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路尽是归途 > 第35章 小柔,你的名字
    早上4点多,睡梦中的林意被一阵急躁的敲门声震醒,开门就看见穿戴整齐的林境端着一碗鸡蛋面站在面门前:“姐,你赖床了喔,快吃面,慢了就赶不急了。”

    这孩子八成是一夜未睡,闻到鸡蛋面的香味她的睡意也瞬间消了大半:“好,你先去吃,我收拾一下就过来。”

    林境赶紧屁颠屁颠地端着面去厨房,不到十分钟,林意收拾完毕,素颜的脸上还带着丝丝睡意,“姐,你今天真好看!”

    林意无奈地笑笑:“就你会说话,快吃,吃完洗碗去。”

    “遵命!”

    今天这孩子的心情好到了极点,一路上搬行李拎包,大小事一概全包,到机场的时候也不过刚刚6点。

    这次,他们去的是意大利。办完各种手续,林境好奇地缠着林意讲述各种关于意大利的人情地理,突然,一道影子投下来。

    对面站着一个30多岁的中年人,仅仅是站在那,未说一个字,身上优雅高贵的气质。

    林意皱眉,这是什么意思,干站着不说话,这些天是撞邪了吗,遇见的就没一个正常人。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林境已经起身将林意护在身后,警惕地开口:“你有事?”

    祁弋看着眼前身高只到他下巴的男孩的保护性动作,倏地笑了,“不用紧张,我只是替谭先生传句话。”

    谭先生?“谭靖煜?”祁弋没有直接回答林境的疑问,稍稍左移两步,看着淡定地把玩手机的林意,“少夫人,谭先生让我转告您,想走,没问题,先把事情解决了。”

    林意仍旧玩弄着手机,直到给夏然和廖思思的告别短信都发了出去,才慢悠悠地收起手机,起身理了理有些褶皱的大衣,这时登记广播正好传来。

    “他谭靖煜都解决不了的事我一个外人又怎么办得到?既然解决不了那就这么放着。”

    “您这样会影响谭先生以后的婚姻”

    “这场婚事开始和结束的发言权和选择权从未在我手里,所以,你家谭先生的婚姻大事你应该去找谭老爷子。阿境,该登机了。”

    林境很熟练的接过林意的随身挎包,随手斜跨在自己身上,一手牵着林意便绕过祁弋,刚走两步就被4个穿着黑西装的人挡住了去路。

    林意没再说什么,从林境身上斜挎的包里掏出手机,拨出通话记录里最上面的那个手机号:“谭靖煜,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刚才听到的意思”

    登记广播再次传来,“你也为这样我就走不了”。

    “没说要拦着你,只是让你延迟一下时间,先把这事情解决了。”

    林意刚要挂断电话,就听到了航班取消的广播,“你做的?”

    “想换航班?”他怎么知道?

    还没来得及说话,机场广播又响了起来,今日所有航班临时取消。

    还真是有钱任性!林意气急反笑,径自挂断电话,看着对面树桩一样立着的5个人:“现在可以让开了吧?”

    保镖看着祁弋往旁边移了一步,也纷纷2人一波的站到旁边。

    林意看着一旁心情低落的林境,轻轻握住他的手:“阿境,我们先回家。”

    祁弋看着离开的两人亲近熟稔的模样,微微皱了眉头,他很清楚,他们不是亲姐弟。

    坐上出租车,司机问道:“两位去哪?”

    “汽车站”

    林境诧异地转过身子,“姐?”

    “嗯”,林意笑着揉揉少年的软发。

    林意不知道的是她刚坐上出租车,机场广播就恢复了正常的登记广播,刚刚的消息也被澄清是系统故障。

    祁弋走出机场拨通了谭靖煜的电话:“谭先生,老爷子的人撤了,张管家来电话说老爷子让您晚上回老宅吃晚饭,老爷子应该是很满意您今天的行动,别扭劲应该是过了。”

    昨天林小姐离开老宅后,谭老爷子就一通电话把谭靖煜训了一通,说是谭靖煜不解风情吓跑了林意,他要不把林意给劝回来,他就不吃药!

    “嗯,你也回来吧”

    祁弋脑海里回想起林意姐弟亲近的样子,突然想着要不要给总裁说一声,话到嘴边又换了话题:“林小姐不像是这么容易就妥协了。”

    当然不会这么容易妥协,谭靖煜手指轻戳一边的逗猫棒,不过不要紧。

    “不用管”

    不远处站着的三个人一直看着祁弋一行人离开,其实,从祁弋一出现,他们便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

    廖思思一手挎着母亲的手臂,一手戳戳一直未出声的廖逸尘:“哥,你刚刚可是错过了一个绝佳的英雄救美的机会啊。”

    这语气听着要多遗憾就有多遗憾,一边的许淼听到自家女儿的话立马来了兴趣:“英雄救美?逸尘,刚刚那姑娘就是你一直心心念念的人?我未来儿媳妇?”

    廖思思看母亲一脸激动的样子,实在是不忍心这时候泼盆冷水,可自己哥哥对待感情这慢吞吞的样子,她真是看不下去了。

    “妈,你想多了,还儿媳妇呢,哥哥再这么小心翼翼地犹豫下去,小意她迟早是别人家儿媳妇。”

    瞥了一眼眉头愈加深锁的廖逸尘,继续火上浇油:“小意这几年可没少被人追求,刚刚那个我没看错的话是谭靖煜身边的祁弋吧?滋滋,哥哥你再不下手可真就晚咯。”

    谭靖煜是谁,廖逸尘很清楚,15岁接手谭氏,商场上杀伐果断、出手狠辣的商业奇才,只要是被他看上的项目就没有拿不下来的,如果真在商场上遇上,他没有十足的信心赢过谭靖煜,那林意这呢?或许真的就像思思说的那样,他不能再犹豫了。

    他也是有私心的,所以林意被祁弋阻拦的时候他并没有出面帮忙,他知道自己现在还留不住她。

    “妈,走吧,坐了这么久的飞机回去好好休息。”廖逸尘搀住母亲的另一只手臂。

    “我不累,你赶紧去把小意追到手,然后娶回来给我做儿媳妇。”说完,又永手肘碰了碰廖思思:“你也别闲着,多帮帮你哥哥,网上不是经常说什么神助攻嘛,你也多给你哥来几个。小意姐弟感情看起来很好的样子,说不定以后我还能多个儿子。”

    廖思思无语:“妈,你以为这是买东西呢,还买一送一?”

    “小意以后来咱们家就是咱家人了,那她弟弟自然也是咱家的。”

    得了,越扯越远,连人家弟弟都算上了,廖思思和廖逸尘交换了个眼神,赶紧搀着母亲往车边走。

    出租车刚到汽车站,林意就接到了夏然的电话,电话里夏然泣不成声,只能断断续续地听出,夏然父亲被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要在走前见林意一面。

    听到夏然父亲的消息,林意很自责,夏然爸妈对她很好,很多时候待她就像亲女儿一样,可她回来的这几天只去医院探望过一次,夏然说病情很稳定,她也就没在意,现在看来夏然对她隐瞒了夏父的病情,她应该多陪陪夏父的,夏然这些天一定很害怕的,可她什么都不知道。

    “阿境,你夏然姐姐父亲病危了,我得去陪陪她,对不起,暂时可能没有办法离开了。”林意担心让林境一再失望。

    “没关系,夏然姐是姐姐的朋友,现在她很需要你。师傅,去鼎枫医院”

    鼎枫医院,阳城第一私立医院,当初林意呆了三年的医院。

    在夏父病房外,林意看到了倚墙站着的徐枫,这一次没有吊儿郎当,只有身为医者的冷静。

    林意没有急着进去,担忧地看着徐枫,无声地询问,徐枫没有说话,只摇了摇头。

    透过病房门的玻璃窗,夏母正趴在床边紧握着夏父的手,夏然姐弟站在一边无声地抹着眼泪。

    夏父看到缓缓推门进来的林意,很费劲地抬起一只手,林意见状赶紧上前紧握住夏父的手:“夏叔叔”。

    “小意来了啊,小意啊,夏叔叔怕是不行了,夏叔叔走之前你能答应夏叔叔一件事吗?”

    “夏叔叔你说”,夏父的样子已然是走到了人生的尽头,林意此刻也说不出任何安慰的话。

    “以后然然做错了什么事,答应叔叔原谅她一次,然然是个好孩子,是我拖累了她。”沧桑的眼睛里满是乞求,林意没有心思去深究夏父话里的深意,只伸手轻轻拭去老人眼角的泪水。

    夏父颤悠悠地伸出另一只手,示意夏然过来,夏然双手紧握住父亲的手,再也忍不住,泣不成声。

    夏父将手上林意和夏然的手交叠在一起,气若游丝:“好好地,一定要好好的。”

    慢慢地林意手上的握力消失,一双满是皱纹的手无力地垂落在床边,夏然一下软坐在地上,夏母一声“老夏”撕心裂肺,悲痛弥漫了整个房间。

    病房外的徐枫听见房内的动静,抬头静静地看着天花板,纵使做了多年的医生,他的手救过很多人,也见过无数的生离死别,可再看见,还是无法做到心如止水,只有深深的无力感。  徐枫在病房外静静地听着房里的悲痛,过了许久还是慢慢推门进去,蹲下轻轻拍拍瘫坐在地上的夏然的肩膀。夏母趴在夏父身上自言自语地说着俩人曾经的过往,站在旁边轻声:“阿姨,节哀。”

    夏母看到徐枫用白被子慢慢盖住夏父头部的动作,瞬间晕了过去,夏朗立刻上去抱住母亲试图唤醒她,夏然仍旧无力地瘫坐着,徐枫皱了皱眉头,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夏然,我知道你现在很痛苦,但别忘了,在这座医院里,你还是一名医者,调节自我情绪,安抚病患家属,安排后续事情是你做为医者的基本素养。

    或许是听到了徐枫的话,夏然在林意的搀扶下缓缓站起来,慢慢收拾好情绪:“徐医生,麻烦您看一下我妈妈的情况,我去准备一下后面的事。”说完便朝着门外走去,几步后又站定:“郎朗,照顾好妈妈。”

    徐枫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过去,没几分钟一个主治医生带着两个护士和病床赶了过来,简单的检查后,夏母被推离病房,后面跟着不停地抹着眼泪的夏朗。

    虽然,夏然极力掩饰满身的悲痛,可当夏父被移除病房的时候,她几次差点软下去的腿还是泄露了她所有的软弱。

    林意几次想要上前搀扶都被徐枫制止了,“只有她自己能让她走出来,这个时候给她一些时间和空间,也许她需要和叔叔做最后的告别。”

    林意明白徐枫的意思,失去至亲的痛并不是几句安慰的话就能缓解的,夏然必须自己坚强起来。

    徐枫扫了一眼门边两个行李箱旁的林境:“这个小孩子是谁?不会是你儿子吧?你这是刚从外地回来?就这几天你又跑哪去了?”

    刚觉得徐枫有些正常的,这会儿本性又漏出来了。

    “我弟弟林境”,剩下的事情她不打算多说,毕竟是私事。

    “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个弟弟?”徐枫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这个世界上你不知道的事情有很多。”

    “要不我们做个交换,我给你说件你不知道的事,你给我讲讲你这个弟弟和行李箱是咋回事。”大新闻啊,大新闻,谭靖煜知道这些事不?他还真好奇。

    徐大公子人生有三大爱好:女人,医学,谭靖煜感情生活。

    林意瞟了一眼就差脸上写着“八卦”两个大字的人:“没兴趣”,说完朝着林境的方向走去,不知道刚才的情况有没有让阿境想起不好的事?

    徐枫很是遗憾地叹了口气:“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跟你作交换的哎,这么好的机会白白让你浪费了,以后后悔了可别怨我啊。”

    他是很好奇林意和谭靖煜现在是什么情况,这些天因为医院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谭靖煜了,更别说了解情况了。不过,他也是真的想借这个机会提醒一下林意,可以的话,他希望事情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可是,谭靖煜那厮根本不按常理出牌,如果林意多少知道一些真相,不这么被动的话,以后的情况会不会好一些呢,她是不是也会少受一些伤害?

    林意走过去的时候,林境始终低着头,听见林意叫他才缓缓抬起头来,神情里满是无助和不安,林意知道,他还是受到影响了,她不应该带他来医院的。

    “阿境,什么都不要想,生离死别是人生常态,不要害怕也不要恐惧,留下来的人好好的生活才是对自己人生应负的责任,而且,记住,无论什么时候你都有姐姐。”

    林境张了张嘴,却没有说什么。他知道林意这些天一直都在尽最大的努力给他安全感,可是她会不会哪天也离他而去了。

    送林境回家后,林意又匆匆赶到医院,即使做不了什么,能尽量陪在夏然身边也行,同时也给廖思思打电话说了大概的情况,廖思思接到电话后也马上赶到了医院。

    葬礼这天,下了很大的雨,夏母再次晕倒了,徐枫建议让夏母住院观察一段时间,毕竟年纪大了,又受了这么大的刺激。

    安顿好夏母,林意、廖思思送夏然和夏朗两人回家,淋了那么久的雨,不赶紧收拾会感冒。

    趁着夏然洗澡的时间,林意做了简单的面食,这些天夏然几乎没睡过觉,也没吃过东西,刚又淋了雨,这样下去她担心夏然的身体会垮掉。

    夏然洗完澡出来看见桌上放着的四碗面条,没有直接走向餐桌,而是去了夏朗的房门前,拧门把,门被从里面反锁,敲门:“郎朗,小意做了面,出来吃饭。”

    等了许久,房里没有动静,再敲。

    这次有了回应,房里夏朗的声音很暴躁:“不想吃!”

    “行,不吃就别吃了。”

    “不吃就不吃!”怒吼里伴随着什么东西砸在地上的巨响。

    夏然听见房里的声音,一脚踢上房门:“夏朗!开门!”

    没有回应,只有物品砸在门上的声音,夏然很明显被这声音吓了一跳。

    林意看着夏然的动作,有些意外,夏然对夏朗的宠溺就像是她对林境的纵容一样,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样动作粗鲁、对夏朗生气的夏然,林意第一次见,没有平时的轻言轻语,只有深深的不耐烦。

    林意和廖思思对视了一眼,见夏然愈抬手继续敲门,廖思思赶紧快步过去双手推着夏然的肩膀把她安置在餐桌前:

    “然然,那你先冷静一下,夏朗他只是还没从痛苦中缓过来,不要急,给他一些时间。”

    夏然看着夏朗紧闭的房门:“可是郎朗他不是小孩子了,作为男孩他有属于他的责任和担当,但现在,这些他都没有,再这样下去,他就只能是个被宠坏的孩子。”

    “欲速则不达,成长是需要时间的,拔苗助长可能会适得其反。”林意有些担心夏然用力过猛。

    “我知道,今天是我心急了,放心,我会把握好这个度的。快吃饭吧,面要坨了。”

    一时间三人无言,廖思思看这夏然始终埋头吃面的样子,轻皱着眉头看向林意,林意无奈摇头。

    直到夏然要把碗里的汤汁也要喝掉的时候,林意一把抢过夏然手中的碗:“我做饭可不是要把你撑死的。”

    夏然只好放下筷子,无意识打了个响嗝,廖思思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夏然有些不好意思,小声说道:“是小意你厨艺又提升了,面做的很好吃,小意你什么时候有空教教我。”

    夏然现在的样子好像又回到了往常的样子,温柔如水。

    “好”,林意一边收拾碗筷一边回道。

    晚上,廖思思被自己母上急召回去,林意陪着夏然去医院里陪着还在昏迷的夏母。

    夏然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双手轻握着夏母的手,一动不动地看着夏母的睡颜,林意静静地站在一边。

    “小意,你知道吗,爸爸走的时候,妈妈说她还有很多很多事想要和爸爸一起做,可是以后再也没有人能陪着她做那些事了,我突然觉得人生真的好短暂。这些年,我以为只要我好好做事,努力挣钱,爸爸就能慢慢地好起来,就能永远地陪在我们身边,可是他还是丢下我们走了,是不是因为我还不够努力?”

    林意是无神论者,她无法说出叔叔只是去别的地方了的话来安慰她。

    “人都有生老病死,我们自己也终会经历这一天,叔叔他不是丢下我们了,也不是你不够努力,只是很多事情我们都无能为力的。”

    无能为力吗?

    “不是的,只要我足够努力就一定能做到的。”林意看着夏然摇头自言自语的样子,很心疼。

    突然,夏然转过身子,抬头看着林意的眼睛,像是要看到林意的灵魂里。

    “小意,这么多年,我一直为爸爸、为妈妈、为朗朗活着,可是我好累,我不想再只为别人活着,以后我可不可以自私地为自己活一次?可以吗?”

    夏然眼神里是请求,为什么会是请求的眼神林意不明白,但她知道夏然想要的是肯定的答复。

    “然然,人生是自己的,为自己活着不是自私。”

    “那你觉得我可以自私一些的是吗?”仍旧是渴望得到肯定回答的眼神。

    “恩”

    林意的回答让夏然的脸上瞬间有了生机,眼神里不再是请求,取而代之的是兴奋。就像是哭泣的孩子得到了想要很久的糖果,紧紧抱住林意的腰。

    “谢谢,小意,谢谢你。”

    “小傻子”,为什么要跟她说谢谢啊,她只希望夏然能再找到自己人生的方向和目标,这样才能更快的从失去至亲的痛苦中走出来。

    早上走出医院,感受到铺撒过来的阳光和新鲜的空气,林意只觉得在医院呆了一整夜的不适感才稍稍缓解,刚走两步一阵晕眩袭来,眼前突然一黑,跌倒的瞬间身子被扶住。

    “少夫人,你还好吗?坚持一下,我扶你进医院。”

    “不用”,林意费力支起身子,闭着眼睛站了会儿等到晕眩感慢慢地褪下去,才仔细看身边扶着她的人,两次开车送她的司机小李。

    “谢谢”,小李见林意好多了,赶紧松开掺着的手。

    “少夫人,您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不用了,还有,我不是什么少夫人,刚才谢谢你,再见。”

    林意转身就走,小李忙跟上去:“少夫人,请等一下,谭老先生让我给您送些东西。”

    说完一堆包装高档的东西递到她面前,一色儿的补品。

    “谭老先生说您最近太过劳累了,这些您先吃着,如果您愿意的话,他就安排宋医生给您做一次全面的检查,然后根据检查结果来调理。”

    林意只觉得一阵头疼,耐着性子:“东西你拿回去,帮我谢过谭老先生,我自己的身体我会注意。”

    刚好廖思思的车在林意旁边停下,林意立刻拉开车门上车。

    拿着一堆补品的的小李站在原地,两根浓厚的眉毛都要皱到了一起。拿回去的话要怎么交差?可少夫人不收他也不好强塞啊,而且,连少夫人这个称呼都不让他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