初试,真正地拍摄还没开始。”

    傅清雅走前林意姐弟还在很认真地吃糕点,拍了3个多小时是真的有些饿了,傅清雅松了松握成拳头的双手,优雅地和工作人员告别。

    拍摄再次开始时,摄影师说先前的照片瑕疵太多,需要重拍。拍摄中,摄影师要么觉得林意表情不到位,要么觉得妆容风格不行,前后折腾了2个多小时拍摄进度仍旧原地踏步。

    林意还在安静地被化妆师各种倒腾,林境借着去卫生间的时间拨通了傅清彦的手机:“傅先生所谓的合作和诚意就是这样折磨我姐?这是公报私仇吗?没想到偌大的傅式手段竟是这么上不了台面。”

    没等傅清彦说话,林境便挂断了电话。

    傅清彦看着被挂断的手机,有些无奈,小朋友脾气还真不小,胆子也不小。拨通助手赵申的电话也大概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王摄影师接到赵申的电话时着实愣了一下,傅清彦有两个助手他是知道的,工作上的事情有傅止笙,而这个赵申,表面上是傅清彦的司机,实际上还是他的私人助理。

    所以,这是私事?

    接通电话,一顿点头应好,挂断电话后一个小时,所有拍摄结束。

    走出摄影棚,林意真的是累的不行,穿了这么久的高跟鞋走路腿脚都打颤,林境急忙上前扶住,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平底鞋给她换上。

    “你做的?去卫生间的时候?”

    林境抬头狡黠一笑:“还真是什么都瞒不住姐姐,姐姐生气了?”问着是不是生气了,可脸上根本找不到丝毫害怕她生气的表情。

    “没有,刚想罢拍,你电话就出去了。”

    “姐姐威武,咱们这是心有灵犀,姐,我饿了。”一副你再不带我去吃饭,我就会饿死的样子。

    商场里,傅清雅接过一脸歉意的导购员递过来的第四张银行卡,手上的购物袋变得沉重无比,脸色更是一阵红一阵白,她的亲哥哥冻结了她的银行卡,为了一个陌生人。

    以前是傅柔,现在是林意,而她,明明是最亲的人,却好像是个陌生人。

    不过,傅柔都能不在了,她林意又能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