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路尽是归途 > 第39章 一人相伴,相守一生
    一大早林意便匆匆收拾好自己准备前往去机场,刚出门就接到了廖思思的电话。电话里廖思思八卦十足的声音传来:“小意同学,恭喜啊,又上热搜了。”

    林意顿了一下:“什么热搜?”

    “我去!大姐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咱家阳光和傅清雅的粉丝掐起来了,战况那叫一个激烈啊!”

    “思思,先不说了,我去看看。”

    廖思思听到电话的忙音,扭头对身后的男子说道:“哥,小意是不是要大火了啊?我们要不要趁势给小意整个代言啥的啊?”

    廖逸尘轻邹着眉头,“还不知道是福是祸,热度来得有些突然,等等看再说吧。”

    与此同时,傅清雅那边也是热闹极了。

    从昨天直播风头被抢,傅清雅就一直憋着怒气,但直播不能中断,更不能表现出任何不良的情绪。

    这次直播某种程度上是为了应对这次傅式餐饮业的负面消息所特意进行的,傅清雅很清楚这次直播的重要性,谁知半路杀出个林小意。

    看着林意的直播画面,准确来说是烤五花肉的画面,傅清雅毫不掩饰脸上的鄙视之情。

    一个小网红也敢跟她抢热度!吩咐身边的助理使劲踩林意,务必让她声名扫地。

    这边林意翻看着网上的各种评论,简直是热闹极了。

    网友a:“傅清雅直播做个饭也是做作,人家太阳花烤肉烤的是真性情!”

    网友b:“这个太阳花可真会蹭热度,别人七点直播,她也七点,别人做饭她也做饭,还买热度、雇水军,真是典型的心机婊!”

    还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啊。

    再随意翻了翻,还看见了夏然和廖思思的马甲,两人正和傅清雅的粉丝掐得起劲。

    退了零点,给夏然和廖思思各打了个电话,让她们不要插手,粉丝协会发个公告劝劝阳光们不要争执冲突,等热度退了就好了。

    网上的事情也就到三分钟热度,网友看够了热闹也就散了。

    关掉手机,登机。

    10多个小时的飞行,简直折磨人。

    到了住处,开机,上百个未接电话,有廖思思和夏然的,剩下的都是陌生来电。

    短信和零点私信更是炸掉了,有骂的很难听的,也有安慰的。

    林意意识到自己的个人信息被扒了,她从未公开过自己的真实姓名,可见网民们这次还真是把她扒得彻底,有些人也实在是不安分。

    拨通廖思思的电话,那边很快就接了起来,“思思,请继续发挥你粉丝协会会长的作用,帮我稳定好阳光们,不要和任何人起冲突。”

    “要不要弄些水军?还是让我哥出面把热门撤下去?现在不仅有傅清雅的水军在不断地攻击,还有一些不知道是谁的水军一直在中间制造两家的矛盾,连热门都帮你和傅清雅买好了,分明是找事嘛!你最近招惹什么人了?”

    廖逸尘一直看着廖思思打电话的动作,等着林小意的答案。

    “你看我像惹事的人吗?暂时别麻烦翌晨哥,既然有人想挑事,我们也不能随便就被人当枪使不是。我们这边没动静,背后的人总会再有动作的,静观其变就是。再说了,我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零点点主,遭受的最多就是些网络暴力而已,不过这些影响不到我。这会儿傅清雅的处境也好不到哪去。好啦,我刚到意大利,好困,我得补觉去了。”

    “哥啊,你这护花使者不好当啊,好在小意快回来了,到时候我给你来几个神助攻,争取一举拿下小意给我当嫂子怎么样?”

    廖思思使劲冲她哥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

    廖逸尘低头轻笑,“有你说得这么容易就好了。”

    林意的性格,他自认为还是很了解的。

    对很多事情都可以马马马虎虎,但对唯独对情感却是理智得近乎不近人情,心防很重,这么多年也只有当年照顾过她的夏然和穷追不舍的思思能被她完全信任,而他的存在也只是沾了自家妹妹的光。

    用林意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情感洁癖,在她看来,感情只分为三种:喜欢、不在乎、不喜欢。喜欢和不喜欢是参杂了她的情感因素,不在乎则意味着完全的透明。

    当然别人对她是怎样的感情态度,林意一概不在乎,她要做的就是把自己的感情理顺了。

    那他廖翌晨在林意那有没有一丝丝喜欢的因素呢,廖翌晨猜不到。或许更多的只是出于对好友哥哥的礼貌和尊重?

    廖翌晨静想了半天仍是拿不准自己在林意那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

    一觉醒来,网上的评论转了风向,许多看热闹的路人和一些傅清雅的粉丝纷纷转向林小意的“阳光”阵营,看着一夜之间暴涨的粉丝数,林意有点懵!

    刷了刷零点,也明白了形势逆转的原因了。

    她一直资助的两个孤儿院的院长上传了视频说明,林意四年来的默默资助被广大网友知晓。

    给阳城星星家园孤儿院院长打了电话才知道,有人找到她,自称是林意的粉丝,说是林意被网友误会,处境很艰难,院长说出林意资助的事能帮助改善处境。

    清城太阳花孤儿院院长的说法也是一样。

    结束通话,林意看着窗外许久才叹息一声。

    这样被赶鸭子上架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直播事件对林意来说算暂时是告一段落了,她作为别人戏中的一角,戏份也差不多了。

    以不变应万变,林意对这件事的主要策略。

    因林意资助被曝光,傅清雅这边买水军向林意泼脏水的证据也被扒了出来。

    傅清雅在公众心中的温柔典雅的女神形象大打折扣,傅式餐饮也受牵连,原本因食物中毒造成的危机不仅没因傅清雅的直播有所好转,反倒骂声更甚。

    傅老爷子傅睿被傅清雅的愚蠢行为气得不行,如果不是傅止笙及时挡住,早就一巴掌甩到了傅清雅脸上。

    母亲周雪紧抱着女儿,泪眼婆娑地看着傅睿,“老公,你怎么可以打女儿,你怎么舍得?她这么做也是为了傅式,都是那个林意居心不良!”

    傅清雅躲在母亲怀里,委屈地小声啜泣着。

    坐在一边沙发上的傅家长子冷眼看着眼前的闹剧,傅清雅一张哭花了妆的脸,老爷子气得发抖的身子,还有挡在傅清雅身前一副老鹰护小鸡样子的傅止笙,傅清彦总有些想笑。

    这个家里好像从来都不会缺少戏子,每个人都是天生的演员。但是他能有什么办法,都是自己的血缘至亲。

    本以为自己的这个妹妹只是小打小闹,没想到事情演变成了这个样子。

    看着闹剧也闹得差不多了,傅清雅也为自己愚蠢的行为付出了代价。傅清彦抬手扶了扶眼镜,慢悠悠地开口。

    “曝光傅式餐饮问题的那家人已经同意出席发布会,也会在零点上作出声明,解释是他们自己误食了别的食物才导致的中毒,也会做出公开道歉,相关部门那边也打好了招呼。”

    做为傅式的总裁,傅清彦很清楚傅式餐饮没有问题。

    然后抬头看着傅清雅,声音平平地说道:“清雅以后不要再自作主张干涉傅式的事,止笙你以后多看着她,不要让她再闯祸。”

    傅止笙闻言,轻轻点头,“是,大哥。”

    傅清雅低头不敢作声,她一直害怕自己的这位大哥,也很少见大哥笑,至少在她这个亲妹妹面前是这样的。

    尤其是自从七年前傅清彦从家里搬出去独住后,只有在家里人的生日和重要节日才会回来,四年前正式接任傅式总裁后就只有春节才会回来吃顿年夜饭,家里一切事情都交由身边的第一助手、傅家养子傅止笙去做,傅清彦与傅家人的关系从七年前开始就慢慢地淡了。

    “止笙你亲自去联系一下林意,跟她谈谈合作的事,她现在阳光、善良的形象很适合做傅式的代言人。”

    林意一直以来的粉丝印象和路人印象都很好,粉丝基础也足够强大,再加上这次事件的热度和影响力也替她打开了市场,做傅式代言人的时机刚刚好。

    傅清雅攥紧了拳头,双眼满是憎恶,明明妈妈说过会让她做新代言人的,她林意凭什么抢了自己的位置!

    傅清彦起身,抚了抚身上的西装,抬脚向外走去,到门口时又转身说道:“爸的情况不宜动怒,待会让齐医生过来看一下,妈你也别哭了,对眼睛不好,林意那边止笙也别耽搁了。”

    说罢转身离开。

    周雪看着儿子离开的背影,眼泪又止不住地往下流。

    “老公,清彦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们是他家人啊,他怎么能什么事都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周雪看着傅睿,希望能从丈夫那听到答案。

    傅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看着虚无的空气长叹一声,拄着拐杖晃晃悠悠地起身,周雪立马上前扶着丈夫像楼上卧室走去。

    一边的傅止笙一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写什么,垂在两侧的双手却是慢慢地越攥越紧。

    傅止笙异常沉默的样子让傅清雅莫名的心慌,赶紧上前握住他的手,“止笙,陪我去洗洗脸好吗?”

    “走吧”听见了回应,傅清雅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弗罗伦萨的一家街角咖啡店里,夜澜看着坐在对面平静的不像话的林意,第三次问道:“你确定要回去阳城吗?”

    “准确来说,我是准备先去趟清城然后再去阳城,不会呆很久,祭拜完爸妈就回来。”

    林意抿了口已经凉掉了的咖啡。

    皱了皱眉头,还是不喜欢咖啡的味道,更不喜欢咖啡的作用。咖啡这东西在别人那儿是消遣提神的好东西,在她林意这就说好听了是排便助眠,说重了就是刺激肠道的安眠药。

    夜澜看了眼林意要挤出褶子的眉头,一脸嫌恶,“行了,喝不了还喝,这不是找虐嘛!”

    刚想再说些什么,林意的手机响了起来。看着跳动在屏幕上熟悉的手机号,林意久久没有接起,直到铃声停止。

    夜澜察觉到林意情绪的变化,“怎么了?”

    “傅止笙”

    “他找你做什么?”

    “不知道,可能是这次直播的事吧。”林意无所谓地说到。

    夜澜有些无语,依旧皱着眉头看着林意。

    林意被看得有些发毛,“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有话说话!”

    夜澜白了林意一眼,“我能说什么!”

    林意觉得这个话题不能再继续了,太诡异了!刚想说些别的,傅止笙的电话又打过来了。

    林意没有犹豫便接通了电话,“喂,您好。”

    电话那边一阵沉没,林意没了耐心,加重了声音,“您好,我是林意。”

    傅止笙觉得自己最近有些魔怔了,或许是因为日子越来越近了吧。

    “林小姐,您好,我是傅式餐饮傅止笙。”

    “傅先生,请问您有什么事吗?如果是关于直播事件的话,那我们没有什么好聊的,我没有做什么事,也不会做什么事,所以,你们不需要担心。”

    林意轻轻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平静的眸子里没有一丝波澜。

    “林小姐,您误会了,有关这次直播事件傅式已经做出了说明,造谣生事以及爆料您个人隐私的人,我们这边已经提出了诉讼。”

    傅式向爆料她个人隐私的人提出诉讼?林意觉得有些好笑,谁给的他们这个资格?

    “既然如此,这场闹剧也就算是结束了,傅先生没什么事的话,就挂了吧。”

    “林小姐,傅式诚挚地邀请您做傅式餐饮的美食体验官,本应登门拜访邀请您,但您不在国内,暂时只能以这种方式了。”

    听完,林意就笑了。

    “美食体验官?傅先生是在搞笑吗?还是觉得先前的锅没有把我砸死,所以现在想把我毒死?”

    林意戏谑的声音传来,傅止笙知道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林意不是个简单的小姑娘,从她应对直播事件就可以看出来,一般人碰上傅式,要么是早就已经慌了,要么是借傅式的东风给自己炒作。可她却平静的出奇,完全一副局外人看热闹的样子,从头到尾只有粉丝协会的两次安定粉丝的声明。

    “林小姐说笑了,恪守法律道德是傅式餐饮最高准则,虽说最近有一些针对傅式餐饮的误会谣言,但这并不会影响傅式餐饮做为阳城第一餐饮的地位。林小姐是个聪明人,应该明白其中的道理。而且,与傅式合作,对林小姐来说是百利无一害的,这次合作可以帮助林小姐真正地打开市场,以后林小姐无论是从事现在的职业还是想从事别的职业,这都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傅止笙不觉得自己的这番话能让林意同意合作,但也不想双方之间还有什么误会,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

    “傅式是什么样的存在跟我没有关系,毕竟有没有傅式,我都饿不死不是。还有啊,我也没有傅先生说的那么聪明,打开市场?打开什么市场?为什么要打开市场?我很满意自己现在的状态,也很喜欢现在的职业,所以啊,要谈合作,您还是去找别人吧。就这样,再见!”

    傅止笙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只觉得这女人脾气倒不小,而且很记仇!

    他一直都觉得傅式现在需要的代言人应该是个风评很好的当红明星,而不是一个网红。给傅清彦回了电话,说了具体的情况,傅清彦只说他会看着办。看来,他还是坚持让林意做代言人。

    这边林意挂了电话,夜澜八卦的表情也是毫不掩饰。

    “傅式想让我做代言人,我拒绝了。”

    林意抚着右小臂上的一个向朱砂痣一样的红点,静静地看着窗外。

    看见林意这幅样子,夜澜也正经了些,“回去前需要处理一下吗?”

    “暂时不用,有些事情最终还是要弄清楚些好。”

    林意垂眸看着小臂上的红,真相是什么?她不是不想知道,只是害怕再被卷进无聊的争斗中,这种事情,一次就够了,但是,真的能逃避一辈子吗?。

    “有需要就告诉我,无论在哪,只要你想,我都会带你走!”

    夜澜难得一副正经的样子让林意知道这句话的分量有多重。

    “好,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

    夜里,林意还在整理着这几天拍的素材,她不喜欢把事情拖很久,有事情那就立马做了才好,简单的事情拖着浪费时间,重要的事情拖着容易发生变化,把事情都掌握在可控制的范围内,这样才能真正的安心。

    接到傅清彦的电话,林意是有些意外的。无论从流量、咖位还是影响力上来说,她都远不及当红明星,而且,树大招风,和傅式有牵连对她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况且,那个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是她?还是傅式?她只是个普通人,为什么要将她牵扯其中?这件事虽说会对傅式有些影响,但也还至于让傅式来请她做代言人啊?林意觉得一阵烦闷,她不喜欢被操控的感觉,更不喜欢这么猜来猜去,为什么事情就不能简单一些呢?

    下午,傅止笙也并不是真的想邀请她,更多的是为了完成工作上的安排,所以她想也没想地就拒绝了。

    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电话。

    “林小姐,我是傅清彦。”电话那边的声音依旧平平淡淡,就像他的人一样,静谧得像一滩湖水。

    “你声音很好听”

    “谢谢,林小姐开场的方式倒是挺特别的。”

    林小意轻轻地笑笑,“实话实说而已,我这个人有点声控,好听的声音会让人倍感亲近。傅先生是为合作的事情?”

    “做为一场大戏的主角,林小姐不想知道这场戏的导演是谁吗?”

    傅清彦站在办公室的大落地窗前,不知道在看什么。

    “这个事啊,我还真是不怎么感兴趣。不过,傅先生,你可能不知道我还是个颜控,对长得好看的人,我通常没有什么抵抗力。这样吧,我们视频聊,放心,我只是个纯粹的颜控,没有别的嗜好。”

    傅清彦觉得这个小姑娘挺有意思的。

    “止笙长得很好,下午为什么没有答应他?”

    “不是说了嘛,我声控,他声音不好听!”林意的声音里夹杂着浓浓的嫌弃。

    傅止笙声音不好听?也只有林意这个小姑娘这么说了。

    傅止笙那口淡淡的播音腔不知道俘虏了多少少女。

    视频连通的时候,只有林意知道自己有多紧张,又有多期待。

    视频里,还是熟悉的眼镜款式,7年的时间除了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更加的成熟稳重,好像并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什么痕迹,看来老天也是偏爱长得好看的人啊。

    “傅先生果然长得很好看啊。”林意看着视频中的人笑得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看到林意月牙般的眼睛里溢出的笑意,傅清彦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那祝我们合作愉快”

    林意依旧紧盯着傅清彦,好像怎么也看不够。“嗯,合作愉快!我29号会到阳城,预计呆一个星期,我希望合作的所有事宜能在这一个星期内完成,至于那个人能不能找出来,就看傅先生您了。”

    傅清彦看着被挂断的手机,有些失笑,原本他以为林意是欲擒故纵,而他坚持合作也是因为他觉得那个人针对的不仅仅是傅式,这个林意的资料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他有些好奇这个林意。视频中,她好像真的只是想看看他的长相,而且还看得很认真的样子,那种认真的看着他的样子让他莫名的有些熟悉。如果小柔还活着,也有这么大了吧,会不会也像这个女孩一样挎着相机走遍世界呢?

    “谭总,林小姐和傅式合作了。”

    正在健身的男人停下手中的动作,接过祁弋手中的毛巾,随意擦了擦身上的汗,紧致的小腹上8块腹肌明晃晃地展示着男人的魅力,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合作?这次倒是学聪明了,不要让我失望才好,不然等了这么久的游戏可就没趣了,那她也就没用了。”

    没用了意味着什么,谭靖煜没说,祁弋却是清楚的,他从不养无用的人,没用了,就丢掉,然后换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