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路尽是归途 > 第52章 山顶祭
    意料之中,回应他的是电话挂断的忙音,还是不肯回来吗?还是不肯原谅他。接他的电话已经是小澜他所能给他的最大宽恕了。

    “如果恨我能让你好受一些,那就恨吧,不过我不后悔曾做过的事。”

    叶澜收到祁弋的短信,气得咬牙切齿,“无耻!”,随之,是手机砸在地板上的震响。

    5分钟过去了,祁弋没有等到短信回复,无奈笑笑,他一向拿他没办法,所以才会放任他待在异国他乡这么过年。即使忍不住偷偷去了他的城市,也只敢远远地看看,担心吓到他逃离这个城市,逃到他找不到的地方,虽然不知道小澜的电脑技术到底精通到什么样的地步,隐藏行踪对他来说应该是件很简单的事。

    脾气那么大,手机这会儿已经报废了吧。打开手机转账软件,给一个熟悉的账户转了一笔钱,他一年的工资。

    谭老爷子见孙子孙媳妇回来,乐得眼睛就剩下一条缝,“丫头啊,逛了一下午累不累啊,要不先回房歇会再吃饭?”

    佣人在他们下车的时候就已经拿着购物袋送去了谭靖煜的卧室,估计老爷子等下就知道她这一下午的“战绩”了吧。

    林意这会儿确实是有些累了,也就没矫情,两年才刚刚开始,矫情受累的只有她自己。

    谭靖煜上楼后就转身去了卧室。

    果然,回房后她买的那些衣服整整齐齐地挂在衣橱里,旁边是谭靖煜的,一色的西装,以及她随手买的那件白衬衫,仔细看看,她的眼光还是不错的,白衬衫和他的那些高定放在一起也没有多突兀。

    环视了一圈卧室,这还是她第一次仔仔细细地看这个卧室,和谭靖煜一起的时候,她全部的心思都用来提防谭靖煜了。

    黑色与深灰的色调搭配,沉稳大气但也沉闷无比。和谭靖煜这个人一样,闷得很没意思。

    床,小沙发,衣柜,办公桌,空间很大,谭靖煜的地盘,没有她的位置。

    唯一的位置,床尾那块地。

    从衣柜里抽出被子,洋洋洒洒地堆在地上,一屁股坐上去,很软很舒服。林意满意地扭扭身子,就是这个感觉。

    背靠在床板上,刷刷手机,看看林境、廖思思和夏然的发来的聊天消息一一回复后,再去零点看看粉丝们给她发的私信,和一些受她影响爱上旅游的粉丝的游记以及过特别节日的粉丝给她的艾特,选一些点点赞做为回复。

    自从回到阳城后,她已经很久没有正经地更新了,粉丝们也一直都在问她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有更新,这是她作为一个博主的失职。但合约明确规定,这两年时间里,没有谭靖煜的允许她不得擅自离开阳城。

    看来,她得找机会和谭靖煜聊聊这个问题了。

    处理完这些事,距开饭时间还早,林意拿出耳机线,带上耳机,听一些舒缓的音乐,顺便想想这些天发生的事。谭靖煜既然能找到夏然清白的证据,那他是必然知道傅清雅才是真正的凶手,没有告诉她这件事是因为她和他的交易没有查明真凶这一条所以没有说的必要吗?廖思思的消息真的只是个巧合吗?不过这些暂时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让傅清雅付出她应有的代价。

    谭老爷子看两人上楼后,先前负责整理林意衣橱的老佣人恭敬地恭敬地说到:“少夫人买了5件衣服,给小少爷买了一件衬衫,衬衫是小少爷的码号。”

    “丫头就是贴心”老爷子心情简直美上了天,一边的张管家眉头稍皱了眉头。

    上次老爷子让他去调查少夫人这几年的行踪,他查到的确实是少夫人车祸醒来后就失忆了,后来一直在外游玩,鲜少回国,直到祭拜林家夫妻才回来。少夫人一改之前对谭家少夫人称呼的反感态度,这样安静顺从地待在谭家总让他觉得有些不安,偏偏老爷子还撤了所有对小少爷和少夫人的行踪关注,完完全全在家做一个闲暇的老人,不理外界的一切事务,但这样真的好吗?

    “您真的不打算让人去查一下小少爷和少夫人的现况吗?”

    老爷子微微敛了神色,看着窗外闲适地飞着的鸟儿,“儿孙自有儿孙福,老张啊,我们这些老人过好自己的生活,不要给他们添麻烦就好了。”

    老爷子的声音里的沧桑感大概是想起那些不好的事了吧。张管家没有再说话,静静地站在老爷子身侧偏后的位置,看着窗外,直到厨房的人来请示打破这片寂静。

    “老张,去书房让靖煜叫丫头吃饭,就知道忙工作,也不知道多关心关心自个媳妇。”

    老爷子的声音里有恢复了往日的神采,或许老爷子说的是对的,小少爷和少夫人自有他们的缘分福气,是他关心过了。

    谭靖煜放下手头上的工作推开卧室门的时候,卧室里漆黑一片,没有一点声音,手机上偶尔闪起的指示灯提醒着他床尾的位置有人。

    开灯,房间里亮如白昼,床尾边枕在床沿上的人没有醒来的迹象,从谭靖煜的方向看过去,林意戴着耳机,走近了,能听到耳机里传来的音乐声。

    林意一只手枕在投下,一只垂在身下的被子上,只是这只手用力攥紧了被子。

    谭靖煜凝神看了一会儿,抬脚,毫不客气地踢上林意的小腿。

    林意只觉得突然有一股巨大的外力将她从梦魇中拉了出来,惊醒地时候有一道影子投落在脸上,抬头望去是谭靖煜万年不变的冰山脸,揉揉有些痛的小腿,她睡觉的时候不小心撞到哪儿了?

    不指望谭靖煜能主动开口,林意一边揉着痛感越来越明显的小腿,一手撑着床沿慢慢站起来,“是要下去吗?”。

    谭靖煜没有回她,转身前瞥了眼林意揉腿的动作,林意没急着跟上去,弯腰挽起裤脚,痛着的部位乌青着。

    所以梦中的那股外力其实是她被踢了一脚?谭靖煜吗?除了他好像也没谁有这个动机和机会了,那他为什么要他她,因为她睡着了,还是嫌弃她刚刚枕着他床沿了?胳膊拧不动大腿,她是没办法踢回来的,林意默默在心里给谭靖煜加了个家暴的标签,做谭家少夫人的危险系数又提升了。

    林意下去的时候,老爷子和谭靖煜已经落座了,“爷爷”,林意很努力地忍住痛意,尽最大的可能以正常的姿势走向餐桌,老爷子是何等精明的人,怎么能看不出林意走路的别扭。

    “丫头,你腿怎么了?”

    谭老爷子忙站起来,林意见状只能快步走到桌边,“爷爷,没事,就是腿有些麻了。”

    林意余光看到谭靖煜也在看着她,似乎是满意了她的回答,又收回了视线。

    老爷子很认真的看了一会儿林意的表情,确定真的只是腿麻了,再放下心来,“身体可是大事,有不舒服的一定要给爷爷说,知道吗?”

    林意的眼睛有些涩涩的,曾几何时,也有这么一个老人这样慈祥地说着同样的话,终究只是一场空。

    “好”林意稳住情绪,笑着回了一声。

    转头瞬间刚好发现谭靖煜这个罪魁祸首又在盯着她,那种深不可测的眼神让她有些莫名地讨厌,不知道这么慈祥的谭老爷子怎么养出来了性格这么别扭淡漠的谭靖煜的,林意坐下前,瞪大眼睛使劲地瞪了回去,不过也只是一两秒的事,在有家暴嫌疑的人面前她是收敛些的好。

    谭靖煜接收到林意的怒视,反倒轻轻地笑了起来,林意在心里暗骂了声变态。

    谭老爷子没有错过两个人“眉来眼去”的小动作,回头和候在身侧的张管家对视一笑。

    吃过饭,林意又要面临每天最痛苦的环节,和谭靖煜共处一室睡觉。只是今天谭靖煜貌似没有早些睡觉的打算,仍然在卧室的办公桌前的电脑里忙着什么,林意几次从自己的小窝里抬头,她很困,很想睡觉,但是他不睡她怎么去洗澡。

    林意是在扛不住打架的上下眼皮,扭头问道:“你不睡吗?”

    谭靖煜低沉的笑音传来,“你很急?”

    “恩,我只是想睡觉了”

    林意老实地点头回答,她确实很困。

    “那就满足你好了”

    “谢谢啊,你赶紧去洗,洗完赶紧睡。”你睡了我才能安心洗澡啊,谭靖煜起身的动作让林意很满意,终于可以睡觉了。

    可是谭靖煜朝着她的方向走是什么意思?

    谭靖煜在林意面前站定,慢慢蹲下来与林意差不多的高度,“不是着急睡觉吗?一起洗比较快。”

    谭靖煜若有似无的呼吸喷洒在她脸上,脑袋里一阵电石火花噼里啪啦,反应过来此睡觉非彼睡觉,林意又羞又怒,谭靖煜种马了吗?整天惦记着这种事!

    “合约里没有这一项,谭靖煜,你自重!”

    林意猛地站起来,低头看着还没来得及起身的谭靖煜,一脸严肃地说完后就离开了卧室。

    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林意觉得自己最近的脾气有些失控了,特别是在谭靖煜面前。  林意在大厅里做了将近半个小时才慢慢平下了情绪,她不能再被谭靖煜轻言片语地挑逗和被吓到了,她只需要完全地无视他,安安稳稳地度过这两年就好。

    回到卧室,谭靖煜正倚在床背上看文件,林意这会儿又成了行走的空气,为了避免洗澡后跟他谈事情再弄出尴尬,她准备先谈正事。

    林意在床尾处站定,看着注意力全在文件上的谭靖煜,慎重着开口:“我想去附近的城市走走,你应该知道我是一名自由摄影师和旅游爱好者,同时这也是我的工作。”

    谭靖煜闻言没有抬头,“和我有关系吗?”

    意料中的态度,“和你没关系,和我们的合约有关系。”

    “既然这样,按合约来就行。”

    “合约中要求,离开阳城需要你的同意。”林意才不相信他不知道合约的具体要求,那可是他一条条提出来的。

    “我拒绝”

    “这是我的职业,希望你能体谅一些。我取好材就回来,不会耽误太久,也不会让老爷子生疑。”

    “你的事与我无关”

    林意握手机的手紧了紧,几秒后又放松,恢复往日的冷淡。

    没有继续说什么,这份合约里她是被动的,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和资格,违约的后果更是她无法承受的。

    合约规定,如果林意违反合约的任意一条建议,就要支付谭靖煜一个亿的违约金。

    一个亿对她来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从浴室出来,卧室的灯已经关了,林意依旧抹黑走到自己的地铺,闷在被子里,打开了一个尘封了很久的邮件,3年前来自陌生人的匿名邮件。

    她曾拜托夜澜追踪邮件的发件人,最终只能定位到阳城,却始终找不到发邮件的那个人。

    至于邮件的内容,一开始她是不懂的,后来,又懂了。

    只是真的要用这封邮件的内容吗?牵一发而动全身,她会不会再让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

    又重新仔细看了一遍邮件的内容,最后还是暂时封了这份邮件。

    “谭靖煜,你给我的证据里没有真正的凶手。”林意从被子里探出脑袋,凝视着这静默的黑,淡淡开口。

    “合约要求是你朋友清白的证据,不是凶手犯罪的证据。”

    谭靖煜的声音蒙上了浅浅的睡意,声调柔和了很多。

    “也是,是我大意了。”

    林意话里的遗憾之意让谭靖煜轻笑,“不大意你会怎么做?”

    “不知道”林意果断给出了答案,她当然是不会告诉他她的真正想法。

    谭靖煜没有意外林意的回答,不过他很期待她接下来的表现。

    一室寂静,15分钟后,传来了小呼噜声。

    谭靖煜下床,右脚直接向着林意的左肩伸出去,想到晚饭前她揉腿的情形,右脚在半空中顿了许久又放下,弯腰一把拉过被踢到一边的被子将林意整个身子从头到脚盖得严严实实。

    转身之迹,背后传来一句模糊的呓语,回头,被子已经被蹬到了林意的脚边。

    谭靖煜走到床边,拿起空调遥控器将温度调到了20度,然后躺到床上没多久,一切噪音都消失了。

    林意早上醒来连打了3个喷嚏,清鼻涕止不住地往下流,为什么昨天夜里那么冷?真是冻死她了,难道是卧室的这个系统坏了?

    林意拿过遥控器,30度没问题,空调出的也确实是热气啊。

    下楼吃早饭时,林意根本忍不住一个接一个的鼻涕。

    “丫头哪里感觉不舒服?老张,你赶紧让宋医生过来!”

    张管家看林意的情况不敢再耽搁,立马差人去请。

    “爷爷,不用,阿嚏阿嚏不用找医生。”

    收拾好鼻涕和打出的眼泪,“爷爷,待会我就先回去了,不能再把感冒传给您了,阿嚏!”

    “丫头这说的什么话,你们那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回去了怎么能好!”老爷子板起脸,看着林意就像看着一个不听话的小孩子。

    “靖煜会照顾好我的”林意温柔地看着一早上没有出声的人,老爷子闻言也朝着看过去。

    谭靖煜面无表情地回了个字“嗯”。

    林意捏住鼻子努力克制打喷嚏的身体反应,憋着一眼的泪看向谭老爷子,“爷爷您这样可以放心了吧”。

    老爷子想想,让孙子照顾孙媳妇说不定能让两人的感情升温一些,收拾房间的佣人可告诉他了,两人还没睡一个被筒呢。

    离开谭宅一上车,林意就捏住鼻子,用嘴呼吸,勉强止住了喷嚏和鼻涕,熬到车子驶入市区。

    “麻烦停一下车”浓厚的鼻音预示着林意的感冒越来越严重了。

    祁弋犹豫地从后视镜里看看谭靖煜的表情,镜中的人表情淡淡,好像这是件无关紧要的事。

    “林小姐,我送您去医院吧?”

    “不用,停车就好。”林意感觉已经忍不住了,眼睛和鼻子都很酸,只想赶买药吃,然后安安静静地睡一觉,所以得赶紧回自己家去。

    祁弋不敢再劝,只能靠边停车。

    林意下车后就打车去了最近的药房,买好常用的感冒药,就着矿泉水喝下,打车回家。

    一进门,感冒药的药劲慢慢上来了,还没来得及跟林境打招呼,林境就已经看出了林意状态很糟,知道她很需要休息,什么也没问就扶她进了卧室。

    一躺下,林意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林境帮她盖好被子,轻声轻脚地关上门。

    坐到沙发上,看着手机上和廖思思的聊天框发呆了很久,还是发了一条消息过去:“姐姐生病了,感冒很严重。”

    不到一分钟廖思思的电话就打过来了,“你姐现在怎么样?感冒多久了?发烧没?退烧没?”

    和廖思思的急躁比起来,林境显得有些不慌不忙,“目前看来没有发烧,吃了药已经睡下了。”

    “照顾好你姐,我这就过去!”

    没有等林境回复,廖思思就挂断了电话。

    “哥,小意生病了,我现在要过去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廖思思一阵风风火火,挂了电话就赶往林意家,廖逸尘也赶紧交代了手头上的工作,叫上了熟实的医生一起去林意家。

    廖思思到的时候,林意受药力影响睡得很沉,林境一遍遍地用冷毛巾敷林意的额头,可体温突然升到39度怎么也下不去。

    林境无力地放下手中的毛巾,右手抚上林意的脸颊,热得烫人,“姐?姐?”林意没有反应,林境有些慌,拉开被子横抱起林意,12岁的孩子想要抱起成年人的林意到底还是很吃力,刚起身,腿就没力气软了下去,眼看着要跪到地上,手上一轻,林意被匆忙赶到的廖逸尘接过去。

    林境起身拉住廖逸尘打算把林意放到床上的动作,“姐现在需要去医院!”

    廖逸尘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替林意盖好被子,才转身看着林境,“阿境,我知道你担心你姐,但从这到医院得一个小时,现在还是下班高峰期,我带了医生过来,先让他看看。”

    林境看着脸色苍白躺在床上的林意,从床边让开,廖逸尘带来的医生才上前拿出设备给林意检查了一遍,“应该是着凉导致的急性感冒,她才吃药不久,烧退得没那么快,我给她挂上点滴,热慢慢就退了,后面跟些药就行。”

    林境听完才松了口气,没事就好,姐没事就好。

    医生给林意挂好点滴,走到廖逸尘旁边,回头看看紧张地坐在床边进盯着林意的林境,用手肘碰碰廖逸尘的手臂,“你说是嫂子我可才翘班过来的,怎么看你还没搞定小舅子?”

    廖逸尘看着躺在床上的林意,“她是个很特别的女孩”,所以,她身边的人廖逸尘痴痴的样子让男医生有些意外,他从没从好友脸上看到过对哪个女人露出这种表情。

    廖逸尘收回目光,“谢了,我送你回去。”

    来得太急,他直接把人从家里拉了出来。

    “不用了,你陪着她吧,小朋友刚才吓到了,正好你好好表现拉拢一下小舅子。”

    “不用了,他不自己盯着是不会放心的,我先送你回去。”

    男医生闻言没有再推辞。

    廖逸尘走后,一直待在一遍没有出声的廖思思看着林境的固执,无奈摇摇头,转身去给他倒了一杯水,“喝点水吧,想照顾你姐你得先照顾好自己,别让小意担心你。”

    林境害怕林意看到他这个样子会担心,接过杯子,水温刚刚好,“思思姐,谢谢。”

    廖思思白了林境一眼,“这时候知道我是你思思姐了?跟我呛得时候你怎么不知道?”

    “谁让你总逗我的”

    “你要不是叫林境,我才懒得逗你。”廖思思撇撇嘴,他要不是小意弟弟,她才懒得搭理他呢,这个年纪的小男孩儿太没意思了。

    “嗯”,林境双手感受着杯身传来的温度,他很庆幸他是林境。

    廖思思瞅眼时间,要过饭点了,“哥,回来时打包些饭菜。”

    林境起身,从廖思思手里拿过手机,“不用了,家里有食材,我做一些就行。”

    廖思思很不给面子的大声提醒,“我刚看了,冰箱里没吃的了。”

    林境有些尴尬,林意不在的这两天他没有出门,食材还是林意先前买的,好像确实被他吃光了。

    廖逸尘无声笑笑,“你也累了,稍微休息下,我带些清淡的回来,小意应该也快醒了。”