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路尽是归途 > 第37章 无望的自由
    结束了傅式的合作,林意回来的最后一个目的也达成了,在离开前的最后几天和林境俩人逛遍了整个阳城,俩人一人一台相机,一路游玩,一路拍照,林意的相机里有人有景,林境的相机里只有林意。

    林意在犹豫是否要带上林境一起,她知道林境早已偷偷办好了各种出国手续,等的只是她的一句话。

    这天,俩人出了游乐园在路口等车时,一辆黑色汽车在旁边停下,车子后座走下一位满头银发的老者,下车拄着拐杖,看样子行动不太方便。

    老人慢慢走到林意对面,一脸慈祥:“小意啊,回来了怎么也不来看看爷爷?”

    林境轻轻拉了拉林意的衣袖,示意她赶紧走开,林意回握住他的手,告诉他不要担心。

    “抱歉,我有些不太记得以前的事情了。”

    老人闻言有些震惊,好像不太相信她的话:“小意,爷爷知道你怪爷爷当年没能在你爸妈出事时赶过去,让你一个人承受了那么多,但是不要装着不认识爷爷好吗?”

    老人的眸子里渐渐的染上了伤感和无奈。

    “您误会了,我是真的不记得过去的事了,当年出事后我就失忆了。”林意很认真德陈述着这个事实。

    “真的不怪爷爷?”

    “没有”,不记得,不知道,没有立场,没有资格,所以不怪。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老人一脸如释重负的笑容,好像林意的态度真的很重要。

    “不记得了也没有关系,我们可以重新认识,说不定以后慢慢就能想起来了,要不先去爷爷家,爷爷让人做你最喜欢吃的。”一边说着,一边一手拉着林意的手往车边走。

    林境上前一把拉过被老人拉着的手,老人空落落的手掌选在半空,久久没有收回去,林意有些过意不去。

    “抱歉,不打扰了,今天答应了我弟弟要陪着他。”

    “他是你弟弟,你还有弟弟?怎么没听你爸妈提起过?”老人的声音瞬间提高了很多,好像林意有弟弟这件事很不可思议。

    “嗯,他是我弟弟,阿境,跟爷爷说再见。”

    林境接收到她温柔宠溺的眼神,很开心地一手拉着林意转身,一边回头挥手,一张阳光纯净的笑脸,“爷爷再见”。

    谭振看着差不多身高的两人牵手远去的背影,许久才对不知什么时候站到后面的一个老者说道:“老张,去查查小意这些年的行踪。”

    自从小少爷接手公司后,谭老先生的脾气就已经慢慢变得温和,商场上的霸气早已褪去,这些年或许是完全远离了商场的圈子,四处旅游度假,接触最多的就是猫猫狗狗这些小动物,整个人也变成了普通老人的样子,有时候还有些老顽童。

    这是这些年第一次接收到先生这样捎带霸气的指令,看来,先生始终过不去心里的那道坎。不过,林小姐的脾气也变了很多,以前的她温柔、羞涩,很依赖先生,现在,成熟冷静也冷漠。失去记忆对人性格的影响这么大吗?

    林意看着对面慢悠悠喝着甜汤,几度欲言又止的人,“阿境,你想说什么就说,别吞吞吐吐的。”

    林境立刻放下已经递到嘴边的勺子,愁容满面,“姐,你怎么能这么轻易相信一个陌生人说的话呢?现在很多老人看起来慈眉善目的,其实可坏了呢。”

    虽说防人之心不可无,但林意不希望他受个别事件的媒体报道影响而形成了对年龄群体的刻板印象。

    “阿境,无论是老人变坏了还是坏人变老了,姐姐希望你能记住,年龄不是区别人好坏的标准,如果你无法确定那个人是好还是坏,那就在安全的距离里,在不伤害别人的前提下照顾保护好自己就好,明白吗?”

    “姐姐放心,阿境绝不做姐姐不喜欢的事。”

    林境一副差点拍胸脯做保证的样子,林意有些无可奈何,到底还是个孩子,算了,慢慢来吧。

    林境亮晶晶的大眸子转了一圈又一圈,最后还是试探着开口:“姐,你一个人旅行孤单不啊?要不我给你做个伴?除了开车,我什么都会的,洗衣、做饭、写旅行规划,摄影,修片这些我都会的,而且保证不给你添麻烦。”

    “你真的想好了吗?可能以后你在别人眼里就是个没有学历没有文化的人,也很可能因此遭受很多不好的眼光。”林意有些不知道在自己到底应不应该干涉一个12岁孩子的决定,也不知道以后他会不会因为自己今天的决定后悔,更不知道以后他会不会因为她让他走上了她的路而埋怨她。

    “我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我只想做我自己。”我在乎的只有林意你,只想时时刻刻陪在你身边做你喜欢做的事。

    “既然你想好了,那就做吧。”

    早上一大早,林境拉着两人的行李箱欢快的哼着歌走在林意的前面,刚出静安小区,一辆和昨天一样的车子停在路边,林境下意识地想要拉着林意从另一边离开。

    还没走两步,“林小姐,先生他请您去谭宅吃午饭,你们昨天见过的。”

    “不好意思,我姐没空,我们赶时间。”林境冷眼瞅过去,一脸不耐烦。

    “林小姐,请您看过这个之后再做决定。”张管家将两个红色的本子递到林意面前,红本本上结婚证三个大字让林意有些懵。

    “我对别人的婚事不感兴趣,抱歉,我们确实赶时间。”说完,转身欲走。

    身后,张管家云淡风轻的声音飘来,“不是别人的婚事,是林小姐您的,您和我家小少爷的,您可以先看看证书的内页。”

    “不需要看,我的证件资料上是未婚,不用拿假的来诓我。”

    “之前是因为您的年纪太小,婚事不方便对外公开,所以您的证件资料婚配栏是空的,但现在,资料已经修正过来。”

    “姐,别信他,我们走。”使劲拉了拉林意,没有拉动。

    接过结婚证,证书注册时间是7年前,她15岁那年,男方谭靖煜,7年前22岁。照片上,林意笑得很开心,谭靖煜没有表情。

    “这证书是无效的,没到法定结婚年龄。”林意将两本结婚证递回到张管家手里。

    “林小姐,先生说它是有效的,它就是有效的,而且”说着,张管家有拿出一个结婚证,证书上的女主角仍旧是她,照片是她现在的样子,年龄22。男主角谭靖煜,依旧冷着一张没有表情的脸,年龄29,合照,p到一起的吧。

    “这本少夫人您收好,另外一本现在应该已经送到小少爷手上了。如果您怀疑证书的真实性,我可以送您去民政局查验。”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

    “待会儿会有一个司机跟着您,您不用担心,查验后他会载您去谭宅,先生等您和小少爷回来吃饭。”

    张管家走后,林境紧紧抱住林意,“姐,不要信他,不要去,我们现在就走好不好,再不走就赶不上飞机了,姐,我们说好的。”

    林境很清楚她这一去意味着什么,她的姐姐会成为别人的妻子,他会失去她,但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林意能够清楚地感受到他的不安,“别担心,姐姐只是想去弄清楚这件事,即使是真的,也要把事情解决了再走,乖,先回去,姐姐一会儿就回来。”

    安抚了林境一会儿,林意还是坐上了去民政局的出租车,带着三张结婚证一起。

    看着林意离开的方向,知道看不见出租车的影子,林境还是站着未动,眸子里的痛苦却是愈发的浓厚。

    走出民政局,林意只想这些都只是一场荒唐的梦,一个荒唐的婚事,可是,手上的证书的触感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的,她是林意,结婚证是有效的。

    坐上谭家司机的车子,去谭宅。

    谭宅,没有想象中的奢华,园林式的设计,古朴大气。

    还没走进大厅,就穿来了老人轻快的话声:“别急,别急,都有。”

    走进,满头银发的老人面前做了一排的宠物狗,老人正拿着一袋零食逗得不亦乐乎。

    听到脚步声,一群宠物狗纷纷转头,林意被这场景吓得停下了步子,它们是宠物狗,应该不咬人的吧?

    一群宠物狗瞬间对主人手上的零食没了兴趣,竞相奔向林意,林意不敢动,看向谭老先生,人家很明显是在看热闹。

    一群宠物狗跑过来,可是没有像林意预料的那样,方向确实是向着她的,可终点却没在她这,一只只完美地绕过她,奔向后方,夹杂着各种兴奋撒娇的声音。

    林意好奇地回头,迎光走来的人身材修长,虽然看不清长相,却也能远远地感受到来人沉稳的气质,在一群宠物狗的左拥右抱中淡然缓步前行。

    “一群色狗,人家不喜欢它们,还一个劲地一次次地往人身上凑,待会还得一个个战战兢兢地去接受宠物医生的各种检查,真是不长记性!”

    林意看着身边老人羡慕又嫌弃的眼神,这是嫉妒?以为一群狗?

    来的这个人是谭靖煜?她结婚证上的丈夫?  谭靖煜她是知道的,她从未主动搜索过谭靖煜的任何资料,对他的了解都源于她是以前那本日记本里的暗恋,也正是如此,她知道谭靖煜不喜欢林意,虽然他们是法律上的夫妻。

    不过,很快就不是了。

    一旁的张管家见谭靖煜走过来,轻轻摇动手上的小铃铛,铃铛声音一出,所有宠物狗顺从地跟着他出去。

    “靖煜回来了,那就开饭吧,来,小意,坐爷爷旁边。”说着,自顾自地拉着林意走到餐桌前坐在他旁边。

    谭靖煜径直走向了林意正对面的座位。

    刚坐定,谭老爷子突然想起他的狗狗们都还没吃午饭,他得赶紧去喂食去。

    顿时,空气突然安静,气氛有些尴尬,对面的人并没打算开口,自在地吃着饭菜,好像他对面并没有坐着谁。

    林意盯着面前未动的碗筷一会儿,抬头看着对面优雅地吃着饭菜的人:“谭总,打扰一下。”

    听见声音,谭靖煜抬眼看了她一眼,继续吃饭。

    这人不会说话?两次见面没听他说过一句话,算了,先解决这个荒唐事要紧。

    “谭总,您下午方便的话我们一起去趟民政局吧。”林意从包里掏出三张结婚证,依次摆开放在桌子上。

    谭靖煜看着一次摆开的三张红本,放下手中的筷子,惬意地靠在椅背上,扯唇轻笑:

    “离婚?没记错的话你是很喜欢我的。”

    “或许7年前的林意是喜欢过谭总您的,但现在的林意丢失了过去的所有记忆。”丢了记忆,也就没了曾经的那份喜欢。

    丢了?不喜欢了?

    谭靖煜余光瞅到门边漏出来的衣角和一撮小白毛,笑意渐浓:“时间我是有的,不过得等你说服了老爷子。”

    随后起身,走到门口时,站定,侧头看着一脸表情的人:“爷爷,饭我也吃了,不过您孙子好像被嫌弃了。”

    张管家看着老爷子一副要把小少爷背影看通的样子,轻轻叹气。

    谭老爷子此时真是恨铁不成钢,这孙子太没用,连个小丫头都搞不定,想当年自己自己也很没用,往事不堪回首。

    谭靖煜走后,林意就一直在发呆,没有注意到门口的动静。谭靖煜的意思是这些都是谭老爷子的主意,与他无关?所以,只要她说服了谭老爷子就行?可是,说服谭老爷子好像比让谭靖煜开口说话还难啊。

    “小意啊,靖煜这小子真是太没风度了,真是一点我的基因都没遗传到,咱别生气啊,影响了食欲就不好了。”

    有这么坑自己孙子的吗?林意的冥思苦想被打断,只见老爷子满脸笑意地拄着拐杖走过来,走近,看到她面前干干净净的碗筷,皱眉:

    “怎么一点都没吃呢?不对胃口?我记得这些都是小意你最喜欢吃的,厨子手艺不好?”

    林意还没来得及出声,谭老爷转身声调突升:“老张,厨子换了!一点菜都做不好!”

    换厨子?少夫人的面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先生可是最喜欢吃这个厨子做的菜的,就这么说换就换了?

    林意赶紧起身,“谭爷爷,是我自己胃口不好,与饭菜无关。”

    谭老爷子听这话,更急了,“胃口不好?这那么行,不吃怎么给我生曾孙子?老张,赶紧的,让厨房做些清淡开胃的来。”

    “不用不用,我只是不饿。”

    “不饿?都快过饭点了还不饿,这是胃不好?老张,去把宋医生叫过来给小意好好检查一下。”

    “别别别,我没事。”

    张管家第三次紧急停住刚迈开的步子,可别再来第四次了,他年龄也不小了!

    “真没事?”老爷子一脸狐疑。

    “真没事”

    听到林意很肯定的回答,老爷子这才放心,站了这么久也有些累了,林意赶紧上前扶着老人走向一边的椅子。

    “谭爷爷,请您同意我和谭靖煜离婚。”

    “离婚?”谭老爷子这会儿的脸简直堪比六月天,现在是要暴雨的节奏,但林意不能怂。

    “对,离婚,这原本就是一场我不知情的婚事,而且强行把两个陌生人以婚姻的形式捆绑在一起无论是对我还是对谭靖煜都不是件好事。”

    “不行!别的事情我都能答应,离婚这件事除外!”

    “谭爷爷,婚姻是我和谭靖煜两个人的私事,请您尊重我们自己的意愿。”

    谭老爷子的态度很坚定,但她也不能退缩。

    突然,老爷子一手捂住心脏的位置,低头很难受的样子,在林意看不到的地方向张管家猛眨眼睛,张管家接到信号,立刻上前,一边查看情况一边掏出手机:“宋医生,先生发病了,你赶紧过来!”

    林意站在一边不知所措,她刚才的话刺激到老爷子了?

    张管家见此情况,又拨通了一个电话,一番交代后歉意地看着她:“少夫人,我让小李送您先回去。”说完,叫小李的司机已经站在了门前等候,还是刚才载林意来的年轻司机。

    林意有些愧疚,离婚的事今天是没法继续谈下去了,她再呆在这说不定会加重老爷子的病情,只能先离开了。

    林意刚离开,谭老爷子便坐直了身子,丝毫看不出一点难受的样子。

    “老张,你说小意是不是还在怨我啊?”

    张管家稍稍沉默,才低声回道:“先生,少夫人只是不知道当年的真相,以后知道了,她会明白的。”

    “这孩子太善良了,还是不要让她知道了。”

    当年先生旧疾突发,被小少爷紧急送到国外治疗,小少爷更是亲自守了一个多月,先生病情才稍稍稳住。后来又反反复复,几次住进重症监护室,小少爷将外界所得的事情都隔离了,直到过了三年先生身体好转回到阳城才知道少夫人一家的遭遇,那时少夫人早就已经离开了。为此,先生气了小少爷两个月,以后少夫人知道了真相,会理解的吧。

    回静安小区的路上,林意还是没忍住问小李:“谭老爷子的身体很不好?”

    小李从后视镜里看了看林意的,迟疑着开口:“少夫人,这事我不太清楚。”

    “我不是你家少夫人,叫我名字就好。”林意看着车窗外悠悠说道。

    小李担心自己说错了话,直到林意下车都不敢再开口。

    林意钥匙刚插进锁口,门就被从里面打开,林意瞬间被拉进屋里,门关上,林意被紧紧抱住。

    “姐,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也不要我了。”林境低低的声音里满是不安,林意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像哄小孩子一样,柔声开口:

    “阿境,我们是家人,永远都是家人,姐姐不会让你一个人的。”感受着林境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突然听见“咕噜”一声,少年顿时红了脸,松开怀抱,嗡嗡开口:“姐,我饿了。”

    林意看着红透了脸的少年,满眼宠溺,“姐去给你做,很快。”

    夜里,林意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手机铃声响起,陌生号码,没有理会。不一会儿铃声又响了起来,还是那个号码,接起:“喂?”

    等了还一会儿那边还是没有声音,这会儿有些暴躁的林意瞬间火起,消失了许久的小脾气立马蹦了出来:“说话!大半夜的打电话不说话,有毛病啊!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啊!”

    刚要挂断电话,想到不说话三个字,脑袋里瞬间飘出了三个字:谭靖煜。

    沉默了一下,试探着开口:“谭靖煜?”

    对面仍旧顿了一会儿才有声音传来:“没想到大半夜的林小姐火气这么大”。

    “我还以为谭靖煜你不知道这是他半夜”,但半夜电话扰人还不出声,他咋不去拍恐怖片!

    “你怕恐怖片?”故意的!他绝对是故意的!

    “有事?”

    “没有,就是提醒你一下,说服了老爷子记得及时通知我。”这么着急?你着急倒是去啊!

    林意使劲做了几个深呼吸,又恢复了往常清冷的样子:“你们是家人,你去说会比我这个外人有用。”

    谭靖煜听出林意情绪的变化,不自觉的嘴角上扬,果然,猫还是放养的好。

    “我说有用的话,你觉得那几个红本会留这么多年?”

    “你就不怕我谭老爷子被我气出个好歹来?”老爷子好像病得很严重的样子。

    “你要真能做到那也算是你能力出众了”

    老爷子看到她高兴还来不及,哪还有时间生气,看来是被老爷子装病的事吓到了,也只有这只猫儿会被这种幼稚的把戏吓到。

    他等消息?两个人的事凭什么让她一个人忙,她总不能真的把老爷子气出问题来吧?而且,她现在是林意,那以后呢?

    林意气得什么都不想再说,只想赶紧挂了电话,这么想也确实这么做了。

    谭靖煜看着被突然挂断的手机,一手摆弄着逗猫棒,笑意更浓了。

    她怎么觉得自己现在像一只猴儿,还是一只上蹿下跳供人观赏的猴儿。

    又翻腾了一会儿还是睡不着,林意去冰箱找水喝,无意中看到林境房间门缝中透出来的光,犹豫了一下,还是过去敲门。

    房门立刻打开,床铺整齐未动,早上的行李箱站立在书桌旁。

    林意并未进去,只是站在门口,“早点休息,我定了明天早上7点的机票,记得定好闹钟。”

    少年的眼睛立马亮了起来,两手推着林意的肩膀朝着她卧室的方向,“姐姐快去睡觉,明天我叫姐姐起床,到时候可别赖床哈。”

    门被关上,依稀能听见少年欢快地哼唱,她才不赖床,喜欢赖床的明明是他。

    拿出手机,订好机票,蒙头大睡。什么谭老爷子,什么谭靖煜,跟她有什么关系,谭家少夫人又是什么?谁爱当谁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