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路尽是归途 > 第50章 拜托你们放过我
    徐枫在病房外静静地听着房里的悲痛,过了许久还是慢慢推门进去,蹲下轻轻拍拍瘫坐在地上的夏然的肩膀。夏母趴在夏父身上自言自语地说着俩人曾经的过往,站在旁边轻声:“阿姨,节哀。”

    夏母看到徐枫用白被子慢慢盖住夏父头部的动作,瞬间晕了过去,夏朗立刻上去抱住母亲试图唤醒她,夏然仍旧无力地瘫坐着,徐枫皱了皱眉头,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夏然,我知道你现在很痛苦,但别忘了,在这座医院里,你还是一名医者,调节自我情绪,安抚病患家属,安排后续事情是你做为医者的基本素养。

    或许是听到了徐枫的话,夏然在林意的搀扶下缓缓站起来,慢慢收拾好情绪:“徐医生,麻烦您看一下我妈妈的情况,我去准备一下后面的事。”说完便朝着门外走去,几步后又站定:“郎朗,照顾好妈妈。”

    徐枫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过去,没几分钟一个主治医生带着两个护士和病床赶了过来,简单的检查后,夏母被推离病房,后面跟着不停地抹着眼泪的夏朗。

    虽然,夏然极力掩饰满身的悲痛,可当夏父被移除病房的时候,她几次差点软下去的腿还是泄露了她所有的软弱。

    林意几次想要上前搀扶都被徐枫制止了,“只有她自己能让她走出来,这个时候给她一些时间和空间,也许她需要和叔叔做最后的告别。”

    林意明白徐枫的意思,失去至亲的痛并不是几句安慰的话就能缓解的,夏然必须自己坚强起来。

    徐枫扫了一眼门边两个行李箱旁的林境:“这个小孩子是谁?不会是你儿子吧?你这是刚从外地回来?就这几天你又跑哪去了?”

    刚觉得徐枫有些正常的,这会儿本性又漏出来了。

    “我弟弟林境”,剩下的事情她不打算多说,毕竟是私事。

    “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个弟弟?”徐枫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这个世界上你不知道的事情有很多。”

    “要不我们做个交换,我给你说件你不知道的事,你给我讲讲你这个弟弟和行李箱是咋回事。”大新闻啊,大新闻,谭靖煜知道这些事不?他还真好奇。

    徐大公子人生有三大爱好:女人,医学,谭靖煜感情生活。

    林意瞟了一眼就差脸上写着“八卦”两个大字的人:“没兴趣”,说完朝着林境的方向走去,不知道刚才的情况有没有让阿境想起不好的事?

    徐枫很是遗憾地叹了口气:“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跟你作交换的哎,这么好的机会白白让你浪费了,以后后悔了可别怨我啊。”

    他是很好奇林意和谭靖煜现在是什么情况,这些天因为医院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谭靖煜了,更别说了解情况了。不过,他也是真的想借这个机会提醒一下林意,可以的话,他希望事情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可是,谭靖煜那厮根本不按常理出牌,如果林意多少知道一些真相,不这么被动的话,以后的情况会不会好一些呢,她是不是也会少受一些伤害?

    林意走过去的时候,林境始终低着头,听见林意叫他才缓缓抬起头来,神情里满是无助和不安,林意知道,他还是受到影响了,她不应该带他来医院的。

    “阿境,什么都不要想,生离死别是人生常态,不要害怕也不要恐惧,留下来的人好好的生活才是对自己人生应负的责任,而且,记住,无论什么时候你都有姐姐。”

    林境张了张嘴,却没有说什么。他知道林意这些天一直都在尽最大的努力给他安全感,可是她会不会哪天也离他而去了。

    送林境回家后,林意又匆匆赶到医院,即使做不了什么,能尽量陪在夏然身边也行,同时也给廖思思打电话说了大概的情况,廖思思接到电话后也马上赶到了医院。

    葬礼这天,下了很大的雨,夏母再次晕倒了,徐枫建议让夏母住院观察一段时间,毕竟年纪大了,又受了这么大的刺激。

    安顿好夏母,林意、廖思思送夏然和夏朗两人回家,淋了那么久的雨,不赶紧收拾会感冒。

    趁着夏然洗澡的时间,林意做了简单的面食,这些天夏然几乎没睡过觉,也没吃过东西,刚又淋了雨,这样下去她担心夏然的身体会垮掉。

    夏然洗完澡出来看见桌上放着的四碗面条,没有直接走向餐桌,而是去了夏朗的房门前,拧门把,门被从里面反锁,敲门:“郎朗,小意做了面,出来吃饭。”

    等了许久,房里没有动静,再敲。

    这次有了回应,房里夏朗的声音很暴躁:“不想吃!”

    “行,不吃就别吃了。”

    “不吃就不吃!”怒吼里伴随着什么东西砸在地上的巨响。

    夏然听见房里的声音,一脚踢上房门:“夏朗!开门!”

    没有回应,只有物品砸在门上的声音,夏然很明显被这声音吓了一跳。

    林意看着夏然的动作,有些意外,夏然对夏朗的宠溺就像是她对林境的纵容一样,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样动作粗鲁、对夏朗生气的夏然,林意第一次见,没有平时的轻言轻语,只有深深的不耐烦。

    林意和廖思思对视了一眼,见夏然愈抬手继续敲门,廖思思赶紧快步过去双手推着夏然的肩膀把她安置在餐桌前:

    “然然,那你先冷静一下,夏朗他只是还没从痛苦中缓过来,不要急,给他一些时间。”

    夏然看着夏朗紧闭的房门:“可是郎朗他不是小孩子了,作为男孩他有属于他的责任和担当,但现在,这些他都没有,再这样下去,他就只能是个被宠坏的孩子。”

    “欲速则不达,成长是需要时间的,拔苗助长可能会适得其反。”林意有些担心夏然用力过猛。

    “我知道,今天是我心急了,放心,我会把握好这个度的。快吃饭吧,面要坨了。”

    一时间三人无言,廖思思看这夏然始终埋头吃面的样子,轻皱着眉头看向林意,林意无奈摇头。

    直到夏然要把碗里的汤汁也要喝掉的时候,林意一把抢过夏然手中的碗:“我做饭可不是要把你撑死的。”

    夏然只好放下筷子,无意识打了个响嗝,廖思思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夏然有些不好意思,小声说道:“是小意你厨艺又提升了,面做的很好吃,小意你什么时候有空教教我。”

    夏然现在的样子好像又回到了往常的样子,温柔如水。

    “好”,林意一边收拾碗筷一边回道。

    晚上,廖思思被自己母上急召回去,林意陪着夏然去医院里陪着还在昏迷的夏母。

    夏然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双手轻握着夏母的手,一动不动地看着夏母的睡颜,林意静静地站在一边。

    “小意,你知道吗,爸爸走的时候,妈妈说她还有很多很多事想要和爸爸一起做,可是以后再也没有人能陪着她做那些事了,我突然觉得人生真的好短暂。这些年,我以为只要我好好做事,努力挣钱,爸爸就能慢慢地好起来,就能永远地陪在我们身边,可是他还是丢下我们走了,是不是因为我还不够努力?”

    林意是无神论者,她无法说出叔叔只是去别的地方了的话来安慰她。

    “人都有生老病死,我们自己也终会经历这一天,叔叔他不是丢下我们了,也不是你不够努力,只是很多事情我们都无能为力的。”

    无能为力吗?

    “不是的,只要我足够努力就一定能做到的。”林意看着夏然摇头自言自语的样子,很心疼。

    突然,夏然转过身子,抬头看着林意的眼睛,像是要看到林意的灵魂里。

    “小意,这么多年,我一直为爸爸、为妈妈、为朗朗活着,可是我好累,我不想再只为别人活着,以后我可不可以自私地为自己活一次?可以吗?”

    夏然眼神里是请求,为什么会是请求的眼神林意不明白,但她知道夏然想要的是肯定的答复。

    “然然,人生是自己的,为自己活着不是自私。”

    “那你觉得我可以自私一些的是吗?”仍旧是渴望得到肯定回答的眼神。

    “恩”

    林意的回答让夏然的脸上瞬间有了生机,眼神里不再是请求,取而代之的是兴奋。就像是哭泣的孩子得到了想要很久的糖果,紧紧抱住林意的腰。

    “谢谢,小意,谢谢你。”

    “小傻子”,为什么要跟她说谢谢啊,她只希望夏然能再找到自己人生的方向和目标,这样才能更快的从失去至亲的痛苦中走出来。

    早上走出医院,感受到铺撒过来的阳光和新鲜的空气,林意只觉得在医院呆了一整夜的不适感才稍稍缓解,刚走两步一阵晕眩袭来,眼前突然一黑,跌倒的瞬间身子被扶住。

    “少夫人,你还好吗?坚持一下,我扶你进医院。”

    “不用”,林意费力支起身子,闭着眼睛站了会儿等到晕眩感慢慢地褪下去,才仔细看身边扶着她的人,两次开车送她的司机小李。

    “谢谢”,小李见林意好多了,赶紧松开掺着的手。

    “少夫人,您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不用了,还有,我不是什么少夫人,刚才谢谢你,再见。”

    林意转身就走,小李忙跟上去:“少夫人,请等一下,谭老先生让我给您送些东西。”

    说完一堆包装高档的东西递到她面前,一色儿的补品。

    “谭老先生说您最近太过劳累了,这些您先吃着,如果您愿意的话,他就安排宋医生给您做一次全面的检查,然后根据检查结果来调理。”

    林意只觉得一阵头疼,耐着性子:“东西你拿回去,帮我谢过谭老先生,我自己的身体我会注意。”

    刚好廖思思的车在林意旁边停下,林意立刻拉开车门上车。

    拿着一堆补品的的小李站在原地,两根浓厚的眉毛都要皱到了一起。拿回去的话要怎么交差?可少夫人不收他也不好强塞啊,而且,连少夫人这个称呼都不让他喊。  医院马路对面的黑色轿车上,徐枫看到廖思思那炫目的红跑车走远,赶紧摸摸自己受刺激的小心脏,这年头蹭车有风险啊!

    红跑车!廖思思啊,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昨天晚上爷爷又让他去追廖思思,廖思思她妈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每天和爷爷两个人宛如亲家的样子,想想都头疼。

    谭靖煜很鄙视徐枫这幅样子:“至于吗你!”

    徐枫狠狠地甩了一记白眼:“别站着说话不腰疼”。

    “出息!”

    “行,你出息你倒是去林妹妹面前转转去啊!”

    “她会自己过来”,徐枫彻底无语:“你可别把自己玩儿进去”。

    “你想多了”

    透过后视镜廖思思看着原地呆住的小李以及刚刚林意一副急着走的样子,想着这不会是林意什么时候交的男朋友吧,以林意的性子她不发现估计林意也想不起来跟她提这些事,瞅了一眼副驾驶上车后就一直闭目眼神的人,试探着开口:

    “谁啊那是?还原地站着呢!一大早的就被你拒绝可真够可怜的!”

    “一个认错人的人,无关紧要”,林意现在头很疼,根本不想多说,也没打算多说,即使是很好的朋友也有自己的个人空间,她不想把自己完全暴露给任何人,没有任何人比自己更值得相信。

    “早知道这情况我就早点过来了,说不定错认成我,那就能白检了,那些补品价值可不菲啊。”

    “别说的你买不起的样子”,林意继续闭着眼睛假寐,感觉连甩白眼的力气都没有。

    得了,看来是问不出来了。“我哥挣钱很不容易的,昨天夜里回来醉得不省人事,后半夜吐得都要虚脱了,把我妈吓得够呛。”

    说完仔细观察了林意的表情,很平静,廖思思在心里为自己哥哥默哀三分钟。

    “工作上的应酬再所难免,有你和阿姨在逸尘哥不会有什么事。”话说的是很有道理,不过这也太理智冷静了啊,再怎么说也是你家闺蜜的亲哥哎,可是没办法啊,知道林意的脾气,她还是得硬着头皮上。

    “也是,不过如果我哥身边能多个照顾他的人就好了。”

    这样够直白了吧!可是廖思思还是低估了林意对感情划分的极端理智。

    “阿姨不是一直都忙着给你哥介绍对象的吗,说不定很快你就有嫂子了,或许大侄子也能很快就有了。”

    哥啊,你这漫漫长路不好走啊!妹妹我也只能尽力而为了,廖思思再次为自家哥哥默哀了三分钟。

    “小意啊,我先在这替我哥和我妈谢你吉言了。晚上一起吃个饭呗,好久没聚了。”

    “好,我给然然说下。”

    见林意掏出手机就要拨号,廖思思急忙阻止,“等下等下,我觉得然然现在的情况还不适合聚会,况且她还有阿姨和夏朗要照顾。”

    “那我晚上带上阿境”

    林境?那电灯泡得1万瓦了吧,这可不行。

    廖思思放低声音,假装犹豫着开口:“小意,其实我是有些事情想单独跟你说。”

    “好,你订好位置发给我。”

    “你只管回去好好睡觉,然后画个美美的妆,晚上我来接你。”

    林意怎么都觉得自己好像闻到了阴谋的味道。

    下午5点,林意睡前定好的闹钟准时响了起来,从上午一觉睡到下午整个人的精神都好了很多。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厨房里林境站在冰箱前整个头都要钻了进去,林意走过去敲敲冰箱门。

    “这是做什么?”

    “我在想晚上吃什么”林境把头从冰箱里探出来,很苦恼的样子。

    “随便做点就行了”,说着从冰箱里拿出一些简单的食材走向料理台、

    “怎么能随便呢?姐姐你这两天都瘦了!”

    瘦了吗?林意用手丈量了一下另一只手的手腕,还好吧,“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忘了说了,我晚上不在家吃了。”

    “不在家吃而且还不带我,姐姐这么快就嫌弃我了吗?”

    林境低头看着脚尖,很失落,还是这么缺乏安全感吗?林意只好暂时停下手中的动作走到林境面前,轻轻揉揉林境额前的碎发。

    “想什么呢?思思说有事情要单独说,所以这顿饭只有我和思思两个人,这事连然然都没说。”

    “喔”

    “过来搭把手,再晚我就赶不急了,你就得自己做饭吃了。”

    林境赶紧跟过去,不能和姐姐一起吃饭也就算了,他才不要连饭都自己一个人做!

    将近6点的时候林意接到廖思思让她下楼的电话,下楼后,林意并没有看到廖思思那辆高调的跑车,回拨电话:“你在哪呢?”

    廖思思乐呵呵地啃着大苹果,对自己母上脸要贴到她手机上的行为表示很无奈,只好开了免提:“我在家啊”。

    “说人话!”

    “真的,不信我给你听我吃苹果的声音。”

    听筒里传来的嘎吱声和咀嚼声让林意瞬间起了鸡皮疙瘩:“那我上去了”。

    “上去干什么啊,我哥应该早就到了吧,就知道他磨磨唧唧地没给你电话,还好我够机灵。”

    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那边一阵热情亲切的声音传来,“小意啊,我是你许阿姨,思思这丫头最近胖了不少,一家人的肉全张她身上了,所以这顿饭我就让她哥去了,可不能再让她多吃了,对了,思思说你最近瘦了很多,待会多点些好吃的好好补补。”

    “什么叫肉都长我身上了,到底是不是亲妈啊!小意,先挂了啊,我得好好跟我妈探讨一下这个问题。”

    很和谐美好的一家人,林意想了想再通讯录里翻出了廖逸尘的手机号,还是当初廖思思存上去的:逸尘哥,后来,林意也就这么称呼廖逸尘了。

    不远处车子里接收到林意来电的廖逸尘,即使提前知道,也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悸动。

    其实不到5点的时候他就到了林意家楼下,只是静静地呆在车子里看着她很少在外人面前展现的样子。

    看到她下楼后找不到思思车子微微皱眉的样子,看到她拨出电话后不知道听到什么突然将手机拿离耳朵一阵嫌弃的样子,也看到她不知道听到什么许久没说话嘴角却慢慢上扬的样子,还看到她挂断电话后看着手机笑意散去后怅然若失的样子以及平复所有情绪变成现在这样冷静自持地给他打电话的样子,这些他几乎没有见过的样子,他很庆幸自己早来,也庆幸自己没有急着提前联系他。

    这是她这些年来给他打的第一个电话,也是他们两人之间的第一次通话,犹豫了一下,在接通电话的同时也按下了录音键。

    “逸尘哥,我刚和思思通过电话了,如果你不方便的话就改天吧。”

    “没有不方便,我已经到了,只是刚才看你在通话就没有打扰,你转身,我就在你身后。”

    和傅清彦一样温润的声音,可是又不同,傅清彦的温润里隐隐带着不可拒绝的霸气和骄傲,廖逸尘的温润是真的公子如玉般的温润,很像冬天的阳光春天的风,林意很难将这样子的廖逸尘和廖式的掌门人联系起来。

    转身,谦谦君子,陌上如玉。

    “小意,好久不见。”

    上一次见面,也是第一次见面,是思思连续几天都联系不上她,最后找到了他,那不是他第一次从妹妹那听到林意这个名字,可从没有在意,只当是她的一个小朋友罢了。直到那次,他撑不住妹妹的软磨硬泡,亲自陪着她去异国的一个小镇找寻那个叫林意的女孩,小镇是林意“失踪”前社交软件最后的登录地。

    找寻了两天未果,思思记得差点哭到崩溃,那时他是有些生气的,这是怎样一个任性的女孩,竟然让关心她的人担忧到这种地步!

    后来在来到小镇的第三天,他看见了她,在距离小镇很远的一个偏僻的小村庄里,随意扎着的低马尾尾梢垂在身前,一身宽松的森女裙,背上背着一副画板,脖子上挂着相机,身后跟着一群小孩子,她时不时地转身拍着孩子们灵动欢悦的瞬间,小孩子好像很熟悉眼前的镜头,争相摆着各种姿势,不知道是哪个孩子的姿势逗弄了她,瞬间笑开的眼眸就像是漫天的星辰。和身后的孩子用当地的语言一一告别。

    她看着一群孩子往回走了好远才慢慢地转身,突然看到站在她身后的他们一脸疑惑,思思很是激动地紧紧抱住她,她好像还是很疑惑,却也紧紧回抱,默默地接受思思的各种抱怨,不断地道歉和安抚。

    他想,也许就是那个时候,他爱上了她。

    “好久不见,逸尘哥”

    还好,她叫他逸尘哥,不是廖逸尘。

    “饿了吧,走,先去吃饭。”

    他很自然地为她拉开副驾驶坐的门,她也没有矫情,淡然自若地上车。

    思思的哥哥,那她就把他当做邻家的哥哥就好。

    刚走进饭店,林意便听到了熟悉的称呼,“林妹妹?”

    回头,徐枫,并排的那个人,谭靖煜。

    “唉?我还以为看错了,没想到真的是林妹妹,廖总也在啊?两位这是”徐枫的眼睛在俩人身上来回扫动,“男女朋友?”

    廖逸尘微微笑笑没有立刻回应。

    “朋友”

    “原来是朋友啊,那我就放心了。”一句话,模棱两可,林意已经习惯了徐枫这幅八卦大过天的样子,廖逸尘对林意的回答依旧微笑回应。

    “既然遇见了不如一起吧,廖总。”

    “我尊重小意的意愿”

    选择完全落在了林意手中,林意看过去,一直没有开口的人一直噙着淡淡地笑意看着她,“还是不打扰徐医生、谭总用餐了”。

    徐枫刚想说不打扰,有人已经快他一步:“不打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